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钟鼎邦”

李志德



  牵着爱妻、爱女,对着台下一鞠躬!钟鼎邦回家了。钟鼎邦事件表面上落幕了,但如果站在综观两岸关系的高度上,可发现钟案的内涵极为丰富,说它具有“里程碑”意义都不为过。

  第一,台湾法轮功成员在中国大陆被扣留,钟并不是第一人。但本案为何能广受注目,吸引这么多非政府组织投入?是因为钟案发生的时间点,刚好在第八次江陈会、两岸签署投资保障协议前。投保协议的重点之一,就是人身安全。而钟案的发生,恰好呈现了台湾人在中国缺乏人身安全保障的事实。

  借用民进党上层对陈水扁案的论述:“民进党不是挺扁,而是挺扁的司法人权。”社运团体声援钟鼎邦,也是同样道理。为钟集签名、参与游行、发表声明的人,不见得认同法轮功的教义理念,但钟案却成为许多公民团体集结的标的。他们共同诉求的,是中国以落后的、对人权几无保障的刑事诉讼法加诸台湾人民,已令人无法忍耐。

  第二,谈到两岸关系,马总统经常爱自比为“民主灯塔”。 但在钟案里,这座灯塔却吝于发光。政府机关低调到近乎神隐,大部分主流媒体噤声不言。在钟案整个救援行动中,公民团体能点亮的,只有8月7日晚上,凯道上的萤萤烛光。

  烛光虽弱,毕竟照亮了钟鼎邦的回家路。如果笔者记忆不错,这是第一次,由非政府组织自己出力,靠着彼此声援、共同发声的力量,正面挫败中共政权。显示了只要诉求正当,立场坚定,社运团体“人微”不见得“言轻”;相对的,中共政权再大,理不直气不壮,也有被人看破手脚的时侯。

  第三,钟鼎邦在返台后的记者会上,承认曾参与法轮功干扰、插播中国卫星的行动。这点,向中国事务观察家提供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讯息。只要熟悉法轮功和中共关系历史的人都清楚,两方的仇恨不共戴天。2002年,吉林省长春法轮功成员曾成功干扰卫星,插播法轮功宣传影片。该案被“破获”当时,株连之广、打压之惨,令人不寒而栗。


想搞好关系才让步

  但事隔10年,“犯”下同样“罪行”,而且已经“自白犯罪”的钟鼎邦,竟然能够获释。这意味着两种可能:第一,中共内部对法轮功的定性已经逐步改变,因而向来“往死里打”的作风也渐渐转弯。

  另一种可能,是由于抗议团体把“释放钟鼎邦”和“第八次江陈会”挂钩,喊出“钟鼎邦不回家,陈云林不用来”的口号。中共在搞好两岸关系的考量下,决定在钟案上让步。意味着, 在推进中共政权向进步价值靠拢的路上,台湾这根“杠杆”能起到的作用,可能远比一般人想像的要大得多,台湾人应该认清,并且好好珍惜自己对华人社会民主化的贡献和价值。

  第四,相对以往曾经坐黑牢及现在仍被关押的台湾人,因享有高能见度,而54天就获释的钟鼎邦,毋宁是非常幸运的。2006年,遭到中国广西国安人员违法越境从越南绑架的台湾军情局朱恭训、徐章国两位上校,几时能回家?对此,马政府始终给不出答案。看着钟鼎邦得以再紧紧搂着爱女时,台湾人不该停止追问:回来了一个钟鼎邦,还有多少钟鼎邦?

(作者为外籍媒体驻台记者)

原载台湾《苹果日报》
2012年8月20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