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的造神运动

作者:张杰

中国目前的形势用“内忧外患”来形容并不为过,但习近平并没有想调整政策,缓解危局,相反执意一条道走到黑。因为“一尊”是神,是“正义”的化身,不仅要解决中国问题,而且要为全人类指明前行的方向。既然“一尊”如此伟大,他的思想值得人们学习和顶礼膜拜。

中国教育部日前在中共党刊“求是”杂志发表文章,指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在内的37所重点大学,9月起的新学年度将开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概论”课。据报道称,习近平思想纳入中国重点大学必修课。“求是”杂志的文章说,“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3卷及“习近平总书记教育重要论述讲义”将列入各校思想政治课的最新教材,且将编写“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生读本”和“四个自信”等思政课辅助教材。

2020年6月,中国大学校院的思政课教师人数,已激增到9万2430人。与习近平2019年3月召开思政课座谈会前相比,激增了1万5373人,仅1年3个月就增加2成的人力。习近平曾于8月31日在求是杂志发表文章说:“办好思政课,是我非常关心的一件事”。既然最高领导人如此重视,善于迎合上意的中国大学自然早就闻鸡起舞了。

2017年10月25日,十九大闭幕后次日,全国首家“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在中国人民大学成立。当年12月,该中心更名为“研究院”。2017年12月14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经党中央批准,10家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院),在中央党校、教育部、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防大学、北京市、上海市、广东省、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成立。”可见,中国大学开设习近平思想课程并不奇怪。下面,我就该事件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中国大学已丧失灵魂沦落为党校

百年前,蔡元培先生在担任北京大学校长期间提倡思想自由、兼容并包,陈寅恪先生提倡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而现如今的中国大学早已沦落为党校,如何还能实现思想自由、人格独立和兼容并包?在一个没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民主制度的大学里,智慧的光辉不再闪烁,我们所感受到的只不过是万马齐喑和一潭死水。为什么中国有成千上万的大学,但却没有对世界文明作出卓越贡献的学者?其原因不就是中国大学的行政化、官僚化,再加上党化教育,导致大学失去了灵魂吗?没有独立精神和学术自由,如何培养优秀人才,如何制止学术腐败?不取消中共的意识形态控制,中国就不会有创新能力,不会有希望。有学者指出,大学本是学生人格成熟、价值观完善、发掘兴趣、增强判断力的阶段。这样一个成长阶段,与一个百家争鸣、可以自由交流思想理性辩论的环境应该鱼水相容。对于一个社会而言,大学应该是将公民意识和社会责任感深深植入人们心中,培养出以后可以用思维和言论推动社会进步人才的场所。但今天的中国大学正在走向一条与世界文明截然相反的道路。

习近平思想进入中国大学,并成为中共宣传洗脑的重要工具是必然的,因为既然党领导一切,作为思想重镇的大学,中共当然会开展党化教育和宣扬领袖个人崇拜。历史学者章立凡曾指出,大学要办成党校,不如干脆取消。大学精神本来来自西方,包括马克思主义现象也源于大学精神,就是创造、批评和社会关怀精神。中世纪以来,大学就是不受干预的、是自治的。大学的批判精神就是批判不科学性和建立科学体系。党化干预与大学精神和宗旨背道而驰。中共恐惧失去政权,失去青年,所以从大学入手。它一方面强调几个自信一方面却强调西方渗透,其实就是在不自信中制造敌人,陷入病态的“敌对势力”思维;对于世界上没人信的共产主义,中共仍然坚持。这种精卫填海式的傻鸟做法只能说“精神可嘉”。思想的一元化就是不允许独立思考,党永远代表“伟光正”,其结果是制造精神分裂和双重人格,让被统治者明知不对却必须为了利益而表面服从;同时也制造庸才、奴才和蠢材。

有分析人士指出,在今天的中国,没有一所真正的大学,所有学校都是“党校”,都是为了所谓“培养共产主义接班人”。特别是近年来,这种把学校办成“党校”的闹剧越演越烈,简直已成趋势,难怪有人认为这种现象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程度,再这样发展下去,中国的大学教育,中国人民的精神面貌将被严重扭曲。近年来,中共对大学展开疯狂的言论与思想清剿运动,大批教师因言获罪。据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1月以来,山东建筑大学邓相超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史杰鹏副教授,重庆师范大学谭松教授、唐云副教授,齐鲁工业大学刘书庆教师,山东工商学院李默海副教授,北京建筑学院许传青副教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翟桔红副教授,厦门大学尤盛东教授、周运中教授,贵州大学杨绍政教授,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副院长赵思运,电子科技大学郑文锋副教授,四川轻化工大学李志副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外聘教师周佩仪,湖北大学梁艳萍教授以及清华大学许章润教授等,他们有的被解聘,有的被开除或行政记过,有的被提前办理退休等。

二十一世纪的人类不需要这样的大学,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也不需要这样的大学。因为它只会毁坏人们原本正常的心智,把尚在青春期的青年学子引向真正的邪路,甚至有可能因他们一生都不能再有正确的认识而毁了他们一生的幸福。

第二,中国大学变为世界一流大学的戏法

读过《西游记》的朋友们都知道孙悟空能七十二变。今天中国的大学也有变化的法术,它不仅可以变成党校,还可以一夜之间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它是如何化腐朽为神奇的呢?

