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瞒谎言齐上阵,中共“世卫”皆渎职

----对武汉肺炎祸延全球谁之责的一点探讨

艾韵华

语云:“人有旦夕祸福”,此言不虚。就在2019年行将过去、人们正对新的一年怀抱各种期待时,谁也没想到一场远胜唐山----汶川大地震,远胜“九.一一”恐怖袭击,甚至比韩、越两场战争死亡人数都还更多的大灾难,正向人类扑来。这就是先发生在中国武汉、随后扩散出去逆袭全球的所谓“新冠病毒肺炎”。那么这一场大灾难,究竟只是自然的天灾,还是有人为的责任?本文舍弃任何先入为主之见,只以客观的事实来回答这个问题。

平地惊雷的一纸化验单

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医师艾芬拿到了一份当时被称为“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这位有多年医疗临床经验的医师当其看见在这张病毒检测报告的结果中赫然出现「SARS冠状病毒」字样!她不禁大吃一惊!艾芬是曾经参加过2003年北京抗击萨司(SARS)那场“恶战”的资深医务工作者,深晓这SARS烈性传染的“厉害”。于是立刻用红笔将它圈出。此时正好艾芬的一位大学同学也走来谈起此事,艾芬便将这份报告用手机拍下,传给了这位也是医生的同学。当晚,出于医务工作者的天职与责任感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医生的微信圈,目的是提醒同行注意。转发这份报告的人中,就包括李文亮等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这就是此次疫情中所谓的“发哨人”(艾芬)与“吹哨人”(李文亮等八位良知医生)。

(网络图片,摘自大纪元网站)

 此时的武汉,据后来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泄露到网上的一份官方“内部报告”中称,截至12月30日,该市地方疾控部门已录入25宗此类病例。由此可见,武汉这种所谓的“不明肺炎”在去年12月中旬已经相当严重了。此时当局若能加以重视采取措施,则为时还不算晚,然而接下来的事只能叫人目瞪口呆!

 医学课题,警察“训诫”医生

 根本不懂医学,更与防疫无关的警方,却莫名其妙地介入了此事。

2020年1月3日13时30分左右,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中南路派出所突然对李文亮医生进行所谓“传唤”。将李医生强行弄到派出所后,该所副所长杨力指派内勤民警胡桂芳对李文亮医生进行了粗暴地训斥。诬李医生为“散布谣言”。并现场制作了笔录。李文亮医生在高压下只好违心地表示,在微信群中发有关SARS的信息“是不对的,以后会注意的”,接着警方人员对李文亮医生制作了所谓的“训诫书”。强令李文亮签字接受。最后李医生在恐惧与屈辱中离开了警局。

(网络图片:李文亮医生以及训诫书)

然而事情到此并没有完。先是武汉警方发布通报称:一些网民在不经核实情况下,在网上发布、转发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公安机关经调查核实,传唤8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了处理。接着,“一犬吠日,众犬吠声”,腾讯网、央视等官媒纷纷对这八位医生进行口诛笔伐,称其为“造谣者”,“违法人员”。那态势,就是要把这八位尊重事实与科学的医生“批倒斗臭”,非要“全党共诛之,全民共讨之”不可!

本来在中国压制言论自由,不许有任何不附和官方的意见存在,这已是司空见惯的“常态”。但一般说来,这样的打压,基本上都和政治有关。而这一次则根本与政治无涉,只是事关广大民众生命健康之事。官方却如此歇斯底里般的加以压制,这就不但令人费解,也更见中国人权状况和言论自由已恶化到何种程度了。因此在李文亮医生就职的武汉市中心医院,气氛就更为恐怖。由于李医生遭到了包括“央视”在内的各大官媒的挞伐,于是该院决定要开除李医生,以儆戒大家。武汉市中心医院党委书记蔡莉,对医学一窍不通,除了媚上、弄权什么都不懂,这样的人居然领导着一家拥有一千多博士与硕士的三甲医院,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医院作为病人聚集的地方,平时医生与护士都应该戴口罩这是医学常识。但在去年疫情已发生、病毒满天飞时,该院蔡书记竟叫大家上斑时不许带口罩以免“影响人心稳定”。最终导至李文亮、梅仲明、江学庆、朱和平四位医生和职工刘励染上新冠肺炎而去世。武汉市的三甲大医院都如此乌烟瘴气一团糟,怎能不造成瘟疫大爆发?岂仅天灾?更是人祸!

