遒真言實:一带一路大计划,福兮?祸也!

——评论“一带一路”之三

 

上一篇,从中共党国的角度,分析了“一带一路”只是一场美梦,根本不具备可行性;如果为了领导者的面子,强制推行的话,必是赔本生意。本文进一步论证,强制推行“一带一路”计划,必将给中共党国带来巨大灾难。

 

一、制定大计划,不能不考虑已有的教训

 

中共党国成为第一大外汇储备国和第二大经济体以后,腰包鼓起来了,开始对外投资。可是,近几年的教训极其沉痛:海外投资,尤其是国企做为投资主体的项目,90%以上失败(吴璇《海外并购失败率90%,如何成为仅存的10%?》2017年05月04日 智通财经网)。

 

国人发现,国际投资风险极大,而且,中国的产能设备处于劣势。

 

在这种状况下,怎么能冒然大规模向海外投资呢?

 

二、制定大计划,不能不考虑本国的危机——从经济上讲,实施“一带一路”计划,必将加大经济泡沫,引发危机爆发

 

2012年中共党国经济已经明显衰退。

 

当然,希望另辟蹊径提振经济复兴不无道理。但制订计划不能不全面审视轻重缓急。到了2016—2017年,党国的关注重点首先应是防范经济危机爆发。

 

现在(2017),中共党国经济,可谓乱象丛生危机四伏。本文在第一篇——中共体制内精英议论之外,再谈几个方面——

 

(一)债务之重危如累卵

 

中国政府和国企债务有多严重?

 

2013年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时,就提出了“着力防控债务风险”的任务。3年多过去了,中国整体债务杠杆不降反升,结构矛盾也更加突出

 

党国官方承认,截至2015年底,中国债务总额为168.48万亿元人民币。折合25.95万亿美元(1美元==6.4922元中国币),相当于2015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10.386万亿美元的250 % !令国人忧心忡忡!——美国金融大鳄索罗斯就公开表示震惊。

 

上一篇已经谈了,“一带一路”宏观而言,基本上可以断定,是赔本生意,因此,债务危机必然随之加重。

 

(二)外汇大量减少势不可挡

 

改革开放之初,1978年中国大陆的外汇储备总额为1.67亿美元,1980年为 —12.96亿美元(负值)!——2006年2月底中共党国的外汇储备总额为8000亿美元,首次超过日本,位居全球第一;2014年二季度末,外汇储备规模达到3.99万亿美元,逼近4万亿大关,占到了全球外储总量的三分之一,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

 

改革开放,中共党国的经济体量迅猛壮大,这是不容抹杀的事实。不过需要指出,大多数人看的外汇储备只是表象,实质如何呢?在中国外汇储备中,相当大一部分是外国企业主在中国银行的存款(巨量的外汇储备跟中国独特的体制有关)——与外国的“外汇储备”概念有很大差异。

 

更需要指出的是,现代国家必须拥有一定量的外汇储备。因为外汇(主要是美元、英镑、日元、欧元)是国际流通货币,乃进行进出口贸易之必需。2009年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出口国,2013年成为世界第一货物贸易大国。这样一个外贸大国,外汇储备的底线是多少?中外经济学家大多认为是2.8万亿美元

 

2017年1月中共党国外汇储备缩水为29982亿。多年的积蓄,短短两年多减少四分之一!已经接近警戒线!(下图)

 

~~

 

无疑,这是十分危险的讯号!

 

更令党国统治集团忧虑的是,随着特朗普政府大幅减税政策的实施和美元升值,中国外汇储备大量减少是必然的趋势。

 

“一带一路”,中国币是主导货币,但不可能不动用美元、欧元、英镑等外储。如前所论,因“一带一路”必是赔本生意,因此,美元等外汇储备必然随之减少,加重危机。

 

(三)中国币严重贬值无法遏制

 

比外汇危机更可怕的是中国币的贬值危机。

 

为什么?1990年代俄罗斯卢布大贬值就是前车之鉴。

 

1990年苏联解体,当时大约 1卢布==1美元,但到了1994年,卢布陡然贬值到:3293卢布==1美元。仅仅4年时间,卢布贬值了3293倍!

