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及习近平是制造新冠病毒疫情全球大爆发的元凶

作者:梦之魂

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的大爆发是人类的一场大灾难和世纪浩劫。据2020年5月24日WHO的统计数字,全球已有超过538万人被确诊感染,34.4万人不治(其中尚未包括被中共隐瞒的中国国内感染和死亡的人数)。新冠病毒疫情不仅给全世界民众的生命财产造成了巨大损失,酿成了许多家毁人亡的惨剧,也使各国经济遭受了重创。新冠病毒疫情全球大爆发对全球各国所造成的破坏是极其惨重的。

大量事实表明,新冠病毒疫情并不是什么自然灾害,也不是什么野生动物所直接造成的,而是一场不折不扣的人祸。它在全球的大爆发也不是什么意外失误或偶然过错,而是一次蓄意妄为的针对世界民主力量和广大善良民众的战争行为,是一场严重的反人类罪行和战争罪行。中共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是制造这场新冠病毒疫情全球大爆发罪行的罪魁祸首和元凶。

疫情的肆虐,不仅给世界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同时也擦亮了世人的眼睛,警醒人们认真思索,并给长期以来西方某些政要在对待中共邪恶集团上的短视、幼稚思维,以及参与主义、绥靖主义政策击一猛掌。

当前,以美国政府为首的全球民主力量已经启动了对新冠病毒源头的调查和对中共的追责,这是代表和体现了全球有良知的国家及人民共同利益、共同意志的正义行动,是十分必要的英明之举。

正如川普总统5月18日所说:中国(中共)应对它们所做的事情负责。它们已经非常非常严重地伤害了世界。

自疫情发生以来,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纵然始终对中国和世界民众玩弄隐瞒、欺骗、压制、甩锅等等一系列阴谋诡计,而且至今仍然拒绝对武汉P4实验室的国际调查,反而贼喊捉贼、倒打一耙,妄图瞒天过海、金蝉脱壳,甚至暗度陈仓、浑水摸鱼、以求一逞。然而,纸是包不住火的,金饰的谎言终究掩盖不了血染的现实,真相已经日益浮出水面。天网昭昭、疏而不漏,中共和习近平的罪行已经越来越清晰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而引起举世公愤。

那么,新冠病毒究竟是怎样形成全球大爆发的?其真相究竟是什么?中共及习近平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和意图,并怎样造成新冠病毒在全球扩散、造成疫情大爆发这场人类大劫难的?厘清以上问题对于确定这场人祸的元凶,顺利开展对中共及习近平的追责,直至将其押上国际审判台、绳之以法至关重要。

一、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扩散,疫情的全球大爆发是中共邪恶集团针对美国这个世界民主堡垒长期酝酿和暗中实施的超限战罪恶战略计划的重要内容和关键环节。

早在1999年,中共的军事出版社就出版了由中共空军少将、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员会副秘书长乔良和前空军大校、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王湘穗撰写的《超限战》一书。该书概述了中共如何利用军事和非军事行动相结合的手段攻击美国的计划。

根据作者的定义,超限战是“超越一切界线和限度的战争”,亦即一种可以超越实力局限和制约的战争方式。该书声称系统、全面、创造性地总结了所有可能的“用一切手段,包括武力和非武力、军事和非军事、杀伤和非杀伤的手段,强迫敌方接受自己的利益”(超限战)的所谓新型的战争理论。该书呼吁利用各种形式的战争手段——军事、外交、经济、金融,甚至恐怖主义 ——来赢得和美国的战争。正如作者之一乔良所说:“超限战的首要规则就是没有规则,没有什么被禁止的。”

因此,对于中共这个邪恶流氓集团来说,所谓的“超限战”,那就是在常规武器,尤其是高科技武器无法与美国抗衡的情况下,为了对抗乃至清除美国这个影响其专制独裁统治、影响其称霸全球野心的眼中钉,实现其罪恶目的,它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包括各种流氓下三滥、违反国际公约和人类道义的反人类手段。

譬如,针对西方政要和科学家采用的“蓝金黄”手段(注1);通过渗透、利诱、威胁等方法窃取西方先进技术成果;实施网络攻击;通过秘密生产和输出芬太尼,开展毒品战(注2);以及研制声波武器,攻击美国外交官(注3)……等等,不一而足。