“传染病上报系统”也“失灵”了

2002年11月至2003年5月在北京暴发的那场萨司(SARS)大流行,疫情造成5327人死亡及重大财产损失后,中国已经建立了一个“传染病上报系统”,官员说该系统是世界级的:快速、全面,而且更重要的是,不怕有人从中作梗。因为医院可以将患者的详细信息输入电脑,并立即通知中央的卫生部门,那里的工作人员接受过培训,可以在传染病传播之前发现并控制疫情。然而这一切在此次武汉肺炎暴发之初全部形同虚设。整整拖了一个月,直到疫情爆发成燎原之势才来苍惶封城,一切都太晚了。不过根据医界人士所知,这个“传染病上报系统”,一直都在正常运作。所以武汉有关部门应早在12月便已经向中央汇报,而且确定此疾人传人。后来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及武汉市长周先旺也都在会上面对电视公开表示,他们是向中央汇报了的,但未得到授权,不敢公开发布疫情。由此可见今日中国若最高层不作批示,其他人则不敢“妄议”,“妄动”。所以此次瞒报疫情不仅是哪个地方部门或某几个官员的责任,而是出自中共高层刻意隐瞒,其理由就是不要影响了元旦、春节“盛世中国”的“节日气氛”。于是不但压下疫情不让世人知道,与此同时在湖北武汉的人大、政协“两会”照样粉墨登场,盛况空前,人山人海。更在2020年元旦当天在武汉“百步亭”摆下“万家宴”,以显示大国的“气派”。而春节前,北京的“央视春晚”,同样搞得热火朝天。如此各式多样的超大聚集,自然加速病毒的传播。最后瘟疫终于大暴发而不可收拾,更造成今天这样祸害中国、殃及全球的结果。中共当局肯定是肇祸人,焉能辞其咎?正如世界“人权观察”组织执行主任Kenneth Roth所指出的那样:此种掩盖信息之做法,虽然可能有助于政治自保,但对抗击病毒而言,乃是灾难性的。从官方新闻报道之分析,此次武汉瘟疫,不是天灾,亦非物过,乃是人祸也!

网络图片:传染病报告系统操作界面

 封城,病毒冲出国门走向世界

 在这上述一错再错之后,终于引来中国史上罕见的瘟疫大暴发,大流行,且由此更可能引发社会的大动荡,冲击中共统治时,于是它悍然采取封城、进而封路、封村,封居民小区,用木板钉上钉子封死染上武汉肺炎患者的家门,这类“文革”式暴力的强制蛮干,这种人类抗疫史上从未见过的极端举措,甚至将疫情当作一场所谓的“人民战争”来“打”,无异把患者当成了“敌人”。实在是骇人听闻!但这也是中共一贯地从一个极端(隐瞒、不作为)滑向另一个极端(疯狂、乱作为)的做派。然而更糟的是中共官场已是一个裙带关系千丝万缕的贪腐集团,官场里至爱亲朋盘根错节声气相通。因而“封城”决策刚才拍板,“风声”早已八方走漏。到后来就形同公开的秘密。于是有关系的,有门路的,有钱的,一夜之间五百万人逃出了武汉。这些人中更有官大,钱多,名人之流干脆直奔国外。但他们个个都聪明透顶,因此肯定不会去叙利亚、委内瑞拉或非洲,当然更不会去伟大社会主义的北韩。何况北韩与俄罗斯是最了解中共“老同志”的,所以根本不理会谭德塞说什么,第一时间便紧闭国门。只有欧、美几个“傻瓜”信了谭德塞的花言巧语,航斑不停,国门大开。于是这伙人便直奔美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法国……使病毒像“火种”一样撒向欧洲和美国。致有今日武汉肺炎肆虐全球的恶果,构成自“二战”结束以来对人类最严重的威胁。在此不妨试举一位名人为例,此人便是意大利疫情的“零号病人”。 此人乃是中共大陆上的官员、名人,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胡亚敏夫妇。他们伉俪二人,在武汉封城前逃出,以旅游者身份到达欧洲意大利。一到意大利马上发病住院,一度病重住进Ico难怪出院时一再感谢意大利,口中念念有词:“我爱你!我爱你意大利!你们救了我们的命,我们爱这医院,爱意大利!”(现在这则信息在中国“百度”上都还可搜索到)至于他们一路传染了多少人?那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意大利的疫情与他夫妇二人关系极大. 而其他去了西班牙、德、法、美等国的从武汉逃出的人员,因为不是名人,也就不这么广为人知了。

