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争鸣——“何为正路,何为邪路”大讨论】

中共宣言不走“邪路”是反人类的公开化

汝昌盛



  胡锦涛在“斯巴达”做工作报告时说:“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一以贯之的接力探索中,我们坚定不移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中共喉舌新华社对“邪路”的解读是“中国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报告中的“两不走”,与邓小平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江泽民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一脉相承,与吴邦国的“五不搞”及《人民日报》房宁专访中的“三统一”、“四制度”是一丘之貉。笔者认为,报告用“邪路”这个词对西方式民主定性,比吴邦国用词“那一套”更加抹黑,是独裁者“一条路走到黑”的宣言,是独裁者反人类的公开化。


一、不走“邪路”,就必然脱离不了“老路”

  “封闭僵化的老路”,当然是指毛泽东走过的路,但是,十八大新修改的党章仍然把毛泽东思想作为指导思想,这是很矛盾的。如果不走“邪路”,就不可能脱离“老路”,胡温十年就是“封闭僵化”的十年,他们除了“维稳”和培养了薄熙来这个先进典型以外,什么事情都也没干,透支了邓小平解放生产力的余力,吃尽了江泽民发展GDP的红利,建设了封闭互联网的长城,固化了权力世袭制度,堵塞了平民上升的渠道,社会已经僵化到把一个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人关进监狱的地步,社会已经僵化到买一把菜刀都要“实名制”的程度。那些为上访人准备的“法律学习班”、“黑监狱”、精神病院、劳教所,最能体现中共与时俱进的“封闭僵化”。

  拒绝西方式民主,本身就是“封闭僵化”。习近平解读报告时说:“报告系统阐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鲜明地回答了当代中国走什么路、举什么旗的根本问题,鲜明地指出了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于加快推进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极端重要性……”这里提到了“现代化”,什么是“现代化”?马格纳雷拉的定义是:“现代化是发展中的社会为了获得发达的工业社会所具有的一些特点,而经历的文化与社会变迁的、包容一切的全球性过程。”从常识上来讲,现代化的实现是世界各国以西欧及北美地区国家近现代以来形成的价值为目标,寻求新的出路的过程。因此,有时“现代化”也被称为“西方化”,但不专属于西方社会。一般而言,现代化包括了学术知识上的科学化,政治上的民主化,经济上的工业化,社会生活上的城市化,思想领域的自由化和民主化,文化上的人性化等。中共在“现代化”三个字前面加上“社会主义”,纯属画蛇添足。现代化的包容性和全球性决定了没有什么“理论体系”和政治制度是绝对完美的,是不能改的。“两不走”不符合历史规律和事物发展规律,除非它私藏着邪教式的科学发展观。政治制度是可以改善的,它不是我们的宗教和魔咒。连马克思都是西方的,胡锦涛是穿着西装做报告的,听报告的人也基本都是穿着西装的,而且他们的子女都在西方生活,享受着西方政治制度的优越性。

  “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绝对不是什么“理论创新”,而是“皇帝的新衣”。十八大之后,中共不可能丢掉薄熙来“那一套”,还得搞运动式的反腐败、运动式的“黑打”,运动式的逼“农转非”,运动式的平均分点蛋糕渣子。如果不搞运动式的反腐败,就不能“再一次显示中央反腐败的决心”,选择性的反腐败既能收买人心,又能充实国库;如果不搞运动式的“黑打”,小黑社会坐大后就会威胁政府这个大黑社会的地位,但中共又要依靠小黑社会来管理社会,截访、强拆、私了谈判、搜刮民财等一样也离不开小黑社会,打掉一个小黑社会后必须再培养一个新的小黑社会,所以“打黑”运动变成了“黑打”运动。如果不搞运动式的“农转非”,就没有土地可买,庞大的政府机构和天文数字的“三公消费”,一天也离不开“土地财政”。如果不搞运动式的平均分点蛋糕渣子,就体现不出“让人民共享发展成果”,大块的蛋糕被贪官分到自己家里和“二奶”家里,中块的蛋糕分给朝鲜、非洲及使用“人权外交”的国家,小块的蛋糕分给基辛格、海伍德、方滨兴、奥运冠军等突出贡献者,蛋糕渣子用于每人平均涨100元工资和养老金,同时加印13亿张面值百元的人民币,虽然等于没涨,但物价涨了,已经“皇恩浩荡”了。


二、不走“邪路”,就必然拿国人的尸体铺路

  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在走“邪路”,苏联“老大哥”带头“改旗易帜”,东欧的小兄弟门早已尝到了“邪路”的好处。随着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的兴起,一大批独裁国家在“茉莉花革命”和“阿拉伯之春”中开始社会转型。虽然叙利亚的阿萨德还在垂死挣扎,但叙利亚人热爱“邪路”的意志不可阻挡。在独裁者集中的亚洲,不但有国王主动向国民让出实权,就连军人政权的缅甸也开始走上了“邪路”。世界上走“正路”的国家已经寥寥无几了,在中国民间有一个政治段子描写了这个景象:查韦斯与金正日在一起散步,查韦斯突然伸出两个手指头,金正日激动地问:“难道我们胜利了?”查韦斯沮丧地说:“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就剩下我们俩了!”