作为中共当前党魁,习近平不但全面继承了毛泽东反民主、反人民、反人类的独裁专制衣钵,而且完全撕去了“韬光养晦”的伪装,较之其历届前任更加肆意妄为、利令智昏、毒辣猖狂:在全国加强人身和言论管控、抓捕709律师、在新疆建立集中营、镇压香港反送中诉求、制造台海紧张局势、武力威胁恐吓台湾民主政体、在国际上推行“一带一路”和战狼外交,乃至流氓外交、无赖外交、红卫兵外交,直至最近不惜毁掉东方明珠,强推香港国安法,等等,无一不是其狼子野心的表现。
2019年12月4日,中共官方发言人华春莹,在提到美国众议院12月3日通过的新疆人权法案的时候,为了为中共在新疆建立大规模集中营的恶行辩护,竟然用911恐怖袭击为例警告美国:“殷鉴不远,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痛”,进行赤裸裸的恐怖威胁。

最近,中共《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更发出中共应“再生产1000颗核弹”的猖狂叫嚣。

共产主义是恐怖主义的教师爷。事实上,在中共的国际交往的“老朋友”名单里,几乎包含了所有国际恐怖集团。制造911恐怖袭击的本拉登,曾经在中共的军队受训;中共与塔利班紧密交往早已不是什么秘密;美国击毙了ISIS头目以后,全世界唱反调的仅就中共一家;911恐袭发生以后,在中共的倡导下,唯有中国大陆出现一片幸灾乐祸的欢呼声……实际上,当1989年中共的坦克开进北京城,向手无寸铁的市民和学生开枪开炮时,中共就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了全世界:它就是国家恐怖主义者。而这一切,三十年以后又在香港重演。香港军警的残暴完全不输与任何国际恐怖组织。当我们看到国际恐怖组织的很多武器都标有中文标签,我们就已经知道了中共就是国际恐怖组织的真正后台。

新冠病毒是破坏力、危害性极大的微生物,是正派的国家不可能采用,但却能够被邪恶集团作为生化武器来危害世界、危害人类的工具。它是超限中的超限,潘多拉中的潘多拉。对邪恶无底线的中共而言,这是实现其狼子野心的优选抉择,焉有弃之不用之理?绝不能幻想它会遵循任何道义、功德心和国际法,它也绝不会良心发现、翻然悔悟、改恶从善、立地成佛。为了实现其维持专支统治、独霸全球的罪恶目的,它是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的。

早在多年前的电视访谈节目中,中共的军事专家就直言不讳地說,当核武器无法使用时,最佳选择就是使用生化武器,特別是針對人种進行設計的生化武器,尤其是军方已拥有疫苗的新生物病毒。

集中共邪恶于一身的习近平团伙早已将“生化战”、“病毒战”作为其对抗美国为首的民主力量的战略部署,而“病毒战”更是其面对与美国的贸易战和香港反送中运动焦头烂额、难以为继的局面下,狗急跳墙、孤注一掷的杀手锏。因此,新冠病毒疫情在2019年秋季发生绝不是一种偶然事件——它既是为将来称霸全球的超限战决战试水,又是对中美贸易战和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紧急反制与反扑。

2019年3月25日在华盛顿成立的,由43名顶级专家组成的“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China)成员,研究中共海外影响力行动的美国前参议院工作人员韩连潮(Lianchao Han)表示,中共是美国面临的最严重威胁,但许多美国人并未意识到这一危险。

他说:“参与主义和绥靖主义的倡导者们在继续推动失败的中国政策,因此,我们有责任告知并教育美国公众和决策者,中国共产党究竟是什么,它们打算做什么,以及它们为何如此危险。”

二、新冠病毒是在中共军方的直接参与,中共情治系统的配合下,用于对抗以美国为首的超限战的生化军事产物。

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与新冠病毒的产生和散播有着难以摆脱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从武汉P4实验室的建立,到开展研究,直至新冠病毒肺炎爆发期间的神秘莫测的表现,其背后无不时时闪现着习近平担任军委主席的中共军方的憧憧鬼影。武汉P4病毒实验室的政治推手是法国前总理让-皮埃尔·拉法兰(Jean-Pierre Raffarin)。中共“友谊勋章”获得者。这个实验室的建成,将使中共的生化武器研制水平得到极大提升,而军力水平居世界之首的美国成为其主要针对目标,并使台湾成为最直接的受威胁者。据旅法学者披露, 这个让不仅仅是个亲中政客,而完全就是在中共的利益诱惑、收买下成为了中共及习近平的吹鼓手和政治掮客,在法国和欧洲不遗余力地为中共专支政权和习近平站台。他又是接受中国大外宣录制短片,又是写书,又是接受采访,大赞习近平的領导力,大赞中国的开放,大赞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大谈法国必須力抗美国霸权,而中国這位下一代的世界強权就是最好的借力使力之点云云,而中国恶劣的人权状况,则成为他极力赞扬、维护的对象。

