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看G20,G20看“中国特色”?
——评第8届G20国集团首脑峰会及其可能


巩胜利(独立学者)



  经历了5年的全球性合作磨合期,第8届全球最具权威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将于9月5日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召开。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国际争端频发,这是全球在第一次金融海啸五年整之际召开的一次承前启后、无法替代的最大国家领导人相聚的一次峰会,这构成全球各国对本届峰会召开充满无限期待的一大现实背景。同时,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怎样融通世界各国,在TPP、TTIP将中国排除之外之下,中国经济又怎样持续改革开放35年后的继续发展?

  2013年6月,世界银行发布《全球经济展望》中将2013年全球经济增长速度从年初的2.4%下调为2.2%,这是全球经济向下的重要信号。进入8月末以来,美国经济低速增长,整体失业率已在6.8%左右企稳(明显低于7%以下),日本经济也扭转了16多年的长期通缩,欧盟经济已看到了好转的迹象和希望曙光,但全球主要经济体出现了好于预期、但就业依然有待改善步、向好步履缓慢——这是全球金融海啸爆发后五年传出的最新局势(第一次全球金融海啸爆发于2008年9月15日)。但欧洲经济不确定因素依然在持续,萎靡不振偶尔再现。日本经济在安倍经济政策的刺激下有所改善,但怎样长期保持经济持续增长需要慎思、能持续的长进对“安培经济学”至关重要。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总体而言经济增速有所放缓,其它新兴国家的经济增长已经明显渐去,而中国经济向前发展与全球各国兼容的困难更加突出,特别是以美国主导的TPP在今年10月下旬就要上路,欧美TTIP也明确在2014年末上路,全球经济总量超过70%的TTP+TTIP构成了对中国经济发展前所未有经济大环境与经贸秩序的悖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作为全球经济治理的最有效国际多边平台,世界各国普遍对本届G20峰会能否在提振全球经济方面提供支持充满了无限期待。

  由于受全球、特别是主要经济体经济不景气的影响,过去几年来国家间的经济争端明显上升。从中美轮胎“特保”案,到有近40个国家发起对中国轮胎关税制裁,再到中欧至今最大光伏争端案等等;在全球经济政策领域有对于量化宽松政策是否退出的争议、对于安倍经济学的争议;在贸易投资领域有中美欧三大巨头之间的光伏争端;在资源领域有核开发和领土争端;还有突发性的如基于商业秘密和知识产权的网络安全争端等等。这些争端的涌现给全球经济治理提出了无法回避的历史新课题,而国际体系一如联合国长期处于无政府、无能为力状态,使得作为全球最大国家的G20国家领导人峰会在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沟通协调平台显得尤为重要或不可缺。

  G20国集团峰会已经承担了维护全球经济正常秩序、提供全球性公共产品的历史重任。且在2008、2009年全球第一次金融危机、欧盟主权债务危机期间显示了无与伦比解决能力,在协调全球各国在第一次金融海啸后货币利率方面、救助经济方面成绩非凡卓著,G20国家在快速反应和政策协作方面的作为受到全球各国的普遍赞誉。2012、2013这段时间,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都遭遇了发展困境再度趋同向下,而本次第8届G20领导人峰会能在全球政策协调、齐力解决全球经济问题方面跟进、令人神往的达成共识、取得哪些重要进展?

  目前的G20集团,还是一个没有“游戏规则”却是全球第一最高权威的国际组织。G20国集团在合作治理全球经济问题时展现了大国共治的雏形和美好的前景。G20国家集团在于:(一)是能否真正成长为全球经济治理的主导机制,找到全球大国平衡的利器与法宝,还要看G20在整个全球经济事务中向诸领域伸展、能否拓展更大的空间;(二)是G20集团国家怎样求同存异,在博弈与妥协有效中找到平衡共进的方向;(三)是G20国集团能否通过内部机制化建设,提高合作效力和实施监督管理能力;(四)是对全球经济生死攸关的经贸新秩序、货币利率等形成更大的共识或趋向;(五)是全球最大的第1、第2大经济体(欧盟是全球最大经济体,是诸国家经济体,非单一国家经济体)是否能够妥善解决政治互信、携手为全球经济新秩序、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不阻抗、能兼容、顺势而下持续提供动力。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爆发初期,彰显了新兴国家在全球的新兴力量,但随着金融海啸五年来开始渐次退去,新兴国家也一样开始渐渐回落,而中国是新兴国家中最具代表性、“聚核力”形成的一个国家,中国积极参与在G20框架下开展合作,努力为构建一个更加公平、合理、有序的全球经济秩序做出贡献。中国已经将“积极参与二十国集团等全球经济治理机制合作”写入了第12个五年规划纲要中,但“中国特色”却与全球经济发展难于兼容,甚至与全球98%以上的国家根源有所阻抗,也致中国整个的国家经济大环境举世尖端——中国房地产业举世尖端、中国资本股市举世尖端、人民币国际化举世尖端、中国“党国”双重财政体制、党政成本举世之最(一如“中华民国”前60多年的党政体制)……。中国党政经济面临全球性的兼容、成本居高不下的60多年的新问题,中国通过渐进式35年改革努力实现自身经济的可持续、平衡、健康发展,现在正面临TTP“零关税”的瓶颈,为维护全球经济稳定、持续出现了最大的不确定因素。中国积极参与G20框架下的各种合作机制建设,但党国体制又受到全球绝大数国家不兼容。尽管,G20从财长会议到央行行长会议等等,都不缺中国官员的身影,但达成共识难乎其难,一如中国上海自贸区的建设,中国国务院还要提请全国“人大”授权在上海自贸区暂停实施一些法律规定(见2013年8月16日新华社电,“李克强主持国务院会议讨论通过拟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关于授权国务院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等国务院决定的试验区域内暂停实施外资、中外合资、中外合作企业设立及变更审批等有关法律规定的决定草案”文)。中国“党政”与世界各国以及G20集团的“兼容性”出现了更加突出的问题,国内、国外、国际贸易秩序上都难以兼容之势在扩大。

