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ary Restaurateur Jimmy Neary: “It’s Been A Wonderful Life”

“生活多美好”- 餐饮界的传奇人物Jimmy Neary:

作者: Robert Golomb   2019年6月11日

翻译:Anna Yunpeng Chen

 

英文原文:https://www.publishedreporter.com/2019/06/11/legendary-restaurateur-jimmy-neary-its-been-a-wonderful-life/

 

Jimmy Neary,这位如今的餐饮界大佬,最初住在华盛顿的一幢高层公寓,他很快在“纽约运动俱乐部”找到了一份游泳池搬运工的差事。之后不久,他又到位于曼哈顿的P.J.Moriarty餐厅当酒吧服务生。(照片来源:Neary)

 

纽约-

今年88岁的Jimmy Neary,是纽约市著名的爱尔兰餐厅和酒吧Neary’s的老板,这家餐厅位于纽约市第一大道57街。最近,我在他的餐厅采访了他。Jimmy Neary的好几位朋友和老顾客都说,他很像1946年Frank Capra导演的经典电影《生活多美好》中的守护天使Clarence。采访中Jimmy Neary表示,他不反对被比作Clarence。

Neary 说:“《生活多美好》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天使Clarence也是我喜爱的一个角色。天使Clarence(由演员Henry Travers饰演)向影片中因生意失败想要自杀的George Bailey(由偶像级演员Jimmy Stewart饰演),传达了希望和上帝赋予人类生命意义的福音,这些挽救了Bailey,帮他重建了希望,引导他发现了生命真正的意义。”

然而,与小说中的人物Bailey不同,现实生活中的Neary身高5英尺3英寸,满头卷曲的灰色头发。他告诉我,他从来都不需要一位守护天使,哪怕是与他长得很像的Clarence那样的。

 

Jimmy Neary, 1967年他的餐厅开张时站在吧台前。(照片来源:Neary)

 

 “我喜欢天使Clarence和他传递的信息,但我从来没想要一个守护天使来保佑我取得成功。准确地说,我有幸拥有的了不起的朋友和充满爱心的家人,才是现实生活中一直守护我的天使。” Neary 说,今天他的餐厅生意红火,无论午餐还是晚餐都座无虚席,经常光顾的客人有Michael Bloomberg(他曾用自己的私人飞机载着Neary回到了在爱尔兰的出生地),Mary Higgins Clark (她把Neary作为小说人物和他的酒吧一起写进了她的许多小说里),Cathy Lee Gifford,Jean Kennedy Smith and Cardinal Dolan。

然而,这家于1967年圣帕特里克节开业的餐厅,如果不是因为当年第一位名人光顾,也许永远不会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而来这里的那第一位名人,打个比喻,也如同天使Clarence一样,是上天派来的。“头几个月生意平平,我没有绝望,但我想起许多人当初警告我餐饮业非常艰难的话,大多数的餐馆都失败了”,Neary对我解释到。

但这些怀疑论者的话很快就仅成为Neary脑海中的一个脚注。“一天晚上6点,我来到餐厅,听到酒吧里顾客的骚动声。他们指着我说:‘他还不知道谁来了’。我确实不知道,于是我走到厨房,从这里的一扇玻璃窗可以看到所有的顾客”,他回忆道。

 “过了几秒钟”,Neary继续说,“我看见是什么让他们如此兴奋了:坐在酒吧角落里的不是别人,正是John Glenn。我简直惊呆了!记得当时我对自己说:‘哪怕餐馆下周撑不下去了,仍然有第一个环地球飞行的美国人来这里吃饭了’”。

 

Jimmy(中间)与Jean Kennedy Smith大使(左)和他的女儿Una(右)。(照片来源:Neary)

 

接下来还不止这个。曼哈顿的美食评论家们开始赞誉Neary’s的牛排、羊排和玉米牛肉的味道。可能就是因为这些好评,餐厅在开业的头几年里吸引了一长串当选的官员,包括参议员Ted Kennedy 和Chris Dodd,以及国会议员Hugh Carey (他后来当选为纽约州州长)此外,还有一些五花八门的名人,包括当时的房地产大亨Donald Trump、他当时的女友Marla Maples、Kareem Abdul-Jabbar和已故的纽约巨人队的老板Tim Mara(他给了Neary两枚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总冠军的戒指)。

据传闻,阅读这些好评的主要是纽约的富裕阶层,他们开始成群结队地频繁光顾Neary’s餐厅。“到60年代末,我兴奋地看到餐厅获得了成功”, Neary回忆道:“来餐厅用餐的有非常有名的人,但我们大多数的老顾客都是努力工作、向上爬的纽约人,他们在这里温暖友好的环境中享受着美酒佳肴。”

 “看着我们的业务每天都在增长,我感谢上帝赐给我意志和力量,让我能够实现200多年来已经被准确地解读为‘美国梦’的目标。

Neary实现的就是他的“美国梦”。他追求这一目标的精彩故事也让我们铭记我们的国家是多么伟大。这个精彩的故事开始于1954年,当时Neary24岁,单身,和家人住在爱尔兰的Tubbercurry。Anne Gallagher是家族的老朋友,多年前从爱尔兰移民到了纽约。在一次回爱尔兰的短期休假中,她来Neary家中拜访,正是在那次拜访中,Anne Gallagher使Neary走上了实现他伟大梦想的道路。

Neary回忆说:“尽管我们和Anne多年未见,但她一直是我们家的好朋友,和我的母亲经常联系。所以,当我妈妈告诉她去美国一直是我的梦想时,Anne不出意料地愿意资助我。在那个年代,移民法要求出生在外国的人必须有人资助才能移民美国,但资助的人往往很难找到。我很幸运,在Anne的资助下,三个月后,我就作为持有绿卡的合法移民来到纽约,自豪地生活在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家。”

