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连载)

王金环


  2013年6月27日,王炳章被中共绑架入狱11周年,由王炳章家人及中国海外民运协调会、各地营救王炳章大联盟等众多群体在全球各地组织集会、示威和请愿活动,要求释放王炳章。这里是在中共驻加拿大使馆前接力请愿的王炳章妹妹王玉华、弟弟王炳武和姐姐王金环的请愿日记第(29)-(28)篇。……


◇ ◆ ◇ ◆ ◇ ◆ ◇ ◆ ◇ ◆ ◇ ◆ ◇ ◆ ◇ ◆ ◇ ◆ ◇

要求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29)



  7月25日,晴

  来渥太华有近两周时间了。每天推着小车带上标语牌走到使馆前去请愿。途经渥太华河。经研究才知道她发源于魁北克西部的Capimitchigama湖。是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的分界线。全长1,274公里,流域面積146,000平方公里。向东流向蒙特利尔后归入世界第二大河圣劳伦斯河。今天站在桥上静静的看着她向东流去。自然想到了流经韶关市中心的北江。人人都说条条江河通大海,它们会在大海相会吗?

  韶关这个小城市,自2002年开始牵动着王家每个人的心。因为我们的至亲炳章弟弟关押在此。前年该城市港資廠由于維族工人死亡引发暴动的事,还有韶关公安局长贪污腐败下台的事,甚至天气预报也是我们极度关心的事情。春天来了,炳章的花粉过敏症又要犯病了,秋天凉了炳章该多穿衣物了。我们的老妈妈亲自给炳章做了背心。但是监狱不允许送衣服,老妈妈就马上买了黄颜色布做了一只小老虎。假老虎耳朵,鼻子,嘴巴样样齐全,黑色纽扣各一边当作眼睛。老妈妈说用来给炳章壮胆。炳章收到后高兴的不得了,每天与它同眠共枕。监狱的管教员也同声称赞我老妈妈的手工好。完全不敢相信出自88岁老人家的手。当然他们不知道给炳章壮胆这事。

  我们搬到西部的第二年炳章被捕。西部的卑诗省是连接太平洋的门户,每次去看炳章我们家属多从这儿乘飞机前往中国。每次会见的30分钟是那么的短暂,家属和炳章都依依不舍流着泪告别,心情极其沉重。

  飞机沿太平洋飞回加拿大,我心中总是自言自语的说“炳章弟弟,太平洋链接着两边大陆虽万里之遥,但我们心相通,命相连,团聚的日子终会到来的。

王金环2013年7月25日于渥太华

◇ ◆ ◇ ◆ ◇ ◆ ◇ ◆ ◇ ◆ ◇ ◆ ◇ ◆ ◇ ◆ ◇ ◆ ◇

要求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30)



  7月26日,晴

  今天一大早我的腿又抽筋了,使劲揉了好一会才好转。我马上想到炳章的静脉炎。静脉炎是俗称(全称血栓性静脉炎)是指静脉血管的急性无菌性炎症,根据病变部位不同,静脉炎可分为浅静脉炎和深静脉炎。少数病人可有发热、白细胞总数增高等,患者常常感到局部疼痛,肿胀和压痛的索状硬条或串珠状硬结出现。

  炳章患静脉炎已经有10多年了,严重时要用布条将腿的下半部分绷紧,让腿的下半部分血流量减少,使肿胀的静脉缓解病情。

  炳章自己是医生他知道此病的严重性在于血栓随时会堵塞在任何地方,如果血栓堵塞在心脏患者会马上死亡。为了防止发生血栓他每天拼命喝水,稀释血液以减少血栓形成的机会。但是他很清楚,随着年龄的增加患者发生血栓的机率会越来越高。

  此病只有实施手术将严重部分的血管切除才是最好的选择。否则血栓堵塞而死亡是随时的,这并不是危言耸听。

  炳章在监狱发生三次中风,极大可能就是血栓堵塞引发。为此我们家属万分担心,家属和授权律师多次向中国政府提出让炳章保外就医的申请,但均未得到批准。

  11年了,静脉炎每天威胁着炳章的生命,事实上也在威胁着我们家属。我们只有不断的写信,写信,再写信向中国政府呼吁,但无数次的申请一直未果。

  这些天请愿特别留意邮差给使馆送信的细节,一天邮差来了,我马上跑到侧面去观察,看到有人从里面打开门接过邮差手里的信件箱子,同时将要邮寄的信件箱交给邮差带走。这下我高兴了,因为我确定章大使会收到我们家属给中国政府的信了。

  天气炎热,心情郁闷,焦虑担心,度日如年难属每天都在受着煎熬……

王金环2013年7月26日于渥太华

◇ ◆ ◇ ◆ ◇ ◆ ◇ ◆ ◇ ◆ ◇ ◆ ◇ ◆ ◇ ◆ ◇ ◆ ◇

要求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31)



