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紀念二二八的政治意義


2月8日,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在例行記者會上證實,中共將不會在今年「二二八事變」70週年的紀念活動中缺席。同一天,鷹派立場十足的《環球時報》也指出,今年兩岸將體會到中共紀念「二二八事變」的強大威力。中共紀念這場70年前發生在台灣的武裝暴動,究竟有什麼政治目的,對於島內的藍綠政治板塊又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呢?


中共的神主牌

「二二八事變」爆發的那一年,也就是1947年3月20日,尚未武裝奪取政權成功,還在延安面臨25萬胡宗南大軍進剿的中共,透過《解放日報》的社論對台灣人反抗國民黨統治的武裝暴動定了調。社論指出:「台灣的自治運動,是完全合理的、合法的、和平的,它的所以會變成武裝鬥爭,完全是由於蔣介石逼出來的。」

從上面的這段發言來看,中共很明確的認定台灣人要求的只是地方自治,而不是民族獨立。恰巧當時中共也在向國民政府與派來中國調處國共衝突的馬歇爾(George C. Marshall)將軍發動政治攻勢,爭取他們承認「解放區」的地方自治。因此台灣人追求自治的訴求,看在他們眼中與自己爭取的目標完全一致,因此「二二八事變」也就被定義為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一部份。

儘管在「二二八事變」爆發初期,確實有隨日軍到南洋參戰的台籍軍人或者操著日語,拿著武士刀與棍棒毆打外省人的台灣浪人參與暴亂,但是中共從頭到尾都沒有將日本介入的因素納入考量。《解放日報》的社論甚至還指出:「蔣介石對於台灣的統治,其野蠻程度,超過了日本軍國主義。台灣人民在蔣介石法西斯統治下的生活,比當日本帝國主義的亡國奴還要痛苦。」

換言之,國民黨是一個比侵略、屠殺與姦淫中國無辜百姓的日本人還要更加邪惡與罪無可赦的法西斯政權,所以台灣人民起來革命反抗「暴政」,是完全合法與合理的。從《解放日報》發表這篇社論開始,「二二八事變」就已經被中共定了調,確立為中國人民解放戰爭的延伸,並且和遼瀋會戰、淮海戰役與渡江戰役一樣的,被納入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國神話」之中。

嚴格來講,「二二八事變」並非由中共所主動挑起,但是卻沒有人能否認由共產黨人在台中與嘉義地區領導的武裝鬥爭,是事變中最有組織也最有抵抗力的武裝鬥爭。在台中指揮27部隊,即所謂台灣民主聯軍作戰的謝雪紅是曾到過上海讀書的台共領袖於嘉義指揮台灣自治聯軍進攻水上機場的張志忠,則是曾經跟著8路軍129師在太行山上打抗日游擊戰的台籍中共黨員

隨後,台灣民主聯軍與台灣自治聯軍又合併為台灣民主自治聯軍,試圖在埔里一代與登陸壓制暴亂的國軍整編21師戰鬥然而由於台灣民主自治聯軍內的台籍日本兵戰鬥意志不堅,最後整個隊伍還來不及與國軍交戰便自動瓦解因部隊瓦解而逃往香港的謝雪紅,又為了紀念失敗的台灣民主自治聯軍而成立了中共領導下的第八個民主黨派,即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謝雪紅不僅在1949年10月1日獲得邀請,與毛澤東一起登上天安門的城樓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開國大典,她主導的台灣民主自治同盟,也成為中共每年紀念與宣傳「二二八起義」史觀的主要機構與力量。縱然自1957年反右運動開始,台灣民主自治同盟就內鬥不斷,進而干擾與影響到了北京當局對「二二八起義」的紀念,然而中共對該歷史事件的定調,卻不曾有過改變


是神主牌也是統戰工具

因為存在著反對國民黨的相同目標,紀念「二二八事變」的表現不僅拉近了中共與台灣左翼統派人士的距離,同時也讓北京與獨派人士,無論是左翼獨派還是右翼獨派都找到了共同點。只是正當北京方面高興的發現自己可以大顯神威利用獨派來壓制國民黨的同時,一個很弔詭的歷史事件卻又成為了中共利用「二二八事變」搞統戰的雙面刃。

這個雙面刃,來自於鎮壓「二二八事變」的台灣行政長官陳儀在1949年的投共由於爆發「二二八事變」的關係,陳儀在台灣逐漸失勢,並且失去了其行政長官的職務。他在離開台灣後出任浙江省政府主席,並受到傅作義在北平與中共「局部和談」事件的影響,決定投靠即將取得大陸江山的中國共產黨。只是他因為在遊說義子湯恩伯將軍投共的過程中被捕,而被送到台北馬場町槍斃。

