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李敖沦为乏走狗

最近以来,台湾文坛的痞子、流氓李敖,在沉寂—段时间后,忽然对大陆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先是借着把他的儿子李戡送到北大读书的机会,大肆吹捧早已堕落成御用翰林院的北大。然后又是窜到香港书展,又是来到上海世博。一路行来骂美国,骂台湾,骂大陆异议人士,捧中共,还无耻标榜他是什么中国当代第一流的散文家。说什么中国近百年散文家前三名,第一是李敖,第二是李敖,第三还是李敖。真不知人间有羞耻事。所到之处,大陆某些官员也将其奉为上宾,待为“国士”,上演了一出出肉麻的双簧。

由于大陆信息的闭塞和有关方面蓄意的误导,大陆许多人(特别是“80后”年轻一代),不但不知李敖的丑史,还误认为李敖是什么“著名的作家”,“有独立批判精神的文人”,却不知是个恬不知耻、见钱眼开、拜倒在权势之下的无行流氓文痞。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来谈谈李敖其人。以正视听。

中国有句俗话叫“人不要脸,百事可为”。这里我想补充一句:文人一旦不要脸了,其无耻往往更胜于非文人。从明末清初的“二臣”洪承畴到“承恩两朝”、先捧蒋介石,后媚毛泽东的郭沫若都是明证。而李敖其无耻程度不但“与时俱进”力压其前辈,更有独具的“创新”。那就是还会当偷儿、会做贼。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李敖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时台湾报人萧孟能于1957年创办了一个期刊名曰《文星》大胆敢言一时颇有影响。1961年萧孟能破格大胆起用年轻毫无名气的李敖发表了李一些有批判性的文章,使李得以展露头角一举成名。而此时台海两岸剑拔弩张,岛内处于戒严时期,故为当局所不容1965年12月,《文星》在出了98期之后被查禁,1968年4月,萧氏苦心经营了18年的文星书店也被迫关闭。萧孟能比李敖大14岁,不但是李的前辈,更是赏识和提携李的恩师,且与李敖有长达十几年的深厚交情。正是基于这样的友谊与信任,所以箫在债务缠身、暂时离开台湾时,遂将所有的财产包括房产、股票、收藏以及一切文件、契据、图章等毫无顾忌地交给李敖,放心地交给李全权处理。不料半年后,当萧回到台湾却发现李敖并无归还委托其保管、处理的财产之意,总计被侵占财物的价值在2000万新台币以上(约等于今人民币400多万元)。经多方劝说、交涉无效,萧孟能于1980年被迫以“侵占和背信罪”将李敖告上法庭。法庭经两度审理最终判决李敖侵占罪名成立,入狱6个月。于1981年9月10日入狱至1982年3月10日出狱。此事使李敖在台湾声名狼藉,其妻胡茵梦亦与他离婚。

这就是李敖集忘恩、背信、负义、无赖、贪婪、偷盗于一身的无耻嘴脸。也是他到处宣扬他曾在台湾“遭受迫害三次坐牢”中最精彩的一次。另外一次则是他协助有“台独教父”之称的彭明敏企图从台湾偷渡出境,逃避国民党政府的惩处,而被判刑。这虽然算得上是个政治问题,但李敖为了要讨好中共捞好处,所以对此一直羞羞答答,吞吞吐吐。一付“脚踩两条船”的丑态。

就是这么一个嘴尖皮厚,“有奶便是娘,有钱便是爹”的无耻之徒,近年来成了大陆官方的座上宾。还跑到北京来搞什么“文化之旅”。名为“文化”实则是在政治上向党妈咪表忠心。李敖在北大讲话,公开呼吁学生要“拥抱共产党”,要“和共产党合作”,还支持共产党再活一千年。他说共产党在中国创造了“盛世”,并强调说,中国的盛世都是一个党领导的,这个党叫共产党。其“政治觉悟”堪称已布尔什维克化,完全符合入党的标准了。

当然,这是李敖的言论自由,他可以对大陆的独裁专制,贪腐横行,分配不公,恶吏欺人,强折强占,环境污染,民众受苦等等祸害视而不见去讨好卖乖,去吮痈舔痔,都是他的“自由”。可是他摇完了尾巴,拍完了马屁以后,却还要来个忸怩作态。人家问他去看看长城不?他说不去,只怕长城没去成,先进了秦城。所谓“秦城”当然是指的北京秦城监狱。言下之意,他是有独立批判精神的文人,中共可能容忍不了他。这真是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像你这样的压倒“含泪秋雨”,赛过“羡鬼兆山”的马屁精,即便是毛太祖从水晶床上醒过来了,也会对你欣赏有加,也会对你施以春风雨露,称你为“爱国台胞”。虽然有协助“台独教父”彭明敏出逃的前科,“我党”也会宽大为怀,既往不究,双手将你抱入统一战线内的。七老八十的年纪了,何必还向你的党妈咪作什么儿女态,撒什么娇?少恶心点人行不行?

