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海峡俩岸的两场非正常死亡

王昊轩



  最近,台湾海峡俩岸发生了俩起引起广泛社会影响的非正常死亡。

  第一件非正常死亡,是湖南临武县的瓜农邓正加在当地的“农民自产自销农产品临时销售区”卖西瓜的时候和当地城管起了争执。结果他被城管用秤砣击中头部后脑血管破裂死亡。其二,是台湾一名叫洪仲丘的士兵在训练时被军官虐待致死。在处理这俩件事上,海峡俩岸政府的做法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令人不胜唏嘘。

  临武瓜农被城管打死后,官方派出二百名防暴警察悍然进入现场,试图抢走瓜农的尸体。按照官方的说法,这叫“移除群体性事件的兴奋点”。而民众认为这实际上就是要销毁证据,“毁尸灭迹”。但抢尸的特警部队寡不敌众,被义愤填膺的围观民众用矿泉水瓶和石头击退。政府看来硬的不行,又想来软的,他们向被害者家属提出条件,说愿意赔偿九十万人民币。但搞笑的是还提出了一个条件,家属推迟一天下葬,就少给十万补偿。对此,有网友不禁要问,按照这个算法,如果十天后家属还不下葬,是不是还得倒贴政府十万?

  后来又发生了更恐怖荒诞的事情。瓜农邓正加的女儿在新浪微薄上控诉道:“我们对当地政府只手掩盖事实的做法不能接受。”该微博被超过十万网友转发后,忽然神秘消失。紧接着,该微博帐号又突然诡异地重新发言称:“现在政府已经妥善安抚好了家人,我们整个家族对政府的处理表示满意。我们已经不希望受到外界太多的打扰,感谢市县相关部门的妥善安排。”

  正当网友被这犹如冰火两重天的言论搞的一头雾水时,真正的瓜农邓正加的女儿给法制晚报的记者打电话澄清道,感谢政府的微博不是她发的。在那种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发那样的微博,那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我爸爸被城管打死了我还发微博感谢政府?我有神经病啊。”许多人怀疑,这是当地政府动用黑客劫持了邓正加女儿的微薄账户。

  最终这件事情的结果是瓜农家属被迫接受了政府的赔偿要求,息事宁人。

  第二件非正常死亡,是台湾士兵洪仲丘在训练中被军官打击报复,不给喝水,强令其带伤训练导致双脚扭伤,最终中暑诱发多器官衰竭死亡的事件。洪仲丘死后,军方试图掩盖事实,删改监控录像,避重就轻,因此引发了众怒。二十五万台湾民众在凯德格兰大道集会抗议,高喊“没有真相,就没有原谅。”这么多人和平集会抗议,在大陆是无法想象的。

  示威民众身穿白衣,头绑黑布为逝者默哀。主办方甚至还用强光在总统马英九的办公大楼上投射“冤”及“真相”等字眼,理直气壮地向当局讨要真相。

  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台湾官员没有像湖南临武同行那样威逼利诱瓜农家属妥协。而是乖乖地向受害者和民众认错,承认政府失职,愿意彻底调查并进行补偿。国防部长请辞,十几名军官被停职送去军事法庭接受法律的审判。堂堂台湾大总统马英九更是亲临洪仲丘的告别式道歉。结果他居然遭到了在场民众痛斥,有人甚至提出要马英九爬着进入追悼会的现场。面对这样无礼的要求,马英九还不得不彬彬有礼地要求安全人员不要推挤抗议群众。

  最后在一名地方官员向民众下跪请求后,马英九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进入会场。他给死者上香后,想与死者姐姐洪慈庸握手。但后者拒绝,仅仅点头回礼。

  写到这里,我不得不感叹道,和大陆的公仆们比,台湾真是官不聊生啊!台湾民众也太不尊重领导同志了!最高行政长官都跑到受害者葬礼现场谢罪了,民众还是不满意,拒绝握手,这种事在大陆真是不太可能发生的。

  同样是政府失职造成的非正常死亡,同样是讲一种语言的人,海峡俩岸的官员们处理群体性事件的对策却截然不同,可以说有天壤之别。在大陆官员眼里稳定压倒一切,为了维稳政府可以出动警察抢夺尸体,暴力驱散群众,失败后再用赔偿金威逼利诱逼迫死者家属妥协。而台湾人却可以自由集会来表达自己对政府的不满。逼的总统亲自前往死者亲属追悼会请罪,承诺彻查到底。这种反差实在是令人印象极为深刻。这就是文明与野蛮,自由与暴政的区别。美国开国元勋富兰克林有句妙语,人民害怕政府的地方,就有暴政。而政府害怕人民的地方,就有自由。这句话真是这发生在海峡俩岸的这俩起群体性事件的绝妙写照。

  对台湾人抗议军队凌虐士兵的义举,网上有五毛冷嘲热讽道。不过死一个士兵而已,台湾就二十五万人上街,台湾实在是太乱了,难怪经济搞不好啊。对此,我想说,任何一个正常的法治国家,人民都有上街抗议,和平表达自己不满的权力。这种集会看似有点乱,却是汹涌民意的泄洪口。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聪明的政府不会无视民意。就像高压锅一定要有排气孔否则就会爆炸一样。人民也要有和平抗议,发泄对政府不满的渠道。否则就只有像湖南临武人一样,用矿泉水瓶和石头扔向抢夺尸体的军警了。这岂不是比静坐抗议乱多了?大陆人嘲笑台湾的民主太乱了,就好象是太监批评正常人性生活过多会损害健康一样可笑荒诞。真可谓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只增笑尔!

2013年8月9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