2008年北京奧运前,中國留学生“自主”组织爱国活动挺中国。让被邀请上台為中国美言,並批评部分法国人杯葛该次奧运。2018年年初,P4正式營運。在此次之病毒疫情爆发前的半年,让突然宣佈將放弃剩余的参议员任期退出政坛,专心於Leaders for Peace的教育型基金会;這个基金会的金主是与中国统战部门合作的资本家王端瑞。王在几年前买下位於法西的一间商校,致力于在法国境內执行“從娃娃抓起”的亲中大业。中共的统战部真实身份是情治部门,曾经身为总理的让不至于不清楚。同时,就在P4正式营运之际,让又被賦予了一個肥缺身份:在中国营业额超过12亿欧元,占中国车体市场四分之一占有率的彼歐(Plastic Omnium)的中國控股指定獨立董事。他曾向记者高调炫耀与习近平的亲密关系:“当一个会议中有50人排列著,习近平第一个致敬的人会是我。”很显然,武汉P4实验室就在让与习近平之间完成了损害世界民主阵营根本安全的幕后交易。在P4实验室的技术转让过程中,仅仅只在合約中象征性地要求不得转作军事用途,而没有任何监督检查措施,同時對於中共在实验室建造后半段完全将法方排除在外,并任由中共军方在多处祕密地复制和克隆P4实验室不管不问、听之任之、毫无警觉。在新冠病毒疫情在武汉急剧爆发和发展的1月月26日,中共派出军方首席生化武器专家陈薇少将全面接管了武汉P4实验室。中共、习近平的超限战思維和战略部署与中共少将、首席生化武器专家陳薇有着什么样的关联呢?习近平于3月2日视察了军科院军医研究院,听取了研究员钟武汇报疫苗的研发情况。3月17日,中共国防部官网、央视发布消息称,军科院军医研究院陈薇院士领衔的团队,研制出“重组新冠疫苗”。并称3月16日该疫苗获批启动展开临床试验。

其实,这才仅仅不过是冰山一角的些微表面现象。班农作战室女记者 Sharri Markson于5月13日披露,武汉病毒研究所专门研究冠状病毒的专家石正丽的某些最重要的最危险的研究项目其实是与中共军方联手或者说是由军方参与运作的。自然杂志曾刊登有石正丽的一篇论文,研究内容是如何使冠状病毒由动物传染给人。而基因测序和病毒分离的过程则是由中共解放军的实验室操作完成的,其直接领导者和实施者是军方微生物与流行病专家曹务春。也就是说,曹务春是石正丽这一研究项目和论文的参与者,然而科学杂志对曹却没有披露。

曹务春,博士后,中共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研究员、所长,号称军方首席微生物流行病专家,同时,还是病原微生物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主任。

无独有偶,曹务春与陈薇同在中共军事医学研究院工作,而且还都曾经在军方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担任领导工作:曹务春任所长,陈薇任副所长。陈薇于2007年离开该所,并于2012年转而担任军事医学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同时,曹务春与陈薇还都是中共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员。

陈薇近年来主攻研究病毒疫苗,也就是说,她主要研究生化武器的防护。而曹务春主攻研究病毒怎样通过动物感染人类(其一项重要研究课题是蜱虫如何携带病毒致人感染。蜱虫是一种生长于草地的昆虫,极易由足部经腿叮咬人体而使被叮咬者致病)。也就是说,他主要研究怎样将病毒经由昆虫传播转化为生化武器,包括病毒基因序列研究和病毒库的建立。

两个人,一个研制如何制造病毒生化武器,解决对手;另一个研制病毒疫苗,解决自身防护。亦即使病毒能放能收。这就是准备开展病毒战的左右步骤!陈薇的研究是上得了台面的,故而可以堂而皇之地宣布由她接管武汉P4实验室以及宣布疫苗研制成功。曹务春的研究是上不了台面的,所以只能偷偷隐身,实施暗箱操作。显然,曹务春是隐藏在石正丽这个“毒女”身后的更重要的中共军方大“毒王”。

