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之前,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先生说,根据发达国家走过的路来看,人均GDP为八千美元的时候,污染达到峰值;之后,开始下降。

这种奇妙的说法当然不是他的发明,我还看到另外一种近似的说法。按照国际经验,人均GDP 在五千到一万美元的区间,经济发展和环境的关系会出现一个拐点,从反向关系变成和谐发展。

这些说法背后的意思就是,发达国家都是赚足了钱之后,才开始治理环境,当然咱们也只能是这样。多年来我一再说发达国家的污染是知识型污染,其原因主要是不知道污染的厉害,等尝到了苦头马上就制定法律,拿出办法,很快就改弦易张,见到成效,这跟兜里的银子多少并无直接的关系。

我们以美国为例,治理田纳西河的污染是在1933年。众所周知那个时候是美国经济大萧条的时代,大批的企业破产、银行倒闭、工业生产持续下降、国民生产总值大幅下跌,1933年只有558亿美元。那个时候还没有人均GDP的概念,算算不过才区区400来美元。就在这人均GDP 400来美元的1933年,美国国会就通过了治理田纳西河的法案。其中就包括了实行排污许可证制度,严格控制工厂排污、兴建二级污水处理厂等内容。

让我们再来看看举世闻名的莱茵河治污。发现并开始治理是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之际。起点是莱茵河的出海口鹿特丹。鹿特丹是荷兰的第一大港,也是莱茵河污染的最后污染的聚集处。在莱茵河上游被污染了的泥沙,最后全都沉积到了这个地方,而肇事者主要是上游国家。

荷兰便发起倡议,呼吁沿河国家一起来保护莱茵河的生态环境。于是莱茵河流域几个主要国家,如瑞士、法国、卢森堡、德国、荷兰等等,于1950年成立了“保护莱茵河国际委员会”,开始约束和治理污染。

当时各国的人均GDP全球首富瑞士最高,有九千美元;荷兰不足六千美元;德国、法国都只有四、五千美元。莱茵河诸国中只有瑞士达到了张力军副部长说的八千美元。但是退一万步,即便莱茵河流域人均GDP当时都达到了八千美元,那也不能成为一条规律。人家不是把钱挣足了才开始治理,而是发现了就开始治理。

我一直试图理解治理污染与八千美元人均GDP之间的关系,一直莫名其妙。我只有一个猜测,就是全球范围治理污染的历史,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是一个关节点。当时联合国在斯德哥尔摩召开了具有历史意义的第一次人类环境会议,在加拿大也举行了一次世界生态环境会议。西方工业国家对于环境污染已经十分惊恐,开始反省西方文化中征服自然观念的副面作用。从此一个全球性的环境保护运动开始兴起。那个时候西方工业国人均GDP大致在一万美元上下。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