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中国护照为例,在全球可以免签证进入的国家仅仅不到20个,全球排名仅在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之前,被普遍认为是全球垃圾护照之一。这与中国的大国地位严重不符。连香港都不如。香港虽已收回,至今仍有136个国家给香港居民免签证待遇。而中国公民除了持外交护照的中国官员在又穷又封闭的少数几个“发展中国家”可以免签之外,去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几乎都需要申请签证。这就是中国国民的现状。

免签证,即从一个国家到另外一个国家在无需签证的情况下,也可停留7天至6个月不等。免签即落地签,对一个国民的自由旅游来说,就特别省心,可以走遍全球都不头痛。可怜大多数中国人,从出生到死都被困在这片愚昧的土地上。

小小台湾,在这一点上也比隔海相望的堂堂大陆占据压倒性优势。台湾的马英九自豪地说:“我们邦交国虽只有23个,可是却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愿给免签证,它背后代表的意义是,这些国家对我国的形象、人民的素质投下了信任票。”这就是所谓“软实力”。一个国家软的实力不是靠开几个国际性盛会,再放几个炫目的烟花就能凸显出来的,更不会因为拥有航母和隐形战机而得到别人的由衷敬重。

免签待遇既是一个国家政治实力的体现,也是一个国民在海外口碑形象的最好说明。
简言之,中国护照在海外分外尴尬,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身的原因。如中国的偷渡客多,非法移民、假结婚的也越来越多。“大肚婆”满世界去生孩子,令所在国防不胜防,谁敢轻易对中国人开放?加上政府部门对本国公民的人权和利益仍然习惯于长期性的漠视,所以说,“自作孽不可活”,也怨不得别的国家要对中国护照特别防范。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这个国家的政治形态与那些承认普世价值的国家有着格格不入的落差。因此西方很多国家仍然不太相信共产党国家,不管你怎么有钱了,仍对一党专制的国家政体抱有挥之不去的戒心。

一个国家的护照地位,也就折射出这个国家的国际政治地位。等到中国哪一天在西方国家眼中,是一个想尽办法都想要获得永久居留权的时候,中国就有资格谈“崛起”了。现在尽管中国的确有钱了,甚至好像多得可以到发达国家去撒钱,但在中国仍有绝大多数国民实际上面对高房价、高物价只能望洋兴叹、苦不堪言的时候,中国自诩“崛起”还为时尚早。

最近有一位刚刚从美国探亲回来的老乡,十分感慨地谈起他在美国各州游历三个月后的所见所闻。这些倒不令我意外,只是他有一句发自肺腑的感叹,竟让我久久无语:“为什么在同一个地球上,在同一块星空下,美国人就能过上那样好的生活?”虽然我这位老乡已在国内还算发达的珠三角居住了十多年,但比起美国人的物质生活、居住条件等享受,却远非在同一个档次能够相提并论。更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美国超市买鸡蛋、牛肉的价钱,如果换算成人民币,居然比中国菜市场的同类禽蛋价格还要便宜得多!

为什么中国物价上涨,美国却物价下降。这是因为中国老百姓生产的出口商品,被美国老百姓用美元买走了,但是中国大陆老百姓得不到美国人给的美元,中国大陆的“强制结汇制度”,使得美元经过中国大陆海关,全部被中国官府截走,然后中国政府开动印钞机,按1美元印6.7元人民币的比例印给我们老百姓人民币。于是中国出口商品越多,留在国内的商品反而越少,而中国官府印给老百姓的人民币却越多。于是钱多货少,自然物价上涨。而美国却由于大量进口,商品增多,出现货多钱少的情况。这就是为什么奥巴马总统会说要防止通货紧缩的原因。美国这次增发货币就是为了应对这种货多钱少的情况,让美国国内增加的商品和货币持平,保持物价稳定而不至于通货紧缩。

这一切最终的结果是美国老百姓得到实际商品,中国官府只得到美元白条,而中国老百姓唯一得到的,只是一大堆中国官府印的不断贬值的人民币纸币。难怪人民币的价值在老百姓眼中总是扛不住“美刀”的魅力。

胡锦涛这次访美,中国使馆特意安排在纽约的时代广场附近打上几幅巨大的“中国形象”宣传广告片。但是有心人却发现了其中一个秘密,那几位代表国家形象宣传片的主角大都已变成或正在变成外国人:李嘉诚(英国籍)、李彦宏(美国绿卡)、郎平 (美国绿卡)、邓亚萍(法国绿卡)、姚明(美国绿卡)、陈鲁豫(美国绿卡)、郭晶晶(香港居民)、章子怡(美国绿卡)、谭盾(美国国籍)、甄子丹(美国国籍)、张永和(美国绿卡)……这些牛逼的中国人,原来是这样忽悠国家形象的。我想问这些代表中国形象的爱国楷模们一句:既然你如此爱国,怎么连中国这么值得自豪的国籍都宁可舍弃呢?还有被网民斥之为“五毛之父”的《中国不高兴》作者著书发财之后立即移民美国,也是完成了一次两面人格的华丽转身。

不说远了,至今我们大陆中国人去香港澳门还都必须签证——那可是我们自己的领土啊?怪不得有位朋友理直气壮地这样反讽邓小平的香港主权收回模式:“你认为香港收回了吗?你现在去香港可以不用签证了吗?”的确仅从签证的形式上看,香港之于内地,与“国中之国”的待遇颇为相似。

一个国家的“崛起”,一个民族的盛世从来都不是靠金钱或军力的提升来获得的。即使拥有一支虎狼之师也绝赢不到别人的尊重,相反,倘若崇尚暴力的因子在民族的血液里生根发芽,必定会给民族日后的覆灭埋下伏笔。君不见尚武的秦帝国几乎就在一夜间就灰飞烟灭,君不见横跨欧亚的蒙古帝国、还有奥斯曼帝国,以及近代横扫欧洲的德意志第三帝国,不都是最终落得个倾巢覆灭的悲惨结局吗?

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的提升,只有真正上升到国家层面的制度比拼,才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非浮云般华而不实的“崛起”。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