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VOA因郭文貴直播事件被停職的四位記者

(系列一:龔小夏)

雪 笠


雪笠:龔小夏女士,直播中斷和停職事件後,儘管絕對大多數觀衆都很敬佩五位的堅持和同情五位的遭遇,但也有許多觀衆表示不解,為何您在采訪過程中「屢次打斷」郭文貴的爆料並且「試圖將話題從王岐山轉移到郭文貴本人」? 是因爲採訪要求、上級壓力還是別的原因?有一些觀衆甚至因您在直播中的表現不同平常而懷疑您是共特,對此您作何評論?


龔小夏:我们一直计划的直播时间是三个小时。美国之音不是小报,我们的采访也不是闲话专栏。在采访中,我们请采访对象清楚地介绍自己的背景是非常重要的。至于有人着急要听一些爆炸性新闻,这当然可以理解。至于那些闲言碎语,我们没有必要作出评论。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雪笠:直播中斷後,美國之音「被中共滲透」「受到中共直接壓力」的傳言在觀衆當中沸沸揚揚。這時候,美國之音管理層作出的決定不是息事寧人,挽回直播中斷的不利形象,而是更加強硬地將您們五位強行停職——我對這樣的公關決策感到不解。您認爲原因何在?


龔小夏:我想,我们坚持直播,恐怕是伤害了一些高层人员的自尊心。美国之音有四十五个语言组,台长从来都是白人。语言组的人大多数都是移民。高层的白人通常对于语言组的人都抱有相当傲慢的态度。这是长期积累的问题。在对普通话组的成员就这一事件进行解释的时候,台长贝内特显示出的傲慢,令组里许多人感到不安。

 


雪笠:我還聽到一種說法,指這次事件係美國之音內鬥,指奧巴馬任命的臺長和擁護川普的您不和已久,係黨派政治。您認爲這個因素存在嗎?


龔小夏:这点我不清楚。联邦政府里面各个党派的人都有。大家都是美国的公民,为国家服务。如果高层出于党派利益而公报私仇,那是违法的举动。我希望他们还没有堕落到这种地步。



(待續)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