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大疫,追责习近平

李进进(纽约)

2020年,也就是中国的庚子年,一场影响全球健康乃至经济和政治格局的疫情首先发生在我的家乡武汉。这个疫情就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因为它最早从武汉爆发,故也曾称为“武汉肺炎病”或“武汉不明肺炎病。”因为该传染病最早发现2019年的12月,故世界卫生组织在2020年2月将这个疫情定名为“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COVID-19)。它是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2号病毒(萨斯2号病毒,SARS-CoV-2)所引發的全球大流行疫情。

最早发现的“武汉不明肺炎病”现已形成世界大流行疫情。到2020年5月31日止,世界上现已有超过600多万人感染此病毒,35万多人死于该病毒。武汉人民首先遭受了重大损失,感染该病毒和因此病毒而死亡的人数远远不止官方公布的数字。

如同上个世界六十年代中国的大饥荒造成千万人死亡所揭示的道理,灾难总是人祸引起。这次新冠病毒世界大流行,就是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国政府造成的。中国当局隐瞒疫情、压制“吹哨人”和民间的声音,以及爆发的初期对疫情的忽视和准备不足是导致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和世界大流行祸根。

这次疫情的爆发和大流行分为三个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中国政府隐瞒疫情和压制吹哨人阶段。李文亮医生以及其他几位在2019年12月30日在微信群里发布的有关“萨斯”病毒的消息被武汉警方传唤和训诫。李文亮后来染病身亡。李文亮已经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标志性人物。第二个阶段是武汉封城以后的三周时间,中国当局没有充分准备好防止病情的医疗物资、医疗条件和医疗人员的调配,导致了新冠病毒在人群中的进一步交叉感染,导致了大量死亡,并且这些死亡没有统计在疫情死亡的数字内。武汉女子李丽娜在阳台“敲锣”救母事件是这个阶段的标志性人物和事件。第三个阶段,中国当局和世卫组织合谋,降低了“武汉肺炎病”传染程度和疫情的严重性,导致了疫情的世界大流行。这个阶段以中国当局阻止和拖延世卫组织宣布疫情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和外交部长王毅批评和谴责美国限制中国人旅行的行为为这个阶段的标志性事件。

作为武汉人,作者自武汉被封城那一刻起,就一直在关注发生在武汉的疫情,写出了数篇文告和诗文。现在看来这些文告和诗文仍然准确的反映了“武汉肺炎病”爆发和流行的过程。这些文章直指罪魁祸首习近平。现辑录部分文稿并加以说明。

一、中国民主党关于“武汉肺炎”疫情的声明

这个声明是作者代表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在武汉被封城的当天(2020年1月23日)写的。在疫情爆发的时候,中国民主党首先是关注如何防止疫情,提出了“解放军”医疗队伍进入疫区,将大型体育场改为救助中心,和设立众多的临时医院(也就是后来在武汉建立的方舱医院)的救治方案。请看全文(斜体字):

自2019年12月初中国武汉确诊了第一例新冠状不明病毒医例以来,中国全国范围内的总确诊人数至今已上升至571人,其中死亡17人,死亡率为2.97%.。多数病例和死亡发生在武汉市区。据悉,实际感染病人和死亡数字大大高于当局公布的数字。同时,该病毒已蔓延至中国大陆的23个省和直辖市及澳门、台湾、泰国、日本、韩国和美国。这是一次严重的人类的疫情。

 然而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对此次疫情的预防和医治采取了难以接受的置后拖延手段。当疫情发生的时候,当局不但不及时告知民众疫情而是去抓捕那些所谓的“传谣“者;在疫情严重的时候,领导们还鼓励万人聚餐;省领导们昨天还在进行春节团拜和欣赏文艺演出。到目前为止,湖北的主要领导和中央政府的领导没有在公共媒体上向人民报告疫情和应当采取的措施。中国国家主席或总理至今没有亲临武汉查看疫情。2020年1月23日,“人民日报”首版甚至没有一条关于“武汉肺炎”的报道。当局的媒体不去重点报道灾情实况,却在为其领袖歌功颂德。如此冷漠,古往今来,绝无仅有。