 

卢布的巨幅贬值造成了俄罗斯天塌一般的灾难性后果:

 

1990年,苏联总资产大约相当于28万亿美元,1994年庞大的28万亿美元资产缩水成了小不点:85亿美元。从此,俄罗斯退出全球二流GDP大国的行列,沦为经济三流国家。

 

殷鉴不远,谁不心惊胆颤?

 

俄罗斯卢布大贬值,是“资本主义国家阴谋所致”(共产党学者们之言)吗?非也!纯粹咎由自取。可以看看现在中共党国人民币为什么肯定大贬值?

 

近(2017年中)一年多,人民幣貶值並非暫時性的匯率波動,而是伴隨資金外流的結構性問題。整个金融系统,人民幣貶值、資金外流和頻發泡沫等所有問題的根源是,中國過去數年裏為刺激經濟而持續實施的‘超貨幣寬鬆’政策(滥印钞票)。從廣義貨幣供應量(M2)來看,2016年底中國達到155萬億元(22.4萬億美元),比美國(13.2萬億美元)和日本(8.4萬億美元)之和還多。而中國的GDP僅為美國的60 %,所以人民幣繼續貶值乃必然之趋势。

 

中国币的贬值危机还有另一个方面。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16年10月将中共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将其权重定为11%,低于美元和欧元,但高于该篮子中的其他两种货币英镑和日元。中共党国一直雄心勃勃,想使中国人民币国际化并逐渐取代美元霸主地位:“资金接受国可直接使用他国本币购买本币发行国的产品,节省换汇成本。随着资金接受国和资金提供国的联系越来越密切,本币收入越来越多,未来也可直接使用资金提供国的本币偿还融资债务,节省换汇成本。”(2017年5月路透社《周小川称“一带一路”投融资应以市场化为主积极发挥本币作用》。周小川,中国央行行长)

 

但中国币非常不争气:2015年第3季度至2016年第2季度,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规模由2.09万亿人民币下降至1.32万亿人民币!同期内人民币结算规模与跨境贸易总额之比由32.5%下降至22.0% !世界各国央行在2016年最后一个季度所持人民币储备为845亿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人民币计价的储备资产占比仅有1.07%,仅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中人民币的份额的十分之一!(何清涟《人民币国际化为何事与愿违》2016.4)

 

显然,中国币作为国际结算货币地位严重下降!显然,中国币相当不受欢迎!显然,它也昭示,中国币贬值乃世界共识大势所趋!(这与中共不讲信用滥印钞票直接有关)

 

为此,中共党国众多经济学家齐声惊呼:“要严防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大幅下跌!尽力保持稳定!这是2017年的硬仗!”——中外学者们公认:当前,中国多重经济危机逼近,而人民币贬值首当其冲!

 

清华大学李稻葵先生2016年12月17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 2017年人民币兑美元贬值不能超过5%,“一旦超过5%,后果不堪设想。现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是6.9570多,那么最多再跌5%就是7.35。7.35是个临界点,明年一定不能突破!”

 

如何应对——避免货币灾难爆发?

 

2016年的办法是:拆东墙补西墙——牺牲外汇储备救人民币。看来已经难以扑灭这场熊熊烈焰。

 

李稻葵先生提出“现在没有别的选择,只有一个,严格限制资金外流。”“现在光靠外储救火救不及。根本之策还是得通过严格的资金流动的控制,来逆转趋势。”

 

马光远先生说:资本外逃必须高度重视,资本外逃是一个综合信心指数,外逃的不仅是资本,还有人,还有未来和希望。

 

奇怪的是,2017“一带一路”计划的宗旨却是:对外大撒币——鼓励资本外流,大规模投资风险极大的海外!——这不是在对自己的危机推波助澜吗?

 

**

 

中共党国经济正处于大衰退之中。当然,其成因不在于“一带一路”,但是,“一带一路”计划的实施,在火上加油!

 

全球货币中,最稳定的是美元,中国币属于最不稳定的货币之一。由人民币主导“一带一路”国际商贸活动,无论哪一个参与国发生金融危机,火灾都势必延及中国!