Neary最初和Anne的姨妈一起住在Anne在华盛顿的公寓里。他很快就在纽约运动俱乐部找到了一份游泳池搬运工的工作,不久之后又在曼哈顿的P.J. Moriarty’s 餐厅当了酒吧服务生。Neary告诉我,虽然那时工作时间非常紧张,但他仍然很喜欢那些日子“我当时在纽约运动俱乐部上早7点到下午2点的班,在P.J.餐厅上下午6点到12点的班,一周工作六天。我一周总共工作84小时,只挣51美元。但我没有抱怨。在这两个地方工作我都喜欢,因为我遇到的人都是最温暖、最友善、最好的。最重要的是,我生活、工作在我热爱的国家。”

1956年,Neary被选入美国陆军服役两年,有机会为他的第二祖国服务。他曾在美国第三装甲坦克师服役,第一年在美国本土服役,第二年驻扎在德国。Neary告诉我,他欢迎有这样的机会,可以回馈向他敞开大门的国家。“就如四年后,肯尼迪总统在他的就职演说中所说的‘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什么,而要问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什么’。这和我当时的感觉一模一样。美国对我这样一个年轻的移民敞开了怀抱欢迎,所以,我把在军队服役的时间,看作是表达我对这个伟大国家的感激、忠诚、荣耀和尊重的一种方式。

 

1956年,Neary被选入美国陆军,在第三装甲坦克师服役两年。(照片来源:Neary)

 

1958年,他光荣退伍,完成了对“伟大的祖国”的服务。Neary回到了他之前的两份工作。他工作的P.J.’s餐厅成了对他一生影响重大的地方,因为1965年在那里他遇见了未来的妻子Eileen,如今Eileen已经故去,他们共同养育的四个子女已经长大成人。(上帝保佑,他现在还有8个孙辈)另外,他还和P.J.’s餐厅的调酒师Brian Mulligan成为好朋友,并最终一起创办了这家餐厅。

回想起在P.J. Moriarty’s餐厅的工作,Neary说:“我在P.J.的工作是上帝的赐福。没有它,我就不会遇见Eileen,并娶到她这么出色的妻子;没有我和Brian(1985年去世)在P.J.餐厅一起工作的经历,也永远不会有Neary’s餐厅的诞生。”

采访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本可能就以这几句辛酸的话结束了。但事实上并没有。因为就在几天前,我听说了一个非常感人的故事。故事是关于一位名叫Mary O’connor的女士的。64岁的O’connor是爱尔兰移民,曾经在Neary’s餐厅做了43年的服务员。我很想和Neary进一步聊聊这个故事,并写进这篇报道中。您很快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

去年4月4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Kathie Lee Gifford和Hoda Kobt的早间节目首次讲述了这件个故事。O’Connor的一个善举很奇妙地,直接地和间接地,帮助三个重病人恢复了健康。

 

Jimmy 和Kathie Lee Gifford 在他位于纽约第一大道57街的餐厅里。(照片来源:Neary)

 

如同电视节目中详细介绍的和Jimmy和我在采访的最后半小时谈论的,O ' Connor去年秋天在曼哈顿当地天主教堂祈祷时体验到“神圣的灵感”,于是她决定成为纽约长老会医院NYPH的肾脏移植的捐赠者。全美的许多其他医院都在开展这样的项目,把适合的器官捐赠者与排在长长的等待名单上,透析的肾病患者相匹配。

 

O’Connor被接受为肾移植器官捐赠者后不久,纽约长老会医院的外科医生就找到了一位他们认为非常匹配的病人,58岁的Dan Ferguson,一位三个孩子的父亲。O’ Connor经历了纽约长老会医院要求的十周的体检和流程,在此期间她和Ferguson一家相处的非常好。O’ Connor期待着快点做手术,好让她的新朋友改善健康和生活质量。

 

Mary O’Connor出现在2019年4月4日的《今日秀》上。(照片来源:Neary)

 

然而,所有的初步测试完成后不久,纽约长老会医院的医生却决定,因为她的肾脏太小所以无法移植到Ferguson的身体。得知不能把肾捐给新朋友,O’Connor很失望,但她同意把肾捐给另一位患者。

2018年9月12日,那位与O’Connor素未谋面,手术后也没见过面的病人接受了移植手术,手术非常成功!这位匿名接受器官移植的幸运的患者,不用再做透析治疗,完全恢复了得肾病之前的健康。 

一个人因为另一个人的无私善举而重获健康,这本身就是一个美妙的故事。但是,正如电视观众在4月4日了解到的,以及我热衷和Neary探讨的,其后另外发生的事情使得O’Connor’的故事更加精彩。

继续在等待名单上Ferguson也找到了一位新的捐赠者,他们的肾脏非常匹配,医生们能够为他进行手术了。手术也在9月12日进行。随着手术的成功,摆在Mary的新朋友Ferguson面前的,将是健康和长寿。

令我和Neary更加赞叹,更加奇妙的是,这个故事并没有到此为止:那位接受O’Connor的肾脏移植的病人的妻子,受O’Connor的启发,也成为一名肾脏捐赠者。10月12日,在她的丈夫做移植手术后一个月,医生将她捐赠的肾脏成功移植给了另一个透析的患者。

对Neary来说,O’Connor的善举应该成为我们所有人学习的一堂课。他说:“我非常自豪,我亲爱的朋友Mary直接和间接地帮助治愈了三个重病人。这恰恰证明,一个善举可以感召另一个善举,而胜利者永远是人类。”

我想,天使Clarence对此一定深信不疑。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