由于这次大陆“文化之旅”的丑恶表演,已享受到民主自由的台湾民众,看清了这个自我标榜有“独立批判精神”的李敖,到了大陆在专制政权面前,竟是一副既奴颜婢膝又装腔拿势的政治娼妓丑态,既软骨,又丑恶,太虚伪,太令人作呕。再加上他在台湾任“立委”期中却在立法院开会时,众目睽睽下一副十足的流氓相。—会儿脱掉农裤,一会儿喷洒催泪瓦斯液,活脱脱一个市井无赖。因此这个文痞、流氓在台湾很快成了一条过街鼠,一堆臭狗屎。当他04年想再次试图参选时,在一个大台北市他只得到了不到2 ‰的选票,不过对于这个老不要脸、脸皮比长城还厚的李敖来说,根本无所谓,只是小菜一碟而已。

然而正如坊间俚谚所云:“死老鼠也会遇着饿老鸦”。所以李敖这具腐鼠之尸,偏偏还有人觉得有利用价值。首先一个就是被人戏称为“CCTV香港分台”的香港凤凰卫视老板刘长乐。此人深知大陆许多民众,因为党的关怀,长期处于与外界隔绝的封闭状态中。因而只知李敖当年浪得的虚名,对其种种糗事、丑事则知之甚少。于是刘长乐不惜甩几十万金给李敖,把他弄去开个专栏《李敖有话说》。反正凤凰卫视背后有大陆大老板撑着,给你李敖几十万让你把台湾骂个够,从蒋介石一直骂到李登辉、陈水扁。这个爱财不惜忘恩、背信、作奸犯科的李敖,遇此良机岂能放过?自然感恩不尽,于是使出浑身解数骂台湾。台湾的一切经济成就,政治民主,都被李敖肆意漫骂。就只差一句话没说:解放军叔叔快来解放台湾吧!

不过随着凤凰卫视越来越与“央视”保持近矩乃至同步,李敖在那里像“白头宫女说玄宗”式的大发幽怨的怨妇情结,也就越不受人重视而被边缘化了。所以近期很有一段时间李敖已逐浙被人淡忘。这对于—个名欲、利欲薰心的李敖来说,自然比得了癌症、艾滋都还更难受。因而无论如何他也不甘如此寂寞下去。但是他在台湾已臭不可闻没有任何市场了,所以只好来投靠大陆的权贵集团觅知音。

为了包装他自已,不仅打了一脸的“爱国”粉,还拉着一个先嫖了民进党,再投入连(战)、宋(楚瑜)怀抱,现在又心恋“我党”的“三姓家奴”陈文茜作搭挡,—路招徭过市,从香港书展到上诲“世博”。一路卖弄风骚,招蜂引蝶。可惜这两个文化娼妓早己错过了“豆蔻梢头二月初”的嘉年华时代。何况今日大陆的文化娼妓,多如过江之鲫,招之即来,来即服务,服务周到,质量极佳。你李、陈二人,一个皓首匹夫,一个人老珠黄,还有多少欣赏和使用的价值?所以不管他二人如何包装、展示、弄姿搔首,频送秋波,也没得到大陆上层权贵们的多少赏识。

这一下急坏了这两个文化娼妓,于是他二人只好放手一搏。李敖用大骂美国,宣称要“阳痿美国”以博取“坚决不要西方民主”人士的青睐。陈文茜更以泼妇骂街的语言骂不媚官方权势、深受大陆网民喜爱的博主韩寒“没文化”、“说话像放屁”,以向权贵们表忠心。不过即便如此,也没能吸引到多少人的眼球,到反招来大陆网民愤怒的声讨。只突显出—对男、女文化流氓娼妓的浅陋与无聊罢了。

大家知道狗的嗅觉是十分灵敏的,而文化娼妓肯定都是狗养的,所以其嗅觉的灵敏源于其遗传基因。故李敖、陈文茜之流,不仅在台湾“想骂谁就骂谁”(李敖原话),到了大陆更懂得谁可以骂,谁不能骂。所以李敖只敢骂美国,骂台湾,决不敢骂大陆的贪官污吏、恶警奸商。不但不敢骂、不会骂,更会想尽法子去吹捧,去拥抱。这就是狗的特色。

只是李敖这条从不知自爱的、“老而不死是为贼”的老狗,不仅已日暮途穷,来日无多,且其狂吠、捣蛋的能量也已与日俱减,不过是一条跛着脚的乏走狗罢了!

2010年9月16日完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