 在疫情变得更为严重后,中国当局又急躁地在超过一千一百万人口的武汉大都市实行近于“封城”的手段来预防和处理武汉肺炎疫情。“封城”的做法有可能导致没必要的人道灾难。而另一方面,面对这种特殊疫情,武汉地区严重缺乏必要的医护人员和医疗设施,病房严重不足,甚至人们所需的口罩也短缺。当局没有提供及时和充分的医疗救助,连一个临时医院也没有设立起来。显然当局在处置“武汉肺炎”上已经失策。

 中国政府的一切不作为和以“维稳”为核心的统治手段,中国人民会来日清算。今天,我们民主党人和武汉人民站在一起,提出以下具体的防治疫情的方案:

第一,命令解放军、武警等医院的有关医护人员立即赶赴武汉市区参与防治。调集全国自愿医护人员去武汉参与防治;

第二,将沌口的武汉体育中心改造为临时治疗和防治指挥中心;

第三,举全国之力征调医疗物资和其他防治设备并空投至武汉;

第四,在沌口指挥中心设立医护人员培训中心;

第五,在武汉每个区改造一所小学成为临时救治医院并采取严格的隔离措施;

第六,与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国家保持密切联系,得到世界各国和各界的支持和帮助。

二、庚子立春,十问习近平

这篇文章是中国的庚子立春之日,2月4日写的。它是一篇檄文,针对习近平接见世卫组织总干事长谭德赛时所做的他对疫情“亲自指挥和亲自部署”自我表述而写的。文章质问习近平到底为疫情做了什么。全文如下:

今日之中国已是“习为尊,党为贵,社稷次之,民为轻。”天下苦习久矣。

根据宪法第四十一条关于公民批评和建议的权利的规定和《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关于坚持有权必有责、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的问责原则,我们对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习近平就最近爆发的武汉新冠状病毒疫情提出如下问责:

  1. 武汉新冠状病毒疫情在2019年12月底就上报了中央,外交部在2020年1月3日就开始将疫情通报给美国政府和世卫组织,在1月10日前后就确定有人传人的情况下,作为国家主席的你,为什么不将实际疫情及时通报给全国人民? 
  1. 武汉市公安局为什么传讯和训诫早期在微信上暴露疫情的八个医生? 
  1. 当病毒肆虐,多人死亡,武汉疫区已经确定有人传人现象时,你领导之下的湖北省、武汉市政府还在举行万人餐会和春节联欢演出,他们的行为是你指挥和部署的吗?如果不是,你问责了吗? 
  1. 一千一百万的武汉实行封城后,你在1月23日的春节团拜会上,为什么只字不提武汉的严重疫情?疫情已经发生五周了,在这段时间,你的《人民日报》却头版头条宣传你去西南各地的报道,作为国家主席,你为什么至今没有踏上重点疫区的武汉? 
  1. 至今为止,根据官方数据,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两万,死亡人数已经超过四百,真实的数据的数字远远比这公布的数字高。作为国家主席的你,为什么没有亲自出面悼唁死者、安慰生者? 
  1. 武汉市长说,在得知疫情后,他只有在得到授权后才能向社会发布疫情信息,在你亲自指挥和部署的这次武汉防疫战中,你是什么时候授权武汉市政府发布信息的? 
  1. 根据相关法规,武汉疫情发生后,中央应当启动“全国突发事件应急预案”,你这次亲自部署和指挥的应急方案是什么?为什么在武汉封城后近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没有及时提供必要的卫生防疫器材和调配充分的医疗人员,使得武汉的医院人满为患,造成了新一波的交叉感染? 
  1. 国务院在2003年后就制定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按照这个法规,各级政府要成立相应的应急指挥部门和应急预备方案,17年后,当武汉疫情发生时,各级政府毫无准备,既没有担责的指挥,又没有应急预备方案,初诊权居然下放到社区居委会,对染病者和家属简单粗暴。你这当政七年的国家主席在疫情防治方面做了些什么? 
  1. 根据国务院在2003年制定《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在疫情发生的时候,各级医疗卫生机构和各级政府已经规定了明确的职责,他们本可按部就班,各司其职,直接对社会负责,为什么这次你要超越国务院,独揽“指挥权”和“部署权”,导致整个的疫情向社会隐瞒,应急预案缺失,救援措施迟缓? 
  1. 多年来,在你的领导下,政府严厉打压非政府组织,并将红十字会列入政府机构系列。武汉疫情告急后,旅居世界各地的华侨和世界友人纷纷援助武汉人民,大批物质和资金流向中国红十字会,可是红十字会却拱默尸禄,将物质堆积仓库,部分送到福建莆田系医院。请问主席,政府为什么要打压非政府组织?为什么红十字会对源起福建的莆田系医院特别照顾? 

