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少坤:说说“反三俗”

继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在中央党校的“反三俗”讲话之后,中国人又有事情做了,上上下下便开展了所谓的反三俗运动。

首先,那个倒霉的相声演员郭德刚成了“反三俗”的第一个靶子,当局在找到他的徒弟打记者后事件并作为借口后,查封了他的演所有作品(书籍、光盘等)。一夜之间,郭德刚就好像成了“三俗”的代表。

这种司空见惯的政治运动及其形式再一次告诉人们,共产党的领导人又要进行一次维护其统治的运动了。显然,借此清理一些“异己”或者说是看不顺眼的人也就在所难免了。

不过,令笔者模糊地是,胡总书记号召的“反三俗”是反文化界的三俗还是反文艺界的三俗?我想,如果是前者,可万万使不得,不是说搞不好又来一次文化大革命,而是因为当真要反文化的三俗,已经处在高科技信息时代而不再那么愚昧的中国人民就会把共产党执政的理念、手段统统看穿识破,在批判中重新树立起新时代的文化观念和意识,将中国早日推向一个民主政治的社会,这完全可以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恐怕是胡总书记们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众所周知:从广义上讲,文化是指人类社会历史实践过程中所制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从狭义来说,是指社会的意识形态,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制度和组织机构。文化也是历史现象,每一社会都有其与其相适应的文化,并随着物质生产的发展而发展。同时,文化具有民族性,通过民族的形成和发展,形成民族的传统。所谓的传统文化就是由此而形成。由此得出,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由掌控中华民族命运的阶级代表一脉相承下来的。这种传统文化的内涵历经二千多年没有得到任何改变,这就是由流氓造反成功继而变为暴君共同采用的暴力和谎言,胡萝卜加大棒等一系列所谓国策文化,应该说是亘古未变。

重建并掌握国家政权已经60年的中国共产党,曾经通过新文化运动诞生,但由于错误地接受了马列主义专制文化,使得自己又回到了恶性循环的历史怪圈中去,封建主义的旧习惯和马列主义的新专制思想造就了毛泽东等领导人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狂人时代,同时导演了一幕幕与文明格格不入的各种悲剧、丑剧、闹剧,直到使中国陷入高度腐败乃至走向溃败的境地。

一个自称是人类最先进制度的国家,究竟都发生了什么,让我们不妨来看看它的历史。

应该说,六十年来,中国人,一个劲儿折腾,没有一刻消停。

六十年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呀呀学语的娃娃,都被“无产阶级专政”和“为人民服务”这种主体意识形态和反普世价值的怪论裹挟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人从出生那一天起,就被浸泡到暴力与虚假的液体之中,与之相对应的是权力掠夺一天也没有停止。人性及其热情被“无产阶级专政”利用到极少数政治阴谋家野心家的权力需要中去并被转化为兽性和盲目的冲动,辛勤和血汗积累起来的民脂与民膏就在权力者“为人民服务”和“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权为民所用 ”的高调喧嚷中被抽取为少数人的财富,终于导致巨大的社会不公在政治、经济、文化领域以极端的形式显现。

只要稍加回顾和关注一下历史音画和观察一下当今网络舆论情,就会感到意识形态谎言所掩盖下的社会罪恶的确忍无可忍,即使今天的谴责声讨铺天盖地,但是,改变了什么了吗?什么也没有改变!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人民的血汗只是一种廉价的润滑剂,使得现社会结构更加坚固,运转得更加顺畅。

控制主流媒体的母报《人民日报》自1949年10月1日以来,究竟有多少声音是来自人民,来自真实,人们是不难看到并得出准确的结论的。在那冠冕堂皇的意识形态喧嚷中包藏着多少谎言、无知和狂妄,可以说是随手拈来。