 

三、制定大计划,不能不考虑本国的危机——从政治上讲,“一带一路”计划,必将引发社会大动荡

 

就中共党国国土安全而言,最动荡的地区是哪里?新疆。

 

中共称新疆有三种势力: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

 

其实,追根溯源,新疆三种势力的始作俑者是中共的父亲党——苏联共产党。中共革命时期,也与三种势力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建政以后,中共新疆王王震则对三种势力实施大屠杀。其后,以反对中共暴政为主的新疆三种势力的活动此起彼伏,持续不断。

 

1950年7月,新疆民族分裂主义组织在伊宁县发动武装暴动。1954-1957年,新疆民族分裂势力和伊斯兰宗教极端势力在和田地区的墨玉县、洛浦县、和田县以及喀什地区的英吉沙县发动了多次武装暴动,杀害基层维吾尔族中共干部和公安干警多人。1962年春夏,以新疆军区副参谋长祖农·太耶夫少将和伊犁军分区司令员马尔果夫·伊斯哈科夫少将为首的6万多新疆伊犁、塔城地区各族人民背井离乡逃往苏联,中共称之为“伊塔叛国事件”。1969年8月,新疆民族分裂主义组织在喀什地区麦盖提县等地制造了企图在中苏边境地带建立分裂政权的武装暴动。1980年—1981年,在新疆南部的阿克苏、叶城、伽师、喀什等地发生了多起针对汉族群众和中共政权机关的群体性严重打砸抢骚乱事件和武装暴乱。1985年—1989年,在乌鲁木齐市,民族分裂势力策划煽动制造了多起以一些少数民族大学生为主的集会游行事件。

 

新疆三种势力并非孤立的组织和力量,他们与中亚、中东穆斯林组织素有联系。

 

在新疆,“三股势力”的主要力量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

 

~~

 

突厥最初是一古代游牧民族的专称,公元552年,突厥建立汗国,在隋朝和唐初曾称霸于中国北部,后分裂为东、西两部。8世纪中叶,东、西突厥汗国相继灭亡,其后裔逐渐融入了其他民族之中。11世纪以后在国外有的史籍中使用的~突厥~,已经不限定于原先的突厥人,而是对一切操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诸民族的共称。

 

19世纪末,有人主张把生活在博斯普鲁斯海峡至阿尔泰山脉之间的所有操突厥语的民族组成一个国家。但在历史上,这些人宣称的~由所有突厥人组成的统一国家~实际上并不曾存在过。他们称新疆为~东突厥斯坦~。

 

新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就是一个跨国组织。“东突厥斯坦伊斯兰真主党”、“东突伊斯兰党”,是“东突”恐怖势力中最具危害性的恐怖组织之一。新疆“三股势力”的宗旨是通过恐怖手段分裂中国,在新疆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国”。“东伊运”是以拉登为首的恐怖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活动资金主要来源于基地的资助,以及通过走私贩运毒品、抢劫等有组织犯罪方式筹集。

 

“东伊运”创建人是新疆极端分子艾山·买合苏木1964—2003)维吾尔族,中国新疆喀什地区疏勒县人,于2003年10月2日在巴基斯坦阿富汗边境的一次反恐怖联合行动中被巴基斯坦军队击毙。

 

1990年3月,~东突~分子在昆仑山下的阿克陶县西南的巴仁乡,成立“东土耳其(突厥)斯坦伊斯兰党”,4月5日发动武装暴乱,围攻打砸乡政府,杀害武警官兵7人。

 

**

 

前苏联解体之后,伊斯兰教在中亚迅速传播。伊斯兰信徒通称穆斯林。中亚居住着一百多个民族,新疆有几十个民族,其联系的纽带就是伊斯兰教。随着伊斯兰的兴盛,三种势力的活动进入高潮。

 

1992年2月5日,“三股势力”在乌鲁木齐市制造了公共汽车系列爆炸案,炸死3人(其中维吾尔族2人,汉族1人),炸伤各民族乘客20多人。

 

1996年4月29日正是穆斯林的传统节日古尔邦节,“三股势力”在新疆库车县阿拉哈格乡库纳斯二村制造了一起杀死维吾尔族农村基层干部4人、杀伤3人的暴力恐怖案件。5月12日晨,他们又在新疆喀什市制造了暗杀艾提尕清真寺主持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副主席、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常委、喀什市伊斯兰教协会会长、74岁高龄的阿荣汗阿吉的恐怖案件,凶手向老人连捅20多刀,向老人的儿子捅了10余刀,阿荣汗阿吉父子经多方抢救才脱离危险。