上述十问意在追责,古有君王下罪己诏,今已共和必追责元首。在这涉及到人类生命安全的卫生防疫中,整个中国行政系统混乱而不协调,信息不畅,下不作为,上不担责,一切唯你马首是瞻!这是长期以来你用意识形态取代经济规律和正当行政程序,以独裁取代自治和民主造成的严重恶果。至今你还在用“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等意识形态和军警控制等方式来对抗疫情。在这种既反民主又反传统的统治之下,中国必出灾难,武汉疫情乃人祸也。在你来看,党天下重于百姓苦。天下苦习久矣。习近平,你何以不谢罪天下?

三、湖北人民追问《求是》杂志

这篇文章是根据中共的“求是”杂志2月15日公布的习近平在2月3日中共常委会上的讲话后写的。他在那天的讲话中,列数了他在1月7日、1月20日、1月22日、1月25日、和1月26日到2月3日针对疫情所作的讲话和指示。这么大的疫情,作为中国的首脑,他关于疫情的讲话在12天后才公布出来。这本是就不是公民社会的表现。这篇文章的重点是针对习近平所讲的时间线,一点一点的追问他到底为疫情做了什么。请看全文:

求是,就是要追求真理。隐瞒和撒谎就是犯罪。2020年2月15日,你们刊发了习近平总书记2月3日在常委会上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这个讲话告诉了我们习近平主席一直在关心和指挥这场重大的防疫斗争,但是你们刊登的讲话,似乎不是全文,其中有很多重大的疑问。为此,作为瘟疫重灾区的湖北人,我们提出如下质问:

1月7日,习主席的讲话:

“我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时,就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

问:

  • 习主席在1月7日的常委会上做出了什么具体的指示?常委会作出了什么具体的决议?
  • 常委会听到了有关“人传人”的报告吗?
  • 习主席是否考虑采取“防疫法”规定的应急措施?
  • 习主席是否首肯了央视关于武汉警察传唤和训诫八名最早透露疫情的医生的报道?

1月20日,习主席的讲话:

“我专门就疫情防控工作作出批示,指出必须高度重视疫情,全力做好防控工作,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及有关部门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

问:

  • 从1月8日到1月20日,习主席到哪里去了?
  • 这段时间是武汉冠状病毒传播的关键时候,常委会还就疫情开过会吗?
  • 习主席在这段时间里做了那些部署?
  • 除了上面习主席给出的一般关心的指示外,习主席或常委会作出了什么具体安排?
  • 习主席在会上是否曾经做过防疫不要破坏过年的气氛,妨碍三月“两会”工作的准备,和经济工作等等类似的讲话?

1月22日,习主席的讲话:

“鉴于疫情迅速蔓延、防控工作面临严峻挑战,我明确要求湖北省对人员外流实施全面严格管控。”

问:

  • 1月23日,在武汉封城的当天,习主席为什么在新春团拜会上,只字不提疫情?
  • 在要求湖北省对人员外流实施全面严格管控的时候,即“封城”行动,习主席是否提供了封城后的应对措施?
  • 对于武汉及其附近城市封城后缺医少药和防护设备严重不足的问题,习主席做出了什么具体部署?

1月25日,习主席的讲话:

“正月初一,我再次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对疫情防控特别是患者治疗工作进行再研究、再部署、再动员,并决定成立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

问:

  • 根据有关法规,当疫情发生的时候,国务院和有关部门应当立即成立了指挥部门,为什么在疫情发生了三周后,习主席才决定成立中央应对工作领导小组?
  • 常委们和习主席了解国家已经制定了充分的有关防范瘟疫的法规吗?(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
  • 在国家已经有了这些法规的情况下,为什么政府不能直接依法办事,采取果断措施?
  • 2003年非典后,国家制定许多相应的法规,为什么在习总书记当政七年期间不依法储备足够的防疫物资和设备?

