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你知道吗,习近平博鳌讲话还有一个版本(收藏版)
――――我替习近平修改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上的讲话稿
 
 
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仲春时节的海南,山青海碧,日暖风轻。在这个美好的季节里,各国嘉宾汇聚一堂,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可惜一位重要的客人今天没有与会,他就是天天号称是我的好朋友的川普先生,如果他来了,我会让一百位海南歌手对他唱:“久久不见久久见,久久见过还想见。”
 
现在我心里唱的却是另一首歌曲,“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离开雾霾严重的北京,来到春风荡漾的海南,最能使我想起八十年代的那首流行歌曲,而“久久不见”这首当地民歌,是秘书们在海南找到的,我从前并没有听到过。
 
当然,也有人到了海南,想到了台湾,说海南与台湾面积差不多大,台湾由中华民国管理了几十年,发展成亚洲四小龙,海南却长期靠扶贫过日子,台湾如果五十年代被共产党占领了,也会穷的跟海南一样,需要动用中央财政扶贫,而海南如果让国民党管理,会跟台湾一样繁荣发达。
 
不过,台湾当局若愿意和平谈判,海南可以做两岸统一的特区试点,我们两岸的多个政党在这里搞竞争,看看共产党到底行不行。当然,这是我今天即兴说出来的,新闻联播肯定会删除的,个人的想法有时很难成为党国的共同目标。所以,有人说我极权,了解中国历史的朋友们都知道,古代中国皇帝,也无法真正实现个人极权。
 
言归正传,今天,有机会在此同各位新老朋友见面,我感到十分高兴
 
说到老朋友,大家可能都看到了近日的新闻,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近日接见了我们的老朋友李显龙先生,我们的王副主席谈到一个有趣的话题,就是,我们中国的执政者,自己监督自己,自己给自己治病,这是一个世界难题。
 
其实,共产党人是特殊材料做成的,有人说是政治机器人,没有人类的那些毛病,腐败分子的毛病都是个人问题,我们党完全有能力给他们治病。我们不仅要给党员干部治病,还要给全世界的不健康政治经济治病。
 
如果共产党有病,那么,共产党的伟大光荣正确,就得修改,这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问题,我们不仅要有三个自信,还应该有一个坚信,就是坚信共产党没病。
 
大家还注意到,美国总统特朗普先生最近一直赞美我们之间的友谊,说他是我的好朋友,无论中美之间如何冲突,他都是我的铁哥们。我很感动,非常感动,但我不会说他是我的好朋友,如果我说了这句话,中国许多的人民是不会答应的。东风吹战鼓擂,这个世界上究竟谁怕谁,谁爱谁,亲不亲,阶级分,我们共产党人有自己的交友原则。
 
他以好朋友的名义,要求我提前二十四小时把这次讲话稿传真给他,我说你看不懂中文,算了。他说白宫工作人员可以翻译。讲话稿我让沪宁邮传给他,王沪宁居然没有翻墙软件,最后是通过美国大使馆帮助,才把讲话稿传真到白宫。我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有人却搞一个网络防火墙,阻隔中国与世界的通讯自由,会后让有关部门查查,看谁在搞公开的分裂人类活动。
 
我让川普总统不要泄露我这次讲话的内容,但他还是大嘴巴,说中国要大开放,要遵守世贸承诺,弄得全美国人民欢欣鼓舞。
 
朋友间晒私信,把重要的信息公开晒出来,不是好习惯,我今天本来是要给大家一个惊喜的,但这这个惊喜,他提前晒给美国人民了,这就是所谓美国优先吗?还是窃取了我的知识产权?其实美国总统是为了讨好华尔街,是晒给美国股民听的,美国股票周一闻声上扬,但不幸的是,FBI突然查了他的律师事务所,也不知道他的什么秘密会被晒出来,美国的股市又应声下跌,这可不怪我,美国的FBI与国际刑警组织不同,我们暂时无法对他们施加影响。
 
大家看到了,这就是资本主义制度的毛病,比总统低好几个级别的FBI不经过上级主管部门同意,擅自调查总统的律师司务所,如果中国也这样搞,我就没办法来开会了,党和国家的大事,人类命运共同体,都会受到严重影响。
 
所以我们坚决不搞美国那一套。
 
但中国也有中国的一些问题,有些问题还非常严重,大家近日通过海外媒体也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女性、一个中国母亲、一位律师的妻子,她从北京步行到天津,寻找她失踪一千天的丈夫,公安部门抓了他当律师的丈夫,一千天都没有给一个说法,也没有给中央汇报他的罪行,不仅如此,他们还对这位寻找丈夫的女性百般刁难,完全超出了人类伦理的底线,也不符合我党倡导的依法治国理念。
 
