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将领后人痛斥国民党忘本

----读《王凤昌致马英九公开信》有感而发

作者:郑纪

日前,原国民党高级将领四川省主席王缵绪之长孙王凤昌先生,痛斥马英九政府对原国民党军政人员的冷漠寡情。在阅读之后,真令人感慨不已。

2016年台湾总统及立法院大选,以民进党蔡英文髙票当选总统,绿营在立法院获得了接近三分之二多数席位而结束马英九的国民党继续当政。如今的国民党不仅大失民心,其政内亦四分五裂,不少政府官僚及基层组织己纷纷自找出路,并投向民进党。究其何故?且不多说,但马英九政府而言,在两岸政策上,一味向北京靠近,连自己是中华民国都不敢大声说出来,这让台湾民众都感到时时有被对岸“统一”危险。所以,在此次大选中毅然有大批的党员抛弃了国民党而转向了民进党。其次,马英九对国军英烈极为冷漠。国民党从大陆败退台湾后,在大陆留下大批原囯民党军政人员。这些人在大陆成为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中被整肃、批斗、管制、抓捕、劳改和杀害的对象。但马英九当局只知向中共讨好,大唱什么“血浓于水”,“兄弟亲情”等无耻言论。却从不敢为国民党这些受害人士说一句公道话。更为出奇的是,马对原民国人员的后人竟然还进行百般刁难。有些国军后人设法到了台湾,哪怕是寻找点长辈的资料都被当局以官僚主义的态度拒之门外,需要提供中共政府开出的证明或是公证书等,其作法乃如同中共一撇。国军后人在大陆本来就是政治迫害对象,中共既然不承认自己搞过迫害,又如何愿意为自己迫害过的人或其后人提供证明呢?

抗日名将王缵绪,在1957年“反右运动”初期看到大批文人相继打成“右派”时,愤而不解。为了避害,同时也是为了广大受害人士伸张正义,他在全国处处草木皆兵的恐怖时刻,决定铤而走险。他以笔杆子代替枪杆子,抒写了52万字的痛斥毛泽东的笔记和文章,想带到境外发表,让国际社会知道中共那些年搞政治迫害的真相。在赴港之前,他以就医为由向中共政府申请出境并获得准许。不幸的是,他的秘书陈子庄这个小人卖主求荣,向中共当局告了密。于是中共当局预先布控深圳,将他逮捕后关押在成都市的四川省公安厅看守所内。就此长达3年之久,既不提审也不定罪,已内定关押致死,不得与外界联系(包括家属)。同时中共文宣部门彻底改写了王缵绪将军的抗战历史,否认他的历史贡献,于是所有官方媒体在涉及王缵绪将军的报道中,都采取人身攻击、诋毁形像的做法,中共至今都不准报导有关王缵绪将军的真实史料。

国民党上将王缵绪长子王泽濬中将,在国共内战中因头部炸成重伤被俘,以“战犯”之罪名被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长达26年,受尽折磨,并成为中共唯一未被特赦的国民党高级官员,最终于1974年被打死在狱中。王缵绪将军虽然1949年无奈投共,但抗战的功绩标榜史册,何况最终醒悟了中共的邪恶并以舍身取义。如此父子一门忠烈,而马英九在执政期中,不仅对其后人不予抚慰,甚至连忠烈祠都不许有其父子的名字。相比其对中共顺服态度,对国军自己人则显得冷酷无情。正如王凤昌先生所指:“作为王缵绪嫡长孙、王泽濬长子王凤昌,在抗战时期还是个初中学生,也被祖父王缵绪强行拉到抗战前线,为抢救伤患,成为一名军医,承担进口药品的翻译及指导用药成份等工作。”其三代为国民党尽忠之家,乃祖与父二代长者都受国民党的株连而死;第三代被打成右派22年,下放北大荒劳改;第四代子女们从上小学就被迫离开父母,改名换姓,颠沛流离地生存下来。诸如此类大陆国民党将士的生存状态,台湾媒体又有谁对此关注?这对国民党而言,像这样有过重大贡献的历史人物,难道不值得国民党大书特书吗?可相反,竟然被今日之国民党拒之党外!

