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已经不重要了——冷评中共十八大

黄昌盛



  中共十八大在战争状态下已经“胜利召开”,也必将“胜利闭幕”,仍然是一次“团结的大会、鼓舞人心的大会、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大会”。胡锦涛的报告犹如在坟茔地里吹口哨——强打精神:他宣誓坚决不走“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继续摸着石头过河,“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他提出的政治体制改革七项任务,没有任何新意,多是对现有体制的修补和行政程序改革,玩的是文字游戏。此时,那些对十八大启动政治改革寄予厚望的国内右派及海外民运人士、中国问题学者是怎样一种心情?或许他们认为习近平登基后,权力稳定下来就会顺应民意实行民主。其实,胡锦涛的报告就出自习近平之手,习近平是十八大报告起草小组组长。他的身份是“太子党”,保证“红色江山代代传”是他的第一要务。通过研读胡锦涛作的政治报告,笔者认为,关注中南海已经不重要了,必须调整观看中国巨变大戏的视角,丢掉对“体制内改革派一呼百应”的幻想,为中国实现民主化做“一步一个脚印”的事。

  胡锦涛在报告中强调“全党必须增强忧患意识”,忧患体现在中国社会的戏剧性,这是一部天朝摇摇欲坠的连续大戏,演到2012年时,剧情更加荒诞,故事更加荒唐,人物更加荒淫。笔者可以用最短的文字概括这部大戏:一个新加坡人为保护半个美国人而在重庆杀死一个英国人,而被一个中国人向美国人举报,而牵连一个兼职重庆黑社会老大的国家领导人,而国家领导人早在二十年前就是一个“严重违纪”的人,而打倒这个国家领导人的另一名国家领导人被一个美国媒体人调查为中国最有钱的人,而以上这些人唤醒了13亿中国人不做“人民”做“公民”,而13亿中国人因“誓死保卫十八大”进入战争状态成为敌人。这部大戏让中国人看到了“中国特色”和“中国模式”的尽头,使他们与在中国实现民主的距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近过。

  如何观看这部大戏?笔者发现越来越多的国内右派和海外民运人士把视角放在中南海,眼睛盯着中共权斗,把对中国民主化的希望全然寄托在宫廷内斗的演变上。他们盼望中共对薄熙来斩首,彻底打击左派的嚣张气焰;他们关注中央的人士变动,特别关注谁能进常委;他们以谈“阴谋论”为时尚,为温家宝的廉洁背书;他们异想天开地认为温家宝在《纽约时报》的叫板下会公开自己的家产;他们在十八大能否启动政治改革这个问题上下了赌注。这种看上不看下的视角,不但忽略了对中国民众抗争的真实关注和支持,低估了中国社会变革、社会转型所面临的严峻困难,而且很容易被中共识破为“挑拨”,激化专制利益集团抱成一团,成为他们排斥和打击党内改革派(可能存在)的借力点,这是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最大伤害。

  中国民主化理想的追求者不该忘记,刘宾雁先生在他最后一次演讲《我这八十年》中留下的嘱咐:“我觉得我们八十年以来的教训就是我们的眼睛太狭窄了。我们的眼睛就是看着政治。一天到晚是改革派如何如何,邓力群如何如何。太过于集中到政治上面了。现在看来,不仅仅是政治问题,就算明天早上胡锦涛暴毙、暴死,那又怎么样呢?我认为根本的是中国人的觉醒问题,知识分子到底干了些什么?回想一下二十世纪这一百年,有那一页历史上写得不是“失败”两个字?……让我们好好想一想,把眼光放得宽一点,看得远一点,看得深一点。不要一天到晚老是看着中南海。中南海越来越不重要了。“

  中南海真的越来越不重要了,把视角全然放在这上面,既浪费时间和精力,又会丢失机会。很多问题的答案是明摆着的,不需要过于关注。

  一说中央会不会对薄熙来杀头。薄熙来搞的重庆模式是中共唯一可走的道路,在他被抓后中共立即举办了“五月的鲜花——心中的歌儿唱给党”全国大学生校园红歌汇演,十八大之后中共会马上给全国人民分点蛋糕渣子,马上会对左派实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念及薄熙来的“功劳”,顾忌“太子党”和左派的感情,顶多赐他一个死缓,没有关注的必要了。

