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肆虐全球,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应该对此负责

 作者:张智斌

 传说在上古发生的一次疫情期间,有一老一少两只乌龟居家隔离,闲得发慌,于是相互打赌:谁先动谁就输。几千年过去了,两只乌龟仍然缩着头一动不动。有一天,北京来了一批专家,仔细观察研究后总结说,依照我们多年积累的知识和经验来判断,这只乌龟背上所刻的甲骨文表明,它已经死去了整整三千年。另一只乌龟听到后,缓缓地伸出头来,骂道:妈滴,都死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啃一声,让我白白守了三千年!这时,背上刻着甲骨文的老乌龟慢悠悠地探出头来,狂笑着用嘶哑的声音回答说:哈哈,你输了!专家的话你也敢信?

 这只是中国朋友圈里流传的一则夸张的笑话,来揶揄如今一些名不符实和死心塌地为权力洗地的“专家”。但是现在,在某些无良专家中存在的这种违背职业和伦理道德的状况,已经犹如吞嚼良知的病毒,与新型冠状病毒一样,在国际社会中不断蔓延开来,并让世界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大约一个月前,《纽约时报》刊登了Donald G. McNeil Jr.撰写的文章Inside China’s All-Out War on the Coronavirus(《纽约时报》中文译名:《疫中访问中国,WHO专家组组长看到了什么?》)【注1】,讲述了世界卫生组织(WTO)专家组组长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Dr. Bruce Aylward)带领世卫专家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去中国调查考察的情况。

 

图一、2020年2月25日,从中国调查新冠病毒疫情回来后,世界卫生组织助理总干事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Dr. Bruce Aylward)在瑞士日内瓦世卫组织总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果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不是加拿大人,我或许不会再去花时间阅读这篇文章,因为我从世界卫生组织的官方网站上了解到,世界卫生组织曾经在1月份就已经派出专家代表团去中国调查考察这次疫情,但就在1月23日武汉封城前2天,他们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的风暴眼——湖北武汉这片土地上,仅仅停留了不到两天的时间。世卫组织公布的武汉考察报告摘要Mission summary: WHO Field Visit to Wuhan, China 20-21 January 2020(《武汉考察报告摘要:世卫组织2020年1月20-21日对中国武汉进行现场考察》)【注2】中写道,考察期间,世卫代表团只是“到访了武汉天河国际机场、中南医院和湖北省疾控中心,包括中国疾病控制中心(CDC)的BSL3实验室”,“参观了中南医院的发热分诊以及疑似和确诊病例的治疗设施,还参观了提供高质量的诊断、治疗和隔离服务的系统。”(以上引号中的中文翻译来源于世界卫生组织武汉考察报告摘要中文版原文。)

 世卫组织代表团在1月20日至21日去武汉考察疫情,如果没有去像金银潭医院、肺科医院等这些新冠病毒肺炎抗疫一线的定点医疗机构;如果只是像世卫组织报告摘要中说的“到访”和“参观”,而不是去考察、调查、分析和研究的话,那么,这次世卫组织代表团的武汉之行,我相信无论如何都是无法达到应有的目的的,也是无法向全世界人民交代的。

 而世卫组织专家组2月份的中国之行,也一直没有看到世卫组织公布详细、具体的行程和计划。调查考察结束前一天2月24日晚上,在北京召开了“世卫组织-中国关于新冠病毒的联合代表团新闻发布会”(Press Conference of WHO-China Joint Mission on COVID-19)【注3】,新华社次日转发《健康报》的通讯《实录!中国-世卫组织联合考察专家组发布权威结论》【注4】,其中公布的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看后实在令人感到惊讶和担心,几乎很难看出这些话语出自一位严谨、理智的流行病科学家之口。

 因此,我认为如果这个世卫组织专家组与前一次一样,只是去中国某些指定的、疫情防控的样板城市和模范医院走马观花地游览一圈,或者,看到和了解到了疫情的严重情况后,还故意装着不清楚、不知道,那么,包括艾尔沃德博士本人、专家组人员和整个世卫组织还能不能全面、正确地去向世界反映中国疫情的真实情况,能不能基于确凿的调查事实对疫情适时地向世界各国发出警告,并提供正确的防控新冠病毒疫情的技术指导和方法策略,似乎值得怀疑。毕竟,世卫组织应该是一个以事实为根据、以科学做决策、以保障全世界人民的健康和安全为己任的国际组织。