读了王凤昌先生的文章,真可谓字字血,声声泪。特转录如下:

尊敬的马英九先生:

国民党败选退出执政党宝座,作为国民党抗战名将王缵绪及王泽濬将军的后人,是极不愿看到这个现实,基于国民党竟毁在您的手上,也不得不向您喝一声倒彩。

为此,我再次向您一提,在抗日战争时期,曾担任过抗战初期的四川省主席王缵绪及其为国矢志效忠的长子王泽濬父子俩人,六十年来遭大陆刻意封杀,将其污名化,因国共敌对,中共所为是可以理解。但对当今的国民党而言,曾为国民党效力以及抗战国军将士们的冤魂!请问马先生及您的麾下,还有几人记得他们?更何况,大陆近年来也有了一定程度的“解禁”,允许影视作品或书刊上出现国民党军队抵抗日寇侵略的场景。虽有歪曲的成分,但毕竟不再讳言国民党抗日这一铁定事实。

而台湾呢?这个在国际上号称尊重人权、讲言论自由的地方,在您执政八年,却不曾为大陆罹难国军及抗战过的将士们讲一句公道话,办一件公道事!而国民党历史最值得浓墨重彩的一笔,不正是领导八年抗战、打败日本侵略者吗?可是每逢纪念抗日多个周年时,也仅在去年给大陆极少部份抗战将士发个纪念章就算了事。在宣传国军英烈的程度上,甚至还比不上禁锢言论的大陆,这不是怪事吗!也难怪不让人说国民党没有抗日,倘若连这一点都被你们默认或是自愿放弃的话,那国民党在中华民国的历史上,就失去它存在的重要意义!

近年来,广大民众多麽期盼贵党能完成一部真实的抗战影视作品,来证实历史。可是在阁下执政期内,不但无视为国捐躯的将士英灵,反倒蔑视国民党抗日的重要性,不仅没有宣传抗日英烈,反倒以中共马首是瞻,像您这样已丢掉原则的人,若不遭到台湾民众以及大陆民众的排斥,那才叫怪!
回顾当年,蒋公之所以成功地领导八年抗战,其重要原因就是因为有了一个安定稳固的大后方(四川)。从而极大地扭转了不利局面。可是,这个后方如何而来?请看历史,早在1920年王缵绪任川南道尹时,就招兵买马建立起具有规模的自家军队。自1932年“二刘大战”爆发(刘湘对刘文辉),而刘湘失利之后,就加紧联合川中实力派王缵绪,任其为北路总指挥,乃诚若战胜之后撑控军中大权。王缵绪则消除内战,还民生机,即挥戈征战,战至转年12月27日,将刘文辉部驱逐到西康边境,扫除宇内,统一四川。至此,川民得以安居乐业,并极大地增进了国民经济,为后来的四川能成为全国人民抗战的大后方,打下了坚实基础。仅此而论,王缵绪乃厥功至伟,假如没有四川的统一,又何能成为全国人民抗战大后方?

民国时期,蒋公为统一中国,以壮大实力,极力拉拢王缵绪携他的军队加入国民党系列。七七事变,日寇铁蹄已横扫了大半个中国。当面临全民族的生死关头,王缵绪促蒋抗日,全靠他在川中威望,加紧恊调了川中各个派系力量与支持,并顺利完成迎接中央军入川。鉴于中央入川之后,为解安置困难,王缵绪将自已的居所(重庆金汤街共九栋楼房)及他创建的巴蜀学校(园内)两大处房屋贡献出来,作为“抗战陪都”军事驻地。(现如今:重庆抗战遗址,王缵绪旧居,已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给后人留下历史见证。而王缵绪所创办的重庆私立巴蜀学校也依然存在(原占地面积100顷)。)

就在抗日爆发同一时刻,王缵绪任第二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率军奔赴抗日前线,由川鄂大道出发东下,向宜昌集中,增援平汉铁路沿线,并取得首战胜利。不料,抗战不到半年刘湘病逝。则引起川系争斗,加之中央入川也未就绪的情况下,整个四川一派混乱。就在危及时刻,迫于无奈,蒋公只好急电召回正在前线指挥作战的总司令王缵绪回川主政。

