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马会并不美好——与胡平先生商榷

郭宝胜



  胡平先生在《中国人权双周刊》撰文《把对等进行到底——盘点习马会》,认为:“习马会对台湾有利”,“一件台湾领导人一直在提议、而大陆领导人一直没答应的事,不用说一定是对台湾有好处的”,就南海问题,胡先生指出:“不论蓝营绿营,谁上台执政都会把和美国的友好关系置于首位,谁在台上都不会做出和大陆联手对付美国的举动”,胡先生认为“一中两府”对解决两岸问题有现实性:“习马会表明,在现阶段,台湾以‘一中两府’的方式争取国际承认,具有现实可行性”。

  其实胡平先生只看到习马会表面的和平与对等(双方都称先生、外国媒体的报道等),没有看到两岸最高领导人会面背后的前提——九二共识对台湾的不平等,也没有看到习马二先生口口声声所说的和平,里面藏着杀机。另外由于两岸关系与南北韩关系迥异,所以“一中两府”也绝无现实可行性。

  正如中国国台办多次强调的,两岸最高领导人之所以能会面,在于有互信的基础,而这个互信基础,众所周知指的就是九二共识。不认同九二共识的台湾总统李登辉、陈水扁和未来的蔡英文,都因无此互信基础而无法会面。九二共识不仅是习马会预设的前提,而且也成为习马会的关键共识。习近平在会上提出的四点意见中的第一点就是坚持九二共识,马英九提出的五点主张的第一条就是巩固九二共识。因为九二共识,习马会才存在;也因为九二共识,使习马会成为实质上毫无对等的会面。

  在九二共识上,蔡英文不是“空心菜”,因为她绝不认同九二共识上、且毫无妥协余地。为何蔡及民进党否定九二共识、国共两党却大力推崇九二共识?又为何说九二共识使马习会成为不对等的会谈呢?原因在于九二共识的实质就是中共对台的一贯政策:“和平统一、一国两制”。

  何谓九二共识?从语言学来看,语言及名词不过是人们指称事物本身的手段,“以手指月,指并非月”,名词与其指称事物有相区隔性,名词只能在诠释历史中找到其“所指”。“九二共识”这个名词所指称的事物只能在国共两党对其的诠释历史中找到。1992年海基会和海协会在香港的会谈没有任何共识和协议,这是各方公认的事实。2000年陆委会主委苏起创造并公布了“九二共识”这个名词,他说用来表达国民党自1992年至2000年间使用的“一个中国、各自表述”之内涵。苏起的名词及其诠释被国民党采纳,尤其到2008年马英九当选总统后该名词及内涵成为国民党对两岸关系的定位。

  对岸在2001年国台办张铭清首次使用九二共识时解释为“各自以口头方式表述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 2005年胡连会后达成在此词上推动两岸关系,但中共对此名词的诠释及实践与国民党并不一致,中共只谈“一中”从不谈“各表”,也不让中华民国在国际空间去“表”。2008年王毅向美方说九二共识就是只有一个中国。2012年中国政协主席贾庆林提出“两岸一国”,并认为两岸一国是对九二共识的实质推进。2013年习近平与吴伯雄会面时提出“一中框架”。2014年2月习连会面时提出“九二共识、一中架构”。但到2014年9月26日习近平会见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时提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我们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方针”。一时举世哗然,众人以为中共对台政策有变:习近平在习连会刚说完九二共识,怎么就突变为一国两制呢?其实世人不明白中共对台政策是一贯的,从未改变,那就是以九二共识为名词的一国两制。

  马英九并非不知道中共对九二共识的诠释,他之极力推崇九二共识,说明他实质上已经认同了台湾的未来就是“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现在舆论都批判马英九在习马会上只强调一中而没有“各表”,其实真正对台湾危害极大的是九二共识本身。因为按九二共识及其实质一国两制,习马会只是中央元首与地方特首的会谈,何来对等?习马会就是用一国两制来框限两岸关系、企图改变两岸现状的毫不对等的会面。习马会后,国共两党由于相互地加持与信靠,定然要大踏步地朝“一国两制、和平统一”迈进,如果国民党持续执政,那么台湾的香港化就无法避免。

  如此局面,何来胡平先生所说的“习马会对台湾有利”“把对等进行到底”?!