 艾尔沃德博士在回答《纽约时报》记者Donald G. McNeil Jr.的提问时,为大家描绘了一幅中国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这场战争中表现出的完美画卷。如果我只是一位对中国了解甚少,甚至不懂中文、也不太关心国际事务的美国读者,我阅读了《疫中访问中国,WHO专家组组长看到了什么?》这篇文章后,或许会对中国抗击新冠病毒的情况刮目相看:在中国特有的国情条件下,在这场史诗级的与病毒拼搏的战争中,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政权的领导下,似乎正在以近乎完美的方式,很快就会赢得这场战争。因此,我也许会以为这次疫情并不很可怕而掉以轻心。当时,《纽约时报》总部的所在地——美国纽约,在这次疫情中还风平浪静。

 但我偏偏就是华人,又与艾尔沃德博士工作、生活在同一个公正、廉洁、遵循普世价值原则的国家加拿大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并且对中国的情况又非常了解。

 这次武汉新冠病毒疫情爆发扩散后,中国各地的网民,其中有不少就是战斗在疫情一线的医护人员,他们通过自媒体和各种可以突破网络封锁的通讯手段,向外界传递出疫情现场的视频和文字报道。当时那里的情况真可谓触目惊心,以至于当局不顾舆论的谴责,不得不将在武汉医院、殡仪馆等公共场所做现场报道的三名公民记者方斌、陈秋实和李泽华“控制”了起来,以儆效尤那些传递现场实况的人。事实上,那里的情况并不像艾尔沃德博士所讲述的那样,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掌控之中。

 我记得1月22日晚(北美洲太平洋时间,北京时间1月23日中午),武汉封城已经成为全世界新闻关注的焦点,CBC(加拿大广播公司)在新闻中滚动播放主持人对多伦多综合医院(Toronto General Hospital)传染病专家艾萨克·波格医生(Dr. Isaac Bogoch)的专访,在采访结束前,波格医生对着摄像机镜头,盛赞中国政府在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向国际社会提供了及时、全面和透明的信息。

 而在此之前,BBC健康和科学通讯记者詹姆士·加拉格尔(James Gallagher)在1月18日就已经发表了文章New virus in China 'will have infected hundreds'(BBC中文译名:《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已感染上千人”》)【注5】,其中第一句话就用粗体字向全世界发出这样的警告:The number of people already infected by the mystery virus emerging in China is far greater than official figures suggest, scientists have told the BBC.(“科学家向BBC说,研究显示,在中国感染这种神秘病毒的人数远远超过官方数据。”)文章说,“目前已有41例经中国专家组确诊的新型病毒病例,但英国研究者估计,实际数字接近1700例。”(以上引号中的中文翻译来源于BBC中文网。)

 尽管真实情况是:武汉“不明原因肺炎”肯定人传人,已经出现多例医护人员被感染的病例,但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一直在发布“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2019年12月31日)、“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2020年1月3日、5日)、“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2020年1月11日)、“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2020年1月15日)等与实际情况不符的信息【注6】。直到1月23日武汉封城,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还声称:“截至1月22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44例”【注7】,而此时新闻媒体报道武汉市几十家医院里疑似被病毒感染的病人已人满为患。

 如果说多伦多综合医院传染病专家艾萨克·波格医生赞扬中国政府在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向国际社会提供了及时、全面和透明的信息,是因为当时还缺乏更全面和充分的资讯,让波格医生在分析和判断事实时有可能不够全面的话,那么世界卫生组织一些官员的所作所为,可能并非如此简单。

 尽管早在1月13日世卫组织就已经获得证实泰国出现第一例中国境外的新冠肺炎感染病例,世卫组织在1月20日~21日对疫情已经非常严重的武汉,其中包括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进行了实地考察(世卫组织自称是“到访”和“参观”),但就在武汉封城的前一天(1月22日),世卫组织还在轻描淡写地发布声明称:有证据表明武汉存在人际传播,但需要进行更多的调查以了解传播的全面情况【注8】。