  “中国特色”,已成半个多世纪以来世界各国的举世巅峰,也致中国的国际环境、社会环境、经济环境、人文环境、政治环境、大自然环境等等都在党政“双重体制”下“两元”并举,“中国特色”形成全球各国独树一帜与全球各国的悖论。与“中国特色”截然不同的财富了世界超过200年都欧洲就没有“欧洲特色”?拉丁美洲原是一块富庶、美丽而广褒土地,因美国近70多年的崛起、成为超级大国而致“拉丁美洲特色”——贫富悬殊差距巨大;“非洲特色”是200多年的一直贫穷,在全球极地的贫困线上挣扎,然而全球的财富之光却也永远难以照射到,且一直延续贫困交加与地球人类落伍半个的节拍;“大洋洲特色”是海洋富庶了这些国家;世界人口一半的“亚洲特色”是——中国、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等人口大国依然是欠发达国家,而日本、韩国、新加坡却成为亚洲的富庶国家。但若要“欧洲特色”、“拉美特色”、“非洲特色、“亚洲特色”等都作为国家战略和实施方案来加以全球世界,那么世界会是什么样?全球化经济又何以进行?特别是TTP(跨(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这一组织成员有12个国家,今年10月下旬上路运行)、TTIP(欧美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简称:TTIP)的历史性出现,将一统改变世界存在的方式和国家前行的路径以及全球化经贸秩序的格局。


TPP+TTIP,超全球经济总量75%以上,将改变全球经济秩序以及未来的方向……

  中国参与全球化、改革开放不能停留在35年的刹那,需要中国经济“升级版”的1、2、3、4、5……的逐级向上、一步一个台阶的走下去,需要中国经济有目标、有阶层、有质量的不断去升级,中国需要在修炼内功方面做足功课,也需要在积极通过双边和多边舞台开展二十国集团建设来完善自己与全球经贸治理秩序。在9月5日的G20峰会前夕,中美两个大国本届政府领导人已经开展了富有成效的非正式“庄园会”——将双方的矛盾与分歧摆上桌面。而未来G20框架下全球化经济合作、中美合作更需要得到进一步提升。中国将G20对话框架视为协调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经济发展立场的重要平台,金砖国家按照惯例会在峰会前召开碰头会,在重大政治问题、G20立场协调以及金砖国家机制的合作等方面展开讨论。这种会前协调机制,有助于提高新兴经济体在G20机制中对于议题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全球最大国家的G20峰会,已经开出了全球治理的经济之花、智慧之花、共识之花,那么G20结果还会遥远吗?

  本次G20峰会全球的目光有两大聚焦点:第一看点是国家主席习近平如何来阐述中国经济形势,特别是中国正在调整经济发展的方式,改变过去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的粗放、经济质量不高,才导致中国北方大面积雾霾怎样治理?追求绿色高质量经济是中国可持续发展动力,经济增速有所降低,但质量怎样提高、提到怎样的高度,是全球各国关注的焦点。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全球很多媒体对中国经济感到担忧,中国经济减速对世界经济将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主席向全球介绍中国经济发展状况,是一个非常重要也是无法回避的看点。另一个看点是习近平将会见哪些国家的领导人、跟哪些国家的元首见面,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看点。与奥巴马庄园会,中美的问题都摆上了桌面,与普京会中俄至今走的最近,中日关系就这样冷下去……G20是一个首脑领导人难得的“多边搭台,双边唱戏;多边开花,多边结果”的舞台。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发稿之外,一切其它任何媒体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或刊载。若有任何疑问及版权问题请通过Gvv21@hotmail.com与作者本人联系。

2013年8月23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