  另习近平选择此时见马英九,实际上有国共两党同仇敌忾、制独抗美之意。这次习马会不仅要犒劳一贯坚守九二共识的马英九,另外在国民党大选危机四伏、台独势力行情看涨、美国在南海及西太平洋实施重返亚洲战略的劣势下,习亲自出面扶植、礼遇下国民党,然后联手制独、抗美。

  在习马会上,无论习近平还是张志军,对台独语气强硬、声严厉色、杀气腾腾,而马英九也在会上指出中华民国宪法不容许“两个中国”、“一中一台”、与“台湾独立”,由于双方取得如此共识,国共两党联手夹击、排挤、诬陷民进党及深绿各政党已成为事实。君不见习马会后蔡英文的个人脸书就被大陆五毛们几乎攻陷,这只是马习会后的牛刀小试。

  习马两先生也都提到中华民族的复兴,马英九显然愿意与习近平同做使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了,而中国梦的内涵之一,就是要扩张领土及领海、称霸亚洲。因此,与马英九一条心的朱立伦在美舰巡航、菲律宾请求国际法院仲裁南海问题的背景下,频频表示南海问题不会站美国一边,朱立伦反对美国在南海动辄牵涉军事、要开放太平岛观光。其实美国在南海的立场就是降低紧张局势、遏制中国扩张,而朱立伦及国民党在南海问题上不合时宜地发出使局势更加紧张的言论,这已经引起美方不悦。胡平先生认为国民党没有抗美的胆量,但在中共的怂恿和统战下,国民党的转向随时都可发生。根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朱立伦访美与美智库闭门会议时,不少美方人员对美国很晚才得知“习马会”消息表示不悦。这说明马英九及国民党为了结中共之欢心,连老美都不放在眼里。

  最后关于“一中两府”,胡平先生的愿望当然是好,但是两岸关系与南北韩关系并无可比性。南北韩都是国际承认的法理独立主权国家,在联合国都有席位,虽都想统一对方,但目前仍然是两国之间的关系,严格来说是“两国两府”,而非“一国两府”。勉强用一个民族和文化意义上“朝鲜一国两府”也可说得过去。而台湾在联合国没有席位、在法理上也非独立主权国家,所以无法套用南北韩关系。如果真要实现类似南北韩的“朝鲜一国两府”,那么首要的是台湾能加入联合国,而中华人民共和国要承认中华民国是实质及法理上的独立主权国家。但是众所周知,这一前提在目前中国无法实现,只要中共掌权一天,它是不会承认中华民国的。而期望以两韩模式来处理两岸关系实际上是缘木求鱼。目前比较实际的还是蔡英文主张的“维持现状”,即维持台湾的自由民主体制现状不被侵蚀;维持台湾事实上而非法理上的独立主权现状不被吞并;至于台湾未来,只能交给台湾2300万人民自主抉择了。

  正如1945年的毛蒋会,虽签署了充满对等、和平及自由民主精神的《双十协定》,但不久国共两党却轻启战端、中华民国山河破碎风飘絮,不得不败逃台湾。历史不再重演的前提,就是我们不能被习马会表面上的破冰、对等及和平所蒙蔽,也不能被习马两先生口头的花言巧语所欺骗,我们要透过最高层握手的假象,看到九二共识框限台湾的实质;要透过民族振兴、和平发展、打断骨头连着筋等等美丽辞藻,看到国共两党欲不顾两岸民意、不顾台湾主权和住民自决权,趋统、制独、抗美的危险倾向。这些警示和透视,实际上比胡平先生“把对等进行到底”的口号实在得多。

  2015年11月15日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