陳儀死前的投共,讓其成為了「陣前起義」的將領,也讓他成為了促進祖國和平統一不成遭到「反動勢力」害死的「愛國志士」。這令中共沒有辦法順應台灣民主自治同盟老幹部們的想法,徹底的把陳儀與「國民黨反動派」劃上等號。更重要的一點,則是中共沒有一天放棄過對逃到台灣的國民黨進行統戰工作,這也意味著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的重要性,不會輸給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由於簡稱為「民革」的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內,有許多陳儀的部下與親屬參與,所以這個組織與簡稱為「台盟」的台灣民主自治同盟關係形同水火。然而從中共本身的立場出發,「民革」的存在目的是統戰去台灣的外省人,而「台盟」則是統戰在台灣,涵蓋統獨兩派的所有本省籍反對人士,所以兩個組織的存在都是有必要的。

1979年,鄧小平在完成與美國建交以後宣佈打開中國大陸的大門,並轉變了中共過去「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政策,開始「寄希望於台灣當局」,追求所謂的第三次國共合作。為了緩和與國民黨的關係,中共採取比較低調的方式紀念「二二八事變」,因而引發了「台盟」的激烈抗議。為了反制「台盟」,鄧小平想方設法提升「民革」的地位,讓兩者可以相互牽制。

在剛剛改革開放的那個階段,至少到1984年以前,紀念「二二八事變」還一度成為台灣與海外學者觀察大陸對台政策的一個指標。若要是紀念的音調比較低,言語比較緩和,那意味著「民革」與主張改革的「鴿派」勝利。假若紀念的比較高調,且措辭又比較強硬的話,則意味著「台盟」與以解放軍為主的「鷹派」勝利。

伴隨著蔣經國在1987年允許外省人返鄉探親,「民革」與「鴿派」最終贏得了大陸統戰路線的主導權,迫使「鷹派」也往國共合作的路線靠攏,「台盟」則逐漸失去了話語權。令中共始料未及的,是島內的獨派人士感到自己被北京出賣以後,居然開始利用「二二八事變」來煽動島內的族群對立,試圖在台灣即將贏來的民主時代獲得更多的選票。


第三次國共合作

更令鄧小平與江澤民跌破眼鏡的,是蔣經國的接班人,前中共黨員李登輝為了反制以蔣緯國李煥還有郝柏村為首的黨內外省元老鉗制,也有意無意的將「二二八事變」的論述,由原本爭取自治的省籍衝突往爭取獨立的統獨衝突上帶去。尤其是透過《認識台灣》等教科書的洗腦以後,年輕一代的台灣人逐漸相信獨派所謂「二二八事變」開啟了台獨運動的論點。

此刻在意識形態上完全認同中共的左翼統派,已經隨著年歲的增長而逐漸在島內失去話語權,於是反對共產主義,但是卻仍高舉中華民族主義旗幟的昔日老對手中國國民黨,也就成為北京防止獨派壯大的唯一合作夥伴。尤其是在2000年政黨輪替,民進黨成為中華民國的執政黨以後,拉攏本省人反對外省人的必要性已經完全消失

2004年,藍綠的撕裂與對抗因為「三一九槍擊案」與陳水扁爭議性的連任而進一步擴大。伴隨而來的,是連戰在2005年訪問大陸。而幕後推動連戰前往大陸訪問的牽線人不是別人,正是「二二八事變」期間擔任台灣民主自治聯軍突擊隊隊長的陳明忠老先生。諷刺的是,中共為了迎合這個「第三次國共合作」的氛圍,居然刻意降低了對「二二八事變」紀念的姿態。

中共聯合國民黨壓制台獨的立場,讓「二二八事變」期間藏匿於李登輝三芝老家,躲過軍警追捕並平安逃往大陸的「台盟」領袖陳炳基相當憤怒。然而在北京、華府與泛藍陣營組成的「反台獨統一戰線」大格局之下,負責拉攏民進黨的「台盟」一點反制的能力都沒有。中共與台盟並沒有停止對「二二八起義」的紀念,但是規格顯然比過去小了許多。

目睹到這一波「第三次國共合作」的趨勢,包括武之璋、習賢德、朱浤源與郭冠英在內的外省籍與本省籍深藍人士,試圖強化日本在「二二八事變」中扮演的因素,希望藉由民族主義來促使中共認可當年陳儀與國民黨的鎮壓行動。而民進黨與獨派美化日本殖民統治,並強調「二二八事變」是「文明的台灣人」抵抗「野蠻的中國人」之論述,也賦予了他們這麼做的正當性。

