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灰湮灭的红色帝国:习近平与红二代从合谋到分道扬镳

作者:张杰

本文的视频讲座

2013年10月,李伟东发表了《走不通的红色帝国》一文,在海内外产生了强烈的反响。因为那时习近平刚刚上台,他到底想把中国带向何方,大家都不太明白。由于习近平的老爹习仲勋是个改革派人物,所以大家很自然将习仲勋的影子投射到习近平身上。但习近平的言行忽左忽右,漂浮不定,大家不知道这个老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2013年8月,高瑜女士将“七不讲”的中共9号文件“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曝光,才破碎了许多人对习的幻想。

《走不通的红色帝国》回答了很多人的纠结和疑问。它认为,习近平要走的路是一条“红色帝国”之路。这条路并非随意而为,而是历经数年思考的成熟战略思维。习的总体战略思维是:不能否定毛泽东,要吸取苏联亡党的教训,用马克思主义信仰和中共领导人道德感召力来整顿执政党;用威权主义的反腐来重拾民心;用压制舆论、重占“思想阵地”来夺回话语权,大力宣扬反宪政反普世价值,重树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主旋律”,并打着“依法治国”的旗帜,实现一定程度的司法公正,坚持在宏观可控和国有经济为主体的前提下进行市场化改革等。

习近平的中国梦既要实现国家富强,更要保持一党长期排他性执政的混合梦。习不是要回到文革时代,而是重建国家社会主义。习的战略思想是有根基的,它来自于主要红二代太子党的共识。太子党们对胡温十年执政非常不满,在他们看来父辈们打下的江山已被太监、管家、秘书及包括团派在内的行政官僚糟蹋的不像话了,贪污腐败严重,理想丧失,道德沦丧,纪律涣散,民众怨声载道,国际形象消极负面,再这么胡闹下去,就真要像苏联一样亡党亡国了。由于邓的改革开放路线的成功和经济增长惯性,中国政府手中控制了巨大的财富,成为全世界最有钱的政府,足以完成中国梦。他们设计了两个100年的奋斗目标。第一个100年就是从1921到2021,建党一百周年,实现小康社会,由现在GDP人均6000美元左右达到12000左右,经济总量接近美国,也就是11到12万亿美元,届时美国也就16到17万亿美元。中国坐稳世界老二的位置,成为东半球的老大,与美国平起平坐实现中美共治。再到建国100年的时候,也就是2049年的时候,GDP要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一个“红色帝国”继盛唐之后再次傲视全球。

习近平八年的执政不仅证明了这是一条走不通的红色帝国之路,而且中国和中共开始快速走向衰落。为什么习近平和中共红二代的战略思路会遭遇巨大的失败?他们之间又为何会分道扬镳呢?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习近平和红二代的三个严重误判

首先,对中国经济实力的误判。习近平和红二代对中国经济实力的看法也过于乐观。中国GDP的确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中国经济真正崛起并非依靠自身的经济实力和科技创新能力,而主要是依靠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商机。中国被美国送进了WTO,从而发展成为世界工厂,又依靠不遵守世贸组织规则和高污染、高能耗、低福利和低人权获得了暴利。江胡时代的确中国积累了大量财富,但也积聚大量矛盾、冲突和污染。可以说,中国经济是虚胖,靠经济全球化这个膨大剂催大的,经济实力并不强。2009年是中国经济由盛而衰的转折点,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投资、内需和外贸都陷入困境。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带来的红利到胡锦涛时代已经耗尽了,必须进行全面的政治体制改革。简单地说,习近平上台时,中国经济已经危机四伏,危机重重。习近平对外的疯狂大撒币和“一带一路”战略就显现出他和红二代对中国经济实力的无知。

其次,对国际形势的误判。应该说,邓小平在外交策略上是聪明的,他明白中国的对外开放就是对美国开放,他也知道中国在国际社会上的份量。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邓小平一直强调韬光养晦,特别叮嘱第三代领导集体,“我们不要吹,越发展越要谦虚”,“不随便批评别人、指责别人,过头的话不要讲,过头的事不要做”,“韬光养晦应当继续50年,不当头,不当老大”。邓小平去世后,江泽民把邓小平外交政策总结为27字方针,那就是“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决不当头、有所作为”。但习狂妄地抛弃了邓小平的外交政策,开始转变了咄咄逼人的战狼外交。他们漠视中国与西方已经积累的严重矛盾,如贸易逆差、知识产权保护、强制技术转让和市场壁垒等。习近平和红二代完全没有预料到川普会发动中美贸易战,以至于进退失据,仓促应对。

