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多元文化国务部长会见中国政治犯子女与人权组织代表

公民记者 薛湖



 
1,盛雪、厄普尔部长、王天安、蒋佳冀、李竹阳


2,记者会现场


3,盛雪在圆桌会上发言


4,圆桌会

  在加拿大自由党党魁贾斯汀.特鲁多由于声称他最钦佩的管理体制是中共的独裁而引起轩然大波的背景下,加拿大多元文化国务部长(Minister of State for Multiculturalism)蒂姆.厄普尔(Hon. Tim Uppal)应邀于2013年11月 23日以圆桌会议的方式,与中国政治犯子女、人权迫害受害者以及民主中国阵线等多个团体的代表会谈,听取他们叙述中国的真实情况与人权迫害的现状,以及他们要求加拿大坚守自由民主人权价值的诉求。加拿大参议员吴城海(Ngô Thanh Hải)也特意前来参加。会谈之后,与会者立即举行了记者招待会。

  这次会谈由自由国际、民主中国阵线等组织共同发起。中国政治犯王炳章的女儿王天安、秦永敏的女儿李竹阳、李必丰的儿子蒋佳冀、正在中国服无期徒刑的维吾尔裔加拿大公民侯赛因.塞利尔(Huseyin Celil)妻子的代表、因在和平示威中救援受伤者而被中共军人枪击导致残废的藏人才旺顿珠、曾在中共监狱中遭受酷刑折磨的法轮功修炼者何立志在圆桌会议中向多元文化部长介绍了自己的亲身经历。

  自由国际创办人兼主席马吉德莎菲、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中国人权网络联盟主席与大赦国际多伦多中国事务负责人麦可.克里格、西藏流亡议会议员诺布才仁、自由西藏学生组织加拿大代表多玛、维吾尔社区代表阿迪勒.阿巴斯(Adil Abbas)、台湾社区代表杰夫.李(Jeff Lee)、加拿大北韩人权理事会主席李庆馥、越南社区代表以及人权律师代表等出席了会谈。

  主持圆桌会议的自由国际创办人马吉尔.沙菲首先感谢盛雪召集这次会谈,感谢支持和帮助这次会议的人权律师和其他朋友,感谢厄普尔部长能抽出时间参加这次会议,聆听大家的声音。沙菲说:我们不站在任何党派的立场来看待此次特鲁多言论的问题,但我们必须指出,他的此番言论是错的。如果特鲁多是在中国的反对党领袖,那他现在已经被关在监狱里了,甚至可能早已被处决了。沙菲并指出,中国的人权问题,不仅仅伤害到在中共统治下的华人、藏人、维人,同时也在伤害着整个世界,包括在伤害朝鲜、伊朗、北非等地造成的伤害。因此,这不仅仅是一个中国问题,或中国少数族裔问题、华人社区问题,而是关系整个世界的问题,加拿大人不能视而不见。

  刚从纽约参加另外一个活动回来、直接从机场赶到会场的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着重向加拿大多元文化国务部长蒂姆.厄普尔和与会者介绍了人权迫害的受害者才旺顿珠和中国政治犯王炳章的女儿王天安。

  盛雪指出,贾斯汀.特鲁多先生能够在加拿大政坛崭露头角,获得今天的位置,与他有一个作为加拿大前总理皮埃尔.特鲁多的父亲的家世有紧密关系。贾斯汀.特鲁多先生现在是加拿大一个反对党的党魁。而王天安的父亲王炳章博士,却仅仅因为身为反对派、组建反对党,被判无期徒刑关进监狱。这个鲜明的对比,就足以说明独裁制度到底意味着什么。盛雪希望会议多给出时间,让王天安能够充分讲述他父亲的情况及其家人的感受。
  
  王天安的父亲王炳章博士于79年到加拿大麦吉尔大学攻读医学博士学位,并在1983年代初期开创了中国海外民主运动。24岁的王天安简略回顾了父亲从事民主运动的经历,和2002年被中共当局非法从越南绑架回中国并判以无期徒刑以来的状况。王炳章大多数直接亲属,包括父母妻儿姐妹弟弟,都是加拿大公民。王炳章被绑架入狱,是全家人的噩梦。他的父母都在他服刑期间先后去世,未能见上最后一面。王天安自己目前也在用她的全副精力为营救父亲而奔走。她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做出更大的努力帮助她父亲重获自由。王天安介绍说,由于自己公开出面救援父亲,中国政府已经长达五年拒绝签发签证,不准许她去见在狱中的父亲。王天安当场向厄普尔部长赠送了华盛顿邮报主编海亚特以王天安的亲身经历为蓝本撰写的青少年小说《九天》(Nine Days)。