9月18日,清华大学召开“双一流”建设周期总结专家评议会,评议专家组一致认为,清华大学全面、高质量完成“双一流”建设任务,办学质量、社会影响力和国际声誉持续提升,全面建成为世界一流大学。也就是说,清华大学的一流大学桂冠是自己给自己戴上的。

这个做法很类似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胡鞍钢教授的风格。他就曾宣布中国的科技实力、综合国力超过了美国,成为世界第一。有人质疑他吹牛皮,他说吹不吹是我的自由,信不信是你的自由。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清华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吗?这话看怎么说,说清华大学是一流的党校自然没问题。不久前,许章润教授就因批评习近平政治倒退被清华大学开除公职。清华姓党,绝对忠诚。但要说世界一流大学,我们就得掰掰这个理。我想问清华大学有学术独立和思想自由吗?清华大学有学者获得诺贝尔奖吗?清华大学有几项世界级学术贡献?如果这些都没有自然与世界一流大学无缘。我觉得习近平思想能够进入中国大学,并作为必修课,这就表明中国大学只是服务于中共统治的工具而已。

第三,习近平为何急于兜售他的思想?

不仅习近平急,每个极权主义国家的独裁者在个人崇拜这个事上都猴急猴急。因为它需要支持者,而青年人往往思想不成熟,容易被洗脑。文化大革命期间,毛泽东就在大学煽阴风点鬼火,并且多次接见红卫兵,结果将中国变成了红色的海洋。红卫兵被灌了毛泽东的革命迷魂汤后,疯狂打砸抢,在二十世纪中国上演了一幕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习近平同样需要青年人为他的极权主义做炮灰。我们仅仅说习近平也不客观,中国教育部和中国大学同样猴急猴急,一是不理解圣意,不搞“两个维护”,后果很严重,自己头上的乌纱难保,说不定还会被作为两面人带走。二是习近平思想是一门生意。各大学成立研究中心和研究院可以获得大量的科研经费。拍马屁既可升官又可发财,这样的美事为何不干呢?

习近平对中国大学生的洗脑会成功吗?当然会有一部分大学生为完成课程,在死记硬背中被洗脑,如同中国一些大学生接受了中国历史教材关于鸦片战争、八国联国、天平天国和抗美援朝的谎言一样。但习近平是不会成功的,因为这些大学生并非生活在真空中。事实是戳破谎言最好的利器。而中共的腐败、打击言论自由、破坏宗教自由、通货膨胀、司法不公等等事实,都会告诉中国大学生,习近平思想不过是涂抹上蜂蜜的法西斯主义。法西斯的罪恶所造成的苦难最终会落到中国老百姓身上。

当谎言像肥皂泡一样的破灭的时候,人们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和羞辱,他们就会不相信新闻联播、人民日报等造谣媒体,而是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有历史学家曾经问过一个问题,在1991年戈尔巴乔夫总统宣布苏共解散的时候,莫斯科广场上竟然没有人有异样的表情,也没有人抗议或者愤怒,也没有人开枪,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为什么?因为无数的事实告诉苏联人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不道德的,是靠谎言维持的。 所以,他们觉得社会主义不是他们所追求的,他们对待共产党就像扔垃圾一样,不屑一顾。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习近平思想成为大学必修课程很正常,因为中国的大学在1949年后就已经失去“学术独立和思想自由”的灵魂,而沦为中共党校。只不过在文革结束后,中国进入邓小平后极权主义时代,中共放松了中国大学的思想管制,中国大学出现了短暂的繁荣。但随着习近平极权主义的回归,中国大学也就洗净铅华,又变回了党校。习近平需要个人崇拜,需要通过洗脑将千百万中国青年绑上他的战车,成为他的炮灰。但很遗憾,现在已经是21世纪,中国人经历过毛泽东的极权主义时代,也经历过四十年改革开放。同时,习近平的天敌互联网也无法封锁所有的言论,高科技为中国学生反洗脑提供了便利。随着中国内忧外患的加剧,习近平思想无法抵挡世界文明的潮流。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谎言可以欺骗人民于一时,但谎言终究是谎言,它如同黑暗终将在阳光面前一败涂地。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