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大棒落下 中共软硬兼施

 作者:张杰(法学博士)

川普总统7月14日签署了《香港自治法》。他在白宫玫瑰园举行的记者会上说:“今天,我签署了一项法案和一项行政命令,要中国对其压制香港人民的行动承担负责。我们都看到了发生的事情。情况很不好。他们的自由被剥夺了,他们的权利被剥夺了,我认为香港也会随之消失,因为它将不再能够与自由市场竞争了。”他在白宫记者会上还宣布:“今天我还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终止美国对香港的优惠待遇。香港现在将与中国大陆享受同等待遇。没有特别的特权,没有特别的经济待遇,不能(向香港)出口敏感技术。”

6月30日,中国人大不顾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强行通过了港版国安法,终结了香港的 “一国两制”。7月2日,美国国会两院两党以罕见的团结和效率通过了《香港自治法》。

《香港自治法》非同一般,威力巨大,它有三个特点。

第一个是时间限制,法案通过后90天之内,国务院必须提交被制裁人员和机构的名单,没有拖延的可能。

第二是制裁措施严厉。我就与各位说道说道:1、禁止被制裁公司或个人买卖或持有美国物业;2、拒绝个人签证,拒绝被制裁的个人、金融机构公司代表或控股股东入境;3、禁止美国财经机构提供贷款及信贷;4、禁止被制裁公司成为美国国债主要交易商;5、禁止成为美国政府或政府基金的存款机构;6、禁止处理任何美国管辖范围的外汇交易;7、禁止美国管辖范围内的任何信贷或支付交易;8、限制或禁止向被制裁外国金融机构出口或转移商品、软件或技术;9、禁止任何美国人向被制裁金融机构投资或购买大额股权、债务,要求立即对被列入名单的对象采取其中的至少五项,并且在一年之内全部落实。

第三个特点,法案涉及的对象范围广,不仅是香港特区和中国大陆,适用于全世界所有的个人和团体。只要有证据表明你支持和鼓励或者参与影响香港一国两制或者人权安全,都在法案包含范围。而且,如果某个团体和个人被列入黑名单之后,跟制裁对象有业务往来的金融机构会面临被制裁的危险(二级制裁)。违反制裁令者,最高判刑20年,罚款100万美元。

《香港自治法》实施后将对香港和大陆产生巨大影响。何以见得?中国几大国有银行已经在开始做最坏的准备,防止美国的制裁,做好和美元脱钩的准备了。有消息人士称,在中国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的最坏情境预测下,银行正在考虑美元来源被切断或无法进行美元清算的可能性。截至2019年底,国际业务规模最大的中国银行的美元敞口位列四大国有银行之首,约为4,330亿美元。中国农业银行正在考虑将需要设法解决被美国列入黑名单的客户的问题,特别是那些可能面临突然失去流动性的客户。

《香港自治法》与美元脱钩的关系是什么呢?这就是我在节目中提到的SWIFT系统。SWIFT系统是美元主导的全球结算系统,1937年建立,为全球198个国家的7000多家金融机构提供安全讯息服务和接口软件。美国可以通过SWIFT系统掌握相关国家的个人与组织的交易流水,并依借其在SWIFT的地位限制或禁止某些国家通过SWIFT进行结算。

1980年SWIFT联接到香港。中国的中国银行于1983年加入SWIFT,是SWIFT组织的第1034家成员行,并于1985年5月正式开通使用。之后,中国的国有商业银行及上海和深圳的证券交易所,也先后加入SWIFT。美元是用于国际支付和央行储备的主要全球货币,基本占到了70%以上。如果美国将中国所有商业银行纳入了金融制裁,这些银行的美元来源将会枯竭。

目前中国商业银行美元主要是来自于中国出口商的结汇,这些贸易商通过出口,赚取美元,然后将海外客户支付的美元通过SWIFT系统,进入中国银行账户上,通过银行获得人民币,支付国内的人工、材料、运输、税费等各项生产成本。如果美国取消了中国银行的美元结算资格,海外的进口商的美元就无法支付到中国国内银行。所以,第一种可能就是国内的出口商选择国外的银行进行结算,而国外很多银行是没有人民币结算业务的。第二种可能就是海外的进口商选择从另外的国家进口,中国出口进一步受到打击。所以,中国将会遭遇金融和贸易双重打击。

如果美国禁止香港的银行获取美元,将其踢出SWIFT银行结算系统,香港的金融业会遭到严重的冲击,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将会丧失。《香港自治法》中最厉害的制裁措施,就是金融制裁。针对香港而言,它会沉重打击香港联系汇率制度。

1980年代初,中国和英国就香港前途问题开启谈判。1981年香港股灾,市场对港币的信心大跌,港币被大量抛售和大幅贬值。为了稳定币值,1983年香港政府推出联系汇率制度,并一致持续至今。该制度下,作为事实上的央行,香港金管局承诺,如果港币兑美元汇率达到7.75,则卖出港币买入美元,使汇率上浮;如果达到7.85,则买入港元卖出美元,使汇率下降。通过这种方式将港币兑美元稳定在7.8:1上下。联汇制度保证了港元币值稳定,降低交易费用,在巨大的压力下,它先后挺过90年代的亚洲金融风暴和2008年的次贷危机,成为造就香港金融中心的制度保障之一。

