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不用口号 90后担起大旗

陈啸轩



  香港支联会在“六四”24周年举行的维园烛光晚会,今年因为定下了“爱国爱民,香港精神”的大会主题,在网上引起不少争议。以岭南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陈云为代表的部分“本土派”人士,更呼吁市民不要出席支联会的悼念活动,抗议支联会和民主派多年来心系“民主中国”,漠视本土利益。在刚过去周日发起“非法”悼念六四游行的香港学生社运组织“学民思潮”,大多数成员都不认同陈云的“中港区隔论”,但就认为“爱国爱民”的口号本身虽然没有大问题,却可能脱离了民情。虽然如此,这群“90后”全部异口同声表示,出席晚会不代表一定认同大会的主题或口号,今年也肯定会出席维园烛光晚会。

  今年“六四”临近之际,陈云在其个人Facebook上不停发表“港人不应介入中国民主斗争”的言论,更质疑支联会每年举办六四烛光晚会,根本不能达到任何成果。他上周接受本刊访问时更明言,基于“现实政治”考虑,香港人不应过于关注大陆事务,以免中共因为害怕大陆人会要求仿效香港的政治制度,而不肯给港人更多民主。


“爱国”被爱港力骑劫

  对于因为“爱国爱民,香港精神”掀起的网络风波,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说:“如果我是支联会主席,我不会用这个口号。我觉得是否‘爱国’,不需要透过口号来表达,因为‘爱’什么这类东西,只是爱护香港力量、爱港之声等团体才会用的技俩。”

  “我相信每一个人参与六四悼念活动,都有不同的理由。除了由国家认同的情感来看,也可以由世界公民的身分去看。我的学校有一位历史科老师是西方人,他不懂粤语,但他在香港教书几年期间,每年都有去六四烛光晚会。他是否爱中国呢?他作为外国人未必会去爱,但他依然出席,原因很简单,就是他觉得中共当年屠杀学生违反人道。”

  黄之锋又指,无论是“六四”烛光晚会或“七一”游行,大会的主题或口号,很多都难以取得所有参加者的认同。“贯穿历年六四晚会的口号,其实是‘平反六四’。又例如七一游行,以往曾把争取全民退休保障作为诉求之一,但我认识的一些示威常客,对此都不认同,反而大家普遍要求的是民主普选、梁振英下台。”

  去年中学毕业、现于中文大学就读的林朗彦,则认为“爱国爱民”这句本身问题不大,问题反而出自“香港精神”本身。“谁可以诠释什么是香港精神?可能我说出来会被骂!老实说,本土派也不能诠释什么是香港精神,陈云也不能够。”


支联会脱离民情

  不过,林朗彦也认同支联会今年的主题,套在今日香港并不适合,“八九民运本身就是爱国民主运动,当年香港人喊的口号是‘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只是支联会这次只讲史实,但现在的语境却不适合,未必掌握到民情。有些人觉得支联会就‘香港精神’妄下判断,结果就出现很大争议。”

  “我觉得本土派有意在制造舆论,造成很大影响。我想起去年发起“反媒体巨兽”运动的台湾社运人士陈为廷,我在facebook看过他经常穿着印着‘平反六四’的T恤,但他又经常在网上高呼,‘台独’一定要在我们这一代完成。他在政治和生活层面完全认同台湾,但在公义问题上关注中国,其实两者不存在冲突。”林朗彦批评,部分本土派人士不断强调中港矛盾不能化解,但他认为就算不满主办单位的作风,市民只要本着自己的信念去参加悼念活动就可以。

  学民思潮另一核心成员黎汶洛表示,他个人对“爱国爱民,香港精神”并没有太大反感,但指出陈云与“城邦自治派”这次有意借此掀起争议,一次过清算支联会过去所有的“大佬式文化”,和六四悼念活动年年如是等其他问题。他认为支联会近年在支持内地维权运动时仍有一定角色,不宜过于否定。

  即将中学毕业的黄莉莉则认为,“爱国”本身没有问题,只是近期“爱国”口号已被“爱港力”等亲建制团体侵占。“其实什么是香港精神,大众一直没有一个判断。以前有人说《狮子山下》(昔日香港电台反映社会现况的电视剧)反映的是香港精神,但到现在这一代转变已很大。”

  “我对支联会今年的主题不会反感,但我始终觉得,人们不是因为这句口号而去晚会,而是因为大家觉得当年政府镇压民运是不公义。如果支联会的人,当晚在台上高喊“爱国爱民,香港精神”,我也不会跟着喊。如果我们因为这句口号而不去,其实是本末倒置。”

