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连载)

王炳武、王金环


  2013年6月27日,王炳章被中共绑架入狱11周年,由王炳章家人及中国海外民运协调会、各地营救王炳章大联盟等众多群体在全球各地组织集会、示威和请愿活动,要求释放王炳章。这里是在中共驻加拿大使馆前接力请愿的王炳章妹妹王玉华、弟弟王炳武和姐姐王金环的请愿日记第(16)至(22)篇。……


◇ ◆ ◇ ◆ ◇ ◆ ◇ ◆ ◇ ◆ ◇ ◆ ◇ ◆ ◇ ◆ ◇ ◆ ◇

请愿日记(16)



  7月12日 晴

  今天几乎是晴空万里,看到海鸥在使馆上自由飞翔。想起了炳章的11年前……

  他那时是一只老鹰,自由翱翔。他为了多少人的自由四处奔波。那是他的理念,他的理想,他的目标。二十年如一日的奋斗,从监狱,危急里救出了许多民主斗士。而他自己现在被囚在牢里……


坚持就是胜利:

  那是2005年,我有机会去南非出差。心想一定要去曼德拉住过的监牢拜访一下。来到票房,才知道要三个礼拜前就要预订。当时我只有一天停留在好望角的时间别说三个星期了。我这个人很像我哥,办不成事不甘心,一定要努力成功。

  不知为什么,我有个预感:一定可以看成。我等呀等,希望有人退票。两三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只剩下最后一班船了,我心急如焚,我祷告:主阿,求祢成全我的心愿,让我将曼德拉受难的情景描述给炳章,激励他坚持,坚持就是胜利。真是奇妙,刚祷告完,有一个人拍我肩膀问:你是不是要去 Robben Island。我当时兴奋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原来这位先生一家三口在澳大利亚就定好了票,可他的女儿今天生病不能来。这对夫妇听了我的故事,坚持不要我的钱。我们一路上聊了自由,人权,民主。他们已退休,女儿学法律。我将炳章的网址告诉了他们。他们说一定会为炳章祷告,要把炳章的事告诉给他们的亲友。真是神的奇迹,让我遇到了好人。参观后,我立即买了曼德拉的著作《Long Walk to Freedom》寄给了炳章。

  很多人对我说:you have angel是 on your shoulder (你有天使在肩上)。炳章是神的儿女,他每天读经,祷告。我坚信:炳章也有神的天使在眷顾他……

王炳武于渥太华

◇ ◆ ◇ ◆ ◇ ◆ ◇ ◆ ◇ ◆ ◇ ◆ ◇ ◆ ◇ ◆ ◇ ◆ ◇

请愿日记(17)



  乘坐加航最便宜的夜间航班到达渥太华已经是晚上11:00。上飞机前与洪牧师一起为炳章做了祷告。

  洪牧师是目前温哥华华人教会国语团里最出名的牧师。与他结识是在老父亲去世的基督追思会上。

  2006年4月86岁的父亲去世,需要请一位牧师为基督徒的父亲做基督祷告追思会,联系第一个牧师未果,第二个牧师承担了此事。我做为家中老大最先发言追思老父亲。我们家中5个孩子,父母在极其艰苦的情况下抚养我们长大。其中两个博士生,两个大学生,和一个大专生。其中炳章是家中长子,我说“今天他缺席老父亲的追思会是因为他被中国政府投入牢笼已经4年”。我们请求释放炳章回来奔丧的请求被拒绝了。没想到这时洪牧师立即来到前边讲“我替主内的炳章挚友兄送伯父”。话毕,台下哭声一片。家人紧紧与洪牧师拥抱。事情真靠机缘,就这样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洪牧师为炳章的老父亲主持了基督追思会。原来洪牧师也是80年代初留学美国的大陆学子。与炳章有缘相识并志向一致。后炳章选择投身民主运动报国,洪牧师则选择入读神学院以终生侍奉主报国。洪牧师激动的说“万万没有想到可以为炳章做点事情,这也是对炳章精忠报国的支援”。从此,洪牧师便成了我家的好朋友。妹妹写信将此事告诉了狱中的炳章。炳章感动万分,还写信回忆了与洪牧师相识相见的情景。洪牧师就是温哥华华人基督教会国语团的牧师洪予健,一位极富才华的物理学博士和神学学位的传教人。

  那之后7年了,炳章还在牢中苦熬着。我无数次的从心底呼唤“炳章,我们姐弟总有相见的一天,姐姐等着你”。

王金环
2013年7月12日于渥太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8)