  18岁的蒋佳冀介绍了父亲李必丰自参与1989年民主运动以来三次入狱、累计判刑22年的过程。李必丰2011年因为被怀疑协助异议诗人廖亦武出逃德国而被判10年。蒋佳冀说,他自己很幸运能够来到加拿大,但是在中国还有无数像他那样家庭的孩子在遭受着苦难,他们时常会被阻止入学,被阻碍工作谋生。他感谢加拿大给予他的保护。

  23岁的李竹阳也介绍了自己的情况。李竹阳的父亲秦永敏是中国著名民运领袖,曾39次被拘禁,共遭判刑22年,目前仍然在被严密的监控中,没有人身自由。李竹阳的母亲李金芳也是一位维权人士。李竹阳自己也因受父母牵连,从小饱受迫害。今年四月份才被加拿大的民运人士、人权人士和政府官员联合救援到加拿大。

  加拿大中国人权网络联盟主席与大赦国际多伦多中国事务负责人麦可.克里格详细分析了中共独裁制度的实质,和表面经济繁荣背后的腐败、危机和社会动荡。克里格认为,加拿大政府高层口头方式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关注是必要的,聊胜于无,但是还需要采取更有实质性、更有力的手段,包括经济手段,去影响和改变中国。

  两位维吾尔代表分别介绍了中共在维吾尔地区实行的民族压迫、文化灭绝、暴力镇压的情形,和被中共判处无期徒刑的维吾尔裔加拿大公民侯赛因.塞利尔入狱七年来的状况及家人的痛苦。阿迪勒.阿巴斯还向留有浓密厚长传统须型的厄普尔部长详述了在中共统治地区,当局用“恐怖主义”的罪名来对待维吾尔群体的任何不满,甚至仅仅因为有着维吾尔人的长相,或者留有胡须,就会被军警当作“恐怖分子”对待的情形。

  藏人才旺顿珠讲述了自己2008年在一次被中共军队武力镇压的和平示威中,由于试图救助一名中弹倒地的年轻喇嘛,被中共士兵射击,中弹两次,几乎丧命,左臂残废,以及为了逃避搜捕而被迫在深山野岭中藏匿与养伤的九死一生的经历。

  法轮功学员何立志在中国时是高级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入狱三年半。他说,监狱的酷刑虐待几乎使他失去生命。他曾被数名狱警用电棍电击。冬天他被脱光衣服,被淋上水,在室外罚站。还被迫在寒风中奔跑。迫害曾使他几度生命垂危。

  台湾社区的杰夫.李,北韩社区的李庆馥,以及越南社区的代表,分别叙述了自己社区的感受,和中共独裁政权对各地区自由、民主、和平与发展的阻碍和伤害,以及对世界的威胁。

  厄普尔部长感谢各位与会者与他分享自己的经历,特别是感谢几位年轻人的勇敢行为。他说,大家非常幸运地生活在加拿大,可以享受民主自由,可以讨论这样的话题而免于恐惧。特鲁多“钦佩独裁”的言论令人失望,对逃离专制来到加拿大的人们来说,是很大的伤害和冒犯。厄普尔部长提议,在加拿大国会举办一个论坛,让国会议员们,包括几个政党的代表都参加,进一步的探讨。

  在接下来的记者招待会上,厄普尔部长再次强调,这些具有第一手亲身经历证词的人们,特别是这些年轻人,讲述他们的故事,要保证他们的声音被政府所听到,这在加拿大这样的国家,是非常重要的。

  吴城海参议员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他本人也是1970年代逃离共产专制,从越南来到加拿大的。他支持大家的努力。

  王天安在记者招待会上再次介绍了67岁的父亲王炳章的情况,以及当前营救王炳章的努力。她还说,她很乐意能够与特鲁多先生面对面地探讨中国的真实情况。

2013年11月23日
首发于《纵览中国》网刊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23582

◇ ◆ ◇ ◆ ◇ ◆ ◇ ◆ ◇ ◆ ◇ ◆ ◇ ◆ ◇ ◆ ◇ ◆ ◇

不满贾斯廷羡华独裁 中国异见者子女多市发声



  【明报专讯】联邦自由党党领贾斯廷杜鲁多(Justin Trudeau)本月7日在多伦多出席某个筹款活动时称,钦佩中国的独裁性统治,因其能急速扭转经济。这一言论遭致多个亚裔人权团体的强烈批评,而昨日加拿大多元文化国务部长厄普尔(Tim Uppal)在与上述团体会面时,也对贾斯廷的说法表示失望。

