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力量參與合辦台灣“六四”紀念會


爭民主,拒暴政
──紀念「六四」二十五週年,台灣公民社會站出來!



  1989年,中國掀起了風起雲湧的呼籲政治改革運動,史稱八九民運。這場運動雖在六四凌晨的槍聲中暫時休止,但中國民主運動至今尚未劃下句點。

  二十五年了,那是四分之一個世紀。

  六四血腥鎮壓,震驚了世界,包括感受深刻的香港與台灣。香港自不待言,而台灣當時在國民黨統治之下,在反共、關懷同胞的立場下,社會各界都十分關心八九民運與六四事件,現任總統馬英九也曾說,他當年「透過廣播聽到了第一聲槍響。」

  時光飛逝,台灣政府「反共救同胞」的立場不再。但二十一年後,也就是2010年,新一代學生開始在台灣紀念六四活動,最初辦在台大,2011年開始拉到自由廣場,接連三年,參與人數連年成長,去年已逼近千人。隨著期盼擴大紀念六四、促進台灣公民社會關心中國社會的力量。為什麼要在台灣紀念六四?台灣人紀念六四的意義何在?這些問題必須要有更細緻化的論述處理。另外,也不能逃避提出這些問題背後常見的疑慮是:如果台灣在兩岸四地的脈絡之下紀念六四,是否隱涵台灣與香港、澳門同是中國一部分,與中國密不可分?但「三一八學運」後,在台灣紀念六四,已經呈現出不同的意涵。


一、紀念六四展現台灣人重視人權、自由的普世價值

  世界上主要民主國家,向來並不自外於各國發生的人權迫害事件。從最近對於奈及利亞女學生綁架事件,引起西方國家的重視可見一斑。如果我們認為人權跟自由是身為一個人就應該擁有的權利,那今日看見其他國家,無論是哪一個政府或是組織,踐踏任何一個人生而有之的人權與自由時,協助被壓迫者應是再自然不過的事。而在六四事件中,中共不惜代價以國家暴力對和平的學生運動進行慘無人道的血腥鎮壓,使得世界各主要民主國家,年年紀念六四,譴責中國政府,悼念六四英靈。我們在台灣紀念六四,正可昭示世界,台灣人民尊重人權、自由的普世價值,不落人後。

二、台灣今日享有的人權與自由並非憑空得來

  1990年三月,台灣學生也曾發起呼籲政治改革的「野百合運動」。幸運的是,學生最終迫使政府讓步,承諾召開國是會議、廢除《動員戡亂臨時條款》、終結萬年國會。這些豐碩的民主果實,固然是許多台灣人民犧牲性命、流血流汗爭取而得,但並非單靠國內人民的努力,就能瓦解獨裁政權。外國支持、統治結構與歷史偶然也都是重要因素,在幾乎同一時間,台灣與中國皆由學生發起呼籲政治改革的運動,過程中都經過許多壓迫與努力,但中國人民,直到今天,仍然受盡壓迫;而台灣則有幸贏得自由空氣,享有人權保障。在台灣紀念六四,一方面可彰顯台灣人在享受人權與自由的保障之下,仍然關心其他國家受壓迫的人民;另一方面,台灣也有責任扮演外部支持力量,正如當初國際社會聲援台灣。此外,透過紀念六四,我們也能反思台灣人現今習以為常的人權與自由並非憑空得來。

三、中國的局勢日益險峻,需要各國的注目關心

  中共對維權人士的壓迫,不是一天兩天;對於國內抗爭行動的血腥鎮壓也從非新聞。但隨著挑戰中共的民間與外國力量越來越強大,我們看見的不是中共政權統治的鬆動,而是束縛人民的羅網越加收緊。每逢六四來臨前,中共總會加強監控、騷擾異議人士,而在六四將屆二十五週年之際,中共打壓異議人士的手段更為升級。今年五月,十多人參加「六四研討會」後,與會的著名學者徐友漁、人權律師浦志強、電影學者郝建、人權活動家胡石根、作家劉荻等人被政府以「尋釁滋事」罪名刑事拘留;經常出版「禁書」的香港出版人姚文田被判刑十年;知名記者高瑜亦在四月底被捕。儘管反對者紛被投獄,但濫捕更令世人看出中共如何害怕人民對六四發聲。當中國人民的喉管被專制政府箝制,更需要世界各國公民社會代其呼喊。在六四當天站出來,將向中共政權傳達一個訊息──你們或許可以壓制國內的任何反抗者,但你們絕對無法阻止全世界人民站出來支持他們。中共越是害怕六四,越想壓制異見,我們就更應該站出來向它說「不」。