就是这份《人民日报》,在大跃进时期不是曾经有亩产1万斤的白纸黑字报道吗?在尸横遍野、白骨潾潾的饿毙者面前,不是仍然有“人民公社好”的口号吗?在文化大革命的10年浩劫中,工厂关门,农村无人种地,学校没有读书声,政府不办公,而《人民日报》却带头高唱“祖国山河一片红”;所谓的改革开放初期,曾经为国民经济作出巨大贡献和财富积累的广大职工在企业改制间倾刻成为无产者,那些游手好闲的书记、厂长们却一夜之间成为新时期的暴发户和资本家,并终于导致现在的巨大贫富差距和社会矛盾,而以《人民日报》为主流的宣传媒体不是在高喊“改革开放取得的伟大成绩”吗?在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日益减少,资源能源几欲耗尽,环境受到空气污染,用最初的权力资本掩盖黑社会进行疯狂掠夺的方式打造JTP并以此炫耀经济发展成果,使得国进民退、人人自(救)危的今天,《人民日报》及其所有的舆论导向不都是在忘乎所以地宣传所谓的中国模式吗?

可怕的宣传及其舆论导向,可怕的谎言及其意识形态。我们不愿意看到自己的祖国就是这样的国家,但是从60年以来由《人民日报》和中央广播电视等宣传的所作所为来看,我们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在这样一个国家中,无论是整体还是个人,你的诚实善良及其为此而付出的牺牲是无法与这个以暴力权力操纵的所有宣传机器抗衡的,即使是全部的谎言和赤裸裸的谎言,也会在光天化日之下把好人说成是牛鬼蛇神,把忠良当作罪犯,将奸逆捧为座上宾,黑白颠倒,曲直不辨,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现实生活中的中国人,在60年来的政治高压和谎言下,越来越多的人正在变成无梦、无痛、无趣的橡皮人。梦破了,回归现实,所以无梦;伤痛太多,已经麻木,反而无痛。这种生活方式使得成功主义、阶层板结、价值偶像的缺失,共同制造了橡皮人。在这个充满橡皮人的国度里,仁义廉耻被颠覆了,法律公义被践踏了,时髦的人们可以为自己的宠物(小狗小猫)求医问药,而置患病的同胞和自己的亲人于不顾;封建社会时期的皇帝和钦差大人的微服私访不见了,社会主义时期的上访大军却布满了首都北京的各个中央部门;万国朝拜、千邦进贡送礼的景象不见了,拿着白花花的银子和沉甸甸的人民币跑到第三世界去讨好的现象却越来越突出;。。。。。。。总之,那个伟岸的大国身影不见了,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文明大国的国民到了异帮也竟然成了被人家经常告诫“中国人——请注意文明礼貌”的人群。

最近,中共高级将领刘亚洲公开抨击政治体制,他谈到决定一个民族命运的关键不是仅靠军事和经济力量,而主要取决于文明形式。这也是对当今社会文化堕落,文明扭曲的一个正确评估。我们不得不承认:在文明被扭曲的地方,行为、价值、梦、天地都是扭曲的。饱经中共体制摧残后的社会问题和危机,其中的高官私下是清楚的。承认民族的命运取决于文明的人已经明白,不论执政者如何耀武扬威,在毁坏了立国之本的道路上,是无法避免走上死路的。

回过头来,想多说几句,当权力大于法律,谎言成为真理;当人权被践踏,狗权被抬高;当中共的官员已经看不懂祖宗留下来的汉字,听不懂人民的语言;当物欲横流,人性匮乏;当我们被共同“忽悠”着为了一套房子、一部车子、一餐美味、一纸存单所带来的满足快感而绞尽脑汁,并不择手段开发浪费着资源,破坏着人类生存环境却自鸣得意和乐此不疲时;当我们站在岸上高喊抢险救人,不知道自己脚下的岸即将塌陷时,。。。。。。试问,还有比这更可怕的吗?!

