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水库的调度与公有制中的水库使用权的私有化

王维洛

【编者按】专制体制的弱点在于,由于没有制度性的制约,统治集团轻易就能做到把所谓的公共财产变成给私人生蛋的母鸡。从这个意义上说,不仅三峡水库,而是一切国有资源都是共产党权贵们为自己谋利的工具。

【作者摘要】

三峡水库的调度按二个标准分三个层次执行:

——当三峡水库来水流量不超过25000立方米每秒时,原则上由三峡集团公司负责调度;
——超过这个流量,但枝城流量小于56700立方米每秒,由长江抗旱防汛总指挥部(简称长江防总)调度;
——当枝城流量超过56700立方米每秒,或需对城陵矶河段进行补偿调度时,就要国家抗旱防汛总指挥部(简称国家防总)来调度了。

无论是长江防总还是国家防总接手三峡水库的调度,三峡水库进入防汛模式,三峡工程发挥所谓的“防洪效益”,无论是泄洪还是削峰,都是要向中国老百姓收钱的。这是由公有制的水库使用权的私有化所决定的,私有化的使用权所创造的利润归利益集团所有,公有资源、环境和财产的破坏由老百姓承担。就是三峡大坝上下游的居民饱受洪水蹂躏,这三峡工程的“防洪效益费”还是必须缴纳的。

这符合中国生态环境保护第一人郑义先生提出的理论:“公有制”,特别是“两权分离”的“公有私营制”乃是生态环境的第一杀手


前言

自2020年5月底6月初以来,关于三峡工程的讨论在海外网络上很热烈,可以说是1982年底邓小平做出“我赞成搞低坝方案。看准了就下决心,不要动摇”的表态以来,参加讨论民众最多(很多是翻墙出来的民众)、涉及课题最广的一次。如果1992年三峡工程决策之前有一次民众参与的讨论(这是工程科学民主决策程序中的一个重要环节),那么可能今天乃至今后的讨论都是多余的。但是中国大陆却是另外一番景象,网络管控、网络封删,万马齐喑。笔者同学、朋友的一些微信族群因传播有关三峡工程的讨论、特别是笔者的文章、观点或者采访视频遭到封杀。在此,笔者向同学、朋友的厚爱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也为给你们增加的麻烦表示个人的歉意。

 
图1: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发给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的一道命令,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海外关心三峡工程的民众一定看到了上面那道命令,这是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发给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的一道命令。本文就从这道命令出发讨论两个议题:

第一:三峡水库的调度;

第二:公有制中的水库使用权的私有化

一、三峡水库的调度

这份三峡水库的调度令:
发布单位: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
收件单位: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
等级:明件;
发布时间:2020年6月28日16时(下午4时);
发布地点:武汉(长江水利委员会所在地);

内容如下:

请你公司自6月28日20时(下午8时)起将三峡水库出库流量按31000立方米每秒下泄,6月29日8点起出库流量再增加到35000立方米每秒下泄。

因为这是明件,不是保密文件,所以可以在公开场合、在网上讨论,否则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实施条例》即过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实施办法》等诸多法律、法规,虽远必诛。

与其说这是三峡水库的调度令,不如说这是调度请求。命令的开头应该是“命令你公司”,而不是“请你公司”。在中国凡事都讲究等级,就连庙宇、和尚也有等级。按理说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以下简称长江水利委员会)和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峡集团)都是副部级单位,但是三峡集团的老总多由正部级的官员担任,比如陆佑楣是正部级又是工程院士,曹广晶原是最年轻的中央候补委员。而且三峡集团是财大气粗,直接控制着长江的水阀门。有人说,谁控制了水,谁就控制了未来。所以长江水利委员会准确地使用“请”字开头。

三峡水库的调度按二个标准分三个层次执行:

——当三峡水库来水流量不超过25000立方米每秒时,原则上由三峡集团公司负责调度;
——超过这个流量,但枝城流量小于56700立方米每秒,由长江抗旱防汛总指挥部(简称长江防总)调度;
——当枝城流量超过56700立方米每秒,或需对城陵矶河段进行补偿调度时,就要国家抗旱防汛总指挥部(简称国家防总)来调度了。

