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2年是一个暖冬,地球和人类时间表明:胡石根77岁,康玉春67岁。

  胡石根腰杆挺拔,大耳垂肩,面容慈祥。康玉春头发浓密,声音响若洪钟,行走如风。

  胡石根元神饱满,参透万机,气定神闲。康玉春元气十足,阴平阳秘,意气风发。

  看样子,两人再活五百年没问题。

  因为40年前,二人绝情弃智,他们都与女人彻底隔绝了近20年。用五道铁门把自己隔绝在一个看不见星星和月亮的地方,吃着窝头喝着菜汤,清心寡欲的计算着宇宙外边的动力模式。

  因为20年前,胡石根作为知道者,法于天地,和于术数,饮食有节,起居有常,不妄劳作,故能形与神俱。

  康玉春志闲而少欲,心安而不惧,形劳而不倦。虚邪贼风,避之有时。

  2032年冬日里,胡石根因潜心研究和传扬《圣经》而举世闻名,康玉春因埋头拓展和升华《内经》而功成名就。

  他们同时代还有一些好友,以不同路径证明了热力学方程在光速以内的正确性。

  陈远,学生时期在清华学习造汽车,40年前因股而起,20年前因股而落,体味了啥叫被抢钱的滋味后,视金钱如粪土,2032年秋日某天,把自己50亿资产如数捐给了黄十字会,希望地球上的人少做黄金梦,多走白日路。

  陆明霞,爷们也,年轻时代在人民大学学习法律,40年前在天安门前悠悠荡荡,20年前仔细研究金融和证券,发了点小财。2032年,开始拍卖自己的字画,他知道自己的画不怎么样,但是觉得自己的字是绝顶的。

  周传利,黑龙江人,40年前从研究生时代就搞农业科技,闲暇时候与康玉春走到了一起。20年前,在以色列、澳大利亚、美国转了一圈,认为还是中国最需要绿色农业,2032年,在瑞士日内瓦湖边,他展出了自己在中国海南岛培育出来的世界顶级高产玉米种子,让大腹便便的西洋白人们目瞪口呆。

  王建平,20岁时候北航高材生,2032年,隐居近40年后,突然复出向世界宣示,自己造出了单人航天器,只要付出1美元租金,任何人都可以驾驶它飞天登月旅游,人人可以亲自去问问嫦娥,是不是遭受过猪八戒欺侮。

  尚宏科,40年前在人大学习法律,20年前看中了美国洛杉矶戴尔芒德市某山上豪华别墅及其旁边的森林里的小土熊,领着老婆孩子移居到了这里。2032年,搞了40年思想、文化、经济书籍和电子媒体出版的他,觉得还是老子的《道德经》最具出版价值,遗憾的是河北任丘的农民地下出版商们已经把这本中国经典一次性印刷了14亿后边再加上14亿个0本,向全人类销售1万年没问题,根本没给尚宏科这个正经出版商留下一点机会。

  邢宏伟,早年在四川大学学习化学,40年前被他所信奉的上帝引领到北京,学习100年前在上海活动的周恩来等地下密党的样式,背着传单到处窜。20年前,在基督精神的鼓舞下,阿行(邢宏伟)深入贵州大山里支教扶贫,同时整理出贵州石门坎圣地所发生的柏格理牧师的动人事迹并出版。2032年,阿行牧养着1千万人的大教会。

  芮朝怀,北京理工大学学习自动化控制,他上学时代,本校教材都属于国家机密,不能带回宿舍。40年前学校毕业不到一年,他又到另一个装有五道铁门的大学里深造了3年。20年前,芮朝怀举家移到加拿大魁北克州开了一个农场,2032年,他把几十位五道铁门大学里的同窗好友约到加拿大尼亚加拉大瀑布附近喝法国葡萄酒,请每人就眼前大自然奇迹写出一首顺口溜留给孙子孙女们做儿歌学习。

  王佩忠,40年前,石油学院研究生,20年前,已成为华盛顿DC老牌美国人的他回来报效祖国,用自己在美国学到的项目管理绝招,培训了100万名具备后现代化管理知识的企业老总和政府干部,2032年,美国政府鉴于他为自己的对手培训了大量人才而恼羞成怒,将他赶回中国。

  陈明心,2032年已经90高龄,教了30年学生,做了30年中医,弟子满世界,客户遍天下。最拿手的绝招是小针刀和火针,90岁的人,对患者下起手来可谓心狠手辣,旁观者往往惊得头晕恶心,但是患者本人多数起死回生。这老汉,40年前,20年前,2032年,几十年如一日,是胡石根康玉春的铁杆粉丝。

  司徒华,截止2032年冬天,他老人家在天堂已经遨游了22年(地球时间),望着地上快乐行走的胡石根康玉春甚是欣慰,40年前,司徒华曾经送给胡石根康玉春一架巨型遥感模型飞机和一点压岁钱,胡石根康玉春觉得天安门广场宽广明亮,比较适合放飞遥控模型飞机游玩,不可思议,这种游戏在那个时代叫做反革命罪。

  胡石根康玉春混了一辈子,除了脑子里的一大堆神道天道地道人道等等叹号,自己没攒下啥财产,就是朋友遍天下,若再一一述说下去,恐怕占用读者太多宝贵的时间,就此打住。

  霍金在《时间简史》里问道?人类为什么只记得住过去,却不能记得住将来呢?

  人类的过去应该在将来里,未来才是过去的理由,过去根本不是未来的理由,所以人类记忆倒错。

  记住胡石根康玉春2032年的样子,也就想起他们和朋友们在1992年的样子。

  以此文纪念20年朋友之情。

2012年冷冬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