  人类为什么爱好“邪路”,因为“邪路”体现了普世价值。普世价值是世界上公认的人类普遍性和共性的生存观和发展观,如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反对普世价值,就是反人类。

  很多研究中国现代史的学者说,中共是靠给农民分土地才把蒋介石赶到了台湾,笔者不否认这个因素,但认为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中共是靠普世价值打败国民党的。毛泽东以普世价值为旗帜,号召人民起来反独裁、反腐败、反党禁报禁、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并向全世界承诺建立“民主自由的新中国”。

  “自由民主的新中国”是一个什么样子?1945年9月,毛泽东在书面答复路透社驻重庆记者甘贝尔的提问中描写到:“它的各级政权直至中央政权都由普通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并向选举它们的人民负责。它将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发表言论和表达意见的自由、以自己的方式来崇拜上帝的自由、不虞匮乏的自由、免除恐惧的自由)。”这是延安时期的中共机关报《新华日报》于1945年9月27日公开发表的,它多次宣扬西方式民主,如1944年4月19提出“我们应当把民主国先进的好例,作为我们实现民主的榜样”,1944年11月15日宣称“像林肯总统和罗斯福总统那样……被人民选中了,才是大家所需要的人”。

  因为毛泽东的承诺完全体现了普世价值,所以赢得了民心,上海资本家的少爷和小姐都往延安跑,去追求“邪路”。无数中国人为了建立“新民主主义共和国”抛头颅洒热血,可是历史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在新政权的国号上,“民主”两个字没了,具有“人人掌握权力”含义的“共和”两个字名存实亡,中共学苏联老大哥走上了一党专政的“正路”。六十多年来,为了试验这条“正路”的可行性,国人给了中共无数次机会,用无数生命铺就了社会主义道路。据历史学者统计,在朝鲜与联合国军队作战铺进去了十几万条人命,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被整死和政治导致“自然灾害”死亡人数总和要超过世界各国二战中死亡人数的总和,更是超过中国的抗战和内战中死亡的总和。建国以来,28万人死于地震,其中多数人死于居民住宅和校舍建设没有使用防震技术。改革开放后,每年有30万人直接死于环境污染导致的疾病,每年死于矿难、毒食品的人数因政府瞒报而无法统计,每年妇女自杀人数占世界第一……

  当中共走“正路”实在走不下去的时候,提出“摸着石头过河”的理论,这个理论的内涵就是有现成的路和现成的桥不走,而绕到黄河边上,见到黄河不掉泪,摸着国人的尸体过河。中国民间有政治段子云:立交桥上写标语“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标语下面还有“限高4.5米”的提示;高速公路出口一左一右两大标语,左写“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上奋勇前进”,右写“限速60公里”;高速公路有一标语“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再往前走不远有一牌子写“此路不通,请绕行”。

  中共宣示“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因为他们曾经承认普世价值的存在。胡锦涛2006年4月在耶鲁大学演讲中说︰“我们将大力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依法保障人民享有自由、民主和人权,实现社会公平和正义,使13亿中国人民过上幸福生活。”他在2008年的新年贺词中又说︰“我们衷心希望各国人民自由、平等、和谐、幸福地生活在同一个蓝天之下,共享人类和平与发展的成果。”普世价值就是人类和平与发展的成果,它的民主、自由、人权是联合国考察各国国民幸福指数的重要标准。2002年4月,联合国首次发布全球幸福指数报告,比较全球156个国家和地区人民的幸福程度,中国排名112位。

  如果胡锦涛前面两段论述对普世价值的承认还不够明确,那么在2008年5月7日他与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福田康夫共同签署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中有一句话可作为诠释:“为进一步理解和追求国际社会公认的基本和普遍价值进行紧密合作,不断加深对在长期交流中共同培育、共同拥有的文化的理解。”温家宝的阐述更加明确。2006年9月他在接受五家海外媒体采访时说:“民主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只是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不同的国家,它的实现形式和途径各不相同,没有统一的模式。”温家宝在2007年2月发表的《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一文中写道︰“科学、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并非资本主义所独有,而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他在同年全国人大会上答记者问时,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的名义再次重申︰“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整个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