(至于什么是枝城流量超过56700立方米每秒,或需对城陵矶河段进行补偿调度,笔者另找机会解释。)

长江防总总指挥由湖北省省长担任,长江防总常务副总指挥由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担任,长江防总副总指挥由沿江四川、重庆、湖南、江西、安徽、江苏、上海等省市人民政府的分管领导担任。

长江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在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设办事机构(长江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负责长江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的日常工作,简称防汛抗旱办公室。其职责是按照授权,负责流域防汛调度,指导、协调监督流域防汛抗旱各项工作。所以这个三峡水库的调度令就由长江水利委员会发出。

以前国家防总总指挥由国务院副总理担任,温家宝、李克强都当过国家防总总指挥,国家防总在水利部设立办事机构(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经过所谓的“政治改革”(其实是行政机构改革),现国家防总总指挥由国务委员王勇担任,应急部党组书记、副部长黄明、水利部部长鄂竟平、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马宜明和国务院副秘书长孟扬担任副总指挥。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在应急管理部设立办事机构(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承担总指挥部日常工作。但是由水利部副部长兼应急部副部长叶建春担任秘书长。

二、潘家铮三峡水库泄洪流量过程图中的弃水

长江水利委员会发出的调度令,自6月28日20时(下午8时)起将三峡水库出库流量按31000立法米每秒下泄,6月29日8点起出库流量再增加到35000立方米每秒下泄。

这里的三峡水库出库流量包括两大部分,一是通过三峡工程水轮发电机组的水量,另一个是通过三峡大坝泄洪坝段的水量。

通过三峡船闸和三峡升船机而流向下游的水量较小,在此忽略不计。

三峡大坝由五个坝段组成,从左到右为:三峡船闸、升船机、左岸发电机厂房、泄洪坝段和右岸发电机厂房。右边还有地下发电厂房,装有6台70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因为在地下,图片中看不到。

通过三峡工程水轮发电机组的水与通过三峡大坝泄洪坝段的水很好区分。通过三峡大坝泄洪坝段的水是向上喷射的,向上喷射的目的是为了消能。泄洪坝段左右两边通过水轮发电机组的水是在水下流出的,因为能量已经大部分转换成电力。通过水轮发电机组流出的水会在坝下河道产生浪花。浪花越多越大,则通过水轮发电机组的水量越大。通过水轮发电机组的水量可达25000立方米每秒。

图2:航天科技集团下属的中国资源卫星应用中心提供的最新拍摄的卫星高清图片,图片来源:央视财经:三峡大坝已变形?谣言!三峡工程质检专家回应

图2是2019年7月航天科技集团下属的中国资源卫星应用中心提供的最新拍摄的卫星高清图片,来证明三峡大坝已变形是谣言!图中的中间坝段是泄洪坝段,左右是左岸发电机厂房和右岸发电机厂房坝段,此时正在发电,可以看到左右两边河道里的浪花汹涌。不知道为什么央视财经把红箭头指向泄洪坝段下的一堆浪花,它要说明什么问题?这个作业留给读者自己去思考。记得最早说三峡大坝要出事的,是中央电视台的主播张羽,时间是2003年6月1日,那天他正在做三峡船闸开始运行的现场转播,脱口而出:(如果失控,江水将)一泻千里!

下图来自潘家铮的《发电》一书。潘家铮是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领导小组副组长、技术总负责人,国务院三峡枢纽工程验收专家组组长。

图3:三峡水库泄洪流量过程图,图片来源:潘家铮的《发电》

从图片上来看,水轮发电机组的最大流量约是22000立方米每秒,大于22000立方米每秒的流量为“弃水”。“弃水”就是水轮发电机组无法利用的水量。由于潘家铮撰写《发电》一书时三峡工程水轮发电机组的总装机容量是1820万千瓦。后来通过地下电站又增加了420万千瓦,外加两台5万千瓦的小发电机组,现在一共是2250万千瓦。