  去年6.4我在温哥华的中国领事馆前示威时发言的主题是“还我弟弟王炳章”一年过去了,炳章还在监狱苦熬着。王家所有人每天都生活在悲愤中。请愿活动的第18天,也就是昨天,从多伦多赶来的9个朋友,及公民运动发起人杨建利博士和蒙特利尔的万兄,又一次赶来声援王家。下午3:00大家再次聚集在使馆门前向中国政府请愿,表达我们的诉求。我、我的小弟弟炳武先后接受新唐人电视台、大纪元时报、自由亚洲之声电台等中外媒体记者采访。通过媒体向中国政府表达我们家属的诉求。

  在昨天和今天的请愿活动中出现了一位长者,令我感动不已心里热呼呼的。他老人家已70多岁高龄,不畏酷暑地和我们一起连续两天请愿,因为天气闷热今天差点晕倒在国会山庄前面。这位可敬的老人家就是盛雪的叔叔,虽然年事已高,但坚持与盛雪从多伦多赶来声援王家。他讲“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王家再次感谢这位老人家。炳章你要坚持住啊。有这么多的人在支持你啊。

  今天看到“麻雀行动”一组人在使馆门前示威,我问杨建利为什么叫“麻雀行动”他讲“麻雀在所有动物中是最爱家的动物”。这些人失去了家园,为了拿回属于自己的房子取名“麻雀行动”。原来他们也是难属的一个群体。应该关注他们,支持他们。

  又忙又累的一天结束了。但心里高兴,因为我又为炳章获得自由做了一点事情。

王金环
2013年7月14日于渥太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19)



  昨晚闷热,几乎彻夜未眠。早早起来为杨建利做了早餐,他便急急忙忙地赶早班飞机回华盛顿了。看着他的背影像极了我的弟弟炳章。两个博士都放弃追求物质生活,改而追求梦想。建利家中最小,他的被捕使爸爸遭重创一病不起,没见到建利出狱便悲伤离世。这是建利一辈子的痛。应验了忠孝不能两全的老话。

  一大早赶到使馆请愿。低头放板凳时突然看到两株茴香,一种北方野菜,此菜可食,籽可入药。顿时我的眼泪无声落下。弟弟炳章最爱吃这种馅的饺子。尤其是北京人特别喜欢。11年了他几次来信讲想吃这种饺子。家中我最大,自小跟着妈妈做饭,我做的饺子水平之高毫不逊色于我妈妈的饺子。开个饺子店也曾是炳章给我们出的生财之道。我想王家如果开饺子店肯定会门庭若市。有几种绝活饺子馅是王家独创,每每请客必做,大受欢喜,朋友连吃带拿不亦乐乎。炳章是想吃茴香馅的饺子,但他更想家啊!与第二个太太相遇相知相结合,用他的话说就是童话。他想她,想念他们三个可爱的孩子,想念老爸老妈及兄弟姐妹。

  炳章弟弟,相信很快就会吃上姐姐做的茴香馅饺子,姐姐正冒着酷暑为你请愿呢!

王金环
2013年7月15日于渥太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20)



  渥太华连续的高温热得人汗流浃背,夜晚辗转反侧睡不着,想着我和炳章小时候有趣的事情。我大炳章4岁,我上小学3年级时他才5岁,正是淘气的时候,整天在家无所事事,不是抓鸡就是打狗,每天必有状况发生。妈妈总担心他被母鸡抓瞎了眼,被狗咬了鼻子成为残疾人。爷爷甚是疼爱长孙,不许任何人打骂炳章,令我妈妈无可奈何。一天外公来访,妈妈说到炳章惹祸的事,外公建议让他上学。他很痛快的答应了,但要我背着他去上学,对他来说好玩啊!看着妈妈期盼的目光我只能答应了。

  农村小学是不分年级的混班,我和他在一个班上课,奇怪了,课堂上他不捣乱,有板有眼跟着先生学。炳章天资聪颖,认字快,背书快,字写的公整。天天得到先生的夸奖,回家总向爸爸妈妈炫耀成绩单。可能是教书先生的夸奖激励了他,他上学特积极成了乐事。随后我背他上学演变成他帮我背书包了,还常常催我别迟到。从此,全家上下每个人都乐呵了。

  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建议,竟决定了炳章以后的命运。1955年我们全家搬迁到北京生活,按照一年一级的进度他正好在1965年高中毕业。不满18岁就上了大学,顺利成为文革前最后一批大学生。如按照7岁上学的规定他就成了老三届。那样他的命运就和我们的习主席一样成为插队知青。极有可能与习主席成为知青队友了。因为习主席就读的北京海淀区八一中学与炳章就读的海淀十九中学相邻不出半里地,两个学校的老三届都去了陕西插队。早知龙头近在咫尺,打死也不早上学。哈哈!


