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利,害了我的国!———— 毒疫苗事件引发的联想
 
 
老实善良的中国民众,在被一个強势的政府统治七十年以后,堪称世界上最能夠逆来顺受的族群。 毒奶粉、地沟油、灌水的肉类,残留的农药化肥、激素大量超标的食品,对于中国民众来说,已能泰然处之,习已为常了。至于一般非进“口” 入“肚”的日用品,任其如何假、冒、伪、劣就更不在话下了。而且还有人自炫:“中囯人的抵抗力特别強,一天到晚吃了那么多有毒有害的东西,还是活得好好的。要是換成‘洋鬼子’ ,早都見闫王爷去了。”。我不知道这话是赞美、自豪还是调侃、挖苦。
 
 
 
然而最近有件事却让再老实善良的中国老百姓都有点坐不住了。那就是2018年7月15日,从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方面爆出,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出品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行为。而在一年前也是这个该死的“长春长生”公司 被发现其生产的“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符合规定,实则就是无效,甚至可能对人体产生伤害的东西。而且更吓人的是这几+万份“百白破疫苗” 已经接种进了我们伟大祖国的花朶----六岁以下孩子的身上了。会有些什么样的结果,官方捂着盖子谁敢去“妄议”? 而且你普通民众不可能掌握着全面确切的资料。谁敢发声,人家立马就可给你扣上“造谣”、“ 寻衅滋事” 之类 的罪名。因而百姓除了自求多福外还能做什么?
 
 
 
更吓死人的是,中国生产疫苗的几家大科技公司和“长春长生”都是同一个老板。也就是说,长春长生干的那些丧尽天良的勾当,这几家是不是也在如法炮制,则完全有可能。如此一来,那么还有多少毒疫苗已接种进了我们孩子的身上,则谁能知道?至此,百姓除了祷告上苍,求老天保佑外还能有什么办法?
 
 
 
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个民主、法治、尊重人权的国家,而且是-而再,再而三地出现,首先卫生部长就必须下台。弄不好,内阁,执政党均难辞其咎。下屆大选能否连任也是个大问号了。至于民众愤怒上街那是题中之义。而我们的央视”、人民日报、环球时报……肯定兴高采烈,浓墨重彩加以渲染,以证实资本主义的腐朽。接着便有人出来说生长在伟大的社会主义中国那是多么的安全和幸福呀!你们该知足了,应感恩呀……等等,等等。然而现在这-切打了个颠倒,怎么办?好办。甲领导批示,坚决查处,一查到底!乙领导批示,严惩不贷,决不姑息。丙领导称,引以为戒,坏事也能变好事的。当然也要抓几个来惩一惩,轻则用“党纪” 意思,意思。重则撤职查办。再重,判个几年刑,二、三年后,保外就医,假釋。再过一会,复出,异地为官。君不见十年前三鹿毒奶的有关责任人又复出了么?
 
 
 
至于老百姓更好办,人家自会来给你做好“思想教育工作”, 让你放心,不会有事的。这次官方又发明了一个“新名词” 曰:别“放大恐慌” 。中国原来十分敢言的《南方周末》被官方多次“整改”之后,现与官方的关系已十分融洽。该报在近日的一篇报道中竟然说民众对毒疫苖的愤怒,是“被放大的恐慌”。 这篇现已被从网上撤下的报道说,早在去年11月,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就回应了这次卷入造假丑闻的“百白破疫苗”的安全性问题,并得出结论说:“可能影响免疫保护效果,但对人体安全性没有影响。” 上海疾控中心一位长期从事免疫规划的陶黎纳医生也对该报说,这次疫苗造假不至于对疫苗效果和公众健康造成实质性影响。另一位上海某区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更说,虽然涉事疫苗没有达到国家标准,确实为不合格产品,但实际也能产生足够抗体。
 
听听这些巧舌如簧之徒,真应了那句话:“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有文化的流氓胡说八道起来,更不要脸,更无底线。 既然你们都承认:“涉事疫苗没有达到国家标准,确实为不合格产品”。 可接着便昧着良心说,这样的疫苗“实际也能产生足够抗体”。,那豈不是说国家标准是可有可无,甚至是不必要的了吗?既不符合标准,怎能产生足夠的抗体?这岂不是与“某生考试虽然不及格,但该生也可以毕业了” 的说法一样的可笑吗?至于说这样的伪劣毒疫苗“对人体安全性没有影响”,更是睁着眼说瞎话来哄骗民众。
 
这里还要指出长春长生的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由于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行为,其产品肯定不合格,当然不能产生足夠的抗体。笔者从事医疗临,工作多年。深知狂犬病一旦发病,死亡率为100%,更多次目睹过此类患者临死前令人恐怖的惨狀。被动物咬伤、抓伤后,注射狂犬疫苗以预防,是唯一救命的途径。为了多获利,这些企业竟然生产这样的假疫苖,这种疫苗只能叫“杀人疫苗”。 谁知有多少中国人因注射此假疫苗而惨死于狂犬病。如此杀人疫苗 恐怕全世界也只此-家,别无分店了。不能不为中国感到耻辱。 谁再为此辩护,说这又是什么“放大恐慌”, 那他就只能是杀人犯的同伙。
 
 
 
不久前,从官媒体到御用文人,五毛都在不断瞎吹。一会儿说中国又造出了什么最先进的武器,乃大杀器,把美国人都吓傻了,把日本吓尿了。-会儿又吹,什么什么先进科技成果如何八个不得了,八个如何了不得,又把美国人都吓傻了,把日本吓尿了。于是高喊:“厉害了,我的国”。 结果遇見个川普大爷就不信邪,一块小小的芯片便把“厉害国” 大科技公司中兴置于死地。最后中兴认罚认打,无条件投降,神话也跟着破产了。现在由长春长生领銜、绝对拥有独立知识产权的“百白破疫苗” 与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这两大“杀器” 横空出世。这回可能没把美国人吓傻,也没把日本人吓尿。却把中国老百姓吓了个半死,因为这毒疫苗弄不好是要死人的。尤其是那狂犬病根本无药可救。你们为了发财竟如此丧尽天良。于是只好借用你们的牛皮口号,回敬-句,这就叫:“利,害了我的国!”
 
 
 
2018年7月22日完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