  二说关注中央的人事变动。中共的组织路线就是“平衡”,三朝皇帝的人都要照顾“入常”,只要江泽民的人还在常委会,就不会有真正的政治改革。再说了,汪洋就是真正的改革派吗?他是没有镇压乌坎村民,但村民的土地至今没有要回来。广东的媒体是敢于说真话,可是你看现在的《南方都市报》已经变成了太监,因为汪洋派去了一个审查稿件的阅评小组。张军被免去最高法院副院长的职务,一些右派与海外民主人士一片欢呼,认为是启动政治改革的预兆,可是没几天,人家在七中全会上被提拔为中纪委副书记了。

  三说为习近平和温家宝的廉洁背书。多年来,国内右派和海外民运人士一直在向中国人普及一个常识:制度性腐败必然导致每个当权者的屁股都是不干净的,即使他们自己不想贪腐,但他们的家族已经世袭了公权私有化带来的特权和福利,他们的血统和名字就是金钱。现在,他们中的一些人却极力为习近平和温家宝的廉洁背书,这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即使他们背书的用意是逼温家宝带头财产公开,也是妄想,因为一旦实行财产公开,就撕开了政治改革的口子,网民们会天天用“人肉搜索”打假,一直把中共打死。

  四说关注十八大后能否启动真正的政治改革。吴苦禅先生曾在《民主中国》为读者提供了一个政治改革成本收益分析理论模型,按照企业利润=收益-成本的理论模型,如果威权统治者预期政改带来的收益大于其所要付出的成本,即收益-成本>0,他们就会启动政改;如果预期政改所带来的收益小于成本,即收益-成本<0,威权统治者就会拒绝政改。根据吴苦禅的研究,自上而下的政治改革,早在权贵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形成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不可能了,其理由是当权者预期的改革成本远远超过了收益,而且随着各种社会矛盾的加剧,改革的成本是递增的,而收益却是递减的,政改利润率=(收益-成本)÷成本。

  观看中国巨变大戏的视角应该放在哪里?温家宝告诉我们:“任何一项改革必须有人民的觉醒、人民的支持、人民的积极性和创造精神。”我们的视角就应该放在“觉醒”二字上,寄希望于民间力量,寄希望于每一位平民的自觉。网上围观就是一种“人民的觉醒”,广场集体散步就是“人民的支持”;人肉搜索“表叔”、“房叔”就是“人民的积极性”;湖北人彭宝泉策划“女子卖身救父”救出被关精神病院14年的上访者,天津女民工模仿外交部发言讨工钱,还有那些在微博、QQ群和手机上传播的“政治段子”,都体现了“人民的创造精神”。

  民间的觉醒,离不开民主启蒙,离不开像杨恒均那样的“民主小贩”,他让很多中国人都明白了不做“人民”做“公民”的道理。没有民间的觉醒,即使党内真有改革派,也得不到民间的互动。从匈牙利的纳吉到苏联的戈尔巴乔夫,所有党内改革派都是民间的觉醒压出来的,没有体制外的压力就没有体制内的改革派。当统治集团被逼到墙角时,其中有人看到还有免遭被审判的“利润”时,看到能在历史上留下一个好名声的“利润”时,他才能变成改革派。所以,在民间普及民主常识,发展民间力量,加速民间力量的成长,才是最值得关注的事。

  东欧、苏联、也门、缅甸的经验表明,上下互动,以和平的方式推进政治改革,是社会和民众损失最小、代价最小的道路。胡锦涛的报告表明中共决意一条道走到黑,很容易引发暴力革命,给中华民族带来灾难。在主张非暴力革命的情况下,追求民主的实现不能急功近利,不能眼睛只盯着中南海把赌注下在“开明领导”身上,更不能以毒攻毒、以谎言制谎言,而要持之以恒地当好“民主小贩”,耐心地传播普世价值,让更多的“人民”觉醒。厦门和宁波市民集体上街散步逼退环境污染项目带来启示,只要中国人争取到宪法规定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自由的公民权利,就可避免暴力革命,和平的社会民主转型就会成为一个不可逆转的进程。

2012年11月11日
首发于《民主中国》网刊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31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