(网络图片:武汉封城后市民被堵在高速路口)

 世卫(WHO)与谭德塞的严重渎职

 世界卫生组织(WHO)顾名思义其功能是管理指导世界各国健康与疾病之事的国际机构。然而在此次疫情中,该组织严重失职,特别它的所谓总干事埃塞俄比亚人谭德塞其脑袋活像被中共“遥控”了似的,只知随北京指挥棒打转。中共说,此疫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谭德塞便鹦鹉学舌的一遍遍重复。虽然台湾抗疫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去年12月31日便电告了谭,称,此疫系SARS病毒,病人须隔离治疗。普通人,只要不是文盲或傻瓜也知是传染病。谭德塞竟然装不懂。要等中共开了口,他才敢说活。直到2020年1月20日才在中共承认此病存在人传人后他才敢宣布。足足延误了半个多月。此后仍跟着中共隐瞒疫情。尤其是坚持不启动“世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机制”。不承认疫情已造成了“世界大流行”两次蓄意为中共掩护。并多次声称“没必要对中国进行旅行限制”致使欧、美多家航空公司没有依据封停航班。使大量带病毒的中共官员富翁带着病毒流入美国、欧洲致有今日之祸。已有多国人士指出谭德塞为中共金钱收买。虽然这方面的证据很难拿到。但谭的行为,至少也是严重渎职,是对人类犯下的大罪行,是不可原谅的!

(图片摘自美国之音)

 只有中共的“小粉红”,五毛之流对此反而兴高采烈,在网上亲切称呼谭德塞为“我们的谭书记”,称赞他为党国“立了大功”。实在是人妖颠倒,是非淆乱!

 “神仙数字”与“无症状感染者”

 中共的“统计数字”造假早已声名远播。大家给它取了个雅号叫“神仙数字”。意即“神仙”才知是怎么回事,实则就是官方想要是多少便是多少。此次武汉肺炎官方说至今统计全国就死了三千三百多人。谁能去查?可是日前武昌市一家殡仪馆在疫情高峰过去后,让民众来领回此次肺炎中死去亲人的骨灰盒。民众立即排成长龙来领。由于人太多殡仪馆一天只能发500盒,且须13天才发得完,即6500盒.而全武汉市内这样的殡仪馆共有8家,再乘以8即52000盒.去除其他原因死去的,多算点,算10000人吧!单武汉一地死者也是中共公布的全国死亡三千三百多人的十几倍!所以在1、2月疫情高峰时,全国多省火葬场竟然纷纷驰援武汉来火化尸体,据说一个尸袋里有时竟装了三具小孩尸体,真是天下奇观。因而家属们领到骨灰盒时发出疑问:“里面的骨灰是我们的亲人么?”殡仪馆工作员答得更妙:“反正都是中国人嘛”!堪称“神回复”只能叫人啼笑皆非,欲哭无泪。

(图片摘自晴报)

 对死者如此草率,对活人也差不多。大陆自制的核酸筛检测试盒质量极其低劣。现在买到国外去人家一查,准确率最高40%,最低20%,这“漏检”了多少,谁知道?更要命的是,即便当时查出是阳性,但若此人无症状,当局不但不收治,也不隔离,让其回到正常人群中,甚至不予统计。现在这批人就叫“无症状感染者”,科学已证实此类人有很大的传染性。连钟南山也承认了这一点。随着武汉、湖北的解封,这千万颗“定时炸弹”又飞向国内外各地。引起下一波感染,当局能辞其咎吗?在如此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面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利坚竟异想天开说此次肺炎是美国军人在半年多前参加武汉军运会时带来的.因为当时有5名美军人生病.但后经中国天津医学院确诊,这5位美国军人害的是虐疾病. 赵利坚被事实“打脸”后,多日不敢露面,还遭到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的斥责.一个闹剧才就此收场.但外交部发言人说话是代表本国政府。如此荒唐,世界尚无先例。

