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刘晓波

杨子立

一、有限的交往

刘晓波作为六四黑手,我早就知道其大名。首次相见还是大概2000年初刘军宁老师带我去一个欢迎刘晓波出狱的饭局。那是晓波第二次坐牢,因为和王希哲发表《双十宣言》被劳教三年。

饭局上只有几个人,晓波和妻子刘霞能和朋友们见面都很高兴。我当时看到浦志强律师也在。那不久之前浦律师刚刚介绍了一个刑辩律师给我,以便给“煽颠犯”朋友刘宪立做辩护。浦律师本人当时不做刑事案件。晓波听到这事,立即让刘霞拿出500块钱给我,让转交家属。他本人出狱不久,经济上也比较困难,其他朋友要代他出钱,他坚决不肯。后来在座几位师友的捐款都转给了宪立父亲。

那之后,晓波知道我做软件,找我去过几次家里帮忙修电脑软硬件问题。有时能修好,有时花了很长时间解决不了问题,但是晓波总是很有耐心。

那时我开始做一个个人网站《羊子的思想家园》,写了不少启蒙性的思考文章,都是受教于包括晓波在内的诸多师友的结果。后来因这些文章和结社入狱,就再也没见到过晓波了。

二、无限的怀念

2009年3月我出狱之后,晓波已经因为《零八宪章》的事被逮捕了。我看到晓波和包遵信、余杰、张耀杰、廖亦武等师友给北京当局的公开信为我们几个人辩护,也听到晓波和朋友如何帮助我的家属的事情,非常感动。而且张祖桦老师还和刘霞一起给了我一个大红包。我想晓波还在狱中怎么也不能收刘霞的钱,但是她很坚决的把还给她的钱又让人给我了。当时,刘霞看上去还挺坚强,她还用“不是所有的家属能足够坚强”来宽慰别人。关于晓波的刑期,不少朋友比较乐观,因为“煽颠”通常都是5年以下,但是以我对共产党的观察,觉得很可能会十年,不幸的是判的比最悲观预计还重。

2009年的12月23日,北京密云国保突然把我带到一个别墅看管起来,原来是晓波要审判,防止我去现场。他们跟我说要待三天。可见,23日审,25日判,当局事先就定好了。2010年10月8日,晓波获奖消息传来,朋友们纷纷庆祝,但是大部分被抓走。当时我的儿子正好那天出生,比预产期提前了半月,也是很巧,我于是给儿子起名鼎诺,以此纪念。

以后刘霞就被当局软禁在家,我再也没有见到。只有一次跟胡佳、刘荻去刘霞楼下,用激光笔照射她屋里,远远看到一个影子到窗前晃了晃。当时徐友渔和郝建两位老师碰巧也去了,但是安保严密,空手而归。胡佳被看守发现,还跟保安发生了争执。

刘霞的状况一直令人担心,但是普通朋友也联系不上。一直到2017年晓波噩耗传来,世界为之悲痛,唯有共产党借机抓了不少悼念他的朋友。当时我在深圳,边控刚解除不久,于是我到香港的中联办门外,给晓波送上一束祭奠的鲜花,表达我的悲痛和敬意。

 

(2017年7月作者到香港中联办门口悼念刘晓波,摘自作者脸书)

三、刘晓波的争议

晓波从生前到死后从来没有没有停止过对他的争议。2010年还在晓波获奖前,看到有篇文章《仲维光:政治及灰暗人性的多重诱惑——谈刘晓波们的“名利”运作》,当时忍不住就写了一篇反驳文章,当时发表在《纵览中国》:《拨开“名利”的迷雾》https://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10/10/blog-post_07.html

刘晓波获奖后,批评的人更多。主要的批评是晓波所说的“我没有敌人”,有人称之为“跪着造反”,甚至这种批评到晓波被中共关死在监狱后也没有停止。对此,我认为余杰写的《刘晓波为何宣称“我没有敌人”?》很有解释力。不过,在任何语境下,人们应该追求各自理解,而不是一定要持同一种观点。对于所有批评“我没有敌人”的人我都可以理解他们对共产专制的痛恨,也理解他们为什么不赞同晓波的这种观点,但是我希望不同意晓波观点的人保持对晓波本意的理解以及对其人格的尊敬。

翻看以前对刘晓波坐牢之前的批评,往往也是批评其对中共立场太软,比如王若望先生对刘晓波的批评。如果较真来看,这些批评可以说是成立的。但是对晓波来说,他不是想当一个说出真理的政论家,也不想当一个刚说几句话就丧失说话机会的英雄符号,而是想真的立足于中国的现实改变中国,《零八宪章》就是刘晓波们努力的结果。理论上,中共的残暴历史以及连形式上的选举都没有,早已丧失了任何执政正当性,但是实际上它还牢牢控制着中国,国际上还代表中国政府得到绝大部分国家的承认。所以任何生活在国内还想改变它的人,要想发挥一点作用只能在承认中共合法执政地位的前提下,依据中共的法律和中共的承诺要求它做出某些民主化方向的改变,或者在此前提下逐渐启发民智。海外既不容易受到中共迫害又清楚共产党邪恶本质的人,自然会态度更激烈一些,对于国内跟当局妥协、忍让、甚至说好话的民主人士,会谴责为“勾兑”、“投靠”、“谄媚”,或者“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同时,国内人士因为海外不理解其处境,经常会反击海外民运站着说话不腰疼,甚至“吃人血馒头”。这些矛盾从来就有,无论当局的政治宽容度是高是低,民运人士之间的这种争论永远不会停息。

晓波对当局的态度还算温和,但是遭遇却如此悲惨,有人认为这有助于认清中共的残暴本质。其实中共的残酷无情早就通过镇反、反右、大饥荒、文革一些列杀人运动暴露无遗,人们争论的只是一些如何改变专制的手段而已。晓波当然不是圣人,就算是圣人恐怕也找不到速效的民主化之路。何况晓波是个性情中人,有平常人也有的冲动、软弱、说脏话、好胜心强等弱点。林肯因为刺客的子弹被定格为历史上的完人,而刘晓波也因为为自由而死,已经成为中国人民争取自由的精神象征。

刘晓波自身已经成为一个符号,是我们在黑暗中继续寻找光明的火炬,让我们好好守护吧。

 (2020年2月)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