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报忽发“保钓害国论”

陈破空



  近日,一篇反思保钓的文章,引起公众注意。该文首发于中共驻日官方媒体《日中新闻》,原标题是《认真反思日中关系冷静评判香港保钓者行动》,随后被中共国内官方媒体《环球时报》转载,标题更改为《保钓人士登岛不是爱国是害国》。

  该文认为:“钓鱼岛问题也不是喊几句口号就能解决的问题”:“日中关系的稳定对中国极端重要”:“在过去30年里,日本是中国最重要的经济合作伙伴,是中国现代化发展的资金来源和技术来源,也是中国商品的最大销售市场。”

  作者试图以相对理性的姿态,发出与保钓风潮相对立的另一种声音,原本值得肯定。然而,通观全文,其论据、论点、论述,却并不充分,甚至偷梁换柱、自相矛盾、逻辑混乱;以一部分真相掩盖另一部分真相,乃至以谬误冒充真理。

  该文指称,保钓人士一次又一次的登岛,“通过世界各国的各种媒体向全世界传达一个对中国非常不利的信息,即日本在有效地控制着钓鱼岛,日本在钓鱼岛有效地行使着行政管理权,司法管理权。”

  听上去,倒又像是一个顾面子的说法。其实,保钓人士登岛,揭开的,不仅是日本有效控制钓鱼岛的事实,而且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中国政府一再宣称拥有钓鱼岛主权,但钓鱼岛却一直处在日方的实际占有和有效控制之下?是中共自我丢弃还是错失先机?是外强中干还是无计可施?

  作者仍然为中共领导人做掩护,说:“40年前的1972年,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在决定恢复日中关系时,并没有忘记钓鱼岛问题……历史证明,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决策非常正确。”

  此处,作者故意隐瞒当年毛泽东、周恩来完全放弃钓鱼岛的事实,“钓鱼岛的问题没有必要涉及,它与恢复邦交相比就算不了什么问题。”周恩来这番表态的背后,是中共为了跟台湾的国民政府争夺日本邦交而不惜牺牲主权的“谋略”。而所谓“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决策非常正确”,莫非就是,在几十年间,中共以政府声明和党报社论等形式,反复强调包括尖阁诸岛(钓鱼岛)在内的琉球群岛属于日本。

  作者完全不提当钓鱼岛周围发现富藏石油和天然气之后、中共立场戏剧性转变的过程,只跳跃式的提到邓小平对钓鱼岛问题的立场:“我们这一代人不够聪明,没有好的解决办法,先放一下,让下一代,或下下一代去解决,他们比我们聪明。”

  作者强调中日经济关系的重要性,甚至引用胡锦涛访日时的说法:“没有日本的ODA援助项目(日本经援和日元贷款),就没有现在中国的现代化。”作者应该回答:胡锦涛这类讲话,之前为何从未在中国国内媒体上刊载?中共当局究竟要隐藏什么?是否等于揭穿:中国的经济发展,并非中共“治国有方”,而在于日本的经济援助?

  作者进一步阐述:“中国当前最急需、最重要的国家战略目标”,不是夺回钓鱼岛,而是“发展经济,增强经济实力,对应严峻的国际形势和各种严峻的挑战。”这种唯经济论、唯发展论,已经讲了三十多年,老生常谈,并无新意。

  且不说中国经济规模已经高居世界第二位,就说中日经济关系,如今,日本对中国的依赖,远大于中国对日本的依赖,每当中方因钓鱼岛之争或政治摩擦而限制赴日中国游客量之时,都能给低迷的日本经济带来不轻的损害。换言之,拿经济关系来说事,不仅明显过时,而且十分勉强。

  作者宣称:“如果在现阶段提前提出解决钓鱼岛问题,与日本彻底闹翻,只能使中国失去战略发展的机遇,做出中华民族子孙后代后悔莫及的蠢事。”试问:什么阶段能提出解决钓鱼岛问题?过去还是未来?事实就是,当日本实际占有钓鱼岛已近百年、中共领导人公开承认钓鱼岛属于日本长达几十年,试图要再将钓鱼岛划入中国版土,难道不是痴人说梦?

  作者断言:“香港、台湾、大陆所谓的保钓人士所做的登陆钓鱼岛行动,不管他们出于什么动机,都不是爱国行为,而是害国行为。”谁爱国?谁害国?显然不能由作者一人或党报一家说了算,只有将事关主权的政府行为也都摊到阳光下,才有可能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

  至于作者写出“从美国称霸世界,想打谁就打谁、想灭亡谁就能灭亡谁的残酷现实看……”以及“把日本企业推向越南这样恶毒的国家”等文字,又可见,试图在一方面展示理性的作者,却在另一方面丧失了理性;以愤青的姿态反嗜愤青,不过是彼此彼此、半斤八两。

  该文作者韩晓清,系中共党报《人民日报》驻日本分社社长、日中新闻社社长,乍看该文,属于作者个人感受;细看之下,才发现,又是“奉旨”而做的“功课”,通篇之意,都是劝谕国民,千万不要给政府添乱。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网站
2012年8月28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