而且令人感到吃惊的是,曹务春曾经两次获得美国NIH-R01科研款项的资助。NIH——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是美国最高水平的医学与行为学研究机构。其款项发放要求条件是非常严格、苛刻的,但曹务春竟然做到了。可见中共军方对美国以及西方科技界、学术界渗透之深广、之可怕 !2013年1月28日财新网报道,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通令,为6个军队单位和24名军人个人记一等功。被记一等功的单位包括有核武器部队,被记一等功的个人则曹务春这个生化武器研制专家赫然在列。

毋庸讳言,习近平是中共军方密谋筹备和实施核袭击和病毒战的总指挥、总后台。

三、中国武汉是肺炎疫情的源头,武汉 P4实验室是新冠病毒的源头, 中共及习近平是总策划、总后台。

对于这样一场造成了全球大灾难的新冠病毒疫情,人们有权了解真相,并且必须追查其源头。这不仅是世界各国和全球公众的应有的正当知情权,更是杜绝疫情再次发生,维护地 球和人类今后长久安全的必要保证。

在 5月 18日、19日召开的第 73届世界卫生大会(WHA)上,一项由澳大利亚推 动、欧盟起草的呼吁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来源进行独立调查的决议案,将在大会第二天被 提交。目前,已有120个成员国支持该决议案,其中包括欧盟 27国、非盟 55国,还有印 度、日本、韩国、俄罗斯、英国、加拿大、新西兰、印度尼西亚、土耳其、马来西亚、乌克 兰、白俄罗斯等国。 对中共和 习近平来说,病毒源头问题是它/ 他的 7寸。 因此,从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以来,中共和 习近平当局不但一直刻意隐瞒疫情真相,而且 还极力掩盖病毒成因或病毒源。现在,眼看当隐瞒和掩盖难以为继了,又到处甩锅,妄图把水搅浑,以达到浑水摸鱼的目的。 然而, 无论中共和习近平当局怎样否认,所有國家的病源線索最終都指向武汉; 无论它怎样掩盖、推脱、狡辩、甩锅,新冠病毒的种种源头线索都指向武汉 P4实验室。

石正丽于 2015年 11月 9日发表在国际著名期刊《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 的论文中写着:“ 为了研究循环蝙蝠冠状病毒的出现可能性(即感染人类的可能性),我们构建 了一种嵌合病毒” 。 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地表面,石正丽正是新冠病毒的研制者(之一)。 为了消除外界疑虑,石正丽团队宣称曾经比对过 COVID19病毒基因与研究所内的“ 所有” 蝙蝠冠状病毒,两者并不吻合。 不过,美国罗格斯大学生物学家理查得‧ 埃布莱特(Richard Ebright )对 BBC指出, 中方研究人员检测了研究所内“ 所有” 蝙蝠冠状病毒的说法不能够被证实,质疑他们可能只是检 测了部分病毒基因数据来得出结论。他认为,需要国际参与,进行全面的科学鉴识调查,包括搜集实验室人员、环境和设施的样本,才可以解答。 美国马利兰州某生化机构顾问公司的创办人蒂姆‧ 特里文(Tim Trevan)也有同样质疑。他说,只有中方公开所有涉及病毒的基因排序,才能释除外界疑虑。

那么,中共为什么不敢公开病毒基因排序,反而要销毁数据呢? 本来,蝙蝠携带的病毒是不会感染人类的,你石正丽为什么非要去研究将其改造成为 能够感染人类的危险病毒呢?其实早已有国际一些科学家对石正丽的这种做法表示反对,也指出了其对人类的危险性,但是石正丽一概置若罔闻,仍然一意孤行。那么,她究竟奉谁的旨 意,出于什么目的要这样做?这根本就不像是一种正常的科学学术研究。但是,如果说是出于军事目的,那就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至于石正丽让质疑者“ 闭上臭嘴” 和“ 用个人生命担保” 等等失态言语,则已经是超出了 科研工作者应有的正常表现,只能用被触到要害之后的惊慌失措、方寸大乱、恼羞成怒、色厉 内荏来解释。

