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公务员加薪遭反对

温启源



  公务员加薪惹争议,说白了就是有很多“反对”声音。那么为什么中国大陆公务员加薪会有很多“反对”声音呢?3月8日《环球时报》社论谈到“加薪”话题,称“全国公务员的合法收入不高,这是我们讨论这个问题必须承认的基础事实”。其实这里就是争议的重要原因之所在,一部分人认为公务员工资低是事实,一部分人认为工资并不低。既然我们希望尽可能减小“争议”,取得共识,那么公开公务员工资福利,并建立这样的公开制度,全民不就一目了然了吗?现在的问题是,有的人由于公务员工资福利待遇非公开化,所以大多人其实并不了解内幕,有的人身边的公务员可能待遇很差,有的也许待遇优厚,毕竟地域差异导致的待遇差异也很大。可是无论如何,同“官员财产公示”一样,公务员也应当“工资福利公开”。公开化之后,民众对其薪资一目了然,因不了解“内幕”导致的争议自然会消除。

  除了不了解“内幕”导致争议之外,还有“腐败”导致争议。很多人说官员有权所以有“资格”腐败,其实普通公务员没权没势,根本没人送钱。尽管我个人愿意相信普通基层公务员多数都是这种情况,但是这种说法确实是错误的。普通公务员确实没有“大权”,但不是所有行贿者都认识领导,所以并非所有行贿者都有机会直接把钱送给领导,有些时候只要该公务员和领导“熟识”,行贿者即可通过该公务员把钱送上去,“劳务费”自然不能没有啊。除了这种情况之外,还有一种是某些公权力部门,比如交警或者派出所“扫黄”,很多地方出现过交警罚款不开罚单——开罚单钱更多,所以被罚者也愿意不要罚单,2012年11月22日《新京报》就报道过“河南获嘉县交警多次拦截货车司机,并未开罚单或解释原因,收钱后放行”,并且“如果司机要罚单,一般会开200元,不要罚单,交30元、50元都行”。据我一个警察行业的同学透露,这种罚款都是内部私分。“扫黄”也是一个道理,只要不上报,罚款可以内部私分。

  当然,这种“好处”不是任何部门的基层公务员都可以享受到,具体视不同权力部门而异。相信不少反对公务员加薪的声音,就是与此相关。那么对于由此产生的“争议”,中国政府应该处理好执法者“违法”的问题。而前面我所提到的“公务员工资福利公开”,就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对此类问题起到监督作用。

  除了不了解“内幕”、“腐败”产生的“反对公务员加薪”,还有一个因素是社会贫富差距两极化所致,这点国内媒体似乎还没人关注。譬如一个西部省会城市,公务员一个月工资三千左右,多不多?说实话,在人民币对内贬值,物价飞涨的背景下,真的不多,可是我们不要忘了,同区域占人口多数的“农业人口”和中下层“非农人口”人均收入往往都不会超过这个数。以西安市2013年第一季度为例,“腾讯大秦网”于2013年5月31日发布“2013年第一季度各大城市人均薪资榜”,西安第一季度人均月薪为3245元,排名全国第十三。同时“腾讯大秦网”对此调研“西安人均月薪3273元,你又扯后腿了吗”,截至2014年3月8日,我们可以看到的数据是87.08%的人(共1544人)选择“一直在扯后腿”,8.35%的人(共148人)选择“刚好没掉队”,只有4.57%的人(共81人)选择“从未扯后腿”。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绝大多数“城市人口”月均薪资都低于3273元,何况农村人口!

  正是因为社会贫富差距两极化,占人口数量的大多数,都处于贫穷状态,正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不少老百姓会想:我们老百姓收入都这么低,凭啥你们公务员就可以涨工资啊——正是基于贫富差距两极化的社会现实及伴随的这种心理,导致未能处理好社会贫富差距两极化之前,讨论给公务员加薪,反对声音的出现那是必然的。因而中国政府“调研公务员加薪”的背后,更要“调研”缩小小贫富差距,关注占人口大多数的“中下层”百姓。

  除了上述的不明“内幕”、“腐败”、“贫富差距两极化”之外,还有什么原因导致反对公务员加薪吗?当然有,就是职能部门“服务差,效率低”。有人在国内媒体上说,公务员这么低的工资,你还能要求他们工作效率高、服务好吗——这是典型脑子抽筋才会说的话。工资不高你可以给领导反映,可以给国务院、人大建议,也可以转行,而工作效率低、服务态度差,这是另一码事,两者并非绝对的因果关系又岂可混为一谈。

  很多去过公职部门办事的朋友一定有过深刻的体会,譬如公安、工商、税务、政府……不少基层工作人员,态度很差,放佛自己是个爷,但是你要找人家办事,人家是爷,你就得装孙子,否则你怎么办事!尽管这不能说是所有基层公务员的通病,但由于遇到这类情况的老百姓不在少数,因而当这些“公务员”可能会被加薪的时候,那些老百姓心里乐意吗?当然不乐意,老百姓不乐意自然就可能产生反对加薪的声音。在大陆有一种说法“投诉电话就是查号台”,对此我是有着刻骨铭心的体会啊。想当年上中学的时候,学校胡乱收费,于是向来爱国的我本着响应我党“推进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号召,投诉学校。结果呢:打到市教育局,对方给了省教育厅电话让我联系;打到省教育厅,对方又给我个号码,让联系市物价局;联系市物价局,又让我联系省物价厅;联系物价厅,又让我联系教育局……于是乎,在那一刻我终于深深地明白了国足为什么那么臭——因为把好的人才全放在了我们的公职部门,无法人尽其才啊!倘若你问我是否愿意给公务员加薪,我不反对给基层公务员加薪,但是至少对于曾把我当皮球使的公仆们,我是绝不愿意的——尽管我也不知道他们具体是谁。我的这种遭遇,只是中国特色“踢皮球“案例中的九牛一毛。因此,面对“皮球”因素导致“反对公务员加薪”的声音,政府起码要提高工作人员服务态度,对各公权力机构“精兵简政”,提高其办事效率,杜绝“踢皮球”现象的产生。

  综上所述,反对公务员加薪主要是因为“公务员工资福利不公开”、“腐败”、“社会贫富两极分化”、“公权力部门服务态度及效率差”等因素所致。3月8日《环球时报》社论称“社会不能拒绝给公务员加薪的话题,不能用民粹主义的粗暴态度将这种呼声一棍子打死”。其实在我看来根本不是什么“民粹主义”作祟,只要解决好上述导致反对声音出现的根源问题——可都是政府及制度性问题,老百姓自然不会反对公务员加薪!可现在的问题是:中国政府是否意识到这“反对公务员加薪”背后的问题呢?

2014年3月8日
首发于《公民议报》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