王金环 2013年7月16日于渥太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21)



  天气预报报道渥太华的高温要持续到周日。我乘早上还未热起来便赶到使馆请愿。在使馆对面坐下后便仔细观察使馆铁门。这个铁门和中国境内的铁门没有大的区别,和韶关监狱的铁门一样是紧闭着的。我回想我第一次去看炳章的情景。我们家属先到广东监狱管理局办理探视手续。后乘坐火车前往韶关的北江监狱。在传达室通报后,由两位警官开车陪同到达关押地点。如果我们家去的是女士,则由一名女警官陪同并站在我们身后直到探视结束,探视炳章是隔着玻璃拿着话筒讲话,每次探视20分钟,运气好时申请延长得到批准可以再讲10分钟。记得王天安第一次去时给了40分钟,这是特例。那时天安16岁,一个不懂世事的小女生,人生本该见到的是阳光灿烂。可命运偏偏让她成为“难二代”。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她内心够坚强,像极了她爸爸炳章。

  炳章从事民运前十来年,太太带着孩子和炳章咬牙着,眼看着没钱交房租没钱吃饭的日子,实在无法坚持下去,只能搬回蒙特利尔投靠父母将炳章的孩子养大。自此孩子们看到父亲的机会少了,时间长了甚至感到陌生。炳章坐牢的2002年天安才13岁,3年后她挺身而出,放弃学业孤身到DC参加营救父亲长达一年时间。血脉相连骨肉亲情支撑着炳章活下去。第一次在狱中见到天安时,炳章高兴得语无伦次,他的女儿婷婷玉立,漂亮文静。深陷牢狱之人没有比见到亲生骨肉更高兴的事了。后炳章又写了长长的家书回忆与天安见面的欢喜心情。

  自天安积极参加营救爸爸的事情后,入境中国便遇到了麻烦。一次她持有效签证从深圳入关,但被拦截不得入境,后又以自助游形式进入又被拦截。自此,炳章已经6年没有看到心爱的女儿。为此,家属向中国政府呼吁多次未果。

  2009年国民党元老连战和宋楚瑜先后访问大陆,被中国政府捧为坐上宾。看到电视上的画面我感到恶心和愤怒。这真是极大的讽刺。炳章的罪过大过当年杀共产党的人吗?连战可以进中国,王天安不可以进中国。天理何在?

  2009年和2012年炳章两次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二次均被接受提名。我为弟弟骄傲。

王金环2013年7月17日于渥太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22)



  今天如常在使馆外请愿,天气闷热使人呼吸不畅,特地查看广东韶关的天气预报,得知已经到了33度的热度。想到弟弟炳章被关在不通风的狭小单人牢房,承受着夏天闷热,冬天寒冷的恶劣条件已经11载,我的心在趟血,泪水伴着汗水止不住的流。要怎样的忍耐力和超人的意志才可以坚持11年啊!

  我们全家在解放初期由河北到北京谋生。来北京时带着几只下奶的奶羊。那时是自谋职业,爸爸和叔叔打零工挣钱,女眷做针线活挣钱,爷爷放羊卖羊奶补贴家用。爷爷年纪虽大但身体还算硬朗,炳章每天放学后跟着爷爷去放羊。我的工作是负责送奶到订户家。虽然自家生产羊奶但为了赚取生活费我们全家都舍不得喝。我家周围有俄语大学后改名为北京外国语学院,还有民族学院。喝得起羊奶的均是领工资的教书老师和国家工作人员。当教师可以喝上羊奶这个可笑的推理,一直推动着我努力再努力地学习下去。

  到了1960-1963年爷爷已70有余,全家人饿得浮肿。为了活命,羊奶就给爷爷奶奶和1961年出生的小妹妹喝了,炳章和我始终就没有喝羊奶一次喝够的机会。想想都想哭,原本该是衣食无忧的快乐童年和青春就这样在穷困中逝去……炳章弟弟你还记得这些吧?如今姐姐已经整70你也66了。在你前途无量的年纪偏偏主动选择了重走生活穷困的路,为此,30年的光阴过去了……

  姐姐好想你!

王金环2013年7月18日于渥太华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