  下周二的“六四”24周年烛光晚会结束后,学民思潮将一如去年,在维园举行学生交流会,去年“六四”晚会后就有逾百人围坐讨论六四问题。黄之锋说:“对很多学生来说,政治参与都处于很被动的状态。出席晚会只是燃点蜡烛,参加游行只是‘数人头’,但往往很少直接参与或有发言的机会。我们构思交流会,就是希望摆脱被动参与,尤其是关于城邦自治派掀起的所谓‘大中华’争论,展开更多讨论。”


坚守非暴力原则

  在“六四”晚会以前,学民思潮也参加了支联会在5月26日举行的悼念六四游行。游行由铜锣湾维园出发至政府总部,大会宣称有1,600人参加。支联会今年安排专上学生联会的代表在游行“打头阵”,象征八九民运的精神薪火相传。

  支联会的游行结束后,学民思潮随即发起事先张扬、以西环中联办为终点的“非法”游行。约500名学生和市民在政府总部起步,但人群行经高等法院门外的人行道时,受到逾200警员在路口拦阻和围堵。示威者于是手挽手躺在马路,要求警方“开路”放行。双方对峙了几十分钟,直至社民连成员冲破了警方在人行道的防线,才令队伍得以继续前行。

  学民思潮这次游行,事前并未如支联会按照《公安条例》,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警方表示,不排除日后追究有关人等的刑责。

  近年经常在网络上揶揄香港社运界人士“不懂抗争”的陈云,主张把抗争全面升级至足以击溃社会秩序的“勇武社运”,以迫使特区和中央政府就范,但另一方面他又反对由香港大学法律学者戴耀廷提出的“占领中环”。学民思潮在六四游行的表现,是否走向“勇武社运”的道路,又是否希望预演“占领中环”?

  对此黄之锋称,在去年9月成功迫使政府撤回国民教育科后,学民思潮将把下一个战场放在争取“双普选”上,并不排除把抗争行动升级。“过去我们都说,游行是与生俱来的公民权利,但很多人未必明白。我们这次希望藉行动打破缺口,尝试在事前只是‘知会’警方,看看警方会否放行。”

  “我们的理念一直也没有改变,我们过去组织的街头运动,除了去年7月29日的反国教科大游行因为由反国民教育科大联盟主办才有申请以外,小至几十人的狙击民建联总部,在梁振英大宅外示威,大至几万人包围政府总部公民广场反国教科,全部都没有申请。”但黄之锋强调,他们的行动以非暴力为原则,不希望与警方有任何肢体冲突,“希望告之公众,游行示威就算没有向警方申请,也可以很克制、和平。”

  “政府要推行被视为政治任务的国教科,我们要动员12万人,搞十日未经申请的非法集会,才能令政府让步,何况是双普选?这也令我们考虑,要尝试突破更多缺口。”黄之锋笑言,学民思潮成员在六四游行的表现,已相当“勇武”。


让群众习惯公民抗命

  早在2010年已因为参加反高铁运动而投身社运的黎汶洛也说:“如果与陈云口中的‘勇武’比较,我们起码付诸实行,总比他只是在网上评论好!坦白说,我们什么时候见到自治派人士或陈云的信徒,会好像我们当日睡在马路上?他们最多只是几十人,聚集高举港英旗,高呼‘光复上水’,在一些过分民粹的议题上表态。我们真是比他更‘勇武’地抗争,虽然在言论上没有他那么厉害。”

  “不申请不反对通知书,都可以说是把行动升级。我们未来会朝公民抗命或更直接的行动去做。由戴耀廷提出占领中环起,公众的思考除了在普选问题外,也在行动的方式上。我们当然了解现在的社会气氛,距离全民接受公民抗命仍然很远,要一步一步让群众习惯。我们有示威自由,毋须向警方申请,公民抗命有它的道理。”黎汶洛说。

  不过,林朗彦则认为,学民思潮把行动升级,未必与“占中”有很大关系,而是来自他们反国教科的经验。“我们占领了政总广场十天,广场上气氛很热烈,但我们也看到梁振英和中央态度很强硬。在更加直接关乎一国两制的普选问题上,究竟我们的行动要去到什么程度,才能达到目标?其实未来全民需要习惯一些更基进(Radical,又译激进)的行动,不再只是一些重覆又重覆的游行集会。”

  学民思潮目前对于占中仍未有任何立场,也不会参加6月9日举行的占领中环商讨日。黄之锋解释:“因为整个占中安排目前仍未清晰,戴耀廷曾说不接受18岁以下的人参与占中,我明年仍未满18岁,能否参与也未可知。”但他表示,学民思潮在未来一个月将在会员大会讨论政改问题,并争取在“七一”前达成共识,公布组织倡议的政改方案。

2013年5月31日
转载自《阳光时务周刊》第5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