4月底,法国巴斯德学院公布了一份研究报告,虽然在法国本土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但中国官媒却如获至宝、大加引用。 4月 30日,中国《科技日报》最早报道了该消息,文章标题是“ 法国新冠病毒并非直接来自中国” 。随后,官方喉舌《人民日报》5月 3日也报道称,法国疫情由本地流传病毒毒株引发,依据的也是巴斯德学院的研究报告,以及来自法国《回声报》的报道。 巴斯德学院这份名为《法国输入性与早期传播病毒的溯源分析》的研究报告,于 4月24日以预发表的形式刊登在美国生物学论文档案网 Bi oRxi v的共享网站上。 该研究报告的负责人、巴斯德学院基因核糖核酸病毒进化基因组研究员艾蒂安· 西蒙洛里埃 5月 7日接受了法广的采访,他指出,中法两国媒体的说法是不正确的,不符合他们报 告的内容。 西蒙洛里埃澄清说,他们的报告只是指出,根据目前所掌握的资料,不清楚武汉病毒究竟是通过什么途径抵达法国的。 也就是说,他们侧重研究的是病毒传播到法国的路径,这有几种可能,包括病毒直接 来自中国,或者从中国途径意大利抵达法国,或者从中国经过如黎巴嫩等没有基因测序的第三 国抵达法国。 但是,报告没有在任何地方提到,中共病毒疫情由来自法国本土的病毒所引发这种可能。 西蒙洛里埃进一步解释说,根据目前全球共享流感倡议组织(GISAID)所拥有的数万个基因序列数据,从病毒基因演变树来看,最早的基因序列都来自武汉,这一点毫无疑问, 即新冠病毒的老祖先是在中国武汉。 西蒙洛里埃的结论代表了世界上绝大多数正直的科学家的严谨科学态度和看法。当然,中共媒体也就只能捂着脸,灰溜溜地将捞稻草的闹剧收场。

台湾财经作家汪浩3月20日在脸书发文,质疑陈薇团队研发疫苗的速度。 新冠疫情病毒去年爆发后,陈薇少将于 2020年 1月 26日被派往武汉病毒研究所, 并接管了该所的P4实验室。仅仅一个月时间,即 2月 26日,陈薇团队与康希诺公司就宣布研 制出“ 重组新冠疫苗” ,3月 16日该疫苗就获批临床试验。 汪浩指出,这种疫苗生产周期需要 5~6个月的时间,也就是陈薇在2019年 9月武 汉举行“ 新型冠状病毒应急处理” 演习后就开始研制疫苗了。那么,是根据谁的“ 基因组序” 研制呢? 据推算,从 2020年 2月 26日倒推 5个月,正好是去年 9月 26日(如果倒推 6个 月,则应该比武汉“ 新型冠状病毒应急处理” 演习时间更早——本文作者)。 据台湾《自由时报》报导,世卫组织过去曾以流感病毒为例,说明鉴定并分离出病毒 新毒株,还需大约 5至 6个月时间来生产疫苗。因为生产 1种新疫苗的程序涉及许多系列步 骤,其中每个步骤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完成。 只能认为,在 2019年 9月武汉举行“ 新型冠状病毒应急处理” 演习之前,陈薇就已经 掌握了造成武汉乃至全球疫情大爆发的病毒及其基因组序。而正是陈薇当时所掌握的这种病 毒,造成了日后武汉乃至全球的疫情大爆发。 那么,陈薇当时手中的病毒是出自于她自己的团队,还是石正丽团队,还是曹务春团 队,还是武汉P4实验室,还是中共军事医学研究院与武汉 P4实验室的联合团队?这是中共当 局早晚都必须向世界交代清楚的关键问题。