在国难当头,确是王缵绪承担起这付艰难重担,作为了抗战初期的四川省主席。就任以后,他不仅是徵兵训练、徵购粮药送往前线。还要接纳汹涌而至来自沦陷区的千万难民,以及工厂和学校等重要机构迁入。他夜以继日地苦心谋划,制定与推出诸多新政,逐步完成由平时经济向战时经济的战略性转移,施行工业以国防军事化建设为主的战时工业经济政策,以军事工业成为战时后方工业建设的中心任务,都是在他的不懈努力及付出后,使整个大后方步入了正轨。(王缵绪任内,据国府统计:入川难民达千万之馀,内迁工厂448家,生产各种炮526门、炮弹60.9万发、枪3.35万支、枪弹10,700万发、手榴弹4.55万枚、甲雷3.82万个、炸弹包2.00万个、光弹2.01万棵;并且抢修了相当数量的枪械,以及研发製造了必须的军需用品及药品等。以上物资,均如数安全地运到前线。)

也正是中央入川,日军以集中火力地轮番攻打四川,四川也处于危在旦夕。出于保家卫国,王缵绪再次请缨出征,主席职务由蒋公代任。就此,王缵绪携嫡子孙三代,再次重返抗战前线指挥作战。首先,他率军发动对日军作战的“冬季”攻势,以强有力的突击方式,夜袭钟祥、洋梓日军的重要据点,歼灭日军上万馀人,誓死坚守了四川大屏障。其战役中,王缵绪父子率军欲血奋战,阻止日军夺取大洪山,拖住日军西进。为此得名“大洪山老王推磨”于天下,轰动全国上下。王缵绪的抗战功绩其部份涵盖在当时国民党的(中央日报社)所发表易君左社长亲自抒发的一首长诗之中,题为:中央日报社社长易君左先生特为王缵绪将军赋诗一首。1940年8月5日,国民党《中央日报》第一版。

在八年抗战中,他们父子因战功显赫,国府授予王缵绪陆军上将、王泽濬陆军中将,及共同授予过无数奖项。在抗战前线,父子并肩抗战八年之久,共同亲历了武汉会战、随枣会战、枣宜会战、湖滨战役、豫南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鄂西会战、常德会战、长衡会战、西峡口战役等十大战役。已称作是父子两代抗战名将,同在中华抗战史上铸下了辉煌成就。

再说蒋公退台前夕,将固守四川的重任交于上将王缵绪,任命为西南第一路剿匪总司令。他忠于职守,顽强抵抗。至使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才由香山登上天安门城楼,宣称“全国解放”。事实上,王缵绪已是国民党在大陆力撑危局的最高权力人,他始终拒绝接受中共策反使者们的谈判条件,负有实力,拒不投降。远未到执行蒋公命令:“在万不得以炸毁成都与重庆城市计画”,但必竟是大半个中国失守的情况下,他能做到誓死镇守大陆最后的云贵川,与长期和中共对峙成胶著状态。但从这点而论,在国民党的史册上,王缵绪是当之无愧能坚守大陆最后一个的高级将领。

直到1949年12月30日,王缵绪陷于两难决择,如决战到底,城毁人亡。最终他完全出于保全两大城市及七千万百姓生命财产免遭内战战火的涂炭与毁灭,才不情愿地接受了“城下之约”,由王缵绪亲自出面在成都正式宣佈四川和平解放。自12月31日,接受贺龙率部进入成都。

但天理难容的是,国民党将帅退逃大陆并无说词,反倒对最后镇守大陆将士颇有微词。用当今观点而论,王缵绪出于保护四川七千万民众的生命财产和两大城市来说,这难道不是一大幸事吗?

再观其后:国民党上将王缵绪始终保持著独立人格和军人的尊严。对中共所赐职衔束之高阁,凡是要求参加各种会议概不出席,既让中共高官十分头痛。而他的长子王泽濬任第9绥靖区副司令长官兼第44军中将军长,在1948年,碾庄战役又称淮海战役(头部炸成重伤)被捕。这在当时,成为中共与王缵绪谈判条件,可查看当时王缵绪致毛泽东的一封公开信,也足够表明他的立场,更让国民党的党中人士极为佩服。故此,中共以“战犯”罪名将王泽濬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进行了长达26年的苦刑折磨,直到1974年被打死在狱中。这本属以身殉国,可马当局回复:“不能算是忠烈,因未战死等等”。则从这点而论,王泽濬在战场上头部炸成重伤被捕,已被监禁26年,却是中共唯一未被特赦的国民党高级官员,又被活活打死在狱中,像这样的死,难道马当局认其白死,而当局外之人吗?像这样的父子被你们排斥在党国忠烈之外,天理不公!

