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进入政治谣言时代

 作者:张杰

当今中国已经进入一个政治谣言时代,人们每天会接受很多政治谣言,真假难辨。我每天起床后,有一个工作要做,那就是帮助国内的朋友鉴别政治信息的真伪。例如,习大人的名字连续几日没有出现在党媒头版,于是就有人言之凿凿,“中南海里出大事了”;武汉P4病毒实验室实际上是军方制造新冠病毒的工厂;习近平和习家军在北戴河会议期间被控制了;美国飞机飞越中国领土;中美在南海爆发军事冲突;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死了,秘不发丧等等。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政治谣言都是谣言,有些“谣言”事后被证实是遥遥领先的预言。正如歌曲所唱的:雾里看花,水中望月,谁能分辩这变幻莫测的世界?涛走云飞,花开花谢,谁能把握这变化莫测的季节?

政治谣言危害很大,轻则动摇民心,重则颠覆政权。在2000多年前的秦朝,陈胜、吴广两个农民就制造过政治谣言。他们在鱼肚里暗藏纸条“陈胜王”,夜扮狐狸鸣叫“大楚兴”,一举敲响大秦帝国的丧钟。而“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童谣,则如出一辙地搅动天下反,让大汉王朝分崩离析。1789年前后的法国大革命时期,发动了大革命的贵族们却被失控的平民杀戮,就是因为“贵族阴谋”以及其他谣言的传播。而中国清朝光绪年间的“剪辫摄魂”谣言几乎造成了整个社会的恐慌。

近年来,习近平对政治谣言没少操心。在他欧洲访问时腿有点不得力,就有谣言说他以病入膏肓,命不久矣。这谣言并非都来自海外敌对势力,很多来自中南海内部。因为这些谣言“准、快、狠”,他那里有伤口,就往哪里撒盐。中南海表面风平浪静,背后可是刀光剑影。

去年3月28日,中共曾发布《关于加强和改进中央和国家机关党的建设的意见》,里面就有一条非常惹人注目的规定:“不准制造、传播政治谣言及丑化党和国家形象的言论”。矛头所指并非一般,而是权力中枢,中南海、国务院和国家机关。习近平之所以刀刃向内也是出于无奈,因为这些谣言杀伤力强,大多涉及高层权斗,甚至政治局常委和习近平本人。但习近平将矛头指向中南海,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浮出水面,那就是习近平对自己身边的人都怀疑,那他还有安全感吗?下面,就中共政治谣言,我与朋友们聊一聊。

第一,政治谣言源于人的好奇本能

古希腊哲人亚理斯多德说: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有学者认为,人对政治事件本身的模糊和对真实政治信息的渴望是政治谣言的土壤。当无法获知或准确获知政治信息时,非正式渠道、道听途说自然成为“饮鸩止渴”性有效的补充,成为在特定时期缓解人们的焦虑、恐惧的“良药”。政治谣言的重要特点是互动,即谣言的产生、加工、传播和接受不是一个简单的直线方向,而是一个不断重复,角色重合、循环交互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谣言被扩散传播同时又在被加工整理,被解释、评论、被不停地合理化、真实化,并最终形成政治谣言风暴。政治谣言的产生与不确定、焦虑不安的心理状态有关。面对习近平的政治“后空翻”,民众心理焦虑和恐慌,人们急于捕捉信息,趋利避害。政治谣言借助互联网社会平台的“围观”、朋友圈的转发,短时间内获得几何级的传播,在转发、点赞和评论中,其影响力被成倍放大,真可谓火借风势,风借火威。

第二,黑帮政治是谣言生长的土壤

中共的黑帮政治使民众对于中南海内发生的事情所知甚少,层出不穷的政治谣言可以满足人们的好奇心。2012年初,网络上传出薄熙来打了王立军一耳光,王立军进入成都美国领事馆的“政治谣言”。事件发生两天后,重庆市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王立军正在进行“休假式治疗”。《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提醒民众“不为杂音噪音所扰 不为传闻谣言所惑”。但事实证明,这个政治谣言就是事实。在美国,也有政治谣言,但美国是言论自由和信息公开社会,相反阻断了谣言的传播。在中国则不同,谣言不但出现的频率高,而且难以辟谣,因为人们不信任政府的辟谣,甚至辟谣本身会成为谣言传播的渠道。

