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5日,中国著名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零八宪章》的起草者和签署者刘晓波先生被中共当局判处11年有期徒刑。如此严厉的判决出乎许多人的预料。众所周知,长期以来刘晓波先生主要在从事自由写作,他一直主张中国社会实现和平民主转型,一直拒绝可能造成社会严重动荡的激进变革路线,一直主张并践行理性温和的抗争方式。对如此温和理性的刘晓波,中共当局施以重刑,实在是愚蠢之极,这不仅再一次暴露出了中共当局狭隘、冷酷的本质,而且在它那本已不光彩的人权纪录上增添了新的劣迹,它想通过重判刘晓波来吓阻国内风起云涌的民主维权运动,殊不知这反而会让越来越多的人看清它的本质。中共当局对刘晓波先生的重判并不能阻挡中国民主运动的继续发展,我相信,由刘晓波先生所发起的《零八宪章》运动一定会在今后的若干年里深刻地影响中国社会的和平转型进程。

但是在刘晓波先生被重判之后,我注意到一些朋友对刘晓波所坚持的理性抗争路线产生了怀疑,他们认为中共当局对刘晓波的重判表明中共当局现在对一切形式的反对派运动都会予以严厉的镇压,认为中国社会和平转型的道路已经彻底被堵死,认为中国民运现在应当放弃理性抗争的道路,甚至主张用暴力革命的方式来推翻中共的暴虐统治。对于这些言论,我感到深深的忧虑。如果这些朋友是基于刘晓波被重判而在悲愤的情绪下说出这些话,我还能表示理解,但如果他们是基于冷静的思索而说出这样的话,我则不敢苟同。我认为这些朋友没有很好地理解刘晓波之所以会选择坚持理性抗争路线的深刻原因,没有弄明白刘晓波发起的《零八宪章》运动所蕴含的重大意义。我认为,在刘晓波被重判之后,我们不但不能放弃理性抗争的道路,而且更应该高举“公开、理性和非暴力”的大旗,我们应当沿着刘晓波的足迹继续前行,将《零八宪章》运动持续深入地开展下去,其理由如次:

首先,在我看来,刘晓波被重判只是一个单一的侵犯人权个案,并不意味着《零八宪章》运动受到了全面的镇压。我们知道,《零八宪章》自发布之日起迄今已有一年时间,除了刘晓波一个人受到当局的抓捕判刑之外,全国并无第二个人因为参与《零八宪章》运动而受到当局的抓捕判刑(此文写于赵达功先生被抓之前——编者注)。虽然在《零八宪章》发布的最初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全国各地的许多签署者都受到了各地国保人员的约谈、传唤、骚扰、威胁和监控,这些行径虽然是对公民权利的严重侵犯,但毕竟与抓捕判刑有着本质的不同。而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不管是“九二”组党还是“九八”组党都遭受了中共当局的大面积打压,数十上百人因此而被抓捕判刑,全国各地的民运精英人物几乎都被中共当局投进了监狱,这种大面积的打压使国内民运受到了重创,使得国内民运在许多年里都未能恢复元气。因此当中国民运力量还非常弱小的时候,我们在国内从事民运活动一定要考虑到如何避免受到当局的严厉打击,我们可以勇敢地选择自己去坐监狱,但我们却无权动员大家一起去坐监狱。所以在追求自由民主的过程中,勇气固然不可缺少,但高明的斗争策略更为重要。在当今中国这种政治环境里,我们必须探求一条既能不断拓展民运的发展空间和扩大民运对社会和民众的影响力、又能避免民运力量受到严厉打压、从而能够确保国内民运得到长期发展的抗争路径。经过二十年来的摸索和积累,坚持“公开、理性和非暴力”这个原则的理性抗争道路逐渐为国内民运人士普遍认同,最近几年兴起的国内维权运动就是这种理性抗争道路的具体实践,而《零八宪章》运动则将这种理性抗争的原则发挥到了极致,她是“八九”民运之后国内民运坚持理性抗争最成功的一个范例,因此我们现在不能因为刘晓波被重判而放弃这条来之不易且行之有效的抗争路径。

其次,刘晓波被抓捕重判并没有妨碍《零八宪章》运动和国内民运的持续发展。现在我们已经知道,《零八宪章》在发布之前已经酝酿了两年时间,其原始文本经过广泛征求意见和几经修改,最后基本上得到了各方面人士的广泛认同,甫一公布就得到了社会各界的热烈响应,她在最大程度上将追求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和宪政的力量团结在了一起,这是当局不敢随便镇压《零八宪章》运动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零八宪章》运动的重大成就。当然《零八宪章》的问世肯定会引起当局的紧张和恐慌,为了吓阻运动的持续发展,他们就拘捕了《零八宪章》的发起者和起草者刘晓波和张祖桦,同时又对其他签署者进行各种形式的恐吓打压,没想到当局的这一愚蠢行为反而促使了《零八宪章》运动朝更深和更广的地方发展,短短时间里就有成千上万的中国公民勇敢地在《零八宪章》上面签署了自己的名字,这个结果不仅让当局始料未及,而且可能也出乎《零八宪章》运动组织者的预料。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正是由于刘晓波被抓捕反而促使《零八宪章》运动和中国民运得到了空前的大发展。今次刘晓波被重判,当局也不可能从中获得任何好处,这只会促使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参与到《零八宪章》运动中来,只会让中共当局承受更多更大的国内国际压力。所以在我看来,刘晓波此次坐牢是非常值得的,他虽然牺牲了个人的自由和幸福,却唤醒了千万个公民勇敢地站起,这是刘晓波先生的重大历史功绩,他将因此而名留青史。