多位经济学家认为,美国如果出台制裁政策,禁止美国和其他国家的银行向香港,乃至整个中国的银行出售美元,那么香港联系汇率制度长期而言就无法运行。当然,损害港元联系汇率也是两面剑,打击香港金融,也损害美元的世界货币霸主地位。香港是全球最大的美元交易中心之一。

2018年美国银行业在香港的总资产值和客户存款分别为1480亿美元和790亿美元。根据美国商务部人口普查局的数据,去年美国从香港获得的贸易顺差最多,达261亿美元。2018年则高达311亿美元。根据美国国务院的数据,2018年有8.5万名美国公民居住在香港。香港也是美国法律和会计业务的重点城市,超过1300家美国公司在香港设有办事处,几乎涵盖所有主要的美国金融公司。但目前美国两党和政治精英在制裁中国的问题上高度一致,尽管美国也会受伤,但似乎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中美之间是否会爆发美元战争?但中国银行业已经在为最坏的结果做准备了。

《香港自治法》不仅可能带来中美之间的货币战,而且还可能引发中美之间的热战。邓聿文先生的看法有些悲观,他在文章《中美新冷战会滑向热战吗》中指出,今年以来,围绕着疫情的争端和最近的香港国安法问题,美中关系自由落体式的下坠超出了多数观察人士的预期。许多人认为美中已进入新冷战状态。不过在我看来,美中当下的对抗无论从程度还是范围看,要超出当年的美苏冷战,若持续下去,甚至有可能要滑向准战争状态。这不是危言耸听。在双方绝不后退的意志较量中,发生对撞和冲突势使难免,将会是经常出现的现象。我们看到,双方这种全面和系统的对抗已在政治、经济、人权、科技、人文交流、新闻、金融、台湾、西藏、新疆、香港以及国际组织和国际场合展开。事实上,美中发生战争的触媒和引爆点不是没有,台湾、南海自由航行、朝核问题都可能引爆战争。暂且不论北京是否有统一台湾的计划,双方其实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军事冲突做准备。特别在台海问题上,双方应该都做好了军事准备,都在等对方打第一枪。

目前中美关系的恶化已经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贸易战已经是过去式,即将到来的是货币战,甚至爆发战争。中美关系的急剧变化也就发生在两三年时间之内。我们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因为以前每到中美、中日关系出现僵局时,都会有一些游说机构出面斡旋、调和,但习近平时代没有。大家似乎都在等待他和中共像自由落体一样碎得粉身碎骨。

7月9日,中国外长王毅向中美智库媒体视频论坛发表致辞。王毅强调,中国无意挑战或取代美国,无意与美国全面对抗。中国对美政策保持着高度稳定性和连续性,愿本着善意和诚意发展中美关系。但这需要双方相向而行,各自尊重国际法和国际规则,开展平等的对话协商。王毅表示,中美建交40多年来,已经形成相互融合的利益共同体,中美合作已经办成了很多有利于双方、有利于世界的大事。双方要正确看待中美关系发展的历史经验,不另起炉灶,更不强行脱钩,而应继往开来,与时俱进,坚持走对话合作之路。王毅的表现很正常,中美关系僵成这样,作为外交部应该为紧张局势降温。

但奇怪的是,7月15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回答在南海问题上,态度强硬。她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如果美国想兴风作浪,那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这句话来自对革命充满渴望的高尔基的散文《海燕》。这就让人看不懂了,中国现在危机四伏,险象环生,“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岂不是希望中共垮得更快?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王毅外长两面人的面孔,确实,中美关系从伙伴到敌人,王毅外长的战狼式外交功不可没。说来,习近平也可怜,身边就没有真正帮他的人。也不怪王毅两面人,谁愿意与习末路狂奔呢?既然你执意要走断魂桥,也只好让战狼们呼唤暴风雨送你上路了。

习近平想取消香港“一国两制”和统一台湾,形成一个“大一统”的中国,从而超越毛泽东,成为千古一帝。中国大陆政治经济危机、香港的衰亡、台湾的困局以及中美新冷战都指向一个问题,那就是习近平的红色帝国之路走不通。中国人和国际社会的想法与习近平格格不入,习近平的极权主义新时代和中国宪政民主新时代发生了激烈碰撞。习近平的恣意妄为将会把中共带上不归路,也会使历经沧桑的中华民族再次走进腥风血雨。中国人民的民主宪政新时代终将到来,但道路会更加曲折,代价会更加惨重。毛泽东曾自比马克思加秦始皇,一次次政治运动中国人折腾得九死一生。如此一位“上可九天揽月,下可五洋捉鳖”的枭雄在生命接近尽头时,却感到无比孤独,常读《枯树赋》陷入“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悽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的悲情中,老泪纵横,心境凄凉。习近平正在重蹈毛泽东的覆辙,他是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也是世界上最孤独、最可怜的人。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