可是就如同遼瀋戰役、淮海戰役與渡江戰役一樣,中共可以視政策需要選擇性低調紀念,但是卻不會否定這些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正當性的歷史事件。1944年到1949年間,新疆的維吾爾族、哈薩克族與柯爾克孜族在蘇聯的支持下發動武裝暴亂。他們明確打出了新疆獨立的旗幟,並且公然清洗漢人婦孺,但是中共仍出於打擊國民政府的目給予支持,並以「三區革命」稱呼此一歷史事件。

今天的中共,已經公開的把新疆獨立運動定位為恐怖主義活動,但卻從來沒有動搖過對「三區革命」的歷史解讀。那麼僅僅提出「自治」口號的「二二八事變」,又怎麼可能為北京領導人視為幕後有日本人支持的民族分裂運動呢?中共從來沒有考慮過給過去的「二二八起義」論述翻盤,他們的目的純粹只是希望給國民黨留一口氣,去做一些有利於「反獨促統」的工作而已。

所以在胡錦濤肯定了國民黨抗戰初期在正面戰場上的貢獻以後,中共於2005年紀念台灣光復60週年的活動時,特別訪問了陳儀的外孫項斯文。這個動作確實令支持泛藍的統派人士士氣大為提升,不過中共的主要目的還是紀念象徵兩岸和平的台灣光復,而不是替「二二八事變」翻盤。這可以從1943年出生的項斯文,生日與光復節一樣都是10月25日找到證據


對國民黨的徹底失望

中共靈活紀念「二二八事變」的做法,確實幫助了國民黨在2008年贏回了政權。不過上任的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卻不像連戰一樣熱衷第三次國共合作,他雖然為「二二八事變」多次向台灣人道歉,但是其目的只是針對政府以武力手段是非不分清剿台籍菁英,進而導致不少無辜受到牽連的不當手段道歉而已。馬英九並沒有在根本上,肯定中共與台共在「二二八事變」時的作為。

更重要的是,馬英九雖然大幅推動了兩岸在經貿與文化交流上的進展,但是卻始終避免與中共討論敏感的政治性議題。這令想要透過討好國民黨,尤其是外省族群來促進兩岸統一的中共大失所望。陳炳基更是很早就已經將馬英九定位為「蔣家王朝的最後守門人」,並在生前認為只要這個守門人不下台,兩岸就難以真正實踐中共期望看到的統一。

諷刺的是,陳炳基的看法完全正確。馬英九剛在2008年勝選後不久,還沒有就職前探望的第一位「二二八事變」相關人物,是台籍日本兵出身,立場偏向台獨主張的前台灣民主自治聯軍成員黃金島。他每年以總統身份出席獨派舉辦的紀念活動低頭道歉的行為,則更是大幅強化了民進黨將「二二八事變」曲解為分離運動的正當性。

馬英九也因此,成為了讓胡錦濤的繼任者習近平又敬又恨的最強悍對手。出於對馬英九的尊敬,習近平打破了中共堅持兩岸談判必須以國民黨對共產黨的「黨對黨」模式為主的原則,排出時間前往新加坡以「政權對政權」模式破天荒地實現了1949年以來兩岸領袖的首次會晤。但是也出於對馬英九的憎恨,他也決定斷掉一切透過第三次國共合作實踐兩岸統一的幻想

尤其是蔡英文上台後,國民黨在台灣的聲望並沒有因為民進黨政府的失能而提高這讓習近平有了在現實主義的考量下,說服黨內領導人早日拋棄國民黨的一個重要原因。於是就有了今年中共擴大舉行「二二八事變」的決定,其首要目的應該是從台灣的蔡英文政府手中搶奪事件的論述權。畢竟這是自蔡英文上台以來,台灣經歷的第一次「二二八事變」紀念日。

其次,中共也發現過去12年來過於親近外省人的行為,已讓台灣本省人與自己漸行漸遠透過對「二二八事變」的紀念,北京等於向兩岸人民宣佈自己將更積極擁抱台灣的本土勢力這裡所提到的本土勢力,包括了民進黨,或者至少部份包括民進黨同時,北京也要藍色陣營的年輕一代瞭解,接近自己的方法並不是維持國民黨的傳統史觀,或者去渴望沒有真正存在過的第三次國共合作,而是徹底認同中共的史觀

這裡提到的中共史觀,並不只是要站在共產黨的立場去肯定「二二八事變」中反抗國民黨的本省籍共產黨人而已,同時也要徹徹底底接受與信服北京關於中國近代史的一切論述,包括抗日戰爭等國共之間有重大分歧的論述。透過紀念「二二八事變」,中共試圖與台灣的本土勢力聯合,從意識型態上徹底消滅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最大挑戰者中華民國。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