所以近年来,一直盼贵党能秉公对待忠烈之士,也多次向您申请,均遭拒绝。照公理来说,作为军人,两军对战,各为其主,王家父子是为党国死而无憾!何需中共平反!但对国民党而言,像这样有过突出贡献的抗日名将,曾在大陆遭受了几十年种种非人的折磨而死在狱中的将领,难道没有资格进入忠烈祠吗?是将真正的忠义之士排斥在外,难道不觉得良心有愧?

再说,抗战是中华民族救亡图存的正义战争,而内战则是两个政治派别权力的不义战争,这种不义战争为内战“败不足耻,胜亦不足武”。可当今的国民党党同伐异,失民族气节,不顾正义的行为,让每一个中国人寒心。必将反思,中国作为二战时期的一个战区,蒋介石是最高司令长官,由于领导国民政府军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才使贫弱的中国得以跻身世界四大强国之列,成为联合国的创始国和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并且废除了一切不平等条约。这些胜利果实现在都被中国人继承和享受,而事实上这些都是所有参加过抗战的将士们---伟大功绩。

再来看看其他的国民党官员又是如何?在国共内战时,哪个不是及早地选择投诚,争取特赦,进入中共高层效力。甚至还有更可恶的是,在国民党还没败时,就有国民党人士,脚采两隻船,名为国军,实为他军效力,而这类人物也正是大陆现今能够认可的国民党党中人士,继续利用他们代表国民党作伪宣传,后果如何?不堪入目!

总之,而今的国民党,更难让蒋父子目睹的是,已不在国共两立,主动变成了一家亲……。最为遗憾的是在黑夜里却不给同党人士一盏灯,等天亮后却为异党再加一把火。这的确是大陆党国人士的悲惨人生!

1957年“反右运动”初期,王缵绪好友章乃器、章伯钧、罗隆基,谢雪红,龙云,鲜英等,一大批相继被打成“右派”,这让他无法理解,在愤怒之下,为了广大受害者,在乌云笼罩,人人自危,处处都已草木皆兵地恐怖时刻,他铤而走险,以笔杆子代替枪杆子,疾书52万字痛斥毛泽东的文章(被称是“反动宣言”),则急速带到境外发表。在赴港之前,他以就医为由准允出境,不幸真相被他的秘书陈子庄告密,中共以事先布控深圳,将他扣押至成都省公安厅看守所内。至此长达3年之久,既不提审也不定罪,并内定为关押致死,不得与外界联繫(包括家属),就此已改写了他相关史册,否认他父子抗战经历与历史贡献,至今网媒採取人身攻击、诋毁形像,不准报导有关王缵绪的真实文章。

1960年11月,王缵绪以绝食抗争,死于看守所内。而王家父子相继死后都未通知家属,至今尸骨不知去向,以及52万字“反动宣言”,至今不敢公开。
作为王缵绪的长孙、王泽濬的长子王凤昌,在抗战时期还是个初中学生。也被祖父王缵绪派到抗战前线,为抢救伤患,成为一名少校军医,承担进口药品翻译和处理用药成份以及保管药品等重要工作。我祖孙三代,为国为民,齐上抗日战场效命之家,则是中华抗战史上绝无仅有之家。

在王缵绪被关押之后,与他相关亲属全部受到株连,曾被打成右派及反革命的都在22至32年以上,不是下放劳改就是入狱,却有未婚入狱至出狱,就已成了60岁的童男经历。仅我个人家庭而言,我被打成“右派”23年,我的子女从上小学就被迫离开父母,改名换姓,颠沛流离地生存下来。现今,我的家族被称之是“右派、反革命”大家!诸如此类大陆国民党将士的生存状态,台湾媒介极为开放,又有谁会为此关注?对这样有过重要贡献的历史人物,难道不值得国民党大书特书吗?仅凭这点证实,马先生在执政期间,不但无视大陆被害的国民党将士英灵,更不顾及忠义之士的命运,这种作法自然会让众多国军后人为之痛恨,以至众叛亲离受到民众的倒戈相向,最终不得不把您请下台去!这在国民党百年历史的史册上,注下一笔,以警后人!

谨此奉达
顺颂政祺
抗战名将王缵绪之长孙 王凤昌(王複加)


则王凤昌先生的愤怒不平与哀痛,说给这样的国民党听,何异于对牛弹琴耳!为此,我们万分期待著国民党后来当家人蔡英文总统会为其所动!!!

(编者注:关于王缵绪将军,参阅王复加的文章:原四川省主席王缵绪终因声讨“阳谋”而赍志以殁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