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当局的忌讳语和“敏感词”看它的虚弱

林傲霜



中国人素有“忌讳”的习惯。所忌所讳之多可谓“百花齐放”。比如早晨起来,特别是新年元日不能说“鬼” 说“死”, 婚嫁、生日忌讳更多,而且一定要讨“好兆头”。究其原因就是没有自信。笔者儿时去乘船,那时都是木船。上船之前父母就吿诫我,船上许多字都不能说,比如姓陈的,因“陈”与“沉”谐音,只能叫他“老蔫”。 “ 翻” 字更不能说,“伞” 与“散” 谐音,只能叫“撑子”。真是烦死人,更吓坏人。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当时的木船太危险,经常都可能出事。所以大家都提心吊胆,对能否平安到达毫无信心。忌讳也就多了。换了今天的核动力航空母舰,你说“沉” 说“翻”,说“导弹来了” 都没关系,人家有宙斯盾反导系统保护。所以有自信,便没有忌讳。


再请看那个朱元璋虽然当了皇帝,但因为他年轻穷困时当过和尚,又还参加过被他称为“贼”的反元武装。所以自知不是“根红苗正” ,便底气不足。不像拥有“宇宙真理” 的“我党” 领导那样据说有“三个自信”, 于是朱太祖处处疑神疑鬼,特别对诸如“贼”,“ 僧”,“ 光” 甚至其同音字都特别“敏感” ,心虚。总以为别人又在向他“寻衅滋事”,在挖苦讽刺他,在“恶毒攻击”他。于是制造了-起又一起的文字冤狱。按当时惯例,朝廷每遇大的节日、庆典,内外臣工都须得写​​表笺祝贺。本来这些文武百官呈进的表笺一般都是由一些用现在的话来说叫秘书,或吃“笔墨饭”的专业文吏、学者起草,为的是将表笺写得华丽生动些,把皇帝的马屁拍舒服。所以这类表笺全都是歌功颂德的陈词滥调。谁还不想活了会去说“反动话”?然而没想到在这个“太祖” 年代,拍马屁也会把自已的脑袋“拍” 掉了。例如当时杭州府学教授 徐一夔曾写了个贺表,吹捧朱元璋为“光天之下,天生圣人,为世作则”。不料竟惹得伟大领袖朱皇帝大怒,叫道:“ !!!生!!!者,僧也,以我曾为僧也;!!!光!!!者剃发也;!!!则!!!字音近贼也。”于是下达“最高指示”: 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还有位官员也是上表笺祝贺,称赞朱皇帝“作则天下”, 译成现代话就是全天下的光辉典范。但不幸这“则” 与“贼” 谐音,也因此构成恶毒攻击罪,于是乎:杀!这便是史家所称的“表笺之祸”。


当人类进入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后,在所谓的“新中国” 这片土地上,这样的“祸” 不但未曽绝迹,相反更为“繁荣”。 《 草木篇》、《组织部里新来的年轻人》、《花丛小语》……这些诗歌,小说,艺文小品都被当局御用文人疑神疑鬼加以曲解后,便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之罪。作品的作者被打成“右派” 几十年中过着比流放,充军都还不如的日子。到了“文革” 年代, 我们的“毛太祖”比明太祖更“壮志凌云”,他已不满足于当人间的“伟大领袖”或“世界革命领袖”, 而要痴心妄想成天上的“太阳”。马屁精们立即高呼“太祖”为“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太祖自然如闻仙乐般的舒坦。不过问题来了,自然界确实有颗恒星叫“太阳”。于是如果有谁对这个自然界的太阳稍有不敬之词,便构成对“毛太祖” 的恶毒诬蔑攻击、简称“恶攻” 罪。为此第一个被拉出来“祭刀” 的就是中共大员陶鋳先生。因为他写文章说“太阳里有黒子”, 这本是一种自然现象,可是在毛太祖的淫威下,说太阳也“黒”, 那还了得?所以陶鋳也就像在明太祖的“表笺之祸” 中的官员们一样有理无处讲,无法讲,只有被拉来“祭刀”, 最后死路一条。专制极权何其相似乃尔? !毛太祖的淫威使明太祖也只能自愧弗如了!这个恶劣先例一开,全中国上行下效,当时中国人竟因“妄议” 太阳,或无意对太阳出言不敬而获罪者亦不知有多少。例如酷暑季节有人因说“毒日当头” 便被定为“攻击伟大领袖”的“反革命行为”。


毛泽东死亡后,这样的荒唐恶行,曽一度受到抵制而暂时销声匿迹。但近年来、特别是中共十八大后,尤其在互联网上,这种“忌讳”越来越多。当局为此还“发明” 了一个极具“中国特色”( 实则是中共特色)的专门用语叫“敏感词”。比如“民主”、“ 自由”、“ 人权”、“ 宪政” 这些就是当局首先开列出的“敏感词”。一旦你的文章,帖子里出现了这样的“敏感词”。在网上便立刻被删,或者根本就发不出去,而被当局的网络监控加以“过滤”。电子邮件亦是如此。而且这类“敏感词”随着中共侵犯人权,出丑闻,闹笑话的层出不穷,敏感词也就越来越多。人名、地名、数字都会变成了犯忌讳的“敏感词”。人名,比如刘晓波,冉云飞,艾未未,谭作人,郭文贵……都曾经、或当今仍是“敏感词”。数字,“64” 当然“敏感”, 但自郭爆料后“73” 也“敏感” 了。更莫名其妙的是“包子” 咱们祖宗八代就吃上了,“宽衣” 更是句平常话,即解脱衣服,不知为何都变“敏感” 了!山东招远有位王姓公民因在微信上妄议“包子”, 便 被判了刑,罪名是“侮辱国家领导人”。朱元璋也不过就“敏感” 忌讳“光、生、则”, 相比之下实在太“小儿科” 了!


这就是中共用“敏感词过滤” 来管控新闻舆论通讯。但这一切只能靠电脑运作。电脑虽比人脑快万倍,但它只能识别“单词”, 无法判断整个语境。所以“键盘侠”(对爱发表异议见解的网民的戏称)。便和电脑展开了“人机大战” 比如将“民主” 改为“敏珠” 电脑便无法识别。但人看了整篇文章便知道是什么意思。又如将“64” 改为“五月三十五号” 更是妙趣横生,电脑却无法识别,人自然能心领神会。不过人有时也会被电脑弄糊涂。笔者发封电子邮件,其中有“祖国母亲”四字。这是多么“正能量” 的话语啊!却被网管一再退回发不出去,并提醒我:“有违反政策法规用词发送失败”。这一下我也傻眼了。幸经高人指点,原来当时有一宋姓女星,传与党国某大佬有染,网民便戏称宋为“国母”。于是“国母” 便成了“敏感词”。我那“祖国母亲” 中间两个字不正是“国母”?能不“敏感”?电脑只识単个字,无法判断整个语境,只能令我哭笑不得。这就是中国无情的现实。


由此可见,从朱元璋到毛泽东的忌讳,再到今天的敏感词过滤,既突显其专横霸道,也让人看到其虚弱本质。口头高喊“三个自信” ,“四个自信” 的人,其实心里半点自信也没有。用句古语就叫色厉内荏。这种人才是真正的外强中干的纸老虎!



2017年7月25日完稿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