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中国国务院近日发布“香港白皮书”的严正声明

公民力量 暨所有参加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的民族、宗教和地域族群代表团和协办团体



  近日获悉,国务院新闻办公室10日发表了《“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以下简称香港白皮书)。这是中国中央政府针对香港问题第一次发布白皮书。该文件一经公布,即在香港和国际社会引起了巨大的震动,多方人士对此表达了批评和不满。我们认为,香港白皮书从法理到义理都存在很大的问题,违背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重要原则;中共专横跋扈的做法凸显其专制本性,势必危及到香港的长治久安和大陆的长远利益。

  国务院在白皮书中提出了中央政府对香港有“全面管治权”,这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以下简称《基本法》)的篡改。《基本法》中没有“全面管治权”的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相关法律文件中也无此术语。同时,根据《基本法》的规定,只有全国人大常委会拥有解释权。国务院武断地对香港治权重新定义,僭越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力,于法理不合,属违宪行为。

  “全面管治权”的提法违背了《基本法》所确定的中央与香港关系的基本准则。《基本法》依据1984年签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以下简称《中英联合声明》)已经确定了中央与香港关系的基本框架:“除外交和国防事务属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白皮书没有清楚解释何谓“全面管治权”,但“全面”字面含义明显宽泛,在没有明确界限的前提下,实质上是取消香港的地方事务管理权。这明显违背了《基本法》和具有国际法效力的《中英联合声明》。实际上,以《基本法》确定的特区政府架构,中央政府不应该、也不可能对香港实行“全面管治”。

  白皮书也歪曲了《基本法》所规定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香港的“授权”。白皮书说,香港高度自治权唯一来源是中央授权,中央授权多少,香港就自治多少。根据《基本法》序言的阐述,全国人大“授权”的基础是“为了维护国家的统一和领土完整,保持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并考虑到香港的历史和现实情况”。所以,国家统一的必要性以及香港的历史状况客观上要求中央对香港的高度自治进行授权。中央的授权从属于历史客观状况和国家统一整体追求的特殊安排。中央与香港之间不是主人与奴仆的关系,可以予取予求。

  白皮书在6月22日全港公投普选方案的前夕出台,是对香港公民争取普选、捍卫自治权努力的巨大威胁。针对普选问题,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虽于去年年底就启动了为期5月的公众咨询,但中央政府及建制派不断否认民主派提出的特首候选人提名的三套办法,使香港公民的民主诉求不断落空。为此,香港民主派才决定于6月22日举行公投决定是否启动争取特首和立法会普选的占领中环的行动,7月1日又将有要求民主普选的大游行。在即将举行公投的前夕,中央政府抛出白皮书,回避选举中存在的迫切问题,并且语气强硬、原则模糊,实际上是对争取民主的香港人的恫吓。

  白皮书也再次展现出中共中央政府作为专制政府的一贯思维。白皮书认为香港对“一国两制”出现了“模糊认识”,“片面理解”,和“不正确观点”,还一再强调要有全面正确的理解,要符合所谓“长期”、“根本”利益。这些说法把他们自己放在了判断一切对错的崇高位置,折射了专制者的固式思维在中共统治史上一脉相承,也是造成历次政治悲剧的根源。更令人忧虑的是,这些说法背后是中共将香港人民依据《基本法》行使自己的权利和管理自己地方事务的诉求错误地判断为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对大陆”的行为。按此误判发展下去,中共很有可能对香港采取进一步和全面的干预行动。

  基于以上观察,我们认为,中共当局正在放弃《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中所确立的“一国两制”基本原则,不遵守其信誓旦旦做出的“港人治港”承诺,也无意遵循民主的国际通行惯例来管理香港。有鉴于此,我们呼吁,香港公民团结起来,为争取实际意义上的高度自治,为防止中央政府进一步剥夺你们的民主权利而采取有影响力的行动,参加公投和大游行。我们也吁求所有中国公民一起来关注香港事态的发展,向香港同胞伸出援手。今日对香港民主的帮助也是为中国民主的未来保存希望和火种。

  我们也希望一切关心中国民主化进程的国际人士关注和支援香港人民的诉求。香港民主的保留和发展不但涉及中国的繁荣,也是对世界和平的贡献。一个民主的中国符合世界各国的长期利益。

  2014年6月15日

  联络人:

  杨建利
  857-472-9039
  yangjianli001@gmail.com

  韩连潮
  703-851-8334
  lianchao@gmail.com

  王剑鹰
  202-677-0209
  josephdcwang@gmail.com

2014/6/15 20:32:4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