遒真言實:“一带一路”风险多多,各方精英议论纷纷

——评论“一带一路”之一

2013年9月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计划,希望能够像中国古代丝绸之路那样,再给中国带来出口贸易的黄金时期。


~~


所谓“一带一路”计划,中共党国官方的解释是:“一带一路”(英文:The Belt and Road,缩写B&R)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它将充分依靠中国与有关国家既有的双多边机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一带一路旨在借用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符号,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积极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三年多来,学界、商界、政界议论纷纷。不过,有一个共同点(包括拍马屁客):无不指出,这一宏大计划存在着巨大风险。


人民日报钟声《丝路精神,贯穿古今开新篇》 (2014年02月25日):


亚洲区域合作方兴未艾,有力促进了亚洲的和平发展。但需要看到的是,亚洲区域合作与欧洲和北美相比还有不小差距,特别是亚洲各个次区域之间发展不平衡、联系不紧密,对深化区域合作构成不小的阻碍

**


国务院参事汤敏《“一带一路”的内外风险》 :


“一带一路”是一个新时期的大战略,存在很多风险。一、大国关系问题,其中涉及中美、中欧、中日关系,这些国家与“一带一路”都有一定的利益冲突,它们都有很多疑虑,怎么处理好大国间的关系,首先是国际政治、地缘政治的很大的挑战,而这些需要智慧,需要我们有很好的设计。二是大国间的经济差异过大,政治、社会、法律之间的差别也过大,让我们的投资者,不管是政府投资还是民间投资,充满巨大风险,所以在“一带一路”,特别是在“一带”里,我国一定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做很好的研究和处理。三、内部风险,很重要的一条是我们的国民有没有一种大国心态、大国风度,特别是要有一种大国能力。“一带一路”我国是提出国、发起国,需要有一种大国的心态。四、企业走出去的准备还相当不足,还有很多技术风险,能不能真正达到一种共赢的局面。这些都是我国在推动“一带一路”时面对的巨大风险、巨大挑战。


**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一带一路”研究中心副主任李自国一带一路,风险不可不察》(2015-03-19  东方早报):


……随着大项目的铺开和中国企业加速走出去,相关风险评估也需提上日程。“一带一路”的风险可划分成两大类:一是政治、安全风险,沿线一些国家政治经济发展模式并未定型,存在诸多不稳定因素;二是经济活动本身的风险,特别是基础设施等大项目所需资金巨大,投资与收益之比需审慎考量。


政治安全领域的风险


动荡国家和地区及外溢效应


欧亚大陆自古就是多文明汇聚之地,也是矛盾交汇之所,地区“热点”很多。如,阿富汗、叙利亚、也门以及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等。这些热点问题是长期的,甚至会出现局部战争,其不仅影响动荡地区参与“一带一路”,也会向外扩散,影响周边的稳定和多边项目的落实。前车之鉴就有“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气管线项目,美国虽力推多年,但因阿富汗问题难解而进展缓慢。


国内政局变化、利益集团分歧影响“一带一路”落实


首先,沿线国家出现政党轮换再正常不过,但新上台的人对前任的承诺能否遵守无法保证。其次,出于打压政治对手的目的,即使明知“一带一路”项目对本国有利,也会极力找“毛病”。这方面,斯里兰卡表示要重审中斯科伦坡港口城项目;中泰“大米换铁路”项目一波三折等,都是先例。


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和分离主义的威胁


欧亚地区汇聚了多个宗教,存在宗教极端势力,有的地区还非常活跃。如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中东“做大”。在阿富汗、中亚、中国新疆“三股势力”活动依然猖獗,对中国-中亚天然气管线等已建或在建的项目都构成威胁。


地缘争端和领土纠纷。“一带一路”上领土纠纷很多,如南海问题、中印领土纠纷、印巴领土问题以及中亚国家间的边界问题等。

地区外力量的影响。外部力量如美国对本地区有很大影响力,部分国家有“经济上靠中国,安全上靠美国”的两面趋利性。


上述风险可以预测大方向,如果中国缺乏足够的影响力,将难以完全掌握提前应对的主动权。


经济活动本身的风险


巨额投资的获利风险。


“一带一路”框架下很多是基础设施项目,投入大,回收期长,地缘政治风险大,建成后能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需要认真评估,不能仓促上马。如中国(喀什)-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土库曼斯坦-伊朗铁路,虽然各国对此都很积极,但有多少货物可供运输、线路是否有经济竞争力还需审慎评估。目前,中国有“渝新欧”、“郑新欧”、“汉新欧”等多个前往欧洲的集装箱专列,但定期、满载的不多。