按照潘家铮的定义,超过22000立方米每秒(现在25000立方米每秒)就是“弃水”。

同样,通过潘家铮的《发电》中的这张三峡水库泄洪流量过程图,也可以看出三峡工程没有什么调蓄水流的作用,也就没有什么防洪效益,因为水库流量与天然流量相差无几,三峡水库没有什么调蓄能力。

三、三峡工程满负荷发电

2020年6月27日中国新闻网发表《三峡电站机组2020年首次全开运行》的报道:

中新社宜昌6月22日电(张箭张东杰)据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消息,6月21日17时00分,三峡水库入库流量达30000立方米每秒以上,三峡电站34台机组全部并网发电,实现2020年首次全开运行,总出力达到2047万千瓦,日发电量接近4亿千瓦时。

此前,三峡集团长江电力全力克服疫情带来的影响,及时完成了全电站34台机组2019-2020年度检修及多项重要设备改造,为电站设备安全防洪度汛和“长周期、满负荷、不间断”运行做好充足准备。

……

根据实时数据显示,目前三峡电站34台机组运行状况良好,电站各项运行指标正常。(完)

这篇报道的内容全部来自三峡集团。笔者读取的信息:

第一,三峡电站34台机组全部投入运行,状况良好;

第二,总出力达到2047万千瓦;

第三,日发电量接近4亿千瓦时。

前面已经谈到,三峡电站共34台机组,32台70万千瓦,2台5万千瓦,共计2250万千瓦。34台机组全部投入运行,状况良好,总出力应该是2250万千瓦,而不是2047万千瓦。2250万千瓦的最大日发电量应该是5.4亿千瓦时,而不是4亿千瓦时。就是2047万千瓦的最大日发电量应该是4.9亿千瓦时,而不是4亿千瓦时。

总出力达到2047万千瓦只是三峡工程总装机容量2250万千瓦的91%。

日发电量接近4亿千瓦时只是三峡工程最大日发电量5.4亿千瓦时的74%。

建造三峡工程的目标有防洪、发电、航运、南水北调和区域发展。唯一达到目标的是发电,但是经济效果不好。

后来有海外媒体发现并认为,三峡工程正是通过发电机全开来泄洪。

四、三峡大坝上、下游的老百姓受洪水的肆虐,但还必须为三峡大坝下泄洪水买单

从各地自媒体传出的视频可以看到三峡大坝上、下游的老百姓受洪水的肆虐,三峡工程并没有发挥之前官方媒体所宣传的“防洪效益”。

按照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领导小组副组长、技术总负责人潘家铮的定义,超过22000立方米每秒(现在25000立方米每秒)就是“弃水”。

而按照现行的三峡水库的调度计划,三峡水库来水流量超过25000立方米每秒时,三峡水库的调度听从长江防总的命令,就是进入防汛模式。所以说,三峡水库就不存在弃水,而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防洪,顺带发电。

下面是长江防总公布的三峡水库在汛期调度的统计。其中削峰、蓄洪都是三峡工程的所谓防洪效益。

图4:长江防总:2008年至2015年三峡水库在汛期调度的统计,图表来源:网络截屏

这就是说,三峡工程的调度进入防汛模式后,长江防总或者国家防总要向三峡集团支付所谓防洪效益所创造的价值。

表格中显示的最大总蓄洪是在2010年,最大削峰量为30000立方米每秒,总蓄洪量为264.4亿立方米。而2010年三峡工程2010年的防洪减灾效益为266.3亿元。

长江委防办主任吴道喜给出的计算理由如下(参见:三峡工程巨大效益是怎样实现的,http://m.dxs.gov.cn/xxgk-show-30665.html):

“2010年汛期,三峡水库先后多次发生了较大洪水,其中5万立方米每秒以上的洪峰就有3次,尤其是720日三峡水库出现建库以来最大洪峰,最大入库流量达到7万立方米每秒。国家防总、长江防总科学调度,削减洪峰流量40%,拦蓄水量约80亿立方米,使荆江河段沙市水位控制在警戒水位以下。这年汛期,三峡水库累计拦蓄洪水总量260多亿立方米。