  昨日上午,民主中国阵线、藏人社区、维吾尔人社区、北韩人权联盟和越南人社区等20多位代表,还有著名的民主人士王炳章博士的女儿王天安等几位在押政治犯的下一代,一起向厄普尔表达自己的看法。

  厄普尔表示对小杜鲁多所的言论感到失望。“我作为多元文化国务部长,需要倾听各个团体和社区的声音,听听他们的感受。我也鼓励异见人士的下一代出来,把他们父母所遭受的迫害说出来,让更多人知道。”

  他还表示,为了加拿大的国家利益,总理哈珀及其领导的政府正努力加强与中国的经贸往来。但对于中国国内存在的破坏人权的现象,哈珀政府并没有视而不见,而是在不同时间、不同场合地多次向中国政府表明自己关注的立场。

  在此次与厄普尔会面的民主维权人士中,有一位是著名的中国民主运动政治家王炳章博士的女儿王天安。

  1948年出生于中国河北省的王炳章博士,是中共建国后公费留学生在北美获得博士学位的第一人,而他也是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的创始人。1998年王炳章博士参与创建中国民主正义党,2000年出任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顾问。

  2002年6月,王炳章在中国和越南的边境地区被捕,翌年被判处无期徒刑,罪名是为台湾从事间谍活动和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目前王炳章正在广东韶关北江监狱服刑。

  王博士的女儿王天安今年24岁,她说她出生的那一年正是北京发生天安门镇压事件,因此父亲给她取名天安,正是为了纪念这次民主运动。“对于父亲的理想和追求,我虽然担心他的人身安全,但从来没有感到后悔。相反,我现在正努力地代表他去向美加两国政府和媒体进行宣传。”

  王天安表示,中国政府拒绝给她发签证,因此她5年没有见到父亲。“我觉得他的精神状况非常不稳定,因被单独关押了好几年。但我父亲是一个很固执的人,他应该不会为了获得自由而向中国政府妥协。”

2013年11月24日
转载自《明报》加东版网站
http://www.mingpaotor.com/htm/News/20131124/tbb1.htm

◇ ◆ ◇ ◆ ◇ ◆ ◇ ◆ ◇ ◆ ◇ ◆ ◇ ◆ ◇ ◆ ◇ ◆ ◇

加拿大政府部长听中共迫害人权故事

大纪元多伦多记者周行



  因应加拿大自由党领袖杜鲁多(Justin Trudeau)的一番亲中共言论,11月23日,加拿大多元文化国务部长厄普尔(Tim Uppal)在多伦多参加了一个圆桌会议,倾听中共迫害人权的故事。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讨论。” 厄普尔在圆桌会后对媒体说,他听到杜鲁多钦佩独裁政府的言论,“使他们(与会者)受到伤害,他们很失望。”

  “尤其是这些年轻人讲了他们父母的故事,以及他们自己所经历的事。”他说,杜鲁多说他羡慕中共独裁统治,“我在全国各地听到很多人说,他们是为了逃避独裁统治,来到加拿大是为了这里有自由和民主。”

  厄普尔表示,作为多元文化国务部长,他要听这些故事和见证;杜鲁多也应该去听这些故事。

  民主阵线主席盛雪告诉《大纪元》,11月7日晚,杜鲁多在一个公开场合说他羡慕中共的独裁统治后,已经有10个团体联合给杜鲁多去信,“希望他意识到他的想法是错误的,希望跟他见面。”但目前只收到自由党政治评论议员的电邮,说要代表杜鲁多与这些团体见面。“我们还是希望与杜鲁多本人见面。”


中共迫使亲子分离

  王炳章博士因为倡议在中国建立民主和法治社会,2002年在越南被绑架并被押送去中国;2003年被秘密审判,判了无期徒刑。一直为营救父亲奔波的王天安女士说,杜鲁多的言论使她受到伤害,但他把中共独裁政府抬出来,“使我们现在有这个机会,讨论正在中国发生的事。 ”

  24岁的王天安之后对《大纪元》说,中共政府不给她去中国的签证。“我想是因为我公开来站出来为父亲说话。这是一种惩罚,不让我去看他。”

  蒋佳冀的父亲李必丰是一位作家、诗人,自1989年参加民主运动遭到迫害,连续三次遭判刑,共22年。目前仍有10年刑期。

  “我父亲没有做错任何事,他只是敢站出来说话。” 蒋佳冀对《大纪元》说,“很多这样的政治犯的子女与我一样,很小就见不到父母,很惨。”

  蒋佳冀15岁来到加拿大。他说:“我感到非常痛苦,我希望去见父亲,可是回国很可能有危险。”