为什么会如此呢?因为警方汇报给中央说,709律师们要颠覆党中央,他们通过残无人道的方式刑讯逼供,让这些被抓起来的律师们承认自己有罪,承认了就轻判,不承认就继续迫害,李文足的丈夫不承认有罪,完全清白的一个律师,没有任何颠覆党国的言行,就这么被关着,无法给家属、给社会、对媒体、对党中央有一个交待。
 
这样的案子太多,党中央无法一一处理,我又无法一一亲手来断案,所以这些案子就悬在那里,李文足的丈夫王全璋就属于这类悬案,秦有孟女哭倒五百里长城,现在这个李文足,也会在历史上留下一笔。
 
美国总统对FBI有无力感,这样的无力感,我一样有,只是美国受伤害的都是总统或者名流,中国伤害的则是平民百姓。但我要强调一点,就是这些问题是一些人的问题,不是我们党有问题,任何冤案任何数量的冤案,哪怕堆积如山,都无损于我党的伟大光荣正确。
 
当年我们家的冤案,多少年才改过来,康生说我的父亲利用小说反党,这是多大的荒唐?我的母亲像李文足女士一样,奔走了多少年?但最终还是平反了,所以,李女士要对党对政府有信心。我们党内有坏人,需要一批一批地大清洗,但这需要时间,为什么要通过修宪来保证国家主席延长时间,道理也在这里,没有充分的时间,没办法办成大事,也没办法平反冤假错案。
 
说完大家关注的热点敏感话题,再说本届年会:“开放创新的亚洲,繁荣发展的世界”主题,顺应时代潮流,符合各方期待。请各位嘉宾和各界人士将畅所欲言,提出真知灼见。
 
我看到有人笑了,笑得有些诡异,是不是害怕说出了真的观点意见,会受到中国党和政府打击?就像毛泽东当年提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最后才发现,是一次引蛇出洞。
 
不会的,朋友们,我们对海外人士不会残酷打压,为什么?因为你们开完会议后,就会回到自己的国家,我们的警方无法对你们形成有效的打压甚至迫害。所以,可以放心地说,把真知灼见留下来,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你们应有的贡献。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历史,总是在一些特殊年份给人们以汲取智慧、继续前行的力量。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
 
1978年,在邓小平先生倡导下,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历史征程。
 
我在这里追问一句:改革开放的进程是邓小平先生一个人坐在家里设计出来吗?
 
没有安徽小岗村民冒着坐牢危险,中国农村的分包田地会那么快推进吗?万里赵紫阳邓小平,我们党,只是尊重了人民的意愿,顺应了历史变革的潮流,是农民们摸着石头,冒着生命危险,让中国人民过了一次河,从此实现了温饱,但我们党承诺给农民的土地,仍然没有让农民真正拥有,仍然在村支书为首的所谓村集体手中。我们党欠了农民的债,可能永远也还不清了。我们内心应该清楚,不能贪改革之功为党所有,更不能为邓小平个人所有。
 
而城市的改革,深圳的成功某种意义上是一次成功,也是巨大的失败,为什么,深圳的成功是借助香港的地缘经济,才得到飞速发展,一要感谢香港,二要感谢英国的殖民成果带来的繁荣,三要感谢深圳最初的开拓者。邓小平划了一个圈,他的圈子太小了,格局太小,遗留了巨大的社会问题,我们应该反思。他的圈子如果划得稍大一些,应该划一下我们的海南,如果胆子更大一些,应该先政治改革,政治改革与经济改革应该同步,这才是正道,才是大格局大手笔大气派,而他开创的权贵资本主义,给中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40年来,中国人民始终艰苦奋斗、顽强拼搏,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而我们的人民,多数的工人与农民工,仍然是低工资,低人权,低保障,数以千万计的人民还在绝对贫困线以下,如果按联合国标准,二三亿人口在贫困线以下,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失败了,这是邓小平自己说的,他说,如果造成巨大的贫富悬殊,改革开放就失败了。他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他的家族是富起来了,一个女婿我们最近抓起来的吴小晖,拥有上万亿的资产,他带动了多少人共同富裕?替他站台的陈小鲁只是得到一些旅游报销,经常骑的是旧自行车,替他站台的都没有大富大贵,他能帮助广大劳苦大众共同富裕?
 
