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祺:在《八九民运史》新书华盛顿发布会上的讲话

 

陈小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的副研究员,是我在北京时的同事。1994年,陈小雅在北京写出了《八九民运史》初稿,1996年,由台湾风云时代出版公司出版。因为这本书在台湾的出版,她被社科院政治学所剥夺了工作。现在我们看到的这本书,有135万字,是陈小雅在失业的情况下,历尽六四后的苦难,写出来的。这本书,是陈小雅30年的生命的结晶,是六四30年中国人民向全世界发出的正义呼声。

在陈小雅被开除公职前后,政治学所的胡杰、李培华、杨伯揆、陈兆刚、周移山等人,也因为持有与陈小雅对六四相同的看法,被社科院开除。其中杨伯揆与李克强共同翻译了《法律的正当程序》一书,他们是北大同学,也在江泽民时代遭到开除。我是6月3日晚11点离开天安门广场的,胡杰、李培华等是在6月3日晚上到6月4日早晨6点钟前,从天安门广场步行到东长安街后面的我家的四个人中的二个人,他们看到了大屠杀的惨无人道的场面。在六四后的清查运动中,这几位同事与陈小雅一样,面对大屠杀的事实,无法改变自己的看法,被开除出社科院。30年来,当我想到天安门母亲、许多同事、许多六四受难者历经的苦难时,我感到无限悲愤。

六四大屠杀的当时,在北京的外国记者就报道了大屠杀的全过程。30年来,共产党在中国竭尽全力做的一件事就是,要扼杀新闻自由,对中国的老百姓、尤其年轻一代,掩盖六四大屠杀的真相。30年来,共产党把自己对人民的大屠杀,硬说成是「反革命暴乱」。香港支联会每年在维多利亚广场,举行数十万人参加的六四悼念会。他们用「平反六四」为口号,这样可以在共产党控制下的香港发出强烈呼声,实质上就是要在中国大地上恢复六四真相。香港不是美国,在共产党控制下的香港,发出「平反六四」的呼声,就是要在中国大地上恢复六四真相,要在中国大地上公开承认「六四是一场大屠杀」这一事实。陈小雅用30年的时间写出《八九民运史》,写出了两大真相,一是八九天安门学生运动,不是邓小平、李鹏所说的「动乱」,而是一场伟大的民主运动;第二个真相是,六四那一天,北京完完全全没有发生什么「暴乱」,六四的邓小平利用军委主席的权力,对当时在长安街和北京人民的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30年来,为恢复六四真相做出努力的人,可以说有成千上万,其中已经出版、而广为人知的中文著作,有赵紫阳《六四自辩书》、张良《中国六四真相》、封从德《六四日记》、吴仁华《六四这一天》、张万舒《六四事件全景实录》等多部著作。陈小雅《八九民运史》,在她1996年出版第一版后的二十多年修订过程中,就吸收了这些书中的所有宝贵资料,可以说,现在由公民力量属下的公民社出版发行陈小雅的《八九民运史》纸板,是迄今记述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篇幅最大、最完整的一部著作。出版这本书,也是为在中国大地上为恢复六四真相努力的一部分。

陈小雅说她是19世纪德国历史学家利奥波德·冯·兰克(Leopold von Ranke,1795-1886)的「信徒」。我在1996年为陈小雅《八九民运史》最早的版本——《八九·六四研究文集》写的序言中谈到,兰克在谈他「如实直言」格言时,说了一句话:「有一个信念却始终存在于他们心中:历史真相是存在的,它的全貌的揭露,也是指日可待」。这句话,正是《八九民运史》作者陈小雅的写照。

纪念、悼念六四30周年,我们的诉求仍然是30年前1989年天安门学生运动要求收回「人民日报」4月26日社论说「学生运动是动乱」的说法,30年来始终没有放弃;30年来增加了一个诉求,就是要公开六四真相,「在中国大地上,要公开宣布,『六四』不是什么暴乱,而是一场大屠杀」。

在「六四」三十周年的今天,我的信念是,两次天安门事件最终结果是,历史真相都会恢复。不过第一次恢复只历经三年,第二次历经三十年还没有恢复,但历史真相一定会恢复,正义是人类心灵的阳光,黑暗总将过去,正义的阳光一定会普照中国大地。如果说,第一次天安门事件恢复真相,给中国带来了改革开放,那么,第二次天安门事件恢复真相,将使中国走上民主法治宪政和每一个人的人权得到宪法和法律保障的康庄大道。

 

《八九民运史》 电子版$8.90美元/卷,共10卷。

订购渠道:www.citizenpress.com 

https://www.citizenpress.com/History-of-1989

实体版:$300.00 美元/套+运费  联系电邮:books@citizenpress.com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