 2月7日,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发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跨部门医生Dawei Wang,Bo Hu,Chang Hu等14人联合撰写的论文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138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138例在中国武汉感染2019新冠病毒肺炎住院患者的临床特征》)【注9】,论文回溯了2020年1月1日至1月28日期间收治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138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的临床数据,其中57例(约占138名患者总数的41.3%)被调查推定为医院内感染,这57例中17例(约占138名患者总数的12.3%)为患有其它疾病的住院患者感染了新冠病毒,40例(约占138名患者总数的29%)为医护人员感染了新冠病毒,这些情况表明新冠病毒的传染性非常强烈。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生所写的这篇论文,用事实把世卫组织在1月20日~21日期间访问武汉后,尤其是访问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后,还在发表前述那种不负责任的声明,驳斥得体无完肤。

 那么,在世卫组织代表团去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进行疫情考察期间,有没有可能中南医院向世卫组织代表团掩盖了疫情的真相?有多家国际媒体报道,财新周刊被封杀的文章《武汉疫情中的中南医院:他们打满全场》的第一作者、财新记者萧辉的一篇记者手记近日在互联网流传,其中就谈到中南医院院长王行环当时坚持要向世卫组织代表团反映实情的情况。

 法广在报道该新闻时,引述原消息称:“1月20日,世卫安排专家到中南医院考察,1月19日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领导来中南医院考察安排接待世卫专家时,卫健委的官员要中南医院人员‘注意政治影响和说话方式’。王行环当即直接反驳说,‘我一定会实话实说。你们难道忘记了沙士教训了吗?救人命是最大的政治,实事求是是最大的政治’。在世卫组织到中南医院考察的头天晚上,王行环还回绝了跟他相熟的省级领导要他注意政治影响的叮嘱。他对这位领导说,‘真正的政治站位是要站在人民的立场上,站在党中央的全局高度立场上。’”【注10】,从中可见中南医院院长王行环应该是向世卫组织代表团反映了实情,具体情况还有待证实。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Dr.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应对这次疫情中,是否尽到了责任?1月23日武汉疫情已经严峻到不得不进行立即封城的地步,全世界新闻媒体都在报道这个人类历史上首次发生的、对千万人口级别的超大型城市实施大规模封城隔离的突发事件。但是根据世卫组织在4月份公布的世卫组织抗击新冠肺炎行动时间线,1月22日至23日世卫组织在评估疫情是否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称:世卫组织总干事根据《国际卫生条例(2005)》召集突发事件委员会开会,来自世界各地的独立委员根据当时掌握的证据无法达成一致意见,他们要求10天内在收到更多信息后再次举行会议。【注11】

 这段话,明显是由于世卫组织的领导层严重失职或出于某种目的,在给世界各国人民造成了无法挽回的重大损失后,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甩锅给了世卫组织的“突发事件委员会”,最终将责任推卸给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独立委员”而逃避世卫组织应该承担的相应责任。世卫组织在总干事谭德塞领导下,在这样紧迫的防疫紧要关头,还在拖延时间、推诿责任,这种态度是完全无法能够让人接受的。

 2月5日,由官媒中国新闻社主办的《中国新闻周刊》总第934期刊登文章《武汉之憾 黄金防控期是如何错过的?》【注12】,详细披露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前,疫情防控被人为拖延耽误的一些细节和事实,由于错过了黄金防控期而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该文章披露了政府有关部门和卫健委可能存在隐瞒疫情真相的情况,这篇文章出版后不久便遭到当局封杀。2月7日,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因感染新冠病毒不治身亡。由于生前发布疫情警报,他在1月初被卫生官员和警方约谈训诫,并因“传播谣言”被迫在警方的《训诫书》上签字。他的死亡,引发了公众对当局压制吹哨、导致疫情失控的不满。与此同时,新型冠状病毒也在快速地向世界各国蔓延,国际舆论对中方公布的疫情数据等情况的质疑也与日俱增。

