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正毛泽东化他的知识分子政策



中共对大陆60余年统治,前30年的阶级斗争为纲,被后30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否定,这否定:既有审判四人帮否定毛泽东文革作证,也有“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为据,还有民众圆了的肚皮,否定前30年食不裹腹的饥饿。上50岁者都可作证了。


习近平上台后,对已否定者,又叫互不否定两个30年。此论一出,已被否定了的历史沉渣,再浮起泛起,靠阶级斗争整人得逞者,又想一显身手了哩。


如此互不否定,把胡耀邦的拨乱反正,就否定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也否定了。甚至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也在转为歧视与关囚知识分子与人才,习在两年内判决的巳超过江胡两朝数量的总和了。 试问:没有用经济建设为中心,否定毛泽东的以阶级斗争为纲,能有今天GDP增长?还有习近平出手就上百亿向外的资本输出,改变毛泽东那枪杆子出政权的暴力输出吗?


没有对四人帮的审判,用他们代毛顶罪,不否定文革,不仅习近平的老子会关死在秦城监狱,就是那中共总书记的宝座,可能巳被江青娘娘学武则天坐了,巳传位给毛家毛远新,毛远新在中国,正演着金三世同样戏本的戏哩!


尤其是:没有赵紫阳率先摘了广汉向阳公社的牌子,否定了毛泽东的人民公社,解放出几亿农奴,有那么多剩余劳力进城与到沿海当打工仔,能创造出后来飙升的GDP吗?农民还束缚在公社土地上,中国的城市有那么多房地产的兴起,让政府卖土地发财吗?


这些铁证:皆可证明:没有否定毛前30年的胡作非为,不可能有后30年的GDP飙升,更不可能融入全球化市场的wT0,去满世界做买卖赚钱。


现在,有钱了,不正视因只改经济不改政治,旧的硬件不适合新格局形成的矛盾与困局,说国外有敌作怪,国内有异议知识分子作乱,学毛泽东,认为倾向普世价值那民主自由的知识分子,又需开展什么反右运动,重复老毛的知识分子政策,那么,习近平巳一步步又陷入毛的牛角尖走上毛的巳覆辙了。 毛泽东那反智反文化反知识的病态心理和畸怪意识,独特得古今罕见。他那“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名言,说明他搞的社会主义,是反知识反文化反现代文明的愚昧社会。他的那些荒谬言论,随便就可举例为证: 他在l958年3月22日成都会议提纲中说:“对于资产阶级教授们的学问,应以狗屁视之,等于乌有,应鄙视、貌视、蔑视…”


他在1966年4月24日,对《北京艺术院校试行半工(农)》一文批语:


“那些大学教授和大学生们只会啃书本(这是一项比较最容易的工作),他们一不会打仗,二不会革命,三不会做工,四不会耕田。他们的知识贫乏得很,讲起这些来,一窍不通。他们中的很多人确有一项学问,就是反共反人民反革命,至今还是如此。他们也有“术”,就是反革命的方法。”(笔者注:学术在此全一文不值,巳埋下文革打倒学术权威的伏笔矣)


中外古今专制帝王,如他这么把脑力劳动,踩进地狱,把体力劳动,抬到天上,用马克思那《资本论》的话,就是毛泽东只看重普通人的简单劳动,全面否定知识分子的复杂劳动。可这世界的演变,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的剧变与演进,离得了从文艺复兴那些思想家的脑力活动,到牛顿和爱因斯坦的智力劳动吗?剥开毛的怪论,还像中世纪那些巫师的呓语了。他这么说,也是这么将教授、作家等知识分子打击与毁灭的:教出过获诺贝尔奖李政道的北大物理系主任束星北,被毁于劳改,从美获水利学博士的傅作恭,被其兄傅作义(水利部长)召回报国,饿死于甘肃夹边沟右派劳教营。作家老舍被斗跳水,要尊严的翻译家傅雷夫妇上吊,很书斋化教授俞平伯、钱钟书等,也撵到咸宁劳改。大学停办l0年,断J一代文化。后来,他说可招半文盲工农兵入学,也说只办理工不要人文。从前的帝王也有文字狱,却从未有把翰林院与国子监的读书人全撵入牛棚去劳动改造呵!知识分子最伤痛的斯文扫地,毛时代已是空前的文化浩劫,现在,还可说不否定他的知识分子政策,与他的文化教育政策吗?


