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时:中国国家博物馆前树起孔子像

天安门广场旁边的国家博物院大门外面竖立一个很高的孔子像,9.5米,差不多有两层楼那样高,是一个青铜的雕像。这个雕刻竖立在国家的博物院前面,表示着这是国家认同的,而且在天安门,尤其不寻常。

通常在一个正常社会,像美国社会、英国社会、法国社会,你在博物院面前做的一些新的举动,比如说法国的卢浮宫前面贝聿铭给它设计了一些新的花样,也引起注意,但是没有人在政治上给它做文章,因为没有政治化。

但是孔子这件事情在中国马上就引起政治化的问题。因此,网民已经有开始怀疑为什么这样做。因为这样做的结果是太强烈了,这个强烈就是跟从前、几十年前批林批孔作对比。

事实上共产党到了执政以后,孔子并没有什么好日子过。开始几年还有点人对孔子有敬意,比如说陈毅就表示中国的孔子也很好,有之类的话,所以还没有很激烈地反孔。

不过毛泽东对孔子一向是很否定的。他是继承了鲁迅以来、五四以来的否定主义的思潮,对一切东西采取否定的,对孔子是相当否定的。所以在五十年代末期、六十年代初,曲阜有尊孔的会议,后来就被左派在毛泽东指使之下加以很大的批评。因为这个尊孔的中间,好像刘少奇也参加了,所以在文革的时候就变成刘少奇的一个罪名。

1971年以后,因为林彪的叛变,大家就把林彪跟孔子连在一起了,就批林批孔,要斗出“孔老二”。73到75我在香港,亲自看到这一幕。我在新亚做校长的那一年,我到今天还记得,有一位一年级的学生,在别人提到孔子的时候,她满脸通红很愤怒地讲,孔老二如何如何地瞧不起妇女、唯妇人与小人难养也之类的。

这种愤怒一直延续到毛泽东死了以后。毛泽东死了以后,才慢慢有人对孔子有正式的好一点的评价。李泽厚先生最早的对孔子的评价就是比较持平的,也就是后来他被人攻击这件事的原因。总而言之,到78以后,慢慢地谩骂的语言没有了,但是本身的地位还是很低,国家方面没有对他有更好的印象。

但是慢慢地他们就发觉到共产党不能再走极端的那种激进主义,因为极端的激进主义就使人怀疑权威,共产党的权威因此就被怀疑了。它从前是打天下,抢国民党的天下、要推翻一切的秩序,可以无限制地骂孔子,作为推翻现代秩序的一种手段。但今天它慢慢感觉到它要建立它的权威,它这个权威现在马克思主义又不行了,所以最后就转到孔子了。

从大概八十年代开始,首先就有国际儒联的成立。这个也是共产党退职的高官,像副总理之类的做会长。但是他是以私人身份做统战工作,在香港、在台湾、在海外。

最近几年来,孔子越来越厉害了。全世界已经设立有300多个孔子学院了,美国大概就有一、两百了。这都是以孔子的名义,然后在全世界进行统战,认为中国是有自己的文明、有自己的圣人。这件事情本身并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但是他们的动机是很明显与一般我们对孔子的尊敬不一样,我可以提出两点来:

第一个,就是共产党的尊孔是主要看重孔子讲的原话中抽离出来的一个意见,就是不要犯上作乱,要犯上作乱是一个很坏的事情,这是共产党现在一直提倡的。像于丹讲《论语》主要都是强调这些,要一个和谐社会。怎么和谐?就是要服从权威,要服从党和中央。

第二点,就是孔子象征着中国的国家、中国的民族,他就是民族主义、国家主义最大的象征,对抗西方的价值。所有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权种种,只要在以孔子的名义、以中国的名义、不合国情的名义,都可以拒之门外,完全抛弃了五四以来追求现代化的、提倡民主跟科学的这两方面的成绩。

科学他们也在追求,但只是科技,是技术上的。科学的精神、求知的精神,为真理要讲真理的精神,这些就不在他们追求之内了。

当然不止这两方面。一个是不要犯上作乱,走向和谐,听党的话;一个是国家主义、民族主义,以中国的国情为主,以孔子提倡的东西来对抗西方的几百年来发生的一些普世价值,本来是西方的,但是其它国家也有,没有西方发展得那么完整,所以才叫普世价值。

事实上民主、自由、人权这些观念,都是中国满清到民国初年,中国的儒家提倡的。尤其是晚清,都是提倡这些西方价值的,像郭嵩焘、像严复,都是儒家出生,都认同主、人权。英国的尊重人权的种种作为,法庭上不用刑来逼供,这都是现代文明,但是在中国也是有根的。

所以这些东西现在都被共产党否定了,而走上一条狭窄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国家至上、党领导一切的方向,所以这是天安门广场这件事情对我们最大的启示。

(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