白俄罗斯局势有感(二则)

作者:唐宋民(四川)

(一)卢卡申科,你听到了吗

“我可以努力做个爱民的国王,但我无法保证不丹代代都有好国王。为了不丹人民长远的幸福,我们必须推行民主。”

——不丹老国王

那还是十几年前,笔者在报纸里做评论编辑。当时的中国,还没有时速200多公里的动车,更没有现在时速300多公里的高铁(仍属动车),每到春节前后返乡或复工潮,乘火车像打仗一样,人们的不满、牢骚也挤满车厢。因此,做为同时也是“人民喉舌”的媒体,不免会批评铁道部几句。有一次,将准备上版的评论送给领导审核,领导浏览后批评说:一个市级的报纸也能批评部级单位?可见,在这位领导眼里,批评某一级,是需要“资格”的。当然,就时空而言,领导说的并没错。但如果一直是这种意识,国家社会还怎么进步?

连续几天,不论一些中国人怎么想或抱有什么目的,都不能不承认:白俄罗斯人民不喜欢卢卡申科继续执政,或者说,卢卡申科如果是明智的,辞去总统职务是他最好的选择。

可我们看到的却是他从强硬坚持到改口答应重新选举,期间还说什么除非杀死他,否则就不肯下台的话。我们这些旁观者看得很清楚:这真是一个糊涂总统。

人民真要支持你拥护你,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上街,不可能有那些口号。你卢卡申卡所强调的那些,我等当然知道:这世上有几个总统高高兴兴主动辞职?况且,一个人,只要他恋权,就很容易找到借口。但这里想对卢卡申科说的是,你如果不是恋权,你真爱白俄罗斯人民,就不要去人为地制造“支持”你的所谓“集会”,而是看看那些自发走上街头的人群,看看他们举的标语牌上写的是什么,听听他们在喊什么,即表达什么。当真心平静气地看了,听了,按照你能做上总统宝座的智商,不会不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

如果还是两千年前,你恋权,你想继续执政做总统,完全能理解。当年我们的项羽刘邦看着秦始皇也都垂涎三尺,一个说“大丈夫当如是也”,另一个说“彼可取而代之”。那时民间流行的也是“皇帝轮流做,来年到俺家”。

可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是信息时代、智能时代,人类文明的进步早就应该荡涤尽人们当皇帝的念想,想的只能是如何促进社会进步,保障人民民主。否则,当你听到不丹王国的国王所说的那些话,或许就会感到惭愧。不信,就让我领着你看一看如何。

不丹是一个只有4.7万平方公里的小国,在中国与印度之间,是中国的一个邻国。周有光认为:在实行民主制度之前,这是一个从形式到内容都是“王国”的小国家。可就是这么一个王国,说实行民主就实行民主了。而之所以进步得这么快,与他们有一个好国王有直接关系。不丹不仅一代比一代民主,甚至被中国有人认为那位老国王就是华盛顿式的人物。

最让人感动的是,这个国家的民主不是它的人民用多少斗争或流血牺牲换来的的,而是国王主动相送,也就是说不丹国王竟然主动推行限制自己权力的民主化改革,这在世界历史上都极为罕见,周有光先生用了八个字:“史无先例,举世稀奇!”

不丹老国王认为,富有的人并不总是幸福的,而在财富与幸福之间,幸福要高于财富。老国王说:“即使是一个好的君主国也会被视为专制政府”,而继续做这种专制政府的国王,在精神上是痛苦的。因此,他要追求民主,使“利他和利己”得到高度的统一。不丹老国王还有一段话真可说是光芒四射:“我可以努力做个爱民的国王,但我无法保证不丹代代都有好国王。为了不丹人民长远的幸福,我们必须推行民主。”

卢卡申科,你听到了吗?你可能不知道,当时不丹人民对他们的社会制度十分满意,对他们的国王同样十分满意,甚至并不希望改变社会制度。然而,聪明的老国王知道实行民主是人类大势所趋,而且确实利国利民。所以直到今天,一些尚未实行民主的国家的人们对此仍津津乐道。

 

(二)失灵的“托克维尔定律”

 卢卡申科执政26年了。首先这就证明,白俄罗斯不是一个民主政体。就算他像人民日报一样撒谎,说白俄罗斯是全世界最民主的国家,还要全世界信啊。一个民主政体不可能让一个人执政26年。即使你是天才,也不可能。就我所知,上帝不会让一个人执政26年,除非他用了非常手段,连上帝也无能为力。

因此,一个人能执政26年,只能证明一条,就是他一定是用了非常手段控制了本国人民。这些非常手段除了铁碗,就是撒谎、造假、欺骗:它们是一样的意思。这里只是强调而已,就像一连说撒谎,撒谎,第三个还是撒谎一样。

每个人,每个政体,是什么样的,中国人喜欢说“人在做天在看”。其实也就是:苍天在上,而你自己也天天在证明着。

卢卡申科这些年加这些天的行为就是在向白俄罗斯以及全天下证明着自己……

卢卡申科说这次大选有80.1%的选票支持他,可造没造假,他心里比谁都清楚。他要造假,人民没有办法,只有上街——好在这次上帝之手让他没能控制住人民。

按照托克维尔的定律,白俄罗斯人民是上不了街的,只能“耐心忍受着苦难”。如果不是人民抛弃卢卡申科,“敌对势力”再煽动也没用。人民懂得,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

所以你说是西方“操纵”也好,说是美国、欧盟阴谋也罢,人们都不会相信。

卢卡申科忘了,现在是信息时代。以前的撒谎欺骗还管用,现在不那么管用了。

据说确实有支持他的人群,多是国企职工和政府人员,卢卡申科威胁他们:如不参加,可能会被失业。这就更加证明卢卡申科是什么人,他领导的又是一个什么政体。但现在这部分人也开始讨厌他了,当他到国企视察时却遭到工人们呼喊“走开!”

卢卡申科还有救吗?我们来看看托克维尔是怎么说的。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第四章有段话,被后人认为是专制政府是否会垮台以及哪种情况下会垮台的“定律”

“革命的发生并非总因为人们的处境越来越坏。最经常的情况是,一向毫无怨言仿佛若无其事地忍受着最难以忍受的法律的人民,一旦法律的压力减轻,他们就将它猛力抛弃。被革命摧毁的政权几乎总是比它前面的那个政权更好,而且经验告诉我们,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人们耐心忍受着苦难,以为这是不可避免的,但一旦有人出主意想消除苦难时,它就变得无法忍受了。”(商务印书馆,第215页)

那么你说这次要感谢卢卡申科的“改革”吗?好像没有。他所做的只能是阻止改革。正因为他阻止改革,白俄罗斯人民才走上街头。那是什么原因?是信息时代,是互联网的功劳。互联网告诉那些一直“耐心忍受着苦难,以为这是不可避免的”白俄罗斯人民,他们不应该过这样的生活,也不应该再继续忍受下去。

现在看来,托克维尔的“定律”应该进行修订了:虽然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可在信息时代,人们一旦了解真相,即使这个坏政府不进行改革,它的危险也只会一天天逼进。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