毛泽东这种与知识分子为敌,早在延安,他就干起了。他的抢救运动整风运动,便先整党内知识分子,留俄的王明,留美又留俄的张闻天,都被他批为无用的教条,北大出身的王实味与作家萧军、丁玲,略说点“衣分三色,食分五等”对延安的非民主现象发点牢骚。就成特务、托派,未如王实味被砍头的,也脱一身皮换一身骨。毛到北京,195l年,便派小知识分子进大学改造大知识分子的思想,然后就搞反胡风、反右派运动,大肆摧行文化教育界的外行领导内行。还嫌打击得不彻底,再搞文化革命,从打击党内知识分子的邓拓剪伯赞田汉田家英,到反动学术权威的胡适、陈寅恪、梁思诚等,文化革命真革得中国文化成一片废墟。如果没有改变毛泽东这种打击知识分子的路线和政策,今天的学校,仍由文革时文盲的工宣队与贫下中农在主持,白卷英雄张铁生还由铁岭农学院党委书记任上,或巳升到教育部长,(当年,跳舞的刘庆棠唱戏的钱浩亮都是文化副部长哩)教授们包括钱钟书、杨绎夫妇还在咸宁劳改,可能习近平仍在陕北山峁里做大队的或乡的书记,改革开放后,出国留学那几百万青年,就还在响应毛主席号召当知青,到农村广阔天地,去向农耕的小农学习,还有那些海龟洋博士们吗。今天,十亿人的口袋里揣的,就不是手机,而是那本讲阶级斗争的《毛主席语录》呵!能说这后30年没有否定与改变毛的前30年吗?中国历史上出了个蔑视知识分子的皇帝刘邦,他拿儒生的头巾溺尿。但后来经人开导,仍认识到武安邦,要文治国,天下从马上得之,也不可在马上治之,才有汉初的尊黄老无为而治之学,到武帝也讲外儒内法的独尊儒术哩。其实,毛泽东恨的蔑视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并非资产阶级的,而是有自由思想与独立人格者。毛泽东所要的无产阶级知识分子,乃是党的驯服工具奴才型知识分子。可是,那有自由思想与独立人格的知识分子,才具创新能力,没有的,就只具抄袭拷贝能力。钱学森死前问温家宝:为何中国不出大师?他问错了人,这不出大师的根源,不从毛泽东对知识分子的蔑视与灭种式的打击政策找,能找到真正的根源吗?


因此,毛泽东对知识分子的否定,实是对现代先进生产力的否定了。邓小平在l980年参观日本工厂,就认识到后工业化的自动化生产,机器人在代替工人了。马克思发现的社会先进阶级,已非做简单劳动的劳动者,而是被设计复杂劳动的知识分子的智力取代了。如果,笔者搬出毛泽东!947年对晋绥土改提的辞:“打击贫农,就是打击革命”那么,今天习近平就应懂得:打击知识分子,不仅打击先进生产力及其创造力,也打击了现代的先进阶级,那现代化,不要现代先进知识阶级的社会制度,岂非在开历史倒车吗? 但习近平也可以辨说:自巳打击的,不是科技知识分子,而是属于文史哲类人文学科的知识分子,没有伤及科技生产力呀。似乎习近平仍学的毛泽东,对能造原子弹的知识分子,就不打击,今天确也未闻习近平打击会造航母的知识分子,与老毛如出一辙,只是老毛用运动整知识分子。习没胆没力搞运动,改用国安、国保、便衣与武装警察来镇压知识分子,据说最近他巳要再继毛的反右运动,在巳打击了做公民建设的许志永,讲宪政的刘晓波,讲法治建设的律师:蒲志强、夏宁、高志晟等,还将对讲普世价值一概作右派消灭,l978年解放55万右派,才缓解了折腾文化与知识分子的困窘。中国的人文知识分子,几十年来,巳如犁庭扫穴般断了种。这些年没有运动,在休养生息中刚生出点芽苗,若习近平还学老毛的反智反人文知识分子,用他们维稳的话,叫消灭于萌芽状态,就回到毛泽东秦始皇那焚书坑儒道i路,这是维稳良策吗?去读读后唐的诗“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灭知识分子,并非稳定专制的良策,秦始皇坑儒就不是维稳乃是起乱。而邓小平王震面对89、64,把和平请愿认为是造反,叫啸“杀20万稳定20年”可这26年,维稳经费超过军费足以证明天下之乱,巳远超秦末了呵!


从毛泽东的斗争针对人文知识分子,早巳造成重物质文明,轻精神文明,讲温良恭俭让社会文明,被毛鼓动的打砸抢烧杀代替,而人文知识分子,不仅是精神文明建设的主力,还是非物质文明建设的基础,堪称现代文明的软件。若因坚持落后专制制度,认为现代物质文明也可以建设在秦始皇落后专制上,便要消灭人文知识分子这现代软件,其恶果巳由毛泽东种下,还能由习近平深化与激化吗?


现代化的文明社会,不仅有物质文明,还有精神文明。习近平的复兴梦,也非只是物质的富足,今天欧美的现代文明社会,包括科技文明,也由十七世纪人文复兴运动史称文艺复兴解放人性获的成果。只要物质暴发,不要思想解放,且压缩思维空间,强化愚民的专制,今天中国那些暴发的臣民出游,不是以现代公民的文明面貌呈现,而是粗鄙的野蛮面貌,受世界诟病,岂非只讲物质不讲精神,灭绝人文知识文明的后果吗?这种只要臣民,反对建设公民,只要服从,反对异议,只要物质,不要灵魂,循此路做梦下去,恐不是走进什么全面小康社会,而是走向纳粹的法西斯称霸的旧路哩!


作者曾伯炎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5/5/31 19:52:37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