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五天/杨海涵

                          6月22日

今天见到了一直在电话里支持我们的圣地亚哥朋友,千里迢迢到联合国关心我们,真是叫我们非常感动,就在他们临走之前,还对我说,你是个孝子,为了母亲特地从加州跑到联合国为母亲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而放下一切来在国际上呼吁,他们也同时认为我做了一件不简单的事,是啊,我已经是美国公民,在洛杉矶有工作,可是在2010年的4月底的时候,我母亲就是想改变自己的现状,原来是个老板,想凭借正一些经验,去观看上海世博会,从中找到自己能做的,可以赚些钱养活自己和我弟弟,可就是这样想法在去上海的途中,被火车上的警察检查完身份证,确认我母亲的访民身份,所以到了上海就关在了救助站里,又被带回长春市直接关到拘留所里,对我母亲非法关押10日。发生这样的事情时我做儿子的对此很生气,法治社会这么能做出这样不法治的事来,所以我来到联合国尽我的能力来帮助我母亲讨回公道,对地方腐败官员的罪行表示强烈的不满。

在他们走了之后,我们又恢复学习英语中,因为我们都希望以后再媒体面前,可以用英语回答一般的提问,不仅是为了说明白回答一些问题,更是想向世人说我们在中国所发生的事,中国地方官员的腐败,是怎么迫害百姓,导致家破人亡,在西方人的眼里,法律是高于一切,可中国地方贪官为何违法违规,却不需要付法律责任,更有甚者,越贪越升,越升越高,百姓们一个接一个的被关起来,无理由失去人身自由。

没有一会胡燕的电话响了,电话里华盛顿时报记者到了的,对我们进行专访,他们对我们在中国发生的遭遇表示同情,但同时也是新闻上的亮点,采访完胡燕后,陈绪兴接过电话开始接受采访时,有了2位挂牌的联合国工作人员站在我们展台前,开始我们把传单发给他们,他们看完传单后,还在我们展台前,继续非常非常仔细的看,这时胡燕又走过去,想对他们讲解上面照片所表达的意思时,他们说才从上海回来,胡燕马上叫我去和他们聊天,还好有这几天做了功课(英语词汇),我问他们上海怎么样,他们说好,还很有钱,可不是有钱么,9000万美元贵宾招待费,我有说你们是公费去的吧,其中一个人说自费,后来说只有开始去到北京是自费,后到上海就是有招待,没有花钱。他们在我们这里了解很多东西,都是他们没有办法想象的,那么多人的房子被强行拆迁,没有得到赔偿,为自己的权益,不断上访,他们问那些人呢?我说一部分在黑监狱里,一部分流落在马路上、车站,一部分关在神经病院里并强制给她们吃神经病药,想想这样好人都得变疯了,最后一小部分在承受不了这样和那样的威胁恐吓下,被迫签了协议,现在过着很苦很苦的生活。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惊讶和感叹,很耐心的听了我们的讲解后,他们说会向上反映,把中国现在真实的状况汇报上去。希望联合国在听到和看到后能做出正确的反映。

后来我也受到华盛顿时报的采访,和记者讲述我母亲再中国发生的工厂强拆问题,讲了很长时间,越来越多的关注,中国地方腐败贪官你们的末日快了,你们是逃不掉法律制裁的,你们最后将面临人民对你们的重判。

在海外的朋友,如果你也和我们一样在中国受到不平等的人权待遇,请及时联系我们,欢迎你们加入。请把你的案子发到我们的公共邮箱(如下),谢谢您对“麻雀行动”的支持和关注。

             caremyhome2010@gmail.com
             杨海涵
             626-8632898
             Email:yanghaihan2008@hotmail.com
        
             6月22日 美国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