 我们再来看这样一个三桩事件的排列—— 2019年 9月 18日,中共在武汉举办“ 新型冠状病毒应急处理” 演习; 2019年 10月 18日,世界军人运动会在武汉举行; 2019年 11月 17日,第一例武汉肺炎患者确诊。 不让人产生联想都不可能! 中共当局何以“ 未卜先知” ? 2019年 9月 18日,武汉海关与世界军运会执委会在武汉天河机场举行联合演习,演习的主题就是机场口岸通道发现“ 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的处置全过程。 旅美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 3月 14日刊文,质疑中共当局为何数月前就知道“ 新冠病毒” 将会袭击武汉城?并对此展开演习。 何清涟指出,中共政府在这场为期十天的运动会正式开幕之前的一个月,已经提前知 道中国将发生新冠病毒这类公共卫生事件,因此进行了演习。 “但‘ 新冠病毒’ 这名词,在武汉肺炎爆发之前,除了病毒学界,一般人很少知道,爆发之后一度被人称为 SARS。” 何清涟认为,湖北省委相关领导人没有人出身于病毒学行业,千挑万选,挑了一个自己不知道的病来预演防疫,只能说湖北省政府与省委预先知道“ 武汉军运会期 间将流行新冠病毒” 。 世界军运会从 2019年 10月 18日开幕至 10月 27日在武汉举行。 从现在逐渐披露出来的信息我们知道,有包括美国运动员在内的多国、多名运动员在 武汉军运会期间疑似感染新冠病毒肺炎。 在中共御用专家钟南山奉旨出来甩锅,声称病毒源头不一定是中国以后,跳梁小丑,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 3月 13日公然在推特上宣称是美军将病毒带到了武汉军运会,在国际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赵立坚的胡言乱语引起中国的五毛和红粉们一片欢呼雀跃,以为终于抓到了美国的把 柄,于是纷纷挖掘出外国运动员在武汉军运会被感染的事例。因为这些信息是用于印证赵立坚。

对美国的“ 揭露” ,所以现在在中国的网络上仍然大量保留着。当然,其中不会包括美国运动员被感染的内容。 让我们来看一看中国国内网络上的相关信息—— 在本周,两位参加了军运会的运动员都表示他们在去年参加比赛的时候就已经患病 了。武汉军运会的时间是在去年 10月,而中国出现第 1例正式的确诊病例则是在 11月 17 号,这两位运动员患病的时间大大早于中国。 其中一位意大利击剑选手马特奥就明确的表示,当时他来到中国武汉之后没多久就病 了,后来他所住公寓当中有 6成的人都已经患病。开始以为是水土不服的感冒,但抗生素起不到任何作用。他透露自己病了差不多三周的时间才康复,回到意大利的时候还处于生病中,而 且还把病传染给了儿子以及妻子等家人。 而法国女子现代五项运动员艾洛蒂· 克劳威尔表示,在武汉参加军运会的时候,法国代表团中就有包括她自己在内的多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她坚信自己得的不是感冒或者其他疾病的 原因是,自己当时的症状与新冠肺炎类似,而自己回国后至今无症状也没有被确诊,但是自己却有了抗体。 这篇信息来自于 5月 10日的搜狗,标题为《武汉军运会再被提起,运动员接连发声,美国感到慌张了吗》。在介绍这两个事例之前,还有一段议论,结论是: “ 真相似乎越来越近了。” 类似的报道和议论还有 5月 9日《今日头条》转载的一篇。作者议论说: “ 中国武汉确 诊第一例中国本土病例,是出现在 2019年的 11月 17日,也就是说中国人第 1个患病病例, 是在 10月 28日武汉军会结束之后的 20天,而通过这样一个时间点来看,马特奥的患病时间 是大大早于中国本土民众的。这也就是说,马特奥被中国人感染的几率几乎为零,因为他更有 可能是被参加军运会的其他外籍人士感染的……到底是哪个国家的运动员将病毒带到了中国来, 传染了这么多的运动员?” 可怜、可悲的五毛和红粉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在武汉军运会之前一个月,曾经有过一 场中共组织的新冠病毒感染应急预演!而在此之前,造成武汉乃至全球疫情大爆发的病毒就掌 握在中共的生化武器专家手中,并开始了病毒疫苗研制。 当然他们也没有想到,2019年 11月 17日的武汉感染者并不是首例,而是另有其 人。参加武汉军运会的外国运动员确实不是被中国普通民众感染的,而是被中共军方以及军方 控制的的专家手中的病毒感染的。 中共究竟有没有趁武汉军运会之机故意放毒,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至于武汉民众在军运会以后陆续被感染,究竟是因为原来估计的病毒“ 能放能收” ,结果能放而不能收,从而造成扩散,还是中共故意要让武汉市民充当牺牲品陪绑,与美国等“ 敌人” 一同葬身瘟疫,以掩盖中共研制生化武器的罪责,那也只能到总清算的时候,由相关责任人交代了。如果原因是前者,那么湖北省领导下台就是必然的,因为你们坏了 X中央的部署。 不知道五毛和红粉们得知了这个信息究竟是会五雷轰顶、丧魂落魄,还是会如丧考妣、气急败坏呢?习惯了由中共喂食的五毛和红粉们是不是也该学一学如何探寻真相、 独立思考呢?