 但是,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在中国疫情爆发的一开始就丧失了世卫组织的基本处事原则,他在对中国政府防控新冠病毒的措施赞不绝口的同时,却完全低估和忽略疫情的严重性和可能会对国际社会产生的严重后果,世卫组织迟迟没有向全世界发出相应等级的疫情警报,直到“2020年3月11日,世卫组织评估后,认为可将新冠肺炎视为大流行。”【注13】但此时已经为时已晚,浪费了宝贵的防疫时间,此时此刻,在许多国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大流行已经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数以万计的人口失去了生命。世卫组织一些官员在这次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中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背离了世界卫生组织设立的应有目的和公职人员必须遵守的行为准则,被国际社会广泛诟病。

 另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是,世界卫生组织在国际公共卫生事务中应该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在今天纷繁的国际事务中,中国的宣传媒体经常谈论的一个话题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但是世卫组织作为一个致力于为全人类健康而工作的国际组织,却出于政治或其它原因有意识地将地球上部分人口排斥在共享世界卫生资源和成果的范围之外。不管其承认还是不承认,长期以来,这种状况已经成为有目共睹的事实,世卫组织对待台湾的态度,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这种状况,在本质上是无法被遵循普世价值的国际社会接受的。

 在这次人类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战争中,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迄今为止台湾已经成为全球防控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最成功、最出色的国家和地区之一。在这次疫情肆虐的艰难时刻,世界各国需要分享台湾成功防控疫情的智慧和经验。但是由于世卫组织一些官员的偏见,人为地阻断了世界各国分享台湾智慧和经验的官方渠道。

 

图二、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全球泛滥,西方国家纷纷指责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失职和不公正对待台湾。谭德塞在记者会上却反咬一口,指责台湾对他进行人身攻击,在网络上欺凌他已达三个月,引起世界舆论哗然。(资料图片来源于网络)

 3月28日,香港电台(RTHK)英文频道“脉搏”(The Pulse)播出记者唐若韫(Yvonne Tong)采访世卫组织助理总干事布鲁斯·艾尔沃德的视频,当记者提问WHO是否应该重新考虑接纳台湾的会员资格这个问题时,艾尔沃德说自己没有听到提问。唐若韫再次提出该问题时,艾尔沃德要求换一个问题。当唐若韫继续追问后,视频被切断。作为世卫组织助理总干事,艾尔沃德的这种举动,是无法被任何一个具有正义感和基本良知的人士能够接受的。毕竟世卫组织是基于为全人类的健康服务的国际组织,并不是由一家一户开设的,也不应该受制于某个或某些人的喜恶和操控的。艾尔沃德长期工作、生活在民主、自由、公平、正义、平等和廉洁这样一个遵循普世价值的国家加拿大,却在世卫组织的工作中体现出了完全违背这些价值观的言行,这是令人感到非常遗憾的。

 世界卫生组织一部分官员和专家在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的表现和对待台湾的一贯态度,让国际社会感到愤怒,有人甚至发起了罢免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的联署,至今已获得将近一百万人签名支持。3月29日,世卫组织发布声明表示“台湾加入世卫组织的问题取决于世卫组织会员国,而不是世卫组织工作人员”来推卸责任。事实表明,对待这些不能忠实履行职责的世卫官员和专家,国际社会予以应有的监督、施加一些这样的压力,是行之有效的,也是必须的。

 在这次COVID-19全球大流行疫情中,整个世界正在为世界卫生组织部分官员和专家的失职和丧失良知而付出巨大的代价。这次事件,让曾经得过且过的国际社会不得不开始反思:是什么原因,让一些国际组织的官员和专家,在履行职责时违背了原则和良心?世界究竟需要一个怎样的国际组织,一套怎样的行事规则,去行之有效地约束国际组织的这些官员和专家,才能让他们真正为谋求全人类的健康和福祉去工作?