所以今天我不得不说,文革是一次巨大的失败,改革,没有政治改革只有经济改革,又一次巨大的失败,只要看看数千万的留守儿童,城市无法接纳他们,他们的父母无法与他们一起享有天伦之乐,这在人类历史与资本主义历史进程中,都是绝无仅有的,和平年代,家破人走,这是城乡二元制造成的,也是权贵资本主义种下的恶果。
 
——40年来,文明世界既向中国输送了投资,人才,管理方式,理念,还向中国开放了市场,当然,资本主义的本质是谋取利益,中国权贵资本主义也有他们一份罪恶,但中国充分利用了凹地经济效应,让全世界的财富与技术都汇集到中国,既促使了中国巨大的财富增长,也使中国充满泡沫与风险,中国因开放而成为权贵的天堂,也成为劳动人民的地狱。
 
——40年来,我们共产党仍然犯了许多重大罪错,不仅不进行政治改革,反而一直打压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士,对1989年和平的学生运动血腥镇压,这是邓小平为代表的保守势力,对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我们必须正视,也应该悔罪、平反、昭雪。
 
——40年来,我们付出了巨大的环境成本,我们正在遭受大自然的报复,土地被污染,河流被污染,天空被污染,更严重的是,地下水也严重污染,这一切的本质,是人心被毒化,被污染,我们这一代一代人,是中华民族的罪人,整个民族已面临无法生存、无法持续发展的悲惨命运。
 
——40年来,党国只追求经济效益,人民也只顾利益,不再关心自由与正义,也不再相信党和政府,只相信利益可以改变命运。人民口头上拥挤共产党,但他们的孩子他们的脚,却正在迈向西方文明世界。
 
——40年来,世界越来越依赖中国的经济泡沫,他们分享巨大的利益,也正在得到恶意的回报。他们无法从中国脱身,世界权贵共同体,一步步形成,但这个共同体,不是人类命运共同体。
 
——40年来,我们积累的冤假错案,不亚于文革三十年,你看看国家信访局门前,每天数以千计数计的人们,前赴后继,对党和国家仍然寄予希望,但他们得到的,只会是绝望。
 
中国又到了革命时刻,要么党国自我革命,要么被人民革命。邓小平当年说八九风波迟早会来的,现在我想说,中国新一场革命,也是迟早会来的。当我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刻,我想到的的革命是中共自我革命,是一场价值领域的革命。
 
人类命运共同体,必须是价值观念共同体,人类正义与自由、人类人权与人道、人类博爱与互助的共同体,可惜,现在世界与中国的关系,只是利益共同体,而共同体的下面,受害的是中国人民。
 
我们感谢美国,感谢美国总统,在历史的关键时刻,给了我们猛击一掌,让我们清醒,让我们意识到,尊重世界经济规则,尊重知识产权,经济平等互利,才是良好的可持续发展经济,我们获得了一次改正的机会。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当今世界,变革创新的潮流滚滚向前。中国的先人们早在2500多年前就认识到:“苟利于民,不必法古;苟周于事,不必循俗”。变革创新是推动人类社会向前发展的根本动力。谁排斥变革,谁拒绝创新,谁就会落后于时代,谁就会被历史淘汰。
 
当年小岗村民逼我们进行农村改革,现在,美国的商人又一次逼我们进行经济改革,当年的改革,使中国富起来,而今天的改革开放,必将使中国文明起来。富强不是我们的价值追求,而文明才是我们的真诚追求,自由的平等的友好的世界经贸关系,才是我们的追求。
 
经济是政治的反应,外向经济则是中国政治的外向延伸,中国的触角太长,经济意识形态延伸太多领域,现在引来全世界的警惕与反对,从孔子学院到海外的中国假媒体,从统战知识精英到收买海外政客,这些都是传统革命输出的套路,中共正在反思,也必将告别,共产党对世界意识形态的战争,必须终结,这样才能取信于国际社会,才能将所有的精力,用于福利民生。
 
在扩大开放方面,中国将采取以下重大举措。
 
第一步,让谷歌进来,撤除中国的防火墙,如果此项无法做到,后面的一切都是谎言,人类命运共同体,也会是谎言。
 
第二步,五年之内,实现媒体自由对待原则,美国欧洲人让我们的媒体进入,我们让西方媒体进入,特别欢迎台湾的媒体在大陆设办事处,办报,监督我们党和政府,没有自由的媒体,没有媒体监督,中共永远不可能进化到文明状态。
 
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今年,我们将推出几项有标志意义的举措。在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方面,去年年底宣布的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的重大措施要确保落地;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今年上半年,我们将完成修订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工作,全面落实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主动扩大进口。
 
我想强调的是,我刚才宣布的这些对外开放重大举措,我们将尽快使之落地,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努力让开放成果及早惠及中国企业和人民,及早惠及世界各国企业和人民。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我们中国人民会在这次世贸危机中告别过去,主动接受世界文明准则,遵重普世价值,通过融进文明世界大家庭,以取信于世界,以此形成美好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最后,预祝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吴祚来
 
专栏作家、独立学者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