如果没有三峡水库拦蓄洪水,2010年沙市的最高水位将达44.8米,接近保证水位45米。城陵矶、汉口、九江等水文站水位将超过警戒水位1米左右,长江中下游干流将全线超警戒,形成仅次于1998年的严峻防洪形势。中游河段各站水位超警戒时间将大大提前,且持续时间显著增长,防汛消耗的人力物力财力将明显增大。由于三峡水库的科学运用,有效避免了上游洪峰与中下游洪水叠加给沿岸人民造成的安全威胁,有效缓解了中下游地区的防洪压力。按水库拦蓄洪水的场次和新中国成立以来长江中下游堤防加固以及三峡水库建设的投资比例分摊计算,三峡水库工程2010年的防洪减灾效益达到266.3亿元。

基本上是1亿立方米的蓄洪量相当于1亿元人民币的防洪减灾效益。三峡工程34台水轮发电机组一年最高的发电量是1千亿千瓦时。按照三峡工程电力上网价格每千瓦时0,25元人民币计算,一年最高的发电毛收入为250亿元人民币。扣除60%的费用,一年最高的发电净收入为100亿元人民币。远远不及这个防洪效益的价值。

用2020年的情况来解释:比如6月8日三峡坝址处水位降到144.99米,之后上升到147米,这是蓄洪,差不多13亿立方米;又比如将入库量50000立方米每秒减少为35000立方米每秒,削峰15000立方米每秒,一天蓄洪也是13亿立方米。三峡水库就是这么蓄了泄,泄了又泄,产生了累加的总蓄洪量。

中国老百姓通过2020年的实践认清的三峡工程的所谓“防洪效益”,蓄水是坑上游,泄洪是害下游。可惜时间有点晚。

最终,中国纳税人要为这个所谓的防洪减灾效益支付真金白银!中国人受三峡工程蓄水、泄洪所造成灾难的蹂躏,还要拿钱(在根本不知道的情况下)给三峡集团!这合理吗?

五、公有制中的水库使用权的私有化

笔者在这里向读者推荐郑义先生的理论:“公有制”,特别是“两权分离”的“公有私营制”乃是生态环境的第一杀手。

郑义先生在他的旷世大作《中國之毀滅——中國生態崩潰緊急報告》的前言中指出:“我最重要的发现是:“公有制”,特别是“两权分离”的“公有私营制”乃是生态环境的第一杀手。“改革开放”以来实行的所有权与使用(经营)权之分离,造成了史所未见的环境与资源破坏,从而把一个尚有希望的中国引向毁灭。我首次以生态经济学方法对一个世界大国进行了资源环境成本的全面的量化估算,其结果骇人听闻:近年来,在“两权分离”的产权制度下,每年因破坏性“高速增长”而支付的资源环境成本约为全年国民生产总值的3倍以上。这对于一个人均资源极少、生态环境极脆弱的国家,无异于自杀。”

通过环境与资源的破坏而获得的经济快速增长和丰厚的利润落到了利益集团的手中,而因破坏性“高速增长”而需要支付的资源环境巨额成本却需要老百姓和后代承担。这是“公有私营制”的本质。

许多中国人都以三峡工程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水力发电站而感到骄傲!1997年11月8日在三峡工程大江截流现场会议上,江泽民将三峡工程定义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综合效益最广泛的水利水电工程。后来有许多学者为三峡工程找出了更多世界之最,比如混凝土施工强度最大,移民人数最多,水库周边长度最长等等。

中国人有没有想过,这个三峡工程到底属于谁?!

三峡工程应该属于中国人民是因为中国人投资建造了它。中国人通过三峡基金以及后续更改了名字的基金承担了三峡工程全部造价以及后续擦屁股的费用。笔者掌握的不完全的统计,老百姓的投资高达3000多亿元。也有资料说是5000多亿元。很可能是笔者掌握信息不够完善,或者两者差距在于统计口径的不同。

但是三峡工程水轮发电机组,这个三峡工程的金母鸡,它已经不属于中国人民了,它属于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它的收入、它的利润属于股份持有者。这是典型的“公有私营制”。李鹏说:“水轮机一响,黄金万两”。

中国人民还必须为三峡工程这个所谓的防洪效益付款,尽管三峡大坝上下游的居民正在受三峡大坝的熬煎。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