  “我奶奶、外公外婆都在过去的3年里去世了。”今年18岁的蒋佳冀说到这,眼睛红了,泪水涌进了眼眶。


中共专制受害者谴责暴政

  法轮功学员何立志在中国时是高级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强行判监3年半。他说,那段时间受到的酷刑,几乎使他失去生命。他被剥夺睡眠的权利;被剥夺使用厕所的权利;被数名警察同时用电棍电击;冬天被扒光衣服在身上浇冷水;被强迫在寒风中奔跑,直到支持不住。

  “那些警察说,这些是要教会你,共产党政府的厉害。”他说,他在加拿大有了自由,但在中国还有很多人仍在受中共政府的迫害,中共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利,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已经失踪,他们可能成了活摘器官罪恶的受害者。

  “我认为杜鲁多先生的言论是一个警告信号。”何立志说,“西方政客需要更多了解共产党的邪恶本性。我希望人人都站出来,帮助停止在中国发生的这些迫害。”

  才旺顿珠(Tsewang Dhondup)在翻译帮助下说,2008年,西藏有抗议活动,但遭到中共政府镇压。“我当时在那帮助救护那些受伤的抗议者,我也被打中了2枪。我一直在等机会和公众分享我的故事。”

  他说,已经有120多名西藏人自焚抗议,“这是向国际社会呼吁,他们受到中共的迫害。”

  “我们在过去50年受到的苦难,中共政府是直接的责任者。” 才旺顿珠说,他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站出来支持西藏人。

  目前在中国服无期徒刑的加拿大公民、维吾尔人塞利尔(Huseyin Celil)留下了妻子和4个子女在加拿大。维吾尔加拿大协会(Uyghur Canadian Society)副总裁Adil Abbas说,塞利尔被中共绑架,没有合适的审理,就被判了无期徒刑,已经被关了几乎7年了,他们很需要帮助。


加拿大政要关注中国人权

  厄普尔称,倾听人权受害者的声音是重要的第一步,他将保证,政府能听到这些声音。加拿大政府认为,既能增加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同时也能在高层利用各种机会提出人权问题。

  盛雪称,厄普尔部长已经表示,希望在渥太华召开中国人权听证会。她说:“我们非常期待”在国会举办这样的会议,请各党派的人、特别是杜鲁多本人出席。

  联邦参议员Thanh Hai Ngo出席了当天的会议。他说,他也是共产主义受害者之一,曾逃离越南成为难民。“越共政府与中共政府都是一样的”,所以他同时帮助在越南和中国倡议人权。

  同一个自由世界(One Free World International)总裁沙菲(Majed El Shafie)帮助组织了周六的圆桌会议。他对《大纪元》说,虽然这事看起来是针对中国人的,“但作为人来说,这也是我的责任,和受迫害的群体站在一起,反抗独裁政权。”

  加拿大移民律师Chantal Desloge说,她也是难民律师,中共政府“是世界上所有国家中最严重的人权违反者”。在她的工作中,她看到“很多人想逃离中国,逃离那个独裁政府。不管他们是因为政治、宗教还是政府腐败的原因。”

  “看到这些事发生在人生上,我感到很困扰。”她说,即使到了今天,在中国的人权问题“看起来变得更差”。


加拿大价值观与中共水火不容

  加拿大多元文化国务部长厄普尔11月8日回应杜鲁多的言论时说: “自由党领袖的这番言论,对于为我们正在享受的基本价值及自由奋战过的众多加拿大人来说,是一种侮辱。”

  Desloge说,杜鲁多说的话很不理智的,很难相信他的话,是他想要表达的意思。“这对社区中的很多人都具有伤害性。我希望他能收回这言论,希望他能为此做出道歉。”

  盛雪表示,因为杜鲁多的父亲很亲中共,他的言论可能就是他的想法。当然在加拿大有信仰自由,可是,“他信仰共产主义的话,这可不是一般的问题。”

  “我们会尽我们所能,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这样的人没有基本的资格做加拿大的政治领袖。”她说,如果他希望继续其政治生涯,“他必须改变他的观念。”

  盛雪称,对共产主义抱有幻想是不切合实际、非常愚蠢的。今天资讯如此发达,很容易就可以得到中共统治的真相,政客不去了解是失职的表现,“对于我们这些脱离共产专制、在加拿大生活的人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衅,极大的侮辱。”

  “我们希望与杜鲁多先生有一个诚恳的谈话,告诉他中共的专制体制是那么回事。 ” 盛雪说。

  沙菲说,他认识杜鲁多,并认为其不理智。“我认为这是一个警告信号,一个政党领袖有机会成为加拿大总理,却说出这样的话,伤害了很多少数族裔群体,这就是其后果。”