其三,作为“八九”民运之后国内最重大的民运事件,《零八宪章》运动之所以能够以如此小的代价赢得了如此大的成就,我以为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零八宪章》运动自始至终秉持了“公开、理性和非暴力”的原则,这种理性抗争是目前中国民运最有效也最应当继续坚持的斗争手段。在这种斗争中,由于我们坚持公开的原则,我们做的许多事情就可以对国内民众产生影响,同时也可以受到国际正义力量的关注和重视,这对中共当局就会造成一定的压力。同时由于我们坚持理性和非暴力的原则,我们也可以赢得国内外的广泛同情和支持,还可以避免受到中共当局的严厉镇压,如果它一定要对我们的理性抗争进行镇压的话,我们反而可以在道义上获得更大的优势。因此在这种斗争中,我们就将中共当局置于一种既想镇压又不敢随便镇压的二难境地。另一方面,由于中共以暴力革命起家,我们选择和平理性的公开抗争方式,对中共当局来说是一个比较陌生的领域,它应付起来就会比较困难,它所掌控的暴力资源就会无用武之地,这样我们就避开了中共当局的强项和锋芒,让它不得不在自己并不擅长的领域与我们较量。而且在这种斗争中,我们并不追求政权的更替,我们只是要求实现基本的人权和公民权利,我们只是希望像一个真正的人和一个真正的公民那样去生活,这种最基本的政治诉求很容易被大多数人所接受和效仿,并将促使越来越多的人走出谎言和恐惧。虽然这种和平理性的公开抗争不会在短时间里对专制统治造成直接的威胁,但经过长期的努力,我们却可以瓦解专制统治的根基,让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看清这个政权和体制的本质,并对当局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从而导致中国社会最后的和平民主转型。所以在我看来,刘晓波所坚持的这种理性温和的抗争策略真的非常高明,它是对付后极权主义的最有效的途径。因此在刘晓波被重判之后,我们更有理由将他所坚持的理性抗争原则继续坚持下去,我相信这也是狱中的刘晓波所愿意看到的。

其四,我认为,在当今中国政治环境下,不管从操作技术上来讲还是从民主理念上来讲,密谋暴力这种激进道路都是不可取的。我们应当知道,密谋暴力是中共当局的强项,在中共当局垄断国家一切资源的情况下,我们采取密谋暴力的抗争方式无疑是以己之短攻人之长,显然没有获胜的机会。且不说我们现在根本无法组建自己的军队,而且即使我们组建了自己的军队,在武装到牙齿的中共军队面前,我们也远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我们并不适合与中共当局正面较量,我们应当发挥我们的道义优势,并通过持续不断的公开抗争来扩大这种优势,使更多的人民站到我们一边,这样无论中共的暴力机器多么强大,他们最终也必然会被淹没在亿万人民的抗议浪潮之中。到那个时候,也许中共的暴力机器顷刻间就会瓦解,他们不仅可能拒绝镇压人民,而且还可能反而站到人民一边。这种情况已经在许多国家的民主化浪潮出现过,在中国未来的民主化浪潮中也并非没有出现的可能。然而我们反对密谋暴力的最主要的理由是因为这种斗争方式并没有走出传统政治斗争的陈旧思维,我们如果以传统的政治斗争方式来追求自由民主的理想,即使最后侥幸取得了所谓的胜利,最后也不一定会让中国社会变得更加自由和民主,这就违背了我们追求自由民主的初衷。以暴易暴不仅意味着历史的重复,而且意味着更大的灾难。更何况这种对国家和人民不负责任的行为本身也难以得到人民和国际社会的同情和支持,失道者寡助,因此这种激进的密谋暴力抗争方式将注定没有出路。事实上到目前为止,那些主张密谋暴力路线的朋友也并没有在这方面取得任何成效,所以我把他们的这种激进主张只看成是他们自说自话罢了。

当然按照传统的民主理论来说,暴力反抗是人民的一个权利,但这个权利的实施是有一定条件的,那就是除非统治者堵死了和平变革的一切希望。但在我看来,目前中国社会的形势远没有达到如此糟糕的程度,尽管中共当局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利益而拒绝进行主动的社会变革,但国内的民运力量还是有许多生存和发展的空间的,尽管温和理性的刘晓波受到了当局的重判,但他所发起的《零八宪章》运动仍在继续发展壮大。在这个时刻,我们应当尽快平复心中的悲愤情绪,重新拾起我们的信心和热情,并沿着刘晓波的所坚持的理性抗争道路继续前行。刘晓波被重判了,我们只能更加努力地把《零八宪章》运动继续推动下去,直至她最后变为中国社会的现实。

写于2010年1月5日四川遂宁“百盛家园”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