为什么中南海会成为谣言的制造和传播中心呢?有分析人士认为,因为中央和国家机关是最知情的地方。在习近平攫取所有权力之后,传言常常针对的是他本人,因为习核心也好,党中央也好,其实就是习近平本人。他控制着一切,他身边工作人员终日察言观色,试图私下解释领导人的意图。习既拥有绝对的权力,而且听不得批评,中共没有正常的批评渠道,谁也不敢“妄议中央”,这些批评往往就会以谣言的形式传播出来。当局应该反躬自问,为什么涉及高层有那么多“谣言”?当局如果透明公开,不封锁消息,不故作神秘,谣言就会不攻自破。他们越怕这样做,就越是培植了肥沃的谣言土壤。许多人宁可听信谣言也不愿听取官媒的辩解,因为政府丧失了公信力。

第三,中共故意制造政治谣言

很有趣的是,中共严厉打击政治谣言,但它又是政治谣言的制造工厂,并且历史悠久。在五十年代大跃进时期,粮食生产及其它方面“放卫星”行为层出不穷。1958年6月8日,党媒《人民日报》登载了“河南省遂平县卫星农业社5亩小麦平均亩产达到2105斤”的浮夸报道,是大跃进运动中放出第一颗“亩产卫星”。仅一个月后,《人民日报》7月12日报道:“河南省西平县城关镇和平农业社第四队二亩小麦试验田,总产14640斤,平均亩产7320斤。”。此时,“放卫星”尚未突破“亩产万斤”。8月13日,《人民日报》刊登专文:“麻城建国一社出现天下第一田,早稻亩产三万六千九百多斤。”9月12日,《广西日报》报道亩产“十三万四百三十四斤十两四钱”。事实证明,这些消息都是谣言。

在新冠疫情期间,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就将病毒来源帅锅给美国军人。前不久,驻英大使刘晓明接受BBC采访时,否认新疆有再教育集中营,否认存在迫害维吾尔族人的事件,甚至面对迫害视频也面不改色撒谎。内蒙古政府禁止学校进行蒙古语教学,属于典型的文化灭绝和种族迫害,但仍对外谎称为双语教育政策。

还有些谣言就是官方故意制造出来,试探民意,考量社会的接受程度,观察风向,权衡利弊。习王反腐时期,每次都是谣言先行。最典型的就是所谓王岐山“神隐”,他一神隐,“谣言”四出,神隐结束,又一个大老虎落马,以至于民间猜测这究竟是当局故意试探民意,还是放谣纵谣,还是因为他们心虚,知道自己的做法违法。先是把人抓起来,治住了才向外界公布,然后抹去权斗的痕迹,给对手一个个戴上贪腐的帽子。

第四,极权制度和谣言如影随形

有分析人士指出,毫无疑问,谣言的频繁发生,反映了一种社会情绪和政治现象,即人们对封闭和专制政治的不满。阳光之下难有谣言,即使谣言出现,也容易辟谣。但在专制社会,谣言出现的频率不但多,且无法辟谣,原因就在于,政治是封闭的,外人难以一窥这个封闭圈子,而人总是有好奇心的,专制政权并不能压制人们的好奇心。反而,政治越是对大众封闭,不让人们去一探虚实,越是会激起他们的窥探欲。此乃谣言流行的社会心理学。

但从社会来看,所有的谣言不管动机如何,最后都会起到类似启蒙的效果。因为大众从中看到的,是现实政治的荒谬,这种荒谬性每增加一次,也就让他们对政治的怀疑增加一分,不满增强一成,到后来,普遍的不满发生,对现实政治变革的需求也就在人们心里酝酿。

从中国的情况来看,政治谣言的频繁登场,不仅仅是政治封闭之故,还在于现实政治中发生的一些事情,远远超出了大众的想象,一点也不亚于谣言所呈现的状态,这无疑颠覆了官方强行灌输给人的认知或人们在教育中接受的事实。在这些事情中,人们看到或感受到的,是政治没有正义,权力才是一切。在这里,社会应有的是非界限被泯灭,通行的是利益、服从和背叛。政治就是一个肮脏的黑社会。因此,这种政治现实下,谣言总是不期而至。

综上所述,中共极权制度不仅是一部绞肉机,而且是一部高效的政治谣言制造机器。因为极权国家打击谣言是为稳定政权,制造谣言是为了巩固权力,打击政敌。所以,中共的统治离不开谣言。谣言复谣言,谣言何其多。要减少谣言,不是开启民智,也不是党员干部表忠心,而是放弃极权主义制度,实行信息公开、财产公开、多党竞争的分权制衡宪政制度。当今,当政治谣言不断从中南海流出来,像病毒一样扩散到整个中国时,表明中共社会治理机制失灵,人心思变,社会已处于大变局的前夜。历史已经摊牌,中共该何去何从呢?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