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花世代的危机

 

许剑虹

 

国民党选举选完了,现在该是时候来讨论太阳花世代在当今国际战略新环境下,可能为他们自己还有台湾带来的新危机。

这篇文章所指的「太阳花世代」,除了参加2014年占领立法院与行政院的学生外,同时也包括自2008年马英九上台以来,积极参与各种反体制运动与社会团体的「觉醒青年」。而在笔者看来,这些「觉醒青年」有一个很大的特性,那就是仗着中华民国宪法赋予他们的人格保障与自由尊严,动辄就以强硬无理又傲慢的姿态对待马英九政府时期的政府官员、警察、公务员与军人。

仗着媒体与民进党操作的社会舆论保护,他们一切不合理的行为都得到了阅听大众的接受与美化。他们被形容成了一群天真无邪,道德感极高并且眼睛里容不下一粒沙子的纯真少男少女。原本应该在校园读书,并请享受青春岁月的他们见到了不公平,于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站出来,阻止马英九政府出卖台湾的权益给对岸。

在马英九时代,被捧上神坛的他们无论犯多么严重的错误,都被视为可以原谅又无伤大雅的小瑕疵。尽管早在蔡英文尚未当选前,一些学运领袖混乱的私生活已经被揭发出来,但那还是仅被视为「个人」的道德问题,还是没有人胆敢质疑天然独世代们的善良与纯洁。更重要一点的,是有大学学历以上的学运领袖说的话没有人会质疑,只因为他们是学有专精的。

至于初中或者高中的孩子们,说错了没有人会怪他们,因为他们只是一群孩子。如果讲对了,那就是超级大加分。反正无论如何,在马英九时代他们确实是被呵护的好好的,没有人敢告诉他们国际社会的现实与残酷。就连马英九政府本身,也为他们建立了一座不用担心遭到任何外人挑战的同温层,让这些孩子继续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以为所有的事情就是要跟他们想的一样。

现在他们成功让国民党下台了,但是却不知道自己没有真的改变这个世界蔡英文的上台,并没有让太阳花世代真正夺得大位,但是却没有降低他们自我为中心的傲慢心态。虽然蔡英文口口声声主张要推动「新南向」政策,但是从这些孩子夸张歧视东南亚人的言行来看,这个政策已注定胎死腹中。

不久前,我一位在海上跑船的朋友告诉我,他有一位年约30,参加过学运的「觉醒青年」同事,因为无法相信世界上存在过比蒋中正还要残暴的暴君,试图在柬埔寨船员面前美化赤柬。他告诉柬埔寨船员,波布的暴行在程度上无法与在台湾发生的二二八事变相提并论。这位「觉醒青年」还进一步的指出,关于赤柬残杀柬埔寨1/5人口的说法,纯粹是「美帝」的捏造。

当下柬埔寨船员没有直接反驳,只是很客气的笑笑就离开了听到了这段故事后,我觉得那位「觉醒青年」不只在国际上给台湾闹了笑话,而且如果他这种唯我独尊的态度不改,迟早会出事。一开始我认为他应该不至于愚蠢到踏足柬埔寨,对这件事情就没有继续追究。可没想到刚刚又从好友的版面上得到进一步的讯息,原来那个「觉醒青年」终究还是被柬埔寨人围殴了。

原来他们利用靠港休息的时间,到柬埔寨去旅行旅行的景点之一就是著名的S21监狱博物馆面对眼前数以万计的骷髅,那位「觉醒青年」还是不相信世界上存在着比蒋中正更残暴的暴君。既然蒋中正是最残暴的独裁者,那就没有理由只能在柬埔寨看到那么多骷髅,却没有在台湾看到。所以他已经按耐不住即将崩溃的情绪,开始质疑那些骷髅都是人造的。

尤其是看到一座上面写有「假设你不听话就电刑,你不招供吐实就鞭刑」的时候,抗压性极低的「觉醒青年」更是胡乱指控,表示那一切都是「美帝」制造出来的假象。似乎在那么一瞬间,他成为了波布最坚定的辩士,无论如何非要把柬埔寨人驳倒,并向他们强制输出民进党的「转型正义」。所以当他们一回到饭店,「觉醒青年」就用极度不标准的台湾腔英文辱骂大厅小姐。

他指控柬埔寨人给他们看了假历史,认为如果赤柬真的杀了数量如此之多的人,柬埔寨早就已经四分五裂,没有任何人读懂文字才对。中间一度把柬埔寨(Cambodia)的英文喊成缅甸(Myanmar)的他,仗着自己东华大学历史系毕业生的身份,认定自己是现场历史知识最专业的人因为他越骂越大声,越骂越难听,开始陆续有柬埔寨人出面反击

面对国家为什么没有四分五裂,还有为什么没有全国都变成文盲的指控,柬埔寨的大厅小姐强调这是柬埔寨人心中永远的痛。而当「觉醒青年」质疑她的始学素养与教育程度时,她则强调自己是大学毕业生。没想到「觉醒青年」居然自己先崩溃,表示蒋中正的统治害了台湾一整个世代的人。今天台湾的大学生只有2.2K,没有什么了不起。

随后「觉醒青年」又开始推动革命输出,要求柬埔寨人学习台湾人去砍蒋中正铜像的脑袋。柬埔寨人告诉他不知道Chiang Kai-shek是谁以后,他又崩溃大喊柬埔寨人应该遗忘波布,让仇恨就此消失。「觉醒青年」呈现的,就是一面强调爱与包容,同时又极度看不起柬埔寨人的矛盾嘴脸。我在现场的好友不想继续争下去,就上楼回房间去换衣服。

过了20分钟下楼,他就看到「觉醒青年」被数十名柬埔寨人打倒在地的画面。 「觉醒青年」没有被打死,也没有被打出太重的外伤,但是从他身上却看得到好多脚印。我的好友与「觉醒青年」本人都被柬埔寨人的反应吓到讲不出话来。满脸惊恐的「觉醒青年」只能走回房间,躲在里面痛哭流涕近一个小时,成为一个彻底的失败者。

朋友好心问他是否需要报警时,「觉醒青年」马上跳起来拒绝。他拒绝的原因,居然是害怕柬埔寨警察也一起打他。感觉自己没法在柬埔寨与越南立足的「觉醒青年」,主动申请调到泰国工作。至于他有没有为自己的失格行为后悔?据好友的解答是否定的,他将自己被集体痛殴视为柬埔寨人是「未开化野蛮人」的证据。

那么到泰国是不是就会解决问题呢?朋友表示「觉醒青年」已经有暗中攻击泰国皇室的迹象,我们一致认为他这个个性不改,最后人间蒸发,或者成为海上浮尸的可能性都相当大。从蔡英文教育出这样的「觉醒青年」来看,新南向政策能够有多好的发展,其实是可以预期到的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没有把他打到残废的柬埔寨人,已经是相当文明与温和的。

这样一个小故事,给我们台湾带来什么样的启示呢?那就是过去「觉醒青年」们确实被保护得太好,不知道社会与国际的险恶。现在马英九已经下台,且中共对台湾又恢复到昔日的积极打压态度,他们已经失去了过去所有任凭他们任性骄傲的保护伞。未来无论是在国内,还是走到海外,他们都将受到最严厉的震害教育与伤害。他们,有足够的抗压性吗?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