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惩治违法涉朝核中企和个人

 
《议报》记者 段潮 报道

2017年8月24日


美国财政部本周二宣布制裁6家中国企业与1名中国公民个人,他们涉嫌违反国际法和美国国内法,长期协助和参与朝鲜研发大规模毁灭性武器。这是美国针对中国企业和个人涉入朝核和伊朗非法交易而进行的第三轮制裁。

此前,美国于本年2月和3月根据掌握的确切证据,对8家中国公司和5名中国公民进行制裁。这些公司和个人违法与伊朗、朝鲜或叙利亚进行交易,向它们提供或从这些国家获取多边出口控制名单及美国本国控制名单中的物资、服务、技术等其他可能帮助发展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和导弹扩散的部件和技术等。被制裁的公司包括宁波新世纪进出口有限公司、北京中科华正电气有限公司等,以及秦献华(Qin Xianhua)
余华轴(Richard Yue)、王伟(Jack Wang)和李方伟(Karl Lee)等5名中国公民。

第三轮制裁榜上有名的包括涉嫌从朝鲜进口钒矿的丹东富地贸易有限公司、涉嫌作为朝鲜外汇银行幌子的香港明正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涉嫌从朝鲜进口煤炭或金属的丹东至诚金属材料有限公司、金猴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和丹东天福贸易有限公司、涉嫌为朝鲜提供洗钱的青岛建筑(纳米比亚)公司。

本次受到制裁的中国个人是至诚公司负责人池宇鹏(CHI Yupeng);池宇鹏为男性,出生于1969年5月22日, 中国护照号码为E27979708,身份证号码为210602196905220510,现住中国辽宁丹东市元宝区江城大街129号1单元301室。

这些公司和个人主要涉嫌通过美国或国际金融体系与朝鲜进行能源贸易、劳务输出、逃脱制裁交易,支持了朝鲜核计划与导弹计划。制裁的内容包括美国政府机构不得和上述单位、个人发生任何关系;不得向这些单位和个人提供任何项目以及签署合同;不得向这些单位和个人出售任何军火;不向这些单位和个人发放任何新的商业许可和执照,已经发放的执照予以吊销。并且禁止受到制裁的个人进入美国,冻结其在美国直接和间接控制的资产。

在美国财政部发布制裁的同时,美国司法部也在法庭对丹东至诚金属材料公司提出诉讼,并要求罚款400万美元;据起诉书透露,煤炭出口是朝鲜获得外汇的主要手段,生产和出口量都由军方管理。丹东至诚金属材料是将朝鲜煤炭进口到中国的最大企业之一,是支撑朝鲜经济的主要企业;该公司还通过提供朝鲜需要制裁物质包括天然橡胶及石油产品等以货易货的方式来购买煤炭。

中共政权反对美国这种针对别国企业或个人的“次级制裁”,表示“中方绝不接受”这种制裁,并指责美国的制裁是“长臂管辖”;然而他们忘记了这些公司和个人利用美国的金融系统和国际金融系统来进行的非法贸易活动,美国有充分的法理基础对其进行管辖。

美国本次的制裁行动依据8月5日联合国加大对朝鲜制裁的2371号决议,以及川普总统同日签署的一项美国针对第三国企业和个人加大对朝鲜“次级制裁”的法案而进行的。美国希望借此切断朝鲜核导研发的资金来源,将他们与美国金融体系隔离来向朝鲜施压,并向这些帮助朝鲜发展核武和弹道导弹武器、破坏和平、造成地区不稳定的行为问责。

应当指出,用国际法和国内法对个人问责的做法是一个新的发展趋势。美国国会2016年12月通过的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特别授权美国总统对世界各地的人权侵害者以及贪腐官员进行制裁。这一划时代的法案,让各国活动人士可以利用此项法律与恶官吏、盗国贼们进行抗争,对他们进行惩治。

6月底,公民力量与中国人权问责中心合作,收集和整理、并向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提交了13名中共人权施暴者和有重大贪腐嫌疑的官员,以及两名配偶。他们是指挥下令迫害众多人权人士的贪腐官员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及妻子李京,实施宗教迫害的原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有严重贪腐嫌疑的中国大唐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李小琳及丈夫刘智源,迫害曹顺利致死的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原东城分局局长陶晶,以及下属公安分局和朝阳看守所官员高岩、黄沛 ,唐向阳,涉及谢阳酷刑案的湖南省委常委政法书记、原公安厅厅长黄关春,及其下属李峰、 李克伟、王铁铊、尹卓、周浪。

这份名单和相关犯罪证据也提交给美国国会委员会,以及共和党和民主党领袖办公室。前不久,马格尼茨基法的主要制定者卡登和麦凯恩参议员也将20名人权侵犯者个人名单提交给白宫,要求依据马格尼茨基法进行调查,在证据确凿的基础上对他们进行制裁。

据悉,美国政府已经开始进行调查。我们期待美国政府不仅制裁违法涉朝中国企业和个人,也应当尽快制裁中共的人权施暴者和盗国贼们,让他们不敢继续作恶。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