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云:达赖喇嘛访问日本



   达赖喇嘛尊者正在访问日本。

 

   达赖喇嘛尊者是12号抵达日本的。日本朋友听到广播后告诉了我,我在达赖喇嘛日本官网上找到了一些信息————这次访问从12号到22号,达赖喇嘛尊者计划访问横滨,东京,千叶,福冈四个地方。

   从达赖喇嘛的官网上可以看到,已经过去的几天中,达赖喇嘛尊者接受了一回日本NHK电视台的访问,详细谈论了有关他自己的转世话题;在横滨国际和平会议中心举行了两天大法会,为信徒解了《缘起赞 修次中篇》,并进行了圣观自在菩萨灌顶;又举办了一场佛教与科学家的公开对谈演讲会,邀请了三位学者,京都大学认知心理学教授吉川左纪子,神经生理学家入来笃史博士,台湾清华大学物理学家朱创新教授,进行了三个多小时跨学科跨领域的对谈。

   11月17号周六,达赖喇嘛尊者在东京日比谷公园野外音乐堂,与两个日本年轻人,一位是超模富永爱,一位是演员兼导演的小桥贤儿,进行了两个小时的对谈,这个活动名为ONE - we are one family私たちはひとつの家族(我们都是一家)演讲会。这个对谈演讲会上,我终于有缘有幸成为一个现场观众。

   在东京的晴空下,在日比谷野外音乐堂这样一个开放的讲坛,大约有三千名观众,坐在缓缓移动的阳光中,聆听了达赖喇嘛尊者与日本年轻人之间的对谈和开示。两个日本年轻人了自己与藏传佛教的邂逅,及对身边所见所听细致入微的体会;尊者是从大处着眼,从佛法的角度,解读了人类的小烦恼和大忧虑。他首先就谈到了人生的意义,谈到了在人生有限的时间如何做有意义的事情,如何最大可能地去实现时间的价值;无论是诸国军事方面的焦虑,还是世界环境方面的焦虑,以及社会教育体制方面的焦虑,最终都让他感到人类将睿智用在了不当的方向上⋯⋯说到他自己的使命,他认同佛法所说的众生有情,认为人类都想离苦得乐,他愿意藉由爱与慈悲的力量推动人类跨越种族的宗教的鸿沟。

   坐在讲坛上的达赖喇嘛尊者完全看不出是一位八十三岁的老人,两个小时的演讲会,他一直谈笑风生,思维敏捷,面对视野开阔的观众席,看到有坐在太阳里的人们,毫不掩饰地说:“很羡慕你们坐在暖和的地方,我坐的地方其实有一点冷,”并且很关怀的问到模特富永爱,“我看你穿的很薄,冷不冷啊?”演讲会刚结束的时候,有观众献上了一顶编织可爱的帽子,他马上就差人接过来,自己戴上了,并任由观众们拍下他有点滑稽的形象。

 

(这张照片来自达赖喇嘛尊者的官方网站)

   在演讲会的最后,尊者说到了他最近正在做的整理古代那烂陀大学的佛教思想传承,希望藉由恢复古印度文明心理学,来解决现代教育体系中越来越稀少的对内心的关照,如果真的可以做到,他轻轻的说了一句,“中国和印度加起来有25亿人口⋯⋯”这是我在演讲会上唯一听到尊者提及了中国的地方。

   主持人致感谢辞和接受献花之后,很多观众涌到主席台附近,在众人的目送下,尊者缓缓离开。我站在人群中间,看到来了很多在日藏族人,好多藏族人拖家带口的,盛装出席。很多人在尊者退场之后也没有离开,有的人去拍了主席台上尊者的座椅,也有人在工作人员的分配下,得到了一些主席台上的鲜花,欢天喜地的拿走了。

 

   走出音乐堂,在日比谷公园里走了一圈,看到有不少藏人带着孩子在公园里玩儿,有一小群人,正是刚才献上了帽子的人,一人在弹吉他,他们就在公园的空旷处围坐一圈,开始跳起了藏族的舞蹈——让人感到彷彿身处拉萨的某个公园一样⋯⋯真是祥和!一场美好的演讲会之后如此的余韵裊裊。

 

   网络上有很多关于这一回的达赖喇嘛日本之行媒体报导异常低调的议论,而我看到了这位高僧非常享受他的旅行,他的族人也为他的到来而欢欣鼓舞。

   接下来,20号,达赖喇嘛尊者将在日本国会做一场演讲。22号,在福冈的一所寺庙,还有一回公开法会。

   祈愿达赖喇嘛尊者旅途平安顺利。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