说到底,中国的现代文明之所以缺失,完全是因为传统文化的优质性被淘汰和流失,劣质性被精炼和继承,这是其一。其二,在中国的传统文化被质疑和必须接受批判的现代文明社会时期,中国拒绝了西方文明和普世价值观念,用一个非驴非马大杂烩的“特色”来忽悠中国人,而恰恰是这种“特色”,形成了谎言加忽悠的低俗文化并不断被翻新到包括文艺界的各个领域中去,终于使得中国人在拜金主义的光环下迷失了自我.道德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哭泣,良心只有在夜深人静时偷偷发现。庸俗变成了时尚,传统美德被抛弃和嘲笑。

所谓的改革开放后的文化环境下派生的文艺创作只不过是从赤裸裸的谎言演变成当今流行的“忽悠”和低俗大杂烩。自从张艺谋在《红高梁》里掀开中国女人的裙子后,影视女星就一脱不可收拾,为了得奖、成名连PP也露了,还标榜为开放进步。从此,东北裤裆文化,湖南人妖文化,沿海黄铜文化,成了典型低俗文化的“三个代表”,城市里拜膜的是灯红酒绿、低级趣味、金钱、美女、性爱,农村传播的是农民的愚昧,后者已经被赵本山演绎到登峰造极境地。

赵本山只所以能够在央视站得住脚,一个有着几千年优良传统文化的中国在春晚大舞台上被他和他的弟子们搞得乱七八糟,并不是赵本山等有什么魔力,而是证明我们这13亿中国人的欣赏水平和鉴赏能力太差了。无论人们如何评论,他还是忽悠了残疾人,又忽悠了寡妇,老实人被戏弄嘲讽,奸滑成了人们学习的榜样。这就是近年来忽悠文化通过文艺演出所表现出来的社会效果。

无独有偶,赵本山的弟子也被美国评为亚太地区最低俗的中国人,因为,在普遍缺乏阳刚男人的中国,那个穿着女裙,扎着小辩,满嘴娘娘腔的小沈阳恰恰就是中国男人骨子里的形象,从而被外国人所瞧不起。这种怪物也只有能在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中国顺利产生。

我非常赞成中共中央整治低俗文化及其文艺圈中的低俗现象,但是,我却不看好能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从根源上铲除低俗文化的土壤,重建中国文化的架构。因为,只要中国的政治体制不改变,中国的文化只能是专制文化及其表现出来的现代党文化,专制者们的个人意志及其语言完全可以抵消传统文化中的天理人伦和现行法律,真正的“庸俗、低俗、媚俗”也并不仅仅是舞台上的赵本山、郭德刚、小沈阳等人所表演出来的那些东西,而是那些独裁专制者们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制造阴谋后所进行的宣传报道,是纳粹头子戈培尔所讲的“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是所有屈从于强权政治的谎言,是马屁精,是跟腚虫,是真正文化界中的软体动物。翻开历史上的每一页,所有的败相无不都是在失去民族文化精髓形成的。所以说,不从根本上整治文化体制,废除党文化,只试图找几个不顺眼的演艺界演员来重建民族文化,去让全体中国人民寻找并回归到基本的道德底线和文明水准,显然是缘木求鱼和空中捞月。更何况是当今批判的那位郭德刚并不就是所谓三俗的代表人物。

北京大学教授孔庆东就认为郭德刚不但不是三俗代表,反而是民族英雄。他说:“郭德刚是我们国家相声界唯一的,敢于讽刺权贵、敢于讽刺不正之风、敢于讽刺潜规则的。”并说:“假如郭德刚有一天移民在外演出出言不逊,这个责任谁来承担?!”从这番话中,我们不难看出,在对所谓的三俗认识上,争论的焦点还是有待探讨商榷的。

我信奉上帝,《圣经》上说得好:“说谎言的,你必灭绝(见《诗篇》4——5)”。不论是中国文化,还是西方文化,其根本都是反映人类生活真实面貌的,脱离了历史真实性的文化,只能是流氓文化,低俗文化,忽悠文化。其具体体现就是依靠谎言制造出来的假、大、空,它的最大危害就是使得人们远离文明而走向堕落,直至衰亡。

读明白了以上,我们也就自然得出中共当局当前的“反三俗”是怎么回事并能否成功,或者能对中国的文明是否有所改变的结论了。

2010年8月19日星期四于徐州家中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