  7月27日晴

  天气凉爽多了,吃完晚饭在外面散了一会步。来渥太华15天了,可能是因为熟悉许多也觉得亲切了很多。周围多是讲法语和英语的加拿人,见面互打招呼,微笑而过,感觉亲切温馨。仅仅15天时间我就感觉有感情了,边走边想自幼一起长大的玩伴,小学及中学十多年的同学,工作单位多年的同事们,想到他们确实满怀念的。我上学后工作都在北京。在北京图书发行所做出纳会计,工作内容简单,人和人之间感情虽好,但不可能升华到恩情关系。但炳章当医生就不一样了。他最初工作的医院是在海省的玉树县医院,县政府没有多少人,方圆百里内见不到其他人。急诊全是赶来就医的藏民,从百里外用牦牛驮来,

  重症患者多数已经息炎炎希望不大,但看到眼泪汪汪的家属真是不忍告诉他们残酷的现实。无论如何也要玩命救治。炳章讲一次一位孕妇被家人送来,因是难产,需要手术。这是他到青海的第一个手术,情况太紧急眼看孩子的心跳越來越弱,必须马上开刀,他和太太作手术可医院连个护士也没有,他只能请病人家属帮忙拿器械,家属一见血立马倒地晕过去了。炳章用刚学的藏语大声说孩子孩子,可能是盼子心切,还没等太太赶去做人工呼吸,家属自己站起来了。倒吓了炳章一大跳。母子平安极大欢喜。

  医院没其他人,手术后还得为病人做月子,用炳章的话说这叫一专多能。开春雪还没化完家属就来了,又送羊又送虫草,炳章没时间放羊,收下虫草家属才高高兴兴地走了。

王金环7月27日于渥太华

◇ ◆ ◇ ◆ ◇ ◆ ◇ ◆ ◇ ◆ ◇ ◆ ◇ ◆ ◇ ◆ ◇ ◆ ◇

要求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32)



  7月28日,晴

  天气突然转凉,穿上厚衣服再将释放王炳章的T-Shirt套在外面,里面是长袖,外面是短袖,我一个老太太推着小车的样子就更显得怪怪的。但是我不理会这些,为弟弟炳章请愿哪顾得上这些。

  到使馆后将横幅挂好,牌子插在地上,席地而坐开始请愿。一会,一个加拿大人过来主动问我为什么在使馆门前请愿,我将炳章事情告诉他,并告诉他我们已经请愿32天了。他要了炳章网站地址,并说他有许多的朋友,要联系他们帮助我。一位素不相识的人主动要帮助我。我真的很感动。

  炳章是个有福气的人,每每在重要时刻有贵人相助。记得他讲青海玉树县有个通天河就在医院附近,河水清澈透底,鱼儿成群。医院没有病号时他就去钓鱼。红烧鱼,清蒸鱼,糖醋鱼,麻辣鱼,美味鱼汤任做任吃。炳章讲把下辈子要吃的鱼都给吃了。

  青海是自然生态保护最好的地方。蓝天,白云,山水美丽,最好当属是当地藏民的朴实无华。炳章非常喜欢这个地方。但是由于地处高原,炳章从第二年开始生病,一直不好。多次写报告请求回内地,但是由于青海缺医少药,县政府太珍惜从北京来的医生,就是不放他回内地。到后来炳章只能是半年北京休息,半年回去青海工作。两年后来了一位新县委书记,他知道炳章的情况后同意炳章回去内地,用他的话讲为人民服务时间长得很,身体不好回到内地也是一样为人们服务,而且可以更长,更好地为人民服务。遇到一位开明的领导,炳章回到了石家庄工作。后面才有了出国,民运的一系列故事。

王金环2013年7月28日于渥太华

◇ ◆ ◇ ◆ ◇ ◆ ◇ ◆ ◇ ◆ ◇ ◆ ◇ ◆ ◇ ◆ ◇ ◆ ◇

要求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33)



  今天如常。一切没有变化。有时看似如常的一天却是会发生大事。

  在炳章回到石家庄的1976年盛夏,河北唐山发生大地震,地动山摇,唐山顷刻间被夷为平地。那时文革还没有结束,每个单位都装有高音喇叭,想想也是有意思,当初老毛绝没有想到这高音喇叭除了广播他的最高指示外,这时还真是派上了正经事,别说这高音喇叭还真是特别棒。一是声音特高,二是传得特远,没人可以逃过这个声音。几分钟后河北医学研究院的大喇叭开始广播,研究所所有工作人员一律不许外出,马上赶到所在科室等待任务。

  平时人们极其反感的高音喇叭,这时成了人们的最爱,人们心急如焚等待新消息。几个小时后广播报告才知道唐山是震中。人们开始大哭,研究所里有人是唐山人,有的人亲属在唐山。担心焦虑自是不必多说。但是他们知道救人的时刻到了。随后大喇叭要求所有从事过临床的医生到院办公室报到,随即分配他们到各个医院支援。

  第二天伤员陆续到达,炳章他们做手术的医生忙得是昏天黑地。医院装不下这么多的伤员,研究所也住满了。石家庄作为省会所担负的重任是不言而喻的。再后来是唐山孤儿来到石家庄,炳章女儿5岁也参加抗震救灾,她的工作是陪着这些孩子们玩。

  炳章形容唐山抗震救灾是惊心动魄的一次历练。同年10月四人帮被粉碎,邓大人复出,中国开始了新的一页。

王金环2013年7月29日于渥太华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