再次,对民意的误判。红二代对中国人的想法并不了解,认为只要用虚假的洗脑宣传和严酷的刑法就可以将他们治理得服服帖帖。但他们不知道,中国人早已今非昔比,已是见过世面的人。中国人的真实想法就是安居乐业,不折腾,不搞政治运动。政治体制改革可以慢慢来,民主化也不急于求成。但他们内心赞同自由民主和普世价值以及司法独立。他们痛恨官员腐败,但同时也乐于瓜分腐败的红利。我们可以发现,中国出现的仇视西方的情绪,基本上是民族主义或者说爱国主义导致的,但几乎没有意识形态的问题。这一点与毛泽东时代截然不同。习近平是想让中国人回到极权主义时代。极权主义是一种极端的民主形式,是一种群众运动。但中国显然没有这样的民意基础。即使是粉红,他们也以出国留学和享用西方奢侈品为荣。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大学固然有告密文化沉渣泛起,但并没有蔚然成风;为什么足球明星郝海东和羽毛球一姐叶钊颖也会站出来反共建国?简单地说,中国人很新,但习近平和他的时代很旧。习近平和红二代没有苍生意识。虽开口“人民”,闭口“人民”,但内心并无丝毫敬畏。虽豪言“我将无我,不负人民”,但却无视尚有6亿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其中2.8亿人的月收入远远少于1000元,只有537元,处于贫困线下。毫无现代权力文明意识。在他们眼中,国家是父辈打下的江山,理所当然应该坐江山、吃江山,尽享荣华富贵,丝毫没有人权主权意识。

第二,习近平与红二代分道扬镳

如果说三个严重误判是习近平和红二代的共同错误,但随着习近平通过反腐成功集权后,习近平和红二代出现了重大分歧,终于分道扬镳了。

一是,修宪取消国家主席限期制。习近平此举出乎绝大多数红二代的意外,因为他们希望习近平将红色江山变成他们的金山银山。但大权在握的习近平并不这样想,他要想像毛泽东一样将中国变成家天下,掌权终身,这无异打翻了红二代的集体奶酪。

二是,迫害维吾尔人、藏人。红二代对待少数民族的想法仍然停留在毛邓时代,怀柔收买和残酷镇压相结合,保持稳定的民族关系。但他们小看了习近平的雄心,习近平要证明自己才是中国的千古一帝,要将少数民族问题彻底解决掉。他借鉴了纳粹德国建立犹太人集中营做法,将百余万维吾尔人关押、虐待。至今已有150余名藏人抗疫自焚。美国前维吾尔协会主席伊利夏提先生说,维吾尔集中营是习近平的政治滑铁卢。

三是,新公私合营。红二代支持加强国有经济,但并非想取消和限制民营经济。红二代与民营企业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关联。他们大多是中国大型民营企业的股东和隐名股东,一旦民营经济没了,他们的金库也就没了。红二代希望拉马克思主义的大旗作虎皮,但并不想共产。习近平的新公私合营政策,让他们看到了毛泽东幽灵的复活。

四是,香港、台湾问题。红二代希望保持香港的稳定,香港是他们的藏金、藏身之处。但习近平对香港的全面管制是要取消“一国两制”,实现二次回归。香港反送中运动使中共极权主义面目暴露无遗,也使红二代的安全岌岌可危。红二代希望通过“一国两制”完成国家统一,但这个目标并不急迫。习近平的想法与他们不一样,他希望成为中国的统一之父,甚至不惜武统台湾。近日,中共鹰派乔良少将罕见呼吁,北京不应将冠病疫情视为以武力收复台湾的机会,此时用武力收复代价太大,也并非当务之急,应将重点放在民族复兴事业上。他的发声应该是在为红二代代言。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习近平在上台之初,的确有一套治国的战略思维。它是部分中共红二代的共识,但它的目的是保护中共权贵集团的利益,并不是要去实现共产主义,更不是为了人民的福祉。习近平和部分红二代的战略思路对中国经济实力、国际形势和人民意愿严重误判。习近平在掌握权力后,出于个人的野心,开始与红二代渐行渐远,直至分道扬镳。

习近平的红色帝国能够建成吗?当然不可能。其根本原因在于违背历史的潮流和人民的意愿。习近平强行制定港版国安法,已将香港推向动乱。其武统台湾的叫嚣相反使台湾人更加团结和珍惜来之不易的民主自由。韩国瑜的罢免尽管与他个人政治不诚信有关,但他的亲共倾向也是他被民众抛弃的重要原因。国际社会孤立中国的序幕已经拉开,因为21世纪人类不可能接受一个新纳粹帝国的崛起。经济全球化造就了中国,但经济全球化的落幕也注定了中国的衰落。习近平最不放心的就是9000万中共党员,尽管中共5月20日发布的《中央和国家机关党员工作时间之外政治言行若干规定(试行)》,提出十九个“不准”,要求中共党员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范。但没有政治信仰的中共党员早已与他离心离德。

习近平建立在沙滩上的红色帝国正在崩塌,终将飞灰湮灭。正如徐友渔先生在何清涟、程晓农《溃而不崩》一书的序言中指出:“这个外表强大光鲜的红色帝国其实已患沉疴,赤裸裸的敛财和镇压所付出的代价是失去政治合法性。也许,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共已经创造了一个奇迹:它的政权居然在“六四”大屠杀之后存活下来,并在全球化浪潮中取了巨大的利益。但是,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一个失去了合法性的政权虽然可能活得超出人们的预料和忍耐,但它决不会长久存在,人类历史没有,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奇迹。”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