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得下尖锐批评,为何不释放政治犯?

刘逸明



  2月6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邀请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领导和无党派人士座谈,其间提到“对中国共产党而言,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对党外人士而言,要敢于讲真话,敢于讲逆耳之言,真实反映群众心声,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习近平的这番表态,着实令不少人欢呼雀跃,结合“十八大”后几个月时间内大批贪官、淫官落马的新气象,有评论盛赞其为“政治智慧”,甚至称之为“献给人民的新春大礼”。不过,对于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的人或者是熟悉那个时代历史的人而言,习近平此次的“广开言路”表态却给了他们一种“引蛇出洞”的担忧。

  习近平走马上任便“约法八章”,在诸多方面开中共官场风气之先,仅凭这一点,就可以得出习近平比其前任胡锦涛更有魄力、更亲民的结论。不过,因为网络实名制的酝酿推行,期盼已久的“习李新政”不禁让外界发出一声失望的唏嘘声。当然,那之后,劳教制度的废止似乎已经成为官民共识,个别省份率先暂停劳教,这使得不少人重燃对“习李新政”的希望。

  经过了江泽民、胡锦涛20多年的统治,中国的“文字狱”死灰复燃并大放异彩,可想而知,在政治犯数量上,当今世界无国能出中国之右。政治犯不计其数的国度绝不是一个文明国度,而这个国家的执政者也必然置身于世界文明之外,即使掌握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说话做事财大气粗,仍然会遭人鄙视。

  政治犯之所以会成为政治犯,显然是因为他们所在的国家没有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同时,也没有司法独立,否则,一个个遵纪守法的自由言说者或政治组织参与者不可能会被警方抓捕,被检察官公诉,继而被法院振振有词地判刑。习近平作为中共改革派元老习仲勋之子,在毛泽东时代曾饱受磨难,他对言论自由应该比常人有更深的理解与渴望。

  中国人爱说“有其父必有子”,此言放在现实社会去考察,未必正确,但是,大多数人的性格、人品等特征与其父亲会有很多相似之处却是不难考证的。习仲勋在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时,在政治、经济领域都有非常开明的举动,这大概是人们对习近平充满期望的根本原因。从习近平这几个月的言行看,他的确有乃父遗风,不过,习近平毕竟是被前朝遗老推上权力巅峰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在江泽民等老人帮成员尚未入土之前,习近平即使真有革故鼎新之志,恐怕还得如履薄冰,否则便有中途夭折的可能。

  习近平高举反腐败大旗,跟胡锦涛高举反腐败大旗显然有本质的区别,胡锦涛是名副其实的“雷声大雨点小”,被其掀翻的贪官基本上都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而习近平则不同,至少从内心还是希望能够既“打苍蝇”又“打老虎”。不过,因为政治强人时代已过,习近平虽然位高权重,却未必能一言九鼎,说到做到,因为前朝遗老和当朝政治柱头都可能成为其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从江泽民时代起,中共高层就在做着大国崛起和民族复兴的梦想,虽然有北京奥运会和上海世博会的万国来朝,但是,中国的综合实力,尤其是软实力依然无法跟发达国家相提并论。民族复兴显然不单单是军事、经济的复兴,还包括其它很多方面。习近平在登上大位后不久便参加了国家博物馆的复兴之路展览,在此过程中,他同其前任一样表达了实现民族复兴的宏愿。

  纵观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不难发现,曾经举世闻名的汉唐两代,都是言论比较自由的,尤其是唐代,因为李世民的空前开明,使得言路大开,“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成为了那个时代执政者怀抱的金科玉律,各式各样的杰出人才因此而层出不穷,马周三十而辅唐帝才会成为世代相传的佳话。执政者容得下尖锐的批评可以说是社会文明应有之义,也是通往民族复兴的必要条件。

  习近平曾经告诫各级官员:“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从习近平憨厚的长相看,他的确不像是喜欢作秀和善于作秀的政客,他在春节前几天会见党外人士座谈会上的表态,虽然引发了部分人的质疑与担忧,但沦为“引蛇出洞”诱饵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在座谈会上,习近平的其它讲话其实并无新意,唯有“尖锐”二字格外惹眼和惹人遐想。

  早在很多年前,胡锦涛、温家宝在讲话时也曾鼓励媒体监督、民众批评,但是,熟悉中国官场潜规则的人都知道,那仅仅是台词,千万不能当真。事实证明,以言治罪在胡温时代一直没有停止,仅凭刘晓波因言获罪一案,就能知道胡温是说一套做一套。习近平特别强调中共要容得下尖锐的批评,显然不是随口说出的,而是经过了酝酿的,既不是官话,也不是套话,而是肺腑之言。当然,事实上能不能容得下尖锐的批评,还需要静观其行。

  不过,就在习近平的上述表态后几天,朱承志、肖勇、吴昌龙、程婉芸等一批维权蒙冤人士陆续获释,呼吁释放在押政治犯的公民运动又在中国拉开序幕。“维权网”认为,在2012“自由陈光诚”的公民运动后,2013年必将是以“自由政治犯”为主旨的公民运动的年份。这种看法相信符合不少人的判断,不过,仅仅凭这几宗个案还不足以说明中共当局正在改邪归正,因为要容得下尖锐的批评,下一步就应该无条件释放政治犯。

  缅甸在军政府的控制下,原本顽固不化,但是,最近两年似乎良心发现,逐渐松开了专制的紧箍咒,正在通往宪政民主的道路上昂首阔步。据报道,缅甸军政府先后释放了几批政治犯,作为邻国的中国,时至今日,依然有不计其数的政治犯在狱中煎熬,习近平若真的希望民族复兴,真的希望执政党容得下尖锐的批评,释放政治犯是当务之急,其次就是逐步放开对媒体的管控,对网络的封锁。倘若不这样做,习近平的上述表态注定沦为空话、套话,成为海内外人士乃至子孙万代的笑柄。

2013年2月18日
转载自《民主中国》网刊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33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