1月26日—2月3日,习主席的讲话:

“从年初一到现在,疫情防控是我最关注的问题,我时刻跟踪着疫情蔓延形势和防控工作进展情况,不断作出口头指示和批示。”

问:

  • 在武汉等地封城后,当地的医院人满为患,防护设备严重短缺,人们求医不到等死的时候,作为唯一握有兵权的国家军委主席,他在什么时候命令军队医疗队进入武汉的?为什么军队的援助在时间上迟缓,在人数上有限?
  • 如果武汉发生了政治动乱,习主席是否会采取比防治疫情更为有效的手段?
  • 习主席和党中央为什么不考虑在封城后的两、三天时间里在武汉各个小区迅速修建多个临时隔离医院?
  • 是谁同意将确诊和住院的初始决定权下放到社区?
  • 在全国疫情泛滥的时候,《人民日报》为什么一直把习主席去西南访问当作头条新闻?
  • 在全国人民和世界友人援助武汉的时候,为什么只允许“中国红十字会”接受捐赠?中国红十字会的官僚作风常委们知道吗?

2月4日—18

  • 湖北死了那么多人,为什么习主席和国家重要机构没有发表一句哀悼死者的话和举行仪式,也没有降国旗致哀?
  • 作为国家主席,以及作为“亲自领导和亲自部署”防疫的国家第一人,为什么至今他没有踏上湖北的土地?

以上三篇文章是作者关于追究习近平责任的主要文章。下面是作者以一个武汉老公安的名义写给武汉警察的。作者在1977-78年在武汉市公安局第九处即刑事侦查处做刑警。这篇文章在一定的社会媒体内广为传播。

四、武汉老公安,向警察喊话

亲爱的武汉警察同行:

我是原武汉市公安局九处二队的刑警。在沉痛哀悼李文亮医生不幸染病身亡的时候,我给你们写这封信,表达我对武汉的警察不当打压当初在网络发布不明冠状病毒消息的八位医生的严重关切。李文亮生前在病毒传染的早期在其微信同学圈里警告人们他的医院发现了不明冠状病毒病例,告示人们要小心。然而他却被武昌中南路派出所以“在网络传播不实信息”训诫。这些警察罔顾事实,置人民的生命安全而不顾,以“维稳”为宗旨,以“上”为尊,以党为贵,视民为轻的执法行为,造成了今天武汉冠状病毒疫情的横行肆虐,毒害人类的恶果。他们助“毒”为虐,为天下所不齿。作为武汉的老警察,也是你们的老乡和朋友,我对武汉同行们的行为感到屈辱。为此,我为警察同行们呼吁如下:

第一,病毒当前,救人为大,宽容为怀;

第二,拒绝追查所谓的“造谣者”和其他政治异议者,人民自有真伪识别能力;

第三,大疫之下,唯有为官者匿,或匿人民,或匿灾情。请用你们的火眼金睛盯住他们,记录他们,实为大功也;

第四,虽为执法人员,但在恶令之下,请枪口抬高一寸,日后审判可将功赎罪。

第五,我们要建立“新四个意识”, “新四个自信”,和新的“两个维护”即:

  • “新四个意识”:民主的意识、自由的意识、法治的意识、和平等的意识;
  • “新四个自信”:人民有甄别善恶的自信,辨认真伪的自信,选择道路的自信,和选择文化多样化的自信,
  • 新的“两个维护”:坚决维护人民的财产、生命,和自由权利,坚决维护法治的权威。

最后,我提醒你们,病毒无党性,人人无免疫,望你们多多保重。在护民和保党之间,请三思而后行。

武汉老刑警:李进进

2020年2月7

下面辑录作者写的关于武汉疫情的两首诗。

五、习主席,您在哪里

这首诗是针对习近平在疫情爆发时候经常不公开露面和不敢到疫区武汉而作的。

习主席您在哪里

听说您刚刚主持了中央会议,

可是没有见到你的身影

当家人生病的时候,

在疫情的恐惧里,

我们特别想念您

——想听听您的教诲:

发生了什么,

该做什么。

——因为您亲自部署,亲自指挥

 

我们知道您很忙,

部署着实现中国梦和世界大同

——理解了您没有来疫区,

也理解了您在新年团拜的时候没有提到疫情

——您可能想着比我们疫情更大的事情

 

可是,我们还是想亲聆您的声音

——因为有太多的流言蜚语

——市长说,疫情不报是没有得到您的准许

——书记说,19日中央才把疫情定位乙级

还有啊,

——封城了,口罩不够,防护服短缺,医疗人员已经精疲力尽

——可是,自愿者和军人们72个小时没有到

——人们的恐慌造成了又一波交叉感染

有人说,这一切,都是您的部署

 

全国人民的关爱

世界人民的援助

物质只能送到红十字会,

因为那是您指挥的机构

 

我们真的想听听您的声音,

——把这谣言戳穿:红十字会将物质拨给了当年您支持的莆田系

 

习主席,您在哪里?

我们想亲自感谢您

因为火神山医院神速的建立

还有军人们接管了物质运输

可是谣言又起

——病人和不听您话的人,都可以进驻

还有啊

——火神山的隔离病房连接了火葬场

——人们有进无出

 

习主席,您在哪里,

在这人命关天的关头,

我们特别想您

因为你是党的领袖、国家主席

还有贵族的气息

六、武汉,我的故乡

这首诗原名是“为什么在我的故乡”,写于2月初。当时,我得知武汉的疫情万分紧急,很多人倒在街头,还有淑女裸身敲锣救母。作为武汉人,我为武汉人的遭遇而呻吟。然而,有人指出,难道疫情应当发生在别的地方就可以了。于是我诗名改为“武汉,我的故乡。”不幸的是,当初的“武汉不明肺炎病”居然在世界大流行。请阅读这首长诗:

我生在长江边
长在汉江旁
那就是武汉
武昌、汉口,和汉阳

我游玩过大江
吸吮江水长大 
—顽皮、读书
也为江城巡逻站过岗 
曾站在首义的地方 
—武昌阅马场 
觅寻当年的枪响

小时候轮渡了多少回
中华路,江汉关、王家巷
六渡桥,民众乐园
还有铜人像 
人群簇拥
谁也不服谁的着
无论是繁华,嘈杂,还是乱象
那是我的故乡

如今,庚子年初
为什么在我的故乡
城区已封路,
小区被盘查,
千万人困在家里,
大江凝住,空气紧张?

有人说,
武汉人在断腕救国兴邦
殊不知
淑女高楼裸身敲锣救母
无名氏倒在路旁
多少人重病在家
呼喊
求救
期待安置病房
还有些人无声无息地消失
连骨灰也无法寻找
 
凭什么在我的故乡
—我的亲朋
—我的故友
—我的乡音
让你们受苦
—你们去断腕
—你们去趟第一枪
 
我不答应
我反抗

我曾发誓说
家乡不自由
我绝不再登黄鹤楼
面对灾难
我毋宁放弃自由,
祈祷上帝给我插上翅膀
穿越太平洋,
即刻飞回我的家乡
和你们一起被隔离,被困扰
 
我知道,
你们曾轻信“人不传人,可控可防”
封城了
救援迟迟不到
至今重病人还不能进病房
可耻的人,还在颂扬
 
我责问
我喊叫
……
我累了
只想和你们在一起
闭上眼
说声老乡好
让我们悉听呼吸的声音
享受一刻阳光 
不必去乞讨什么碧海神药、蓝桥密浆
去他的“武汉加油”
管他的什么未来岁月静好 
 
立春了
雨水要来
这时最难熬
惊蛰, 北斗星柄指正东方
我的乡亲


清明时节
我会去拜见文亮
去抚摸那些魂游的心房
熬过了谷雨就是端阳 
那时华灯再放,江水滔滔
我再也不离开故乡

全文完

2020年6月4日,纽约长岛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