  “如果他想有一天成为总理,他应该更尊重人权及宗教自由。” 沙菲说。

2013年11月24日
转载自《大纪元时报》网站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11/24/n4018194.htm?p=all

◇ ◆ ◇ ◆ ◇ ◆ ◇ ◆ ◇ ◆ ◇ ◆ ◇ ◆ ◇ ◆ ◇ ◆ ◇

小杜鲁多的“欣赏中国独裁”门

法广驻蒙特利尔特约记者 潘卫



  9月7日晚,加拿大反对党联邦自由党党魁小杜鲁多表示“在一定程度上欣赏中国的基本独裁”,此番言论发表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开幕前不到24小时,像是隔着太平洋给强调“道路自信”的孤独的中国独裁者注射了一剂强心针。尽管小杜鲁多在事后一再利用社交网络和记者会做出种种解释,都无法灭火,其言论继续发酵,媒体深究不放,政治对手也趁机展开攻势。加拿大的华人社区也在9日做出回应,民主中国阵线、台湾、维吾尔、西藏和法轮功等八个组织紧急召开记者会,要求小杜鲁多对其言论做出公开说明并道歉。

  事发当晚,70后的政治家小杜鲁多在多伦多的一个名为“女性之夜”的筹款活动上回答了诸如“什么是你最喜欢的美德”、“谁是你现实生活中的英雄”等问题,不少职业女性慕名前来见识一下这位被称为下届大选中“最热门的总理人选”,当主持人问他“除加拿大外,你最欣赏哪个国家的治理模式”时,小杜鲁多回答:“我在一定程度上欣赏中国,因为他们的基本独裁让他们可以集中财力,说环保就可以立即投资太阳能。我相信哈珀总理也梦想这样,拥有为所欲为的独裁。”话音刚落,他还对着摄像镜头说:“现在太阳报系可以报道说,我更喜欢中国。”

  在西方,对共产党中国有偏好的政客常被称为“熊猫拥抱者”,小杜鲁多“熊猫拥抱者”的基因遗传自其任职加拿大总理16年的父亲老杜鲁多,后者不但在青年时期热衷共产主义,68年当上总理,70年就和北京建交,还把白求恩从中国迎回加拿大树为国家英雄,并在1976年把台湾运动员强拒于蒙特利尔夏季奥运会门外,令中国加速进入国际奥委会。小杜鲁多在父亲的总理任内出生,2000年因在老杜鲁多的国葬上致悼词而初露头角,08年小杜鲁多当选国会议员,今年又高票当选自由党主席,这正是老杜鲁多竞选总理前的位置,不少人相信,在2015年的大选中,小杜鲁多会率自由党卷土重来,有望成为下一届加拿大总理。

  就在政治上蓄势待发的关头,小杜鲁多不小心露出了其熊猫拥抱者的面目,反响之大令他慌了阵脚,整个周末都忙于灭火。8日,他在其拥有20多万追随者的推特上解释说“我提到中国,是指大国可以迅速解决重大问题”,他强调“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我绝不会出卖自由,但与我们竞争的国家有着不同的制度,我们更加需要齐心协力解决重大问题”。9日,他在家乡魁北克的一个记者会上强调对中国的欣赏仅仅局限于经济层面。

  这些澄清并不能平息“欣赏中国独裁门”,来自执政保守党的国会领袖范龙(Peter Van Loan)说:“给他的问题是欣赏哪个政府模式,他选择独裁的中国,这足以说明他是什么人。”反对党新民党外交事务助理认为小杜鲁多的回答不仅说明他缺乏对中国的了解,还缺乏基本判断力。

  召集紧急记者会的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认为小杜鲁多“说的是真心话,而非说错了话”,“他从内心深处相信中国的独裁可以创造奇迹,于是他向往中国的专制。”对于“他只欣赏中国独裁在经济上的表现”一说,盛雪认为他完全不了解中国的现实:“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独裁专制,所谓的中国奇迹是建立在13亿中国人的生命和鲜血之上,是在他们的财富被掠夺,自由被剥夺,人权被践踏的基础上”。

  加拿大有八百万来自共产党国家的难民移民及其后代,他们离乡背井投奔自由,盛雪认为如果这个国家出现一位欣赏共产党独裁的政治领袖,不仅会是极大的悲哀,也会是对加拿大价值观的巨大威胁。

2013年11月17日
转载自《法国广播电台》中文网站
http://www.chinese.rfi.fr/小杜鲁多的“欣赏中国独裁”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