中共研制疫苗最初是由军方一手垄断的,完全把国内非军方的研究机构排除在外。据此也可以看出,疫苗的研制是属于中共的军事项目,与民用无关。 唯一与陈薇团队合作的康希诺生物是个来自于北美的华人公司。搜索了一下,发现康希诺早就与陈薇合作研制过埃博拉病毒疫苗,并且还是中共臭名昭著的千人计划成员。这样, 就使康希诺与中共谍报系统产生了交集。应该是因为美国在对埃博拉病毒的研究上早于中共, 中共的研究不占先机,故而转向研制新冠病毒及疫苗。 一个蹊跷的现象是,2019年 3月,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在香港上市,最初一直低迷,股价一直徘徊在 30港元。但是,去年 10月,该公司股价突然大涨,并一路上涨至今,直至突破 160元。而且,有人从去年 10月初开始,就一直在抢购该公司的股票,这又是一个未卜先知,早早得到了该公司参与疫苗开发的消息,这也表明,至少去年 10月,就有人已经掌握了病毒的信息,而且料到会有大爆发。

另外两条信息也有助于佐证中共高层对新冠病毒爆发事先知情——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月 1日报道,一位名叫 Dr. Eric Feigl Ding的人日前在推特上转发印度科学家有关新冠病毒基因的示意图,他指出,武汉新冠病毒被发現 4个S蛋白可让這款病毒更好地進入細胞部分,是來自愛滋病基因。

与印度科学家的說法形成呼应的,是來自中国的一則消息:中国国家卫健委专家組成員王广发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後,在 1月 23日接受採訪時称,爱滋病治疗药物克力芝對他的病情很有效,服用後一天体温就好转了。(BBC中文网 2月 7日) 这則消息給公众带来联想: 治疗爱滋病的药物對武汉新冠狀病毒“很有效”,是不是病毒 中隐含了爱滋病毒元素?還有更為隐性的追問与质疑:按照常识,爱滋病毒与肺炎病毒完全是 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病毒,卫健委专家是如何发挥超級想像,选择用治疗爱滋病的药物作為治 疗自己的肺炎的药物的?由此人們自然联想到,中共內部的高级专业人员可能清楚,新冠病毒是通过病毒混嵌方式制造出来的; 或者是知道,希望通过爱滋病毒與与新冠病毒产生抗体,並进 一步研制出疫苗。

然而,武汉市、全中国、全球的普通民众,包括普通医生就没这么幸运了,王广发们 并没有向他们透露这个秘密,于是他们只能听天由命等死。包括李文亮医生,他虽然吹哨提醒 了民众,但他也没有获得这种机密的治疗方法,最后仍然死去。陈薇们、石正丽们、曹务春 们,以及他们的主子 习近平,是不折不扣的谋杀凶手!

研制病毒——研制疫苗——疫情爆发……其策划的链条希望的结果自然是搞垮“ 美帝” , 征服世界。中共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白宫顾问纳瓦罗 4月 21日对媒体谈到中共不分享病毒数据时揣测是中共出于商业考 虑,想通过疫苗赚全世界的钱,这种想法也可能过于善良和天真,也可能是故意扮猪吃虎。 对中共这个邪恶无底线的流氓集团而言,为了实现搞垮美利坚,称霸世界的目的,病毒和疫苗是它手中的超限战武器。疫苗是用来保护他们自己的,绝不是用来拯救世界的; 而病毒 的唯一用途则是——杀人! 这也正是中共拒绝对病毒源头,尤其是武汉 P4实验室的国际调查的原因所在。 刚刚看到的一份颇有价值的资料: 《北京之春》刊物的作者周晓新近发表的一篇文章, 通过对纽约地区不同族裔的新冠病毒肺炎感染者的死亡率的统计数据分析,发现白种人、黑种人,及其混血族裔感染新冠病毒的死亡率要大大高于华裔。说明在新冠病毒的研制过程中,进 行了人种选择的设计。那么,那位在电视上谈论通过病毒战打垮美国的中共鹰派军人讲到的三 点——病毒、疫苗、病毒的人种选择——就全了。