 “口罩外交”与“爱国贼”的丑恶表演

 进入2020年3月下旬以后,武汉肺炎疫情在中国经过三个月爆发与大流行,全国封城、封路、封村,十多亿民众不敢出门,百业萧条,经济滑坡,失业剧增,特别是广大个体经营,小商小贩更是纷纷倒闭破产,民众叫苦连天,痛心疾首。而今才逐渐趋于稳定缓和,而欧、美多国却因受此瘟疫之害反成了当前疫情的中心。于是中共当局伤疤还远未好便似乎忘了“痛”,不仅忘了痛,还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去向那些武汉肺炎的受害国家表示“慰问”。更有甚者,还到处传授所谓抗疫“经验”,叫别人来抄他的“作业”,以宣传所谓“社会主义体制的优越性”。这真像一个人自己失火弄燃了房子,招至邻家遭殃,此人不仅不内疚、担责,反而有脸去“慰问”邻居,更自吹是消防“专家”一样的可笑。

 不过如果说人家全是“嘴炮”工夫,也似欠公平。正如从前有人说过:若说此种人干正事荒腔走板,但玩阴谋诡计却是颇为能干的角色。当今年二、三月武汉肺炎“疯靡”大陆时,当时国内例如医用口罩、隔离衣,呼吸机之类的物资确实出现紧缺。但当局某些聪明人便觉得疫情一旦“出口扩散”此类物资定然成“奇货可居”。于是在美、欧等地的“爱国人士”,中资公司,便闻风而起,在党的指挥下对当地的医用口罩、隔离衣,呼吸机等医疗物资来了个“一扫光”式的抢购收刮。据说单是马云的阿里巴巴集团一甩手就拿出10亿美元作抢购资金。而此时傻傻的老外们还浑然不知。甚至还向武汉大量捐赠上述物资,其中美国送得最多.整整装满了一架大运输机(赴武汉撤侨的)。该机到达武汉,当局生怕武汉民众看见,破坏了高度的仇美情怀.于是硬要美机降在离武汉市较远的一处机场.而这些损赠物资上还写着“武汉加油”。日本人更情深意切的在损赠物资上大书诗经之句“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他们哪里知道人家已在布局暗算他了。真应了那句成语:“君子道消,小人道长”,正经人斗不过流氓!

(网络图片:超市口罩被抢光)

 接踵而来的是欧美疫情大暴发(原因前文已述)这时老外才发现口罩,隔离衣等抗疫物资巳被人家抢光了,十万火急的疫情,马上生产哪来得及。何况由于所谓“全球化产业链”,这些劳动力密集型与高污染的产品,其生产原料及半成品部分大多都在中国大陆。例如武汉附近的仙桃就是世界口罩生产原料及半成品最大基地。这下北京笑了:“你们要口罩、隔离衣么?我们有!要买可以,但有条件”。最典型的就是法国,条件就是10亿个口罩可以卖给你,但法国必须接受中共在法国领土安装华为的「5G」监控系统。今后法国的国家安全就不用多讲了……又如对意大利它把原价只有0.8欧元的13亿个FFP2口罩以1.5欧元的价格出售给意大利,还把原价只有0.1欧元的5千万个普通外科口罩以0.29欧元的价格出售给意大利,还竟然用60万个次品的普通外科口罩冒充FFP2口罩,高价出售给意大利,它还利用大外宣到处宣扬它如何捐助了意大利,摇身变成“救世主”一般,遭到意大利的反驳后,世界才知道意大利被人趁火打劫了。真令人无语!此节中上面叙述的许多内容,在美国的《江枫漫谈》,《建民推墙》等政论类节目中都有过介绍,都是言之有据的。

 这种趁人之危,卡人“脖子”之举,不仅对该国广大患者,尤其对该国医生、护士都会造成极大伤害。使疫情扩大, 医护人员遭大面职感染,导至其医疗体系崩溃,后果极其严重。此番意大利的高感染率和高死亡率,干这种事的人岂能逃脱罪责?

所以纵观整个事件的全过程,即便此次武汉肺炎的病毒是自然界原本存在的(这个须留待科学家去探讨,笔者不敢妄判)但从中共与“世卫”(WHO)当局共同作弊,初期瞒报到迟报疫情,再到武汉仓促封城,事前又走漏风声,数百万人逃出,致使疫情全球流行。在疫情大流行后,又企图“甩锅”与美国和吹嘘“体制优越论”,引发国际上的普遍反感与痛斥。整个事件的主要责任肯定在中共当局。而WHO和谭德塞则扮演了一个最坏的助纣为虐的角色!

 2020年4月16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