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战火 艺术家陈维明叙利亚归来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 紫荆



  在美国有居留权的新西兰艺术家陈维明去年10月中旬决定只身前往战火纷飞的叙利亚,以示民间对叙利亚人民反对专制暴政的支持。1月14号,他安全返回纽约。15号在法拉盛的欢迎会上陈维明分享了这段独特经历。

 
图片:陈维明在纽约法拉盛的欢迎会上(紫荆拍摄)



视频:艺术家陈维明赴叙利亚亲历战火。(陈维明提供)
  陈维明一直积极参与民主运动,去年在纽约纪念“六•四”的活动中,把他设计的坦克模型摆到了时代广场,再现1989年“天安门屠杀”的情景。因为台湾金门单方面毁约不肯在当地建民主女神像,把马英九总统告上纽约法庭。去年10月,他决定只身前往叙利亚,做战地采访并参与了反对派的伏击战和巷战。

  陈维明:“我代表中国的一部分追求民主自由的朋友,我不可能代表所有的人,只能代表跟我有共同理念的人,在那边参加了他们实际的战斗,还有他们对难民营啊等等其他地方的支援,运送物资,所以我更多的了解了他们不同的阶层和不同的想法。我问他们,如果胜利了以后......因为已经露出曙光......你们会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他们说,要民主自由。还有一部分人就是要建立伊斯兰国家。”

  陈维明曾经在一个媒体报道团掉队,阴差阳错参与了一股反对派军队的伏击战。隐身在橄榄树下,两个机枪手中间,也拿起AK47步枪。穿着土绿色的衣裤,脖子上缠着围巾,俨然一副游击队的样子。陈维明很自豪自己这副“国际盲流”的打扮。在与当地人的交流中,他也受到感染。

  陈维明:“他们也希望用和平的方法争取自由,但是在他们游行的时候,政府是怎么对待他们的?是用飞机来轰炸,用机枪来扫射。在这种情况下,使得很多政府的军人哗变,变成了自由军,有了这些军人作为骨干起来反对现任政府,再有很多的民众参与,所以他们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们已经占领了70-80%的土地。”

  说到中国的未来,他认为新领导人上台如果肯改变,可以给些时间,但需要订出时间表。

  陈维明:“中国共产党已经欺骗了中国人民60多年了。从老毛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我们要建立一个民主政府',到现在已经60几年了,三代人过去了,还是没有。我们不能再等待了。你们没有兑现你们的诺言,人民的起义或迟或早要到来,用任何方法。因为争取民主和自由是人生来具有的权利。”

  《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出席了欢迎会。中国民主党全委会主席王军涛表示,自由与每个人息息相关。

  王军涛:“你们以为政治、自由、民主,这些口号都是大人物的事,都是共产党的事,或者都是那些具有崇高理想的人的事。其实不是,自由才是跟我们每个人相关的事,是我们老百姓,每个想按自己的想法过幸福生活的人的事。”

  参加欢迎会的朋友纷纷称赞陈维明,称他的行为印证了托马斯•潘恩所说的"哪里没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这种普世的正义感。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表示,中国政府一贯以谬论误导民众,让中国人认为“不关你的事不要管”“会被某个势力利用”“你管又能有什么用啊”来分化生活在社会群体中的中国人。

  1月11号,夏明与李进进律师作为中国民主党全委会代表与叙利亚反对派高层会晤并签署联合声明,增进相互对各自民主追求的理解,考虑长期互相支持。

  夏明表示,叙利亚反对派承认其组织中有塔利班和原教旨主义的狂热分子加入。他们和西方都希望尽快结束战事,因为拖延的越久,伤害越大,会加大狂热主义的影响。反对派希望获得土耳其、欧盟、美国的支持,建立民主化、政教分离的国家。目前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希望与反对派谈判,而反对派的条件是要求其下台。

2013年1月16日
转载自《自由亚洲电台》中文网站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l-01162013102640.html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