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金正恩的“罪己诏”

作者:戎小捷
 
金正恩在纪念朝鲜劳动党成立75周年大会上说:“我感到羞愧,我一直无法适当回报你们对我的极大信任”,“我的努力及奉献不足以引领我们的人民摆脱生活困境。”金正恩在演说时哽咽,他在讲话时十多次说道“感谢”及“抱歉”。总之一句话,金正恩下“罪己诏”了。
网上一时议论纷纷,有夸的(良心未泯),有骂的(假慈悲),有把他和我国现任的和已经去世的领导人相比较的,总之,说什么的都有。但我觉得,基本上全没有说到点上。其实,金正恩能发“罪己诏”,和他本人的良心泯没泯没有多大的关系。他之所以能发罪己诏,主要在于目前朝鲜的特殊的政治体制——说具体点,就是因为朝鲜目前实际上实行着最高领导人的世袭制。
 
在行政系统(政府)居社会绝对主导地位的国家中,如果其最高领导人的继承实行的是世袭制,那么,就存在产生罪己诏的可能。这个条件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长期存在,因此中国漫长的历史中就经常有罪己诏出现。但辛亥革命后,中国取消了最高领导的世袭制,因此,在中国当代历史上,罪己诏就彻底消失了。
 
这里有什么必然的逻辑吗?是的,这里有必然的逻辑——如果最高领导是世袭制,那么,当这个最高领导犯了错误时,他是有可能认错的,有可能下罪己诏的。因为存在世袭制,所以别人不能对他说,“你犯了这么大的错,应该下台,换一个人上来。”正因为在世袭制条件下,无论我做得怎么样,你们都不能换一个人,那我承认一下错误又何妨呢?反之,如果最高领导不是世袭制,那他无论犯了多大的错,他也绝不肯下罪己诏,因为别人会对他说,“你下台吧,换XXX上来干。”这也就造成在所有的非世袭制的社会主义国家中,执政党做总结时,总会说成绩是主要的,错误是次要的(难免的学费)。这和执政党或其最高领导人的个人品质关系不大,主要是体制上的原因(非世袭制)造成的。
 
于此相似的另一个现象是,自从辛亥革命以后,中国历史上的谏官制度就彻底消失了。因为,过去皇帝是世袭的,谏官无论怎么在朝廷上当众批评皇帝、让皇帝下不来台,皇帝也能容忍,因为这不会危及到他的皇位。而且,谏官自己也敢于直谏,绝不会有人攻击他,说他批评皇帝是为了让皇帝下台,自己取而代之。现在如果我们想在中国恢复谏官制度,已经绝无可能了,因为世袭制已经没有了。
 
顺便说一句,现在的欧美国家没有世袭制,总统们也经常下罪己诏,那是因为行政系统(政府)在社会中不占主导地位。那些总统们都是为在社会中占主导地位的市场系统服务的“仆人”,和金正恩在朝鲜社会中的绝对主人地位是不可相提并论的。
 
总之一句话,金正恩过去暗杀他的兄长,不是因为他特别坏;金正恩现在发表罪己诏,也不是因为他特别好。两者的产生,都是体制上的原因——朝鲜的世袭制。再多说一句,中国许多现存的不良现象,也大多是过度集权的体制造成的,和领导者个人的品质、才华等等,关系不是很大。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