沿线国家政策多变的风险。


虽沿线国家都迫切需要发展,对外资热情,但不可否认的是投资环境相对较弱,法律不规范,“说变脸就变脸”的情况时有发生。


文化差异性和法律体系的区别。这需要提前深入调研、加强沟通,并在实际中积累经验教训。如中国铁建在沙特轻轨项目中,根据当地法律,在“圣地”麦加的建筑工人应是穆斯林。可以想象,承建方在短期内从国内招募合格的穆斯林员工是何等困难。在波兰高速公路项目上,依当地法律,公路修两栖动物过马路的通道(即青蛙通道)是“标配”,不在谈判之列—这些文化与法律细节的内容,参与方要做好充分调研。


生态环境问题需要关注。大型合作项目必须考虑到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尽管发展工业必然会有污染,但大项目要慎重,要有更严格的环境评估,为“一带一路”项目开好头。


上述风险,有的需要在国家层面上解决,如“三股势力”威胁与预防、突发性地区动荡、政治格局突变等,需要政府出面,并建立相应的保险和再保险体系。有些是企业层面可控的,如对投资环境的了解、对生态影响的控制等。


尽管存在诸多风险,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一带一路”是一个有吸引力的大战略,中国企业要在参与这一战略过程中,优化自己的企业竞争与发展模式,迎难而上,而非望难兴叹,因噎废食。


(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国是论”)


**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一带一路”的多重战略风险》(2015-02-05 中国投资2015年2月刊):


发展一带一路面临海上安全风险、国家猜忌以及“三股势力”挑战等战略风险:


[一]、中国的战略扩张。包括战略投入与战略补给两大风险。丝绸之路经济带要确保基础设施建设和维护,而战略资产易投不易守,这些都可能使中国陷入保罗·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中警告的“过度扩张”的危险。丝路基金采用国际融资手段,也可能陷入杠杆化风险。如果这些投资都是中国人民银行托底,会出现又一个4万亿问题。


[二]、美国的战略围堵 。美国可能的破坏包括:一是美国的联盟体系破坏一带一路建设:与沙特的特殊关系怂恿三股势力搅局?二是为维护海上霸权,不断强化印太战略,加强亚太、印度洋军力,重点利用东亚海洋领土争端,挑唆声索国制造事端,企图“以邻制华”、“困龙浅滩”、遏阻中国“海洋崛起”。三是策动沿途国家(尤其是缅甸、越南、中亚国家)的颜色革命。四是加紧通过利益集团代言人对我施加影响,策划推动“五独”势力的合流,推动台湾加入TPP。五是与日本一道利用亚行阻止AIID,败坏一带一路声誉。


[三]、俄罗斯的战略猜疑。历史上,丝绸之路的兴衰与俄罗斯、奥斯曼帝国的兴衰密切相连。一带一路的关键挑战海上是美国,陆上是俄罗斯。俄罗斯提出的欧亚经济联盟战略2015年1月1日起正式投入运营,其成员国包括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该组织还将吸纳新成员,亚美尼亚近期即将加入,吉尔吉斯斯坦则拟在今年5月加入。不排除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在未来加入的可能性。如果算上吉尔吉斯斯坦,将有3个联盟成员国与中国接壤。其中哈、吉均为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重要国家。普京曾表示,经济联盟将成为独联体地区的一个经济引擎,成为一个新的世界经济中心。因此,俄罗斯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可能带来的麻烦不只是以其主导的地区合作组织分化有关国家,更在于欧亚经济联盟的不接轨,不是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办事,与一带一路理念、体制不兼容——铁轨的不兼容还是技术层面的,观念上的不兼容更麻烦。


[四]、印度的战略不合作。


[五]、日本的战略搅局。


[六]、地缘政治风险美俄战略。对抗影响一带一路沿途、沿岸地区稳定,相关国家可能成为美俄代理人对抗的牺牲品,尤其是乌克兰危机走势、伊朗与美国的关系、沙特对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影响,滋生种种地缘政治风险。此外,国际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民族分离主义“三股势力”再度抬头;东亚海洋领土争端加剧,中国在海洋安全面临的严峻现实威胁对建设海上丝绸之路颇为不利;气候变化、极端天气、水资源冲突等也可能将中国搅进去。


一带一路沿途、沿岸64个国家中,目前表态支持的有50多个,但是无条件支持的并不多。多数国家指望一带一路给他们带来多多收益,并未准备好投入,一些国家甚至公开恐吓“支持不足而捣乱有余”,可能配合外界干扰一带一路建设。政局不稳或对华关系紧张,更导致立场的逆转。基础设施投资都是战略性、长期性的,有赖于沿途国家的政局稳定、对华关系稳定。要防止可能的颜色革命干扰和对华挑拨。


**


网上类似的文章连篇累牍,类似的呼声此起彼伏。其实,以上所论,都没有做到画龙点睛。“一带一路”经济战略的致命问题是什么?


请看下回分解——下一篇:遒真言實:“一带一路”大计划,只是一个梦想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6.063 3.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