四、中共及习近平隐瞒、掩盖疫情,编造假信息欺骗中国及全球民众,犯有反人类罪。

       新冠病毒疫情在中国武汉发生以来,中共及习近平始终采取隐瞒、掩盖疫情的手段,欺骗、误导全世界,最终造成疫情全球大爆发,给各国造成生命财产不可估量的损失。中共及习近平犯有反人类罪,罪大恶极,罪不可赦。

        中共及习近平隐瞒、掩盖疫情的罪恶手段有:隐瞒疫情真相、销毁数据及病毒样本、封锁信息及舆论、封杀媒体采访报道权、打压民众知情权和言论、编造假信息欺骗国际社会、故意让500万武汉人去往全世界造成疫情全球扩散危害全球、胡乱甩锅制造混乱,等等。

        中共及习近平团伙的犯罪事实全球有目共睹,每一桩、每一件都够触目惊心,手段都极其恶劣,性质都极其严重。此不赘言。这里,谨就中共及习近平团伙所犯罪行谈几点看法。

        首先,中共造成新冠疫情在全球大爆发这种严重的灾难绝不是过失犯错,绝不是无意失误,绝不是失察、失职,更不是缺乏经验、处理不当。而是其坚持与民主、和平、安定的世界潮流为敌,与进步力量为敌的立场的必然行为,是图谋控制世界的阴谋的必然结果。它是故意犯罪,是蓄谋已久的。是其反人类、反人民、反民主的邪恶本质决定的,是其顽固坚持专制独裁、奴役人民的反动本性决定的,是不可能改变的。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其倒行逆施、为非作歹就不可避免,对世界和人类的危险和威胁就会始终存在,灾难就会随时有可能发生,世界就不会有安全和安宁。那种认为,只要中共能早一点做得好一点,就可以避免这场灾难的发生;如果中共能吸取教训,今后就能够避免,类似的灾难就不会发生的观点是不正确的,是对中共的本质认识不足的表现,是东郭先生的思维,甚至是一种混账逻辑。与虎谋皮的想法是十分危险的。要想彻底解除全人类的威胁,必须解体中共。

    其次,中共及习近平所犯是什么性质的罪行?我们说,是反人类罪行和战争罪行。仅就其隐瞒疫情、欺骗全球这一项就够这个定性。因为中共和习近平所做的,是以谋害、灭绝武汉、中国和全世界无数善良无辜民众的生命,以破坏、摧毁世界无数财产、物质文化为代价,为手段,来谋求其专治独裁统治的目的,以达到其长久奴役中国人民、世界人民的企图,不是反人类罪又是什么?另外,中共和习近平为了谋求世界霸权,为了搞垮美利坚这个民主的堡垒,不惜筹划超限战,筹划生化武器,准备发动核偷袭和病毒战。不是战争罪行又是什么?

    第三,整个中共是一个犯有战争罪行和反人类罪行的犯罪集团,习近平是犯罪集团的首犯。习近平上台以来所干的一切坏事都必须由他亲自负责。尤其是这次制造新冠病毒全球大爆发的世界大灾难的主要罪责必须由他承担。那种把中共以往领导人翻出来,让以往某些领导人替习近平背锅、承担罪责的说法和做法都是可笑而奇怪的。说轻了,是糊涂,说重了,是别有用心,是充当习近平的说客,帮习近平洗地,妄图让其减轻罪责,蒙混过关,溜之乎也。这是绝对不能容许的!对这种论调必须保持高度的警惕。

    最后,对中共及习近平的处理。中共犯罪集团和习近平反人类及战争罪犯罪大恶极,不存在规劝和等待改正的问题,必须敦促其缴械投降,并按照所犯罪行绳之以法。对中共及习近平的财产首先加以没收,并必须交由国际法庭进行审判。中共必须彻底解体,习近平必须按照国际法判刑。中国必须建立一个没有共产党的民主新政府。

注解:

1:蓝金黄:据郭文贵爆料,蓝金黄计划是中共渗透西方,对某些政治或科技人物进行拉拢的手段,包括金钱、性以及信息网络等方法。

2:芬太尼:中共新型毒品战所采用的毒品。中国是目前芬太尼的最大制造和输出地,使美国每年有数万年轻人死于芬太尼。

3:2018年,美国驻古巴哈瓦那外交官,以及美国驻中国广州外交官,几乎同时遭到疑似声波武器攻击,导致大脑受伤,不得不回国检查治疗。这个消息,已经引起了各方注意。声波武器,应该也是中共超限战的手段之一。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