 谭德塞博士作为世界卫生组织的总干事,在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全球大流行中,由于违背了世界卫生组织应有的处事规则和丧失了人类社会应该遵循的普世原则立场,致使世卫组织没有能够采取正确、有效、及时、积极的措施去防范和应对这次疫情的扩散,导致疫情全球泛滥,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谭德塞博士应该对自己的严重失职承担责任。同时,世卫组织、谭德塞本人以及世卫组织中其他相关人员必须以公开、透明的态度,接受国际社会对可能存在的各种问题进行全面、彻底的调查。COVID-19在全世界的大流行,给了世界各国一个巨大和惨痛的教训,摆在大家面前的问题,必须刻不容缓地去予以处理和解决。

 附注:

 【注1】:Inside China’s All-Out War on the Coronavirus, By Donald G. McNeil Jr., The New York Times, March 4, 2020,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04/health/coronavirus-china-aylward.html

《纽约时报》中文:《疫中访问中国,WHO专家组组长看到了什么?》作者:唐纳德·G·小麦克尼尔,2020年3月5日,https://cn.nytimes.com/health/20200305/coronavirus-china-aylward/

 【注2】:Mission summary: WHO Field Visit to Wuhan, China 20-21 January 2020, Statement,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22 January 2020. https://www.who.int/china/news/detail/22-01-2020-field-visit-wuhan-china-jan-2020

《武汉考察报告摘要:世卫组织2020年1月20-21日对中国武汉进行现场考察》,世卫组织的声明,世界卫生组织,2020年1月22日,https://www.who.int/china/zh/news/detail/22-01-2020-field-visit-wuhan-china-jan-2020

 【注3】:Press Conference of WHO-China Joint Mission on COVID-19,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Feb. 24th, 2020, https://www.who.int/docs/default-source/coronaviruse/transcripts/joint-mission-press-conference-script-english-final.pdf?sfvrsn=51c90b9e_10

 【注4】:《实录!中国-世卫组织联合考察专家组发布权威结论》(来源:《健康报》),新华网,2020-02-25 16:23:59,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0-02/25/c_1125624298.htm

 【注5】:New virus in China 'will have infected hundreds', By James Gallagher, BBC, January 18, 2020, https://www.bbc.com/news/health-51148303

BBC中文:《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已感染上千人”》作者:詹姆士·加拉格尔,2020年1月18日,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51159808

 【注6】:《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情况通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公告公示,2019年12月31日~2020年1月15日, 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list2nd/no/710

 【注7】:《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情况通报》,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 通知公告,2020-01-23 15:19, http://wjw.hubei.gov.cn/fbjd/tzgg/202001/t20200123_2014525.shtml

 【注8】:《世卫组织公布抗击新冠肺炎行动时间线》(来源:央视新闻),中国新闻网,2020-04-12 23:21:46,https://m.chinanews.com/wap/detail/zw/gj/2020/04-12/9154849.shtml

 【注9】: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138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 By Dawei Wang, MD; Bo Hu, MD; Chang Hu, MD; Fangfang Zhu, MD; Xing Liu, MD; Jing Zhang, MD; Binbin Wang, MD; Hui Xiang, MD; Zhenshun Cheng, MD; Yong Xiong, MD; Yan Zhao, MD; Yirong Li, MD; Xinghuan Wang, MD; Zhiyong Peng, MD. JAMA, February 7, 2020. 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fullarticle/2761044

 【注10】:《披露武汉封城前内幕:李文亮艾芬之后又有萧辉王行环》作者:肖曼,2020年4月13日-18:06,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http://www.rfi.fr/cn/%E6%94%BF%E6%B2%BB/20200413-%E6%8A%AB%E9%9C%B2%E6%AD%A6%E6%B1%89%E5%B0%81%E5%9F%8E%E5%89%8D%E5%86%85%E5%B9%95-%E6%9D%8E%E6%96%87%E4%BA%AE%E8%89%BE%E8%8A%AC%E4%B9%8B%E5%90%8E%E5%8F%88%E6%9C%89%E8%90%A7%E8%BE%89%E7%8E%8B%E8%A1%8C%E7%8E%AF

 【注11】:同【注8】。

 【注12】:《武汉之憾 黄金防控期是如何错过的》作者:李想俣、李明子、彭丹妮、杜玮,中国新闻周刊》总第934期,2020年2月5日,文章在中国大陆已被封杀。

 【注13】:同【注8】。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