  笔者知道中共领导人承认普世价值是给外国人看的,更知道胡锦涛的报告彻底否定了普世价值。报告提出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全面提高公民道德素质。这个体系的主要内容是“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社会主义荣辱观”。而实际上,“马克思主义”已经被苏联和东欧证明是神话的东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被权贵资本主义所体现,“爱国主义”已经被“裸官”们引导为转移公众泄愤目标的民族主义,“改革创新”已经被“两不走”彻底否定,“社会主义荣辱观”已经被贪官的“二奶文化”所抵消,变成了“八荒八无”:荒废、荒疏、荒芜、荒唐、荒谬、荒诞、谎言、荒政;无信、无道、无德、无情、无义、无能、无赖、无耻。一个拒绝普世价值的社会,就是一个没有“道统”的社会,“道统”是道德建设的基础,“道”之不存,“德”之焉附?所以,这个价值体系是一个价值虚无的体系,是没有可操作性的,必然失败,必然把中国人带进一个价值虚无迷茫的社会。


三、不走“邪路”,就必然走上“天路”

  笔者在互联网上发现了一个很精彩的帖子,网友“凡非飞”说:“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这条神秘之路叫天路。”

  让我们看看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齐奥塞斯库同志是怎样走上“天路”的。  1989年12月15日,罗马尼亚蒂米什瓦拉市警察局决定强制匈牙利族牧师拉斯洛从这座城市迁走,遭到200多名匈牙利族教徒的抗议。12月16日该市爆发万人大游行,其中多数是罗马尼亚族人,他们的口号从“反对强制少数民族迁居”变成“反对一党专政”。17日罗马尼亚军警在市内开枪杀人抓人,平息了骚乱。齐奥塞斯库决定21日在布加勒斯特举行群众大会,支持他在蒂米什瓦拉采取的镇压行动。21日中午在共和国宫广场上,数万市民参加了这次群众大会。当齐奥塞斯库走上设在罗共中央大厦阳台上的主席台开始讲话时,台下高呼“齐奥塞斯库万岁”。但他讲到“不走邪路”的问题时,群众开始起哄,有人高喊“打倒齐奥塞斯库”。齐奥塞斯库未讲完话便退进室内。与会市民很快汇成几支队伍在大街上游行,他们高呼口号,但不是“万岁”,而是“该死”。在爆发示威游行的第19个小时,军队开始倒戈,从布加勒斯特市中心撤走,防暴警察再也挡不住游行队伍向党中央大厦的冲击。一些人打破一层楼的窗户,把齐的著作和画像扔了出来。齐奥塞斯库夫妇看大事不好,沿着楼梯向上爬,爬到大厦的顶部平台,这时他们发现,既没有“老路”,也没有“邪路”,只有一架通向“天路”的直升飞机,于是他们驾鹤而去。飞机落到布加勒斯特北部郊区,当奥塞斯库夫妇走进特尔戈维什泰县警察局寻求保护时,却被警察局宣布逮捕送进空军基地兵营看押。12月25日,罗马尼亚解放阵线特别军事法庭判处奥塞斯库夫妇死刑并于当日执行枪决。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解读“邪路”说:“路就是路,本无正邪之分,关键看你要达到什么样的彼岸。对于一心奔向天堂者来说,通往地狱之途为邪路。对于一心奔向地狱的,通往天堂之途为邪路。”从“东欧剧变”到“阿拉伯之春”,从萨达姆到卡扎菲,在国民一旦认识到普世价值的存在和“邪路”的意义,一旦识破“价值多元化”和“价值国情化”的谎言,那些独裁政权就逃不过“墙倒众人推”的下场。一个以普世价值为敌而反人类的政权,注定在国际上没有主权、没有外交、没有内政、没有真正的朋友,在国内没有真正的拥护和爱戴。全世界对独裁“不高兴”,国人对独裁更“不高兴”,当两个“不高兴”酝酿到一定程度时,与普世价值为敌的极权就会变成毛泽东说的“纸老虎”、列宁说的“泥足巨人”、英语翻译的“稻草人”,一旦遇到一个外国人吃饱了没事干指手画脚,或遇到一个突尼斯“城管”打死小贩,就会顷刻瓦解,灰飞烟灭。

  “改旗易帜的邪路”是中国进入现代文明国家行列的唯一路径,所谓“老路”与“邪路”根本不存在,是中共自己制造出来的,实际存在的只有专制与民主之路、自由与奴役之路、特权与平等之路、文明与暴力之路、前进和倒退之路、断子绝孙式的发展与可持续发展之路、正义和邪恶之路、普世价值与集团价值之路。

2012年11月22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