四、中共獨裁的手已經伸進台灣

  馬政府上台後積極推動兩岸經濟統合,逐漸走向政治談判,使台灣與中國關係日益密切。台灣人可以摀住耳朵,幻想不統、不獨、不武的維持現狀,但很難扭轉政府逐漸向中國靠攏的政策。馬總統在2002年二二八國家紀念館開幕時曾強調「六四不平反,兩岸統一是沒有條件的。」但是,過去自詡年年參加六四紀念、發表六四聲明的馬英九,近年聲明中的批判力道卻越來越小。甚至,六四二十周年紀念時,馬總統雖仍呼籲平反六四,但同時稱許中國經濟改革成就,甚至肯定中國願意面對人權問題。到了去年六四二十四週年,除了期許兩岸開創人權新局,平反六四的字眼已消失於九霄雲外。馬英九「感言」的變化,反映出中國對台灣的影響。中國維權人士陳光誠去年訪台時曾說:「台灣若不能把民主送去大陸,大陸就會把專制送來台灣。」而今年在三一八學運期間,除了中國對台灣的政治、經濟影響更加被彰顯出來,台灣政府似乎也開始向中國政府「學習」如何對付異議──中國政府為了遏阻抗爭行動,常在敏感時日前讓異議份子「被旅遊」;台灣政府近來則揚言對抗爭「累犯」予以「預防性羈押」。正如陳光誠所警告,如果我們選擇矇上眼睛,中國的今天遲早將成為台灣的明天。從簽訂經濟協議、官員來台訪問,到中資大買媒體、資安大門洞開,乃至台灣政府對待本國異議人士的做法,在在可見中共「獨裁之手」正伺機伸入台灣,可能對我們的生活方式構成重大影響。

  六四事件並沒有過去,它形塑出現在此時此刻我們所正經歷的「中國因素」。因此,紀念六四,是對以壓制人權為代價的「中國模式」和「大國崛起」的嚴正抗拒,是對依附在中國黨國體制下的東亞政商權貴聯盟的徹底批判。中國如果不正視這個歷史的傷口,不會有新的明天;東亞的人民如果不能翻轉這段歷史,也無法讓東亞獲致真正的和平。因此,六四的議題,就在不只是遙遠他國「天朝」的問題,而有著在地的政治意涵。紀念六四,對台灣人,已經不再只是關心中國民主化,也是防止台灣再度極權化。為了對抗獨裁滲透,台灣人更應該在六四這天一起站出來,讓中國政府,也讓台灣與獨裁政權聲氣相通的官員與資本家看到我們對人權、自由的珍視。當公民社會展現道義力量,再強大的獨裁政權也無法忽視。

  無論站在統獨光譜的那一邊,台灣人都應該站出來,努力促進中國的人權與自由。這樣做既是為了聲援中國人民爭取民主的未竟志業,也是在保護台灣人民百年奮鬥的民主成果。因此,我們呼籲社會各界人士,在今年六四二十五周年這個特別的日子,與我們一起站出來關心六四。我們的共同目標只有一個:讓中共獨裁政權看見台灣公民社會反對暴政的決心。

  民主的火種生生不息,任何人想用暴力澆熄它,只會讓它更旺盛。


發起單位聯絡人:

台灣學生促進中國民主化工作會-周慶昌

華人民主書院-王興中

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邱齡瑤


合辦單位:公民力量、台灣人權促進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台灣圖博之友會、黑色島國青年陣線、自由圖博|西藏學聯、基進側翼、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台灣法輪功人權律師團、中興大學黑森林、淡江五虎崗、靜宜尋根樹、清大基進筆記、台藝大激社、中國醫藥大學柳川沖走社、中正牧夫們。

(持續邀請中........)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5/27 19:19:18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