 

1997年,艾山·买合苏木和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纠集一伙~东突~分子,在境外中亚恢复建立“东伊运”。2月5日在伊宁市制造了严重打砸抢烧暴力犯罪事件,打死无辜汉族群众7人,打伤200余人,其中公安干警30多人,砸烧汽车30多辆,烧毁民房数间。2月25日又在乌鲁木齐市制造了一起公共汽车系列爆炸案,炸死9人(其中包括2名维吾尔族、柯尔克孜族女小学生,7名汉族回族群众),炸伤各族乘客68人。同年2月至5月,“三股势力”在新疆喀什地区叶城县先后制造了杀死汉族菜农两家6口,杀死乡村汉族医生夫妻2人的暴力恐怖案件。

 

1998年年初~东伊运~派遣乌斯曼伊米提、买买提·热曼等12名暴力恐怖分子入境,在中国境内秘密建立训练点10多处,培训150多名恐怖分子。该团伙重要骨干买买提·热曼在中国新疆乌鲁木齐市购买制爆化学原料20余种301箱,重达6吨,价值10.2万元,预谋在新疆进行大规模爆炸、暗杀等活动。1998年年初至1999年年底~东伊运~指挥和田库来西团伙在中国新疆和田地区秘密建立多处制爆窝点,培训人员,制造手雷、爆炸装置5000余枚,发展组织成员1000余人。

 

“东伊运”主要是在中亚建立基地、培训暴力恐怖分子,不断派人潜人中国境内,策划、指挥恐怖破坏活动,他们先后制造了1998年5月23日乌鲁木齐火车站仓库爆炸纵火案、1999年2月4日乌鲁木齐市24.7万元持枪抢劫案、1999年2月10日乌鲁木齐市暴力拒捕案、1999年3月25日中国新疆和田市爆炸案、1999年6月18日中国新疆新和县暴力拒捕案、1999年和田地区墨玉县~12.14~暴力恐怖杀人案等一系列暴力恐怖案件,导致群众140人死亡、371人受伤;并先后57次与中国警方进行武力对抗,导致中国警方26人丧命、74人受伤。

 

2009年境外潜人的“东伊运”份子又制造了乌鲁木齐“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共造成197人死亡(其中绝大多数为无辜群众)、1721人受伤,331个店铺被砸被烧,627辆汽车被砸被烧。

 

2009年7月至10月,“东伊运”准备了数十枚自制炸弹、燃烧瓶以及刀斧等一批作案工具,预谋在新疆喀什、和田、阿克苏等地实施大规模、连环恐怖袭击。被中共公安机关及时侦破。

 

1990年代初—2012年,“三股势力”又在全疆各地制造了上百起爆炸、暗杀、袭警、抢劫、投毒、劫机等暴力恐怖事件。

 

2013年10月28日中午时分北京天安门前金水桥边发生汽车冲撞致人伤亡案件。这起恐怖袭击事件的幕后指使者也是“东伊运”。2013年11月24日,~东突~组织发布视频认领该恐怖袭击事件,称之为~圣战者~发动的~圣战行动~,并扬言制造更多的暴力恐怖事件。

 

2014年,新疆“三股势力”又制造了昆明“3·01”严重暴力恐怖事件。3月1日21时许,昆明火车站广场发生蒙面暴徒疯狂砍人,造成29人死亡、130余人受伤。民警当场击毙4名暴徒、抓获1人。

 

2010年代,在境外的“东突”组织有50余个。在新疆境内,有组织、有纲领、有计划的恐怖主义组织也有40多个,一些组织已形成一定规模。 
 

**

 

可以想象,“一带一路”计划只要铺开实施——遑论大规模发展——就必然带动中东、中亚、新疆以及甘肃、宁夏、青海,乃至中国内地的穆斯林大交流大融通,三种势力必然迅猛壮大(因为穆斯林群众跟中共党国其他民族的兄弟人民一样,对中共极权专横统治普遍不满)。届时,新疆必将更加动荡,大西北必将产生连锁反应,中国内地的社情也必将引起波动。

 

轻则动荡,重则分裂。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实际上,“一带一路”带给中共党国更大的